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95章失传的金刚大力神

第二卷江湖恩怨 95章失传的金刚大力神

        不由得“呵呵”两声,瓢着嘴。

        他捋起一只衣袖,凑近小南香的脸颊,带着挑逗的语气,极不正经地说道:“疯女人,你听到了吗?我弟兄们要我尽快了结你。奶奶的,你今天可触二爷我霉头了。原本,今儿个赶集,少说得巧拖个十块八块大洋。现在倒好,被你这么闹僵下去,空手而归。

        对我荣门买卖来说,只要出门,就得有收获,否则不然,自己窑冦将定遭天外之灾。

        我二东成发誓,只求财不杀身,看在你是女流之辈情分上,跪下给爷爷我磕几个响头,咱们俩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如果连这个条件都不答应,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口吐白沫,你的人也来不及救你。我二东成手里的家伙事,也不是吃干饭的。”

        “别跟她废话,二哥,赏她一喷子(给她一枪的意思)!兄弟们等了十多天才等到一个,逢集,就这么被这‘虬丝毛’(臭女人的意思,荣门买卖江湖黑话)给搅合了,太晦气了吧?不如‘弄’死她(江湖黑话先奸后杀称之为弄),杜绝后患。”

        刚才领头逃走的那个人,继续在二东成耳边鼓动着。

        二东成扬起脸,咂咂嘴嘴,拿枪的一只手稳稳地抵住小南香的脑袋,另外一只手抓住小南香的肩膀带着憎恨的情绪,咬紧牙关的说:“算了,看你这样子,也是一匹野马。让你低头认罪实在是为难你,但我可以选择成全你。

        有什么要交代的,我二东成不是无名之辈,给你一个最后说话的机会。记住,这可是你自找的。我二东成可是给了你求生的机会的吆。你不要,那就怪不得我。弟兄们,你们可得记住啦,明年的今日,就是他的周年。有人看上她的,把她买个熟悉的地方,记得清明节那一天,给她上坟烧些纸钱哈。哈哈哈......”

        二东成一阵快意的笑过之后,手上有些用力的动作。

        小南香知道万分危急,她不能在寄希望和二东成耍嘴皮子,获得反败为胜止住二东成施暴的机会。趁二东成给她说话的机会,她用嘴吹响了求救的信号。

        “呜呜......”

        口哨响起,看热闹的人,胆小的都捂着耳朵,有的人闭起眼睛,等待“咔吧”一声枪响,貌美如花的女人即将倒在血泊之中。嘿嘿,小南香才没那么容易死。只听得小南香鼓起腮帮,对着天空,扬起脖颈。

        呜呜,两声长长的口哨连吹过后,一圈人的身后,突然间出现两匹黑色飞马。

        它们从人群头顶飞过,越过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流入海,落地在小南香的面前。

        只见的马背上的两个人,犹如两只雄鹰,从天而降。一个人一只脚踩在二东成的肩膀上,另外一只脚飞起“啪”一下子将二东成手里的盒子炮踢飞。另外一个人,落地转身,只见得她身上的黑色披风,悬在空中飞舞,一声吆喝:“炸......”

        一群人顺势倒地,手捂胸口,口吐鲜血。

        包括那些看热闹的一部分人,也被殃及。

        “什么功夫?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有人手捂胸口,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再问身边的人。再看看一只脚站在二东成肩膀上的那个人,在飞起一脚踢飞二东成手里的盒子炮之后,一招倒拔罗汉松,两只脚在空中合并,像一双老虎钳,深深地夹住二东成的脖颈,顺势将二东成的整个人随着她的一双脚,在空中划弧。

        然后,在半空中松开双脚,将二东成惯性从自己的一双脚上跑出去。

        “噗通”一声,二东成直身屈腿,被重重的砸在店家用门板搭起的摊位上。顷刻间,那些放在门板上的货物,犹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飞舞。姑娘、女人、小女孩用的胭脂花粉,冰雹一样的散落在地,引得路人疯抢。

        按理说,两个黑衣人走到这一步,应该收手了吧!

        怎么可能,只见得她们俩背对背,马步站立。

        紧跟着一招落腰固肾,双手从身体外围,随着两腿下蹲,双手合并至丹田,做好继续运力至手掌的准备。同时,两个人从嗓子眼里,报出一个字:“呀!”。

        双腿用力踩下去,地面瞬间开裂。看得在场的人,瑟瑟发抖!

