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97章风卷残云

第二卷江湖恩怨 97章风卷残云

        生于乱世,对外人不多言;

        对做事,对与不对你尽管悉听尊便,听人指挥就好。切不可夸夸其谈,肚子里有些文水,切不可见人就露;特别是有关于财产这方面,家有稀世珍宝,切不可在别人面前炫耀。那样,等于将自己置身于水深火热。

        王德芳手里有一宝,多亏武慧给他收藏多年。

        直到王德明功成名就,武慧借送王德明回家之时,才将金钵归还王德芳,那可是等于救了王德芳兄弟三人一命。试想一下,如果有人知道她一个弱女子,手里拥有老和尚赠予的金钵,稀世罕宝,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义士,绿林好汉,土匪强盗前来偷盗抢夺。

        细思极恐,想到这里,我们不禁为王德芳捏一把汗。

        王家遭遇天火,几乎家破人亡。

        幸亏四个孩子都健在,虽经历磨难,但能健康地活着,也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夷陵镇的人没少救济他们家,只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要想姐弟三人好好活下去,靠好心人接济,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周德强收他姐姐为徒,虽说存心不良,但对日后王德芳开妓院积累下资金,不能不说周德强为了日后的王家东山再起,立下汗马功劳。

        人常说:没功劳还有苦劳吧?周德强对王德芳他们家即使如此。

        只是,周德强不但将王德芳带上江湖路,还把王德鑫介绍给陈永裕门下做了大弟子。

        那陈永裕谁不知道他是江小鱼的第一个得力门生,号称江湖花门买卖大弟子的第一大弟子,即,江小鱼的徒孙。

        既然做了江小鱼的徒孙,即陈永裕的大弟子,赚钱能力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谁都知道,大树下面好乘凉啊!王德鑫借着江小鱼在夷陵镇的威望,狐假虎威。令夷陵镇人没想到的是,当初认为,能活着就不错的王家孩子,现如今已经在夷陵镇叱咤风云,为所欲为。

        现在对夷陵镇的人,王家虽然没反目成仇,但至少有些怨气。

        特别是周德强,王德鑫和王德明兄弟俩始终认为他姐姐是为周德强威逼利诱,才走上今天开妓院这样的局面。王德芳嫁不了男人,生不了孩子,都将归咎于周德强霸占她的结果,甚至扬言,倘若周德强不对王德芳有个说法,兄弟俩在周德强有生之年,绝不放过。

        羽毛丰满,当初的雏鸟,现在翅膀硬了!

        “老家伙,平时,我王德鑫没少照顾你们家生意。

        鱼市口大妓院的姐妹,哪一个脸上涂的,手上戴的,不是从你们家的买回去的那些破铜烂铁的玩意儿?今儿个算是你运气不佳,而我们一行人只是撞大运了,地上捡的,给你,是情分,不给你是本分。哥儿几个一没偷,二没抢,你能拿我们咋样,大家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王德鑫这么一鼓动,那些厚颜无耻的妓女齐声吆喝着:“是啊!今儿个算是你倒大霉,而我们几个,是从地上捡的是不是啊姐妹们?”

        “是啊!地上捡的,凭什么说是你们家的呀?”

        “凭什么说是你家的呀?我说是我们自己丢掉的呢,谁来证明啦!”

        “对,就是我们自己丢的!你看看,我耳坠子和地上捡的一模一样。啊,咯咯咯!”

        ......

        店家争辩道:“那是你们前几天在我们家买的,可你们手里拿的,地上捡的,那可都是我们家的东西,被他们俩打架给掀翻了我门前摆的摊子啊!是我们家的,不信,你问问街坊邻居,请大家伙说句公道话啊!”

        店家怀抱双拳,跪地恳求站闲看热闹的赶集人做个证。可是,很多人,见得店家说出要他们证明的话,呼啦一下,跑得远远的。

        可能,是因为王德鑫在夷陵镇太有名望了吧!

        人们不敢招惹他,怕的是被他司机报复。

        “怎么样?老家伙,你看看还有谁站在你一边的呀!哈哈哈,姑娘们拿着你们的东西,我们走!”店家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都是夷陵镇的人,王德鑫这种做法,明摆着是在气势凌人。

        要说王德鑫,甭管他姐姐开妓院,还是他们兄弟俩开赌场的花门买卖赌场,都是混饭吃的生意人,同情店家才是明智选择。

        可是,那个王德鑫因为每天要带姑娘来店家这里买胭脂花粉,不是他带人来,就是他姐姐王德芳带人过来。反正,没见过王德明带姑娘来过一次。见得王德鑫死皮赖脸地不肯退还从地上捡起来的物品,店家摇摇头,回天乏术,只得认命。

        “唉,我说王大爷,都是街坊邻居,你好意思拿走,我还不好意思收回呢!何必为此翻脸不认人?”

