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96章趁人之危的花和尚

第二卷江湖恩怨 96章趁人之危的花和尚

        正是这一年的春天,桃花梨花盛开的季节。

        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位老和尚,在夷陵镇挨家挨户布施化缘。王德芳清楚记得,那老和尚手里拿着禅杖,另一只手里捧着一只小斗大的金钵。一身中黄色禅裝,身上斜挎一只绣有禅字的黄布挎包。

        秃头顶上,六个斋疤明晃晃的镶悍在老和尚的囟门中间。

        一排三颗,分成两排,整齐有序。

        巳时,王德芳正在鱼市口的王家大院内,带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玩耍。老和尚拄着禅杖,徐徐来到他们家大院门口,身后,跟着一群大人小孩。平时,因为和尚住在寺庙或者称之为和尚庙。

        咋见和尚入乡为俗,那些一生中没见过的和尚外貌的人,都想一睹为快。

        因此上,和尚所到之处,前呼后拥,人山人海。大人小孩,出于好奇,闻讯即来。

        老和尚也不见外,凡夫俗子,六根未净,七情六欲缠身,自己此次行程不就是苦度众生么。他将禅杖放在自己腋下,立掌阬头振振有词的念叨:“阿弥陀佛,施主开恩,可不可以布施出家人一点素食,以示信奉我佛宅心仁厚,普度众生之辛劳,阿弥陀佛!”

        四个人一听,傻了眼!

        什么怪物,穿着打扮从未见过。头发花白,满脸昂嘴胡子打灯笼找不到一个黑的颜色。说出来的话,听起来振振有词,可连王德芳都似懂非懂,何况,她那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有些后怕,王德芳将弟弟妹妹护在身后。

        可调皮的小弟弟王德明从她的腋下伸出头来,不看老和尚一个究竟,他誓不罢休。

        从来没见过老和尚这身打扮,怪怪的样子,吓得住姐姐王德芳,却唬不住最小的弟弟王德明。

        王德芳见拦不住弟弟,第一个吓得往客厅里跑。她边跑边喊:“爹,娘,你们快出来啊,有一个怪老头走进我们家大院了。”王德芳甩下弟弟妹妹,自己脱身回屋去叫爹娘出来。大人,就是小孩子的天,什么事,在小孩子眼里,大人是无所不能。

        那一会的王家,是吃穿不愁,银两不缺。

        在夷陵镇,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姐姐跑了,妹妹和哥哥也各自吓得哭着跟在姐姐后面跑回客厅。

        只有王德明走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迎着老和尚站着的大门口走过去。

        见着小孩子哭得哭,喊得喊,老和尚想转身离去。因为出家人知道自己行为诡异,正常人不会理解。所以,不打算为难施主。弄不好,还给自己招来是非。吓哭施主小孩,也是残疾人的罪过。最好的选择,那就是离开。

        可就在他转身即走的一刹那,王德明喜笑颜开地朝着自己走来,老和尚顿时眼前一亮。

        但见的王德明天庭饱满,地角方圆。美中不足的是,见得孩童两边太阳穴雾气层层。老和尚离开掐指一算,不禁感叹。阳春三月,百花争艳,万紫千红。王家阳宅,坐北朝南。西邻东巷,门前横路开道。人畜兴旺,聚财得当,百业兴旺。

        儿女双双,主人身心健康。正所谓,生门主兴隆,阳月华气盛。

        遇难出贵人,求官得道;经商水到渠成;主通达,吉祥如意,聚财,日滋月益;元神精气阔绰。凭老和尚的地道资历,他能算出王家大院吉凶。此乃因阳气横遭妖气覆盖。主屋阴气层层,杀气腾腾。

        仙气折损,门主元气微弱。主内急火攻心,一触即发。老和尚巡视一周,但见得王家大院的主屋东西两屋脊,龙生九子的赑屃造型有误。赑屃喜爱负重前行,俗称神龟驼碑。在主屋屋脊做了这么个玩意,不是给主人带来福气,而是力压主人风头,打压主人阳气和元神。

        因此上,王家大院屋后的一排排杨柳树上,树精蛇妖狐仙,群妖乱舞。阳衰阴盛,主祸难。老和尚见状,毫不犹豫举起手中金钵,试想除妖降魔。怎奈,耳边响起天外之音: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悟能方丈,你此次巡游化缘,时至今日获得圆满。收下你的得道慧根弟子,好生伺候。修成正果,佛法无边无量无际。其余事等,天机不可泄露,你早早回归少林吧!”

