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88章江湖人讲江湖话

第二卷江湖恩怨 88章江湖人讲江湖话

        夜晚,是秦昊自己一个人说了算的时候。

        最多,他高兴之余,也会告诉马秀奎,跟她商量一番,那就是一个笑谈。

        孙雨权见得马秀奎坐在身边有些不自在,他起身对秦世勇说:“这样吧,我是坐在姐姐家里做客,哪有坐在家里不行待客之道的呀!来来来,我陪席的位置,当有秦家贵公子就座。”这样,马秀奎和儿子秦世勇坐在一个桌面,也就不再因为和陌生人同坐显得尴尬。

        林浩诸急忙附和:“啊哟,还是大舅哥想得周到,来来来,请秦家大相公陪席就座,陪席就座!呵呵,你看看我这人,真的是见到贵客有点手忙脚乱了小人当家乱着忙,哈哈哈!”马秀奎脸上立刻荡起笑容,但是,作为邻居,她也知道自己不应该什么事都得占个上风,得有谦让和礼貌在先。

        “哎呦喂,那怎么能行?我们两家是邻居,您可是大舅哥。席位安排不得体,我说老林大叔,小心大舅哥给你桌子掀翻了啊!哈哈哈......”在众人的一片笑声中,秦昊急忙起身。马秀奎的话,好像提醒他。

        将上席理应让给孙雨权,再怎么说自己不过是林家的邻居,而孙雨权人家可是真正的大舅哥。

        既然林家将自己大舅哥安排上席,那他秦昊就应该将上席让给孙雨权。

        “啊哟,你看看我这人,有点不知未来过去了。幸亏夫人提醒,来来来,大舅哥,上席你是敢为人先,我,和夫人做陪席已经是给足面子了,岂敢得寸进尺。至于犬子么,他坐在侧边就足够了。”

        大家都在谦让,只有许传奎坐享其成,他因为初来乍到,莫名其妙地被妹婿家的邻居请到府上来做客,水牛吃西瓜不知道从哪里下口啊!

        再说了,自己他林浩诸还是第一次见面。也无从说起,无话可说。

        凡人有凡人的规矩,什么身份的人,在各自位置上谋利益,自然有各自不尽相同的规矩格式。剃头的,修脚采耳的,抬死人的,补锅收废铜烂铁的,七十二个行当各有门道和规矩格式,这就是人们嘴里经常提起的行规。

        江湖人,和平常人家规矩不同,包括言谈举止,都有截然不同的规范。

        包括礼仪、礼貌,规矩等等。

        介入林浩诸他们家办的酒席,许传奎无论别人说什么,他只是竖起耳朵来听。瞎子看戏,人笑他也笑,以示客随主便。所以,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做。酒不对不喝,人不对不赌。一个人进入陌生的环境,还是躲作业,少说话。言多必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经验教训。

        道不同不相为谋,那自己只有闭嘴不语。可是,他总不能一句话也不说吧!想了一会,许传奎只有开口了。“‘舵把子’,今儿个来到本窑冦可只是为了‘和滥子上坑’,而是为了本窑冦‘子小’和乌金荡二杆子马书奎结下梁子之事,特意前来。

        大杆子亲自登我窑冦拜访,要我等八大家组织人马,去子小窑冦,送他最后一程。至于,至于用多少‘烂头’......这个吗,用不着你我考虑。我统计一下,你这里需要准备三十个‘小金刚’足够。‘清子和喷子’,都有雀门买卖窑冦上去取,用不着我你操心。时日定在月圆之日,五根天以喷子响声为号。之所以现在告诉你,以防我和滥害坑,将正事甩到脑后,大杆子知道了,岂不是罪不可赦?”

        一桌子人,被许传奎一席话,说得大眼瞪小眼。

        谁也听不懂许传奎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说得津津有味,听得人目瞪口呆。但又不必细问,因为,他在自说自话,至少,坐在这张桌子上有一个人听得连连点头。“哦,我知音了。空把为了敬地主之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奇葩想法,三叩九拜,邀请来窑冦上坑,多半是我那犬子动什么馊主意。

        在这里‘缸口’畅所欲言,不必忌讳。

        空把从不过问江湖之事,戆都一个,实在,不是知音。至于你说的这些,缸口带到就行,我燕门买卖按章办事,绝不拖大杆子后腿。只是这么做是否值得,那二杆子可是乌金荡扛把子,为何于子小结下梁子,总不能不晓谕一声,盲目行事,难以服众啊!”

        “老爷,现在啊能上菜了吧?”