        他从地上站起身,无奈地对着王德鑫挥挥手!

        一群花里胡哨的妓女见状,一个个乐不可支。

        争先恐后地从王德鑫怀里,拿走从地上捡拾起来的化妆品,转身即走。二东成这边苦苦哀求,小南香腿上用力甩开二东成,将手里的铜镜还给店家径直走向王德鑫面前。“慢着,我看这位爷外表也不赖,怎么喜欢从地上捡拾起东西来了啊?

        人常说大丈夫,气宇轩昂,气吞山河男人本色。

        大丈夫,不吃嗟来之食,不用施舍之物。别人用过的,绝不吝啬;再说了,是君子绝不夺人所爱。而你今儿个的做法,真的让我们所有人在场的人大跌眼界!店家丢掉的东西,你的人捡起来便是你的,如此这般,你能将你的话一包到底,绝无反悔之意?”

        王德鑫摇晃着二郎腿,上臂交叉在胸前。露出一副六亲不认的眼神,鄙视地看了小南香一眼。

        “你刚才说的话没错,大丈夫气贯长虹,胸怀宽阔。可是,大街上捡来之物,你总不能将它扔回去吧?那叫个散财你知道不!是你的财气,雷达不散,大家伙说对不对?哈哈哈......”有人听得王德鑫说的嬉皮笑脸,也跟着囔囔。

        “说得对,掉在地上的东西不捡白不捡。”

        他们举起从地上捡起来的店家物品,几分得意忘形,几分欣喜若狂。小南香抬起眉毛,一双眼向上勾着藐视这帮人一下。她不想和无知无识的人一般见识,对他们做出的无耻至极行为,不予追究。

        但就店家求援有人帮自己作证,只见得店家抱拳走到谁的面前,谁立刻撒腿走人。

        不难判断,王德鑫在夷陵镇还是有一定的人员关系。

        她不管这帮起哄的人,包括那些妓院里的妓女这副德行,小南香在京城又不是没见过。这伙人的出息,用不着小南香介绍,大家伙心知肚明。所以,她手里牵着自己的爱马,一步一步向王德鑫靠近。

        刚才,王德鑫和妓女们又不是没看见,那小南香一声口哨,便唤得黑衣人从天而降,看得他们心里打战。

        那功夫,不知道他弟弟王德明有没有试过!

        “这位爷,依我看今天这事因我而起。你从地上捡拾起来的东西,是我和那烂货撕扯时,给店家掀翻在地。如果说,你见到便是你的,那我可以将你身上带的所有东西散落在地,被别人捡了你是否有反悔之意?”小南香认真地问王德鑫。

        要说小南香将话问到这个份上,离她出手只有一步之遥了。

        如果王德鑫是个知趣的人,将东西还回去就得了呗!

        可是,现如今的王德鑫,才不这么想。

        他变换一下姿势,将一双手卡在自己腰眼里,带点不撞南墙头不回的三级调痞气“呵呵”一笑道:“可以啊,你能将这些东西都掉在地上,哪怕......包括我本人也掉在地上,你都可以捡回去啊!哈哈哈,包括我捡回去,那不就是你的了吗,嗄,哈哈哈!”

        “对呀!有本事,你就使出来呀!”

        “听她瞎吹,有这能耐,刚才和二东成纠缠在一起,她还用得着搬救兵?”

        “她有这功夫,先将我们大当家的捡回去做相公啊?哈哈,大家伙都在这里替你们俩作证,嘎~嘎~嘎~”

        “不行,我们才不能把大当家的给他捡回去呢。万一,她真的有这个能耐,姐妹们,那我们以后靠谁来罩着啊?咯咯咯!”王德鑫被这些妓女的一番奉承话说得眉飞色舞。那种沉浸在女人堆里的自豪和得意,令王德鑫腾云驾雾,飘飘欲仙。

        他仰面朝天,双手叉腰,“哈哈哈”只顾爽朗地大笑。

        小南香深吸一口气,没有人知道她要做什么,嘴里也不讲话。

        只是对着王德鑫等人轻轻一吹,顷刻间,一行人的裤子,都掉下来了。

        满大街的人,反应各异。姑娘们捂脸笑着转身离去;男人们争先恐后往前挤,都想一睹为快。二东成被这一招搞得从地上站起身,他跌跌撞撞的指着王德鑫断断续续的说:“王老弟,你,你看看你的裤子,掉,掉了!哈,哈,哈哈!”