        老和尚惊骇。

        他抬起头,朝天空中望去,那些刚才看到的魑魅魍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和尚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的任务,不是降妖除魔,而是寻找有缘人!

        莫非,我佛如来,在提示我,眼前人表示于我佛有缘?

        自己走出少林寺,立行千里之遥,不就是为寻找这位有缘人的到来吗?这个小孩,和其他几个小孩不同之处便是:他们逆向而行,朝我走来,即使非我苦苦寻找的有缘人,也必将是与我佛结下不解之缘之人。

        于是,他放下手里拐杖和金钵,蹲下身,抱起王德明在怀里。

        老和尚只是为了试探一下,佛祖天外传音,是不是指的就是眼前这个朝他走来的孩童。偏偏在这一会,王德芳将爹娘喊出客厅外边。见得老和尚抱着自己孩子,王德芳母亲冲上来就要抢走。她一说话,一激动,老和尚顿感她时日不过。

        王家大院必招横祸,不是天注定,而是人祸所致。

        说让你在自家屋脊东西两侧,做那么个玩意呢?

        不知道当初wie王家大院做出赑屃造型的工匠寓意是什么?难道,是要人门主像赑屃一样的负重前行,还是要赑屃龙子,为他们家负重前行呢?或许,为王家大院设计赑屃造型的人,存心不良。

        至少,他带有诅咒门主的意思,亦或有诅咒王家大院的人,灾难不断,祸事连连。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一个老和尚怎能抱得,怎能抱得,咦!”

        嘶吼着的王德芳母亲,有点声嘶力竭。其实,她已经肝肺旺火,遇事火冒三丈。情绪极为激动,此乃病入膏肓之前的回光返照。只是老和尚不敢进言,佛祖有言在先,他一个修道之人,又有何德何能挽救于王家大院门主于水深火热之中?

        面对女主的疯疯癫癫,老和尚淡定如神。

        只见的女主却被紧跟着后边的王德芳父亲一把拉住:“夫人休得无礼,休得无礼!”

        说着,他急忙挡在夫人面前,笑呵呵地朝老和尚走过去。

        走到老和尚跟前,他并没有伸出手去抱回自己孩子。而是对老和尚作捐行大礼,身后的夫人和孩子,一个个想争先恐后从老和尚怀里抱走王德明,都被他挡在自己身后。老和尚不动声色,只是面带微笑,朝着门主,慈眉善目。

        门主,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师傅辛苦,可否邀请师傅寒舍一坐。”

        老和尚闻言,不敢应允。

        因为他耳边响起天外之音的回荡。告诉他,只收与自己有缘的佛家弟子。其余事态,休要多管闲事,天机不可泄露。如此说来,这家人很有可能前世,或者今世有人作孽深重,激怒佛祖天庭。不说别的,单凭将赑屃位置放错,那老龙王岂能绕过?

        所以,方丈悟能,急忙还礼:“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善心我领了。

        只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施主应允。小施主与我佛有缘,看他天庭饱满,地角方圆,见到本老和尚,不卑不亢,徒步笑迎,此乃我佛之大幸也!施主瞧一瞧,他抱在我怀里,笑盈盈地投入怀抱,天真无邪,无拘无束。

        六根清净,聪慧敏捷,心神宁静,单凭你所看到的现在,老和尚希望施主成全收你儿为爱徒。当然,老和尚留下手中金钵,如果施主有幸去少林寺探望,带着此物我保你一路畅通无阻。阿弥陀佛,施主请三思!”

        老和尚快人快语,也不含蓄婉转。看得出,他一刻也不想在王家大院多待,只想速战速决。

        夫人一听,连连摆手摇头:“不可不可,我孩子还小,哪知道什么与大师有什么缘分。可能,他是因为看到师傅身上打扮和穿戴与众不同,出于好奇,好玩,所以才朝师傅走来。只是为了满足他幼小心灵里的一种好奇心,希望师傅另选高明。我们家孩子,无此慧根,只能做一名凡夫俗子,您还是另请高就吧!”

        话音刚落,就从身后挤到前面,以示要抱走王德明。

        “哇哇哇......”

        王德明可能是因为母亲要来抢夺自己,而吓得哇里哇啦地哭将起来。

        吓得母亲后退一步,王德明立刻止住哭闹。这一下,王德明父亲服了。他相信老和尚说的话不假,再看看夫人,也被王德明宁愿喜欢上老和尚,而情愿在见到自己去抱他的一刹那,大哭大闹。她瞠目结舌:难道,老和尚说的话是真的?

