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87章形影不离的大太太

第二卷江湖恩怨 87章形影不离的大太太

        说来也怪,二太太许传嫒娶进门,那可是八人大轿抬到秦府之上。

        三媒六证,一个也不差。

        要说二太太的来历,不简单。江湖蓝门买卖许传奎大家知道吧?

        那可是江湖蓝门买卖的祖师爷,许传嫒即是他的亲妹妹。你说马占奎的雀门买卖厉害,顶多干些买官卖官的事,得道之后,再以买官卖官为契机,到处招摇撞骗,过市张扬,以民怕官为前提,对试图走管道发家致富人等实施诈骗。

        所以说,蓝门买卖专门打着官场旗号,受骗上当的人,又多半是些土豪劣绅。

        小官徬大官,大官更上一层楼,这个世界,自从有了三六九等,便有了盼官崇官的念头。想当官的人,更是难以计数。一个家族,有一个人为官,便是鸡犬升天,宾客盈门。而马占奎,作为雀门买卖祖师爷,他干的事,不过是以家庭为单位。

        一家人,或者一个人行走江湖,集团犯罪,集体行动。

        以某个区域为自己犯罪活动的根据地,由此向外拓展。

        先是拍一个人,走单帮。摸索民情行风,公序良俗,生活习惯等等。得手后,便可以一家人,或者一个团伙集体入住。正常情况,江湖雀门所到之处,地方民风民俗岌岌可危。因为,他们居住时间较长,行骗手段又极其隐蔽,所以深受其害的人,几乎遍及千家万户。

        一人被骗,惊动全村,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骗术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

        雀门买卖之所以不断地行走于江湖,四海为家,道理很简单。他们所到之处,骗人的手段层出不穷。时间久了,人们也被骗怕了,人人提高防骗意识,使得雀门买卖无计可施,便不得已轮换自己的地方。雀门买卖,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他们居住的地方,不可能终身作为定居点。就像北方的游牧民族一样,走到哪里哪里便是他们的家乡。

        加上燕门买卖的秦昊,也不过是靠女色行骗官府或者土豪劣绅,以此获利,令对方有口难辩,打掉门牙,也只好往肚子里咽。那些好色之徒的官府、豪门贵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以不杀身将别人的财产转移到自己门下,不能不说江湖燕门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远的不说,那林浩诸大舅哥孙雨权,听得他们家姑娘笑声不断,心动一刻,被秦世勇扫兴而归。要不,哪有后来秦世勇亲自登门拜访,为的是想借孙雨权银行行长的大腿,往上爬。出过国的秦世勇,他知道西方优选法,去害择利是抄近路发展的捷径渠道。

        要不然,他也不会对孙雨权感兴趣。

        江湖世家江湖人,四海之内皆兄弟。

        尽管如此,每个门派各有自己的特色。在所有门派当中,除了葛门买卖武功盖世之外,排行老二的江湖门派排行榜中,以绿林响马为主要骨干的蓝门买卖斗狠比恶,莫过于名列第二。绿林响马组成的蓝门买卖,和土匪强盗不一样的地方即是:土匪是无师出徒,自学成才。

        做土匪的,只要拥有一颗心狠手辣的歹毒心肠,便是一名合格的土匪。

        但来自土匪队伍,鱼目混珠。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踩水等等外八门,也有加入其中。江湖艺人,我们在大街小巷经常遇见,他们乃属于江湖马门买卖。买老鼠药,买狗皮膏药,卖旧衣服旧鞋帽的队伍,都属于江湖岳门买卖。

        剃头、裁缝、补锅、打铁,小木匠和泥瓦匠,此乃江湖小字辈。

        那些搞仙人跳,给妓院看家守舍,带着女人招嫖的职业,被人们称之为下三滥。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利用下三滥频率最多的雇主,莫过于来自官场的伪君子。他们花些银子,用这下三滥为自己办事,将平时和自己过不去的人,下套,投毒;放火,打闷棍。跟踪、尾随、捉狼子,直至达到他们的目的为止。

        要不然,人们怎么可能将土匪和官匪相提并论呢?