        “啊哟,气力无比,武功盖世。两位,奇女子也!”衣老者头发花白,他拄着拐杖,被几个晚辈搀扶着,不由得感叹起来。“老朽有生之年,算是开了眼界。功夫了得,功夫了得!”

        他的晚辈生怕惹出事端,急忙低声奉劝老者:“老太爷,您老还是少说为妙。江湖格斗,谁是谁非,休得置身其中。走吧,别看了,我们回家!”

        随着奇女子齐声“呀”一字从口中吐出,荣门买卖的十多个人,身上的家伙事,一杆杆从他们的倒地的腋下,肩膀上,地上飞起。

        紧跟着,像听从指挥一样,全部稳稳当当落到两匹大黑马背的竹篓子里。

        看得在场的人无法置信。两个黑衣人收起招式,接下来纵身飘起,直飞自己的两匹马的马背上,也不管小南香是死是活,尽管从众人头顶飞走,她们俩的脚,几乎掸着看热闹的人的头顶,吓得众人纷纷躲避。

        谁都害怕他们俩掉下来砸到自己。

        想多了,人心惶惶的当口,只听得“驾”的一声,如同寺院里的古钟,发出的既深沉而又震撼人心的波频,使得听到声音的人,个个如同被震荡得摇晃起来。人们惊恐万状的同时,定下神来。却见得两个黑衣人,飞奔而去。

        什么人,用的什么门派,什么招式,没有人说得出。

        于是,所有人将目光再一次落到小南香身上。却原来,小南香在对着两个人远去的马家荡方向,怀抱双拳:“多谢大侠鼎力相助,小女子大恩不言谢!”众人也不是知道小南香说的是真是假,也顾不得那两个黑衣人听不听到小南香的客套话。

        看着远去的背影,两个黑衣人,骑着两匹大黑马,一前一后扬长而去......

        二东成半晌才醒过来,他像似做了一场噩梦。

        摸一摸自己箉在身上的盒子炮,没了!

        他一骨碌从地上坐起,看一看地上倒着一大片人,有他的人,在捂住胸口,双手抱着头的,还有人从嘴里咳出血来的。二东成明白,自己对付的该女子定不简单。两位被她用内功隔墙传音地召唤过来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尽管,二东成在竭尽全力回忆那两个人使出的事什么功夫,如此这般了得。

        见得小南香装出一副和两个黑衣人什么关系也没有的样子,二东成明镜的一颗心,早有了结论。心里想,我去,你这死女人,害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为自己洗脱?太欲盖弥彰了吧!

        “对”,二东成用力拍一下自己脑袋,“奶奶的,那两个人用的是金刚大力神功,在江湖上早已经失传。难道,难道我今天是见着鬼了?”他自言自语一番,见没有人理睬他,二东成继续沉迷于自己的回忆。他想捋一捋自己刚才目睹的这一切,是不是幻觉。

        因为,两个黑衣人使用的这种精钢大力神功夫,要求非常苛刻。

        男的需要“童蛋子”,女的必须终身不嫁。达不到这两个条件,所有人都无法成就金刚大力神功。二东成是久闻金刚大力神功的威名,只是自己和江湖暗八门的人,没有一个人尽心尽力练就此功。

        因为,他们达不到练习金刚大力神功的境界。

        六根清净,杜绝酒色财气!

        不用别人说,二东成自己就第一个说他达不到这样的练功要求。“二哥,二哥呀,你,没死吧?”其实,他想问的是二哥,你没事的吧!由于被两个黑衣人费了自己的内力,说话失去元神。上气不接下气。

        所以,话传到二东成耳朵里,他听到的是自己人在诅咒他没死吧!

        气得二东成嘴都快歪了!

        “奶奶的,你会不会说话?我死了,你快活个啥?是不是希望老子死在女人手里,你们就舒服了啊!”吓得那人连忙对着二东成连连摆手示意:“不,不,二哥,你知道的,兄弟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那说话的人双眉紧锁,看他那吃力的一副表情,绝对比二东成伤势要严重得多。

        内伤,和二东成的外伤作比较,自然内伤难以恢复。

        小南香目送两位黑衣人远去,这才想起她要买的东西。

        可是,映入他眼帘的一幕,令小南香难以置信。

        那泼大街的人,都在抢拾店家哪些被那黑衣人用一双腿夹着二东成,来个空中飞轮,砸到摊子上琳琅满目的货物上面。引得大街上的人纷至叠来,一阵吵吵囔囔的疯抢。现在,那些抢东西的人,正在店家苦苦哀求之下,死皮赖脸的逃离。

        无论店家给他们下跪,说好话,那些人就是一口咬定我又不是偷你们家的,大街上捡得,凭什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呀?小南香正要走过去,二东成从地上一把扯住她的大花裤子:“别,别走!”