        看着弟弟被带走,王德芳哭了。

        除了他以外,大弟弟王德鑫和妹妹王德霞像无事一般不哭不闹。

        时隔三年,王家大院突发大火。所有王家财产付之一炬,爹娘葬身火海。而三个孩子,恰巧到集市上去玩了。那一年,王德芳才十七岁。她不知道老和尚留下来的金钵,可以令他们家东山再起。

        投天无门,入地无缝。

        有一天,突然有人找上门,要收她为徒。那人保证,只要王德芳跟着自己学徒,她们家的一个妹妹你,一个弟弟保证不会被饿死。

        有了这句话的承诺,王德芳如同得到救命稻草。

        殊不知那收她为徒的人,正是摘星楼的蜂门买卖祖师爷周德强,这个人见得王德芳青春焕发,苗条淑女,长得前凹后凸,垂涎三尺。心生歹念之余,遂以收王德芳为徒的理由,将其诱骗至自己怀抱。

        白天,周德强以师傅身份,经常出入王德芳在王家大院零时搭建的房子里。晚上,他带着王德芳来到江小鱼他们家的回春阁。

        时间久了,哪有不透风的墙。

        周德强夫人知道后,为了家族的名声,他不与周德强大吵大闹。而是暗地里,给王德芳喝些打胎药。她去赵世凯的寄仙翁郎中铺买药,那赵世凯可算是尽心尽力。拍周德强马屁,至少自己每一次去他们家做客,那周德强总是热情周到。

        王德芳因为合理周德强带过来的好茶、香茶,不但怀不上孩子,还得了终生不孕的毛病。

        这就是王德芳开妓院而选择不嫁人的主要原因,也不是说她现在害怕周德强对她不死心。

        而是她嫁给谁,都是不生蛋的老母鸡,你说她嫁人还有什么意思。只是为王德芳可笑的是,她不知道那老和尚带走他弟弟时,丢下的信物金钵,是纯金打造。如果当初她知道那金钵价值连城,又何苦为了养活弟弟妹妹投身周德强门下。

        不过,后来的周德强也没怎么亏待她。

        几年下来,她积余了一些银两。有了积蓄,王德芳第一个想到的是:去少林寺,看看自己的弟弟王德明。记得老和尚当时的交代,是要带着金钵去找他。王德芳怀揣金钵,带着弟弟妹妹开始上路。

        一路上雇佣马车,翻山越岭,徒步的地方实在是多。餐风露宿,那属于正常人家的事。

        去时,沿途走了一年零三个月。终于走到了嵩山少林寺。

        她来的不凑巧,悟能方丈近日闭门入关,从不见客。一切事务,有二师兄武慧处理。武慧,即是王德明的师傅,武功高强。王德芳来时,凭老和尚金钵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少林寺大殿。武慧接待了王德芳,见到王德芳水灵灵的样子,从未闻见粉香味的武慧,淫荡邪念顿起。

        他不但背地里收回老和尚赠予王德芳的金钵,且将王德芳诱骗之自己下榻处,以自己将毕生修炼和盘托出为承诺,将王德芳玷污。事后,害怕东窗事发,在老和尚出关之前,武慧打发了王德芳姐妹三人,草草离开少林寺。

        由于金钵被收,王德芳一路艰辛。

        尽管武慧给了她足够银两,回到家,经历一年三个月。期间,路上雇马车,买马匹,加之年幼无知,花银子也不知道节省。到了夷陵镇,已经所剩无几。最后,不得不因为欠下债务,沦为妓女。

        三年后,王德芳自立门户,利用自家在鱼市口的地基优势,在上面搭起了大棚。

        自己做起妓院生意,接下来每年翻新一次,

        王家大院,重新在原地搭起轮廓。王德明二十岁那一年,他突然赶到夷陵镇老家。倘若不是因为武慧亲自送他上门,王德芳姐妹三根本就不敢认他。因为,王德明长成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小伙子。悲喜交加,姐弟四个相聚,看得武慧心里惭愧至极。

        他无心和王德芳再次重温旧梦,因为,他发现王德芳已经不是原来的王德芳了。

        在武慧口口声声默念:“罪过,罪过”的同时,他将自己背地里收回王德芳的金钵,返回给她。王德芳这一会才知道那金钵的分量。所以,背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将金钵收藏得严丝合缝。至今,在夷陵镇没有人知道王德芳手里拥有一支少林寺方丈的金钵。

        或许,正是因为王德芳的封口如瓶,才有她今天的平安无事。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