        小菊急急忙忙跑过来,林浩诸正在为听不懂许传奎和秦昊的对话计无所施。听不懂,所以乏味。不过作为自己坐在家里,也不便打断两个人之间的对话,那样是不是有待客不敬之嫌。小菊的及时赶到,令林浩诸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急忙对小菊挥挥手:

        “好吧,上菜!”

        说完,他对着站在身后,手里捧着酒壶的小丫鬟说:“快,给客人倒酒!满上,满上啊!”

        “是,老爷!”

        两个人的话,即刻被林浩诸打断。

        每一次酒席的开始,都要说几句客套话,好像是东方人的传统规矩。林浩诸手里端起酒杯,面带微笑地巡视一周。许传奎和秦昊两个人的对话暂且停止,因为他们俩知道,东道主可是林浩诸,在人家府上不能抢话说,出风头。那样,会给东道主一种喧宾夺主的心理想法。

        “诸位,感谢赏光来寒舍小酌。坐在家里,吃着邻居送来的野山参,喝着邻居带过来的女儿红,今儿个可算是我们林秦两家破冰之旅啊!多年来,我们两家人因为志向不同,来往稀疏。可能,也是上天看不过去了,所以,才令秦大相公放下身段,登门拜访。

        其实,我林浩诸何况不是这样想法,只是这个机会和勇气,让给了秦家大相公了。

        来来来,既然有缘坐在一起,日后林秦两家人定将友谊发扬光大。

        邻居嘛,总不能以道不同不相为谋作为两家人相处之道的拦路虎吧!俗话说得罪一个邻居就如同瞎了一只眼。所以,林某建议,这第一杯,为秦家大公子的走出这第一步的大胆想法,共饮一杯!来来来,大家一起干。”

        众人起身,秦世勇也没想到,他的一气之下的想法,居然成为两家人友好的破冰之旅,实属罕见。

        说实话,他只是对孙雨权的一席话感觉狂妄至极,心里想,我怎么说都是一位出国留学的高才生,尽管大清国不存在,但自己去西洋留学经历,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杰出青年,令所有国人望尘莫及。哪怕掏尽黄河沙成金,也无法企及。

        今儿个给孙雨权的感觉,智商和判断力屈居于生活在国内的绅士之下,岂不是白读这么多年的书了?

        所以,才想去邻居家里一探究竟。不想,正中下怀!

        误打误撞打开两家人的心结,令秦世勇受宠若惊!

        特别是,林浩诸要求到他们家邀请爹娘一起来秦家做客,这让秦世勇和秦昊等人倍感新鲜和出乎意料。多少个年头过去了,两家人尽管都有想进入对方家门的意思,叙叙家常,唯恐谁也拉不下这个面子。

        无意中,因为孙雨权好色之徒的一种意向,给两家人带来破冰之旅,或许,也是一种巧合。

        “来来来,多谢老邻居还惦记着我们,我同意林老兄的建议,我带头,先干为敬!”

        秦昊端起杯,一饮而尽。不用说,他也许积压很久了。既然林家以礼相待给自己一个表现机会,那肯定以诚相待。马秀奎,孙雨荟,也举杯同饮。妇人与妇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

        许传奎长相有点像李逵,两边络腮胡子看上去都快生虱子了!

        坐在上席,体态臃肿,两只胳膊担在桌面上,占的位置令庞大体沉的秦昊有些拘谨。没办法,两个大胖子坐在一起,也确实有些拘束。既然是父子俩调换位置,林浩诸也只能拍手叫好。秦世勇做到上席的位置,虽然年近而立之年,瘦弱的身体,造就秦世勇一副俊俏身材。

        细高挑,但绝对不是尖嘴猴腮。

        因为,秦世勇只是身高细长,一米八零的身高,加上穿的皮鞋,少说得有一米八三。

        身高,掩饰了他的体态丰盈。和舅舅许传奎相比较,不,应该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秦世贞的大舅哥,秦世勇的身材格外显得细长。加之他留有三七开小分头,梳得滑倒苍蝇。还有,秦世勇与众不同的地方即是,他脖子上挂一串既不是金项链,也不是护身符。

        而是在一串菩提映衬下,下面挂一块大洋钱那么大的璁珩。

        现在人俗称玉佩,且是全白色。据说,白色是璁珩之中顶级珍贵的白玉精雕细琢而成。

        精雕细琢还不算特殊,关键是他雕刻成秦世勇的个人生属。这个价值,就不同一般了。秦世勇属猪,西游记里二师兄形象,可不是雕刻家一两天就能雕刻成型,而是长年累月,雕刻打磨抛光,最终才能完成。因此,第一眼看到秦世勇的装束和穿戴,给人的感觉就是出身不凡。