        二东成有气无力的从嘴丫挤出几个字,那神态,就好像病入膏盲之人。

        小南香误以为二东成还是对她不死心,正要飞起腿送给他一脚。

        “怎么着,我说的话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是吧?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看你是吃饱了撑得慌。松开,免得老娘再生气,你可真的小命不保。”小南香不像是带着友善的态度,而是怒气冲冲的冲着二东成,带着警告和威胁的口气。

        二东成急忙解释:“不不不,女,女侠。不不不,姑奶奶你是何方神仙,手下的人居然还会金刚大力神功?据我了解江湖上流传的金刚大力神功,早已经失传。那是因为练就这种功夫,绝非平凡之辈。”

        二东成坐在地上,他见小南香怒发冲冠,便松开手,不想再被打。

        小南香带着一种胜利者的自豪,又用一种带有鄙视的眼神,对二东成假装害怕地说道:“哎呦喂,我说这位爷,我可做不起你的姑奶奶。你看看我,这么年轻,做了你的姑奶奶我害怕折我的阳寿。刚才你说啥来着,噢,爷今儿个就不信了。现在,现在怎么就怂了啊?我可告诉你,那两个人跟我可没啥关系,人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小南香说完,仰脸大笑:“喔,哈哈哈......”

        他们这边在笑着,店家可忙坏了!

        他抓住一个怀里兜着一大包,从地上捡拾起他们家胭脂花粉的货物的大男人,嘴里不停地央求道:“王大爷,你就可怜可怜我们一家人吧,做点生意买卖不容易啊!你捡这么多给我拿走,我做一年的生意利润贴上去都不够,求求你高抬贵手吧!”

        王德鑫领着王德芳妓院的一行人,正在逛大街。

        来得早,还不如来得巧!

        他带着一行人,正是来店家这里买粉饼胭脂雪花膏什么的,却逢那黑衣人的一双脚夹住二东成的头颅,来个空中飞轮。一瞬间,二东成的整个身体,从半空中砸向店家门前的售货摊位。那用门底下放着两条板凳搁在一起的摊位,即刻被二东成的身体砸得五离四散。

        顿时,摊位上那些异彩纷呈,目不暇接的女人用品,四处飞溅。

        王德鑫双手对操着,晃着二郎腿,一只手捋着自己的下巴,看小南香和二东成究竟谁赢谁输。突然才空中飞来两个黑衣人,看得跃跃欲试的王德鑫从嘴里伸出来的舌头,不敢缩回去。原本,他想出来劝架,在夷陵镇这个地方,他王德鑫和王德明兄弟俩还是有些名气。

        打着江湖花门旗号,兄弟两还是被祖师爷认可的门下弟子。

        对小南香来说,王德鑫和二东成一样,不认识。但对二东成,王德鑫和他打过交道。两个人算是江湖同道之人,只是做的不是同等生意,虽然一个在河南,一个在河北,有时候不得不为争取客人,两家人在夷陵镇大打出手。

        河南的妓院有老鸨白秀华一手遮天,二东成只是充当保护伞。

        而王德鑫,则是河北姐姐王德芳妓院的看家护院的打手,且不说人家还有一个从少林寺回来的弟弟王德明,那家伙可是得到少林寺方丈的真传。金钟十三罩的看家本领护身法术,曾经是方丈对王德明的私底下一招一式传授于他。

        一个愿学,一个用心去教,王德明才得到少林寺十三招金钟罩的真传。

        要说方丈为什么对王德明如此用心,传说是因为王德芳去少林寺看望弟弟的那一年,和方丈老和尚一夜情之后,王德芳临走时留下一句对方丈提出的唯一要求:教会他的弟弟的少林寺武功秘籍。王德明离开夷陵镇,那一年他才五岁。

        记得弟弟五岁时,大弟弟王德鑫才八岁。妹妹才十一岁,而她王德芳也不过十四岁。

        14岁的那一年,她正是豆蔻年华,竹苞松茂,含苞待放......

        62txt.com      qb5200.org      wwsk.net      97xs.com



        kanshudao.com      rmtxt.com      rkxsw.com      nzxsw.com



        xiaoshuolu.com      ygshu.com      16k.cc      123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