        妓女们往下面一瞧,急忙用双手提起裤子:“怎么啦?裤子,裤子掉下来了!”

        她们互相指着对方,谁也不看自己。有的人只是顾着用双手捂住那玩意儿,被这突如其来的招式,搞得晕头转向。手忙脚乱,心神不定。第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提起掉下去的裤子。王德鑫也是,二东成用手指着他裤子,提醒说裤子掉了。

        王德鑫左右摇摆着脑袋,在瞧着别人的下身。

        他望着小南香,脸上露出你奈我何的笑容,还在洋洋得意!

        “她们裤子掉了,大家伙快来捡呀!”

        店家冲上来,他才没时间捡回王德鑫的裤子呢。

        那店家一家人捡的都是从这伙人身上掉下来的,属于他们家的东西。王德鑫一行人气得两眼发直,但也无计可施。因为,小南香站在她们面前,明知道只有小南香敢对他们这么做,可就是看不出小南香会有这等无声无息就能解下她们所有人裤带的功夫。

        “是谁?你是谁!给老子站出来,不撕了你,我就不叫王德鑫!”

        王德鑫手里提着裤子,脑袋左右摇晃着,对着大街上那捧腹大笑的人群嘶吼着。小南香用手指掩鼻抿着嘴,低头不敢直视王德鑫的滑稽,但又尴尬的样子。事前,那不可一世的神气劲,这一会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小南香趁机走到二东成面前,今天,给店家的损失你认了。

        假如你不这么做,小命休矣!说完,飞身上马,极速离去。大街上,人们看着小南香骑马飞奔的样子,相互交换着眼神,撇着嘴互相交流着:“不简单,这个女人,功夫了得。招惹这样的人,非死即伤啊!”

        “你瞧那王德鑫,裤子被人家脱了,他还假装不知道是谁呢?哈哈哈,我估计啊,他是明知故问。斗不过人家,不得不自己给自己找台阶。要不然,在夷陵镇他日后还怎么做人。”二东成没兴趣听他们闲扯,尽管这伙人就在自己周围。他走到店家面前,掏出五十两递给店家。

        “唠,那个女人叫我给你的。”

        “啊......二爷,这,这怎么能收你的银子呢?”

        嘴里说着,一双手却不自觉地接过二东成的银子,正要往自己怀里揣。二东成见着心里那叫个疼啦!我去,今儿个咋就这么倒霉呢!他一把抢过店家送到怀里的银子,恶狠狠地瞪着店家,想大声呵斥店家。怎奈,他正要吸气大声说话,身上疼痛突然骤起。

        “哎呦.....”

        二东成立即换成一种温和的语气说:“奶奶的,我说店家,我也是夷陵镇大河南的白秀华他们家的大当家的,官员街,有我二东成的乡巴佬洗澡堂,你不会真的收我五十两吧?”店家见得银子已经被二东成抢回去,心里大为不快。

        只恨你小南香走得快。要不然,他准请小南香再痛打二东成一次。

        “喔,不不不,二爷,你老远近闻名,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小的不敢收,不敢收。”说完,店家开始将目光脱离和二东成的接触。因为,跑土匪的,和吃江湖饭的人,都有不同一般人的杀气腾腾。

        别看二东成被小南香一招风卷残云,整地狼狈不堪,但身上那种匪气始终神气活现。

        膂力过人,是练家子之人的吓人魂魄的气场。

        胆小如鼠的小市民,和普普通通的人,每每见着大官大位的人,或者威猛过人的人,都被这伙人的气场逼得退避三分。

        所以,店家只想像二东成这样的瘟疫,尽早离开自己的视野。

        没想到,二东成还算良心发现。

        他将五十两纹银抢回去,从里面掏出二十辆递给店家:“唠,这二十辆就算是我今天按照那女人,哦,不不不,女侠,女侠的吩咐给你。她倘若问起,你得给我美言几句。否则不然,我斗不过她,跟你斗,手段还是富富有余。你说,是吧?她说走就走,我和你,在夷陵镇是飞不高跳不远啦!”

        “那是,那是,二爷,那老夫恭敬不如从命了!这二十两,我先替您保管着。您老随时随地都可以来取。嘿嘿,你慢走,慢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