        再看看许传奎的一身装束,上身穿一件黑布长衫。

        腰眼,系一根黑色布带作为腰带。下身穿一件黑色灯笼裤,不仔细打量,真的误以为他是一位行走江湖的侠客在、壮士。脚上的一双黑布鞋,配上白布做成的袜子,再用绑带绑着灯笼裤的下端,直至小腿肚。怎么看,怎么像个秃头蚂蚱的花和尚。

        而许传奎的一颗头颅,剃个大秃头,从头顶到后脑勺油光滑亮。不怕你本事大,用数百倍放大镜,也休想在许传奎头顶找到一根头发丝。可是,你看看他的下颚,满嘴胡子,长得圈成发髻,能做喜鹊窝一点都没夸张。

        体态臃肿的人,也喜欢穿一身宽松衣服。满身黑穿在别人身上那叫个大气。

        穿在许传奎身上,不但显示不了贵族绅士风范,反倒显得夜行侠客给人的几分恐惧,几分神秘莫测。

        虎虎生威,是因为许传奎体壮如牛。威武霸气,是因为许传奎一张四方脸上,镶嵌着一对牛眼那么大眼珠子。他的脖子上也挂着一串纯黑色,形似算盘珠子的菩提。闲来无事,许传奎将它从自己脖子上取下来,放在手里盘剥。

        不知道的人,看着许传奎的外表,有谁会相信他就是手里同时拥有绿林、响马、倒斗的江湖蓝门买卖的祖师爷呢!

        太滑稽可笑了吧!

        集烧杀掠抢为一体的江湖蓝门买卖的祖师爷,居然以步入空门的吃斋念佛的佛家子弟形象,凌驾于世人面前,不知道是天公不作美,还是人间妖魔当道所致。不仅如此,许传奎手下的人功夫了得。尽管如此,与江湖人称六扇门的人相提并论,那蓝门买卖手下的人就逊色多了。

        究许传奎和秦世勇的两个人在装束上相比较,一个文质彬彬,姗姗有礼;一个粗犷豪放,颇有泰山压顶之势。两个人两条道,两种志向,生活在一个社会,分别在不同阶层生活着。且,都是不同一般。

        可以说,她们俩都是人中龙凤,匪中之首,可两个人的生活作风,个人爱好,未来志向,南辕北辙,可谓是坐飞机钓鱼相差甚远。

        好歹,二太太不在场。

        秦世勇左一口右一口称呼大舅舅,听得许传奎有点过意不去。

        他从口袋里掏出玉如意,递给秦世勇说:“来来来,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你,但今天你在邻居家里叫得我心里煞是开心。大舅舅不会让你白叫,这只玉如意,是我去寺院烧香时,求得方丈开光馈赠。我现在将它奉送给你,希望你开心。就凭这一点,你就得谢谢大舅舅!”

        秦世勇接过来,喜上眉梢。爱不能释,如获至珍。

        十二个冷盘,加上第一道菜:豆腐蚬子羮,已经端上桌。

        那热气腾腾的海鲜味道,清香扑鼻,闻之垂涎欲滴。用海里面的花蛤为食材,再配上香菇自然鲜。豆干颗粒,瘦肉剁成末。再配上河里三鲜:茨菇,荸荠,莲藕搅成姜泥。清水煮熟,再加上鸡蛋淀粉勾芡。一道入口就化,香糯粘口的羹汤,就是这么做成了。

        每个人用调羹(陶瓷勺子),从大碗里舀到自己碗里。

        正常情况下,都是由丫鬟给主子拿勺子舀到碗里。接下来端起碗,慢慢品尝!

        第二道菜,称之为全家福,实际上就是苏北人经常说的大杂烩。

        里面的肉皮晒干,经过高温油锅炸成一个个孔状,称之为膘。

        将膘放入清水浸泡,等完全软化,用刀切成一片片长方形的宽窄一致的块状,里面放些鱼圆、肉圆、蹄筋、肚肺、山药、竹参、蘑菇、木耳等等新鲜食材。吃到这道菜,那可是用筷子才能吃到嘴。

        许传奎看来看去,找不到一双筷子,便对秦昊问道:

        “唉,我说妹婿,我这里没有叉叉子?”

        秦昊一听,我的个去,确原来是他离开上席时,将放在许传奎面前的一双筷子,挪到自己的位置上。秦世勇做到他位置,也没注意自己面前有两双筷子。便对秦世勇提醒道:“你大舅舅面前没有叉叉子,在你面前呢,还不快给他拿过去。”

        别人听不懂叉叉子是什么,但接下来的话,还是听得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