        读过《增广贤文》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经典名言:慈不掌兵,义不聚财,情不立事,善不为官,仁不从政。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老百姓为什么把官与匪相提并论,也不无道理。为什么来自底层的人总是互相怜悯和同情,而大多数人则是高处不胜寒。

        心狠似铁大人,多半出生于皇家贵族。这就是善不为官的道理所在。

        土匪出道,尽比斗狠比恶。以天生叛逆,不具备善根,就是一名合格的土匪的料子。

        当然,也是当官的坯子;当官的人,靠的是背景圈子,和土匪相比较,也不过如此这般。因为他们天生拥有一股势力为自己庇护。别看他们对人和蔼可亲,表面上亲近民心民意。内心里,总是算计底层人会不会因为知道得太多,而动摇自己的江山。

        绿林响马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们不是与生俱来,居家喜欢斗狠斗恶。

        而是后天因为拜师学艺走错路,在师傅的循循诱导下误入歧途,沦落到拦路抢劫,越货杀人。为什么将拦路抢劫的人称之为响马,是因为他们一伙人在行动之前的联系方式,以在马背上放置带有响声的射箭为号,因此而得名响马。

        响马,对自己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名称,美其名曰:马路守护神!

        所以,你说马秀奎背后有两个弟弟撑腰,那么,秦昊续房二太太许传嫒,比起马秀奎的背后势力更胜一筹。因为,许传嫒的背后,是实力雄厚的绿林好汉,响马使者蓝门买卖的祖师爷哥哥许传奎。

        也不知道是秦昊运气好怎么的,这许传嫒进门的第二年,才怀上一个孩子。

        生出来是个丫头,这让秦昊心里很是欣慰。为什么这么说?

        找一个老婆生出一个儿子,就再也怀不上了。于是,他才有借口找个二太太。晦气的是,二太太也太不争气了。给秦昊他们家生出一个小姑娘,虽然后来也怀上二胎三胎,不尽人意的地方是她许传嫒肚子里装着一肚子的姑娘。

        我去,秦昊不干了!

        “太太,你哪怕生错了,也得给我老秦家生出个儿子出来啊!可是,你,你肚子里到底有多少个姑娘,我秦昊真的没底儿了!”面对秦昊泰山压顶之势的训斥,二太太许传嫒怀里抱着刚生出的第三胎姑娘,满是委屈地低下头。

        她哪里知道自己肚子里究竟藏了多少个姑娘,可也找不出给自己解脱的理由啊?只得低下头,在嘴里嘟哝着:“老爷,你问我,我问谁去啊?生不出儿子,也不是我的心愿啦!”以此类推,秦昊顺理成章地娶了三太太。

        就秦昊个人而言,天生好色,冥冥之中仿佛是上苍帮助他完成自己心愿一样。一个夫人生不出男丁,是夫人的错;两个夫人生不出男丁,该怎么解释?

        莫非,在得失之间,也有因果报应?

        秦昊因为心想事成,上苍成就了他的好色多淫习好,却令他后继人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淫威独占鳌头,以此而错失修行和个人德性的自律,折断了自己香火旺盛的名门贵族,换得自己一世风流。作茧自缚,算不算秦昊过度贪欲而断送秦家世代屹立于权贵之林。估计连秦昊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如果真的是这样遭报应,对秦昊的处罚,上苍是不是用刑不当,罚不当罪?

        “报......”

        “老爷太太,二太太大舅哥许传奎登门拜访,您看......”

        账房先生来报,秦昊听了急忙起身,他倍感意外地对着孙雨权和林浩诸夫妻俩打招呼说:“啊哟,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家来客了,真的是逢集不赶避集赶。诸位,今天情谊我秦昊领了,既然是大舅哥来了,我就得行东道主的地主之谊。只能选择失陪了,失陪了!”

        大太太稳坐钓鱼台,她见得秦昊急不可耐,便是拉住他说:“急什么呀?如老鼠看到猫似的,有那么值得你像个奴才一样,一跃而起?怕是你被二太太管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吧!再怎么风光,在她头上还有我大太太在此呢,由不得你这么小乖乖一样的奴颜婢膝。行了,你在这里陪诸位,家里的事,有我去应付得了。”

        说完,马秀奎起身,跟诸位行礼要走!

        “哎呀,用不着走夫人,您请坐。难得今天有这么个好日子,好机会。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多一个人,不过是多一双筷子。走走走,老弟,我们俩一起去请来你们家的大舅哥,大家在一起共进午餐,不约而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岂不是皆大欢喜,哈哈哈......”

        秦昊看一眼马秀奎,见她慢慢的坐下来,那意思不是告诉秦昊,她已经赞同林浩诸的建议了嘛!既然如此,秦昊也只能借坡下驴,他点点头,急忙起身跟在林浩诸身后:“也罢,我这里正好有十年老陈女儿红,今天,正好和老哥来个一醉方休。哈哈哈......”

        吃饭不要做乌龟席!

        什么叫做乌龟席?

        就是六个人,左右侧边坐双人。两头各坐一人,象征着乌龟的头和尾。

        当然,这是针对长方形的大桌而言。一般情况下的大圆桌,是不会产生什么乌龟席。原本,上席放松花蛋的位置,是留给秦昊和马秀奎夫妻俩就坐。怎奈,二太太许传嫒的哥哥许传奎突然间到访,令秦昊始料不及。

        他知道,二太太的大舅哥要来,那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那家伙和自己一样,吃的都是江湖饭。江湖人的规矩,无事不出门,出门无善事。

        所以,自己想跟林浩诸婉言谢绝客请,让自己回到府上,有更重要的事要他来处理。没想到的是,那林浩诸待客之道,可算是无懈可击。非得要一起邀请他们家二太太的大舅哥:江湖蓝门买卖的祖师爷许传奎。

        唉,盛情难却!

        如果,林浩诸是江湖人,他听得秦昊起身要走,那必定是来了比自己请客更重要的人物,或者事情。问题是,那林浩诸不是江湖人,不吃江湖饭,用行家话来说,林浩诸对江湖规矩,他是个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即是江湖人俗称的“空把”啥也不懂的意思。

        江湖人对待空把,她们是绝对包容。

        所谓,不知者不遭罪,对来自空把的有关言行,江湖人绝不计较,一律选择原谅。

        秦昊和马秀奎不得不借着林浩诸的话,因势利导,借坡下驴。

        内心里,只求二太太的大舅哥许传奎能事后不跟自己计较难以脱身的境地。因为,秦昊和马秀奎两个人对眼神期间,就知道大太太主意已定。有可能是因为大太太马秀奎故意给二太太许传嫒难看,才有意这么做。

        现在,秦昊和马秀奎不得不将自己的上席位置让出来了!

        陪席,只能有大太太和自己的大舅哥孙雨权同坐。

        大家都坐定了,秦世勇坐在秦昊边上,而林卓秀侧没上桌。大家闺秀,是见不得世面,这是规矩。过去啊,也不允许酒席上有女人作陪,因为女人上不了台面。那有人要问慈禧太后和武则天不都是女人吗,她们是不是也得按照三纲五常之规定,上不了台面啊?

        那当然不是,她们具有帝王之相,岂能是普通人能及?

        嘿嘿,规矩历来都是人为制定的规矩。

        任何一种规矩,都有他的两面性。所谓橡皮筋策略,也就是说,但凡是人制定的规矩,都具备像橡皮筋一样的伸缩性。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制定规矩的人,置身于规矩之外。因为他们在制定规矩的=那一刻,就已经考虑怎么才能让自己置身于自己规定的规矩之外。

        所以,绝对存在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你是找不到的,能让你知道的事,那都不是秘密。

        秘密的事,普通人也不会知道。相对的具有比较性的事物和物质的存在,在自然条件下被认为的介入外因因素。而这样的外因因素只为某种权贵服务,是这个社会上层建筑领域的共识。

        尽管,很多事,是底层人的愚昧无知,造就上层建筑领域的肆无忌惮,日久天长,人们还是不难发现其中奥妙。所以,人们才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总有人会出其不意,地将不应该发生事点燃。

        总有人为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带来神灵一般的驱动,来拯救行将土崩瓦解的世界。

        大太太和孙雨权坐在一个桌面,有些不自在。

        和自己男人坐在一起,已经成为大太太马秀奎的一种习惯。

        这种习惯,从马秀奎坐上秦昊他们家的八人大轿时候起,直至现在都没间断过。哪怕有了二太太和三太太,马秀奎在极具重要性的家庭聚会席上,她永远是陪伴在秦昊左右的第一夫人,即长房为大。

        二太太和三太太两个人,难得有一天,刻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秦昊并驾齐聚。这一天,即是她们第一天被秦昊派八人大轿抬回秦府时的洞房花烛夜。过后,在任何一种场合,都是大太太马秀奎和秦昊形影不离。

        形影不离,指的是在公共场合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