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86章,心仪中的女人

第二卷江湖恩怨 86章,心仪中的女人

        正所谓乐意忘忧,死于安乐,生于忧患!

        “过奖,过奖,只是在孙先生面前,恐怕还是涉世未深,初出茅庐多有得罪孙先生,请多包涵,请多包涵!”秦世勇这才低下高贵的头颅,给孙雨权鞠躬并伸出手接住孙雨权的一双手,两个人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寒暄过后,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安坐。

        未开席之前,每个人面前先是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上等碧螺春春茶。

        所谓春茶,为清明前十五天左右,到清明节后十五天之间的纯芽苞煮的茶。

        秦昊端起茶杯,用茶杯盖刮一刮上面没有沉绽的芽苞,用嘴吹一吹冒着热气的茶水,轻轻地咂一口:“嗯,果不其然,是上等的明前好茶。碧螺春,我敢肯定,是碧螺春!”

        要说秦昊这个人,闲来无事,品茶,是秦昊的第一大爱好。其次就是养鸟,家里八哥养了四只。

        还都是秦世勇从国外带回来的进口货。

        那几只八哥可算是鸟中之天才,马秀奎和二太太吵架的话,四只八哥在边上争先恐后地学着。“哎呦喂,你不过是比我多来秦家几个年头,摆什么老资格啊?别真的当自己是回事,丢掉长房的帽子,谁还不知道自己不过地下的一根,嘴尖皮厚腹中空啊!”

        “嘴尖皮厚腹中空”四只中的其中一只八哥,等二太太许传嫒话音刚落下,急不可待地学着二太太的话。前面的太多,八哥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索性,它避远求近,从简单的最后一句话学起。我得个去,你说这八哥平时都是秦昊在叫它学说话。

        一句话它能学几天,反反复复搞得秦昊对八哥没有了耐性。

        你听听,二太太因为大太太吩咐她做事,心里不悦,便和大太太马秀奎顶撞起来。

        要说二太太许传嫒虽然是后马秀奎三年过门,但她的气势绝对不输大太太马秀奎。“哎呦,怎么啦?我先你三年来到秦家,做个长房你是不是不服啊?不就是年龄小一点,长得嫩一点吗!

        怎么着,想以你的细皮润肉,换得秦昊的宠爱,想翻天拿掉我大太太为长房的头衔吗?不可能,除非,你来世抢先我一步。要不然,你这辈子只要在秦家一天,就得听我马秀奎的安排。不是你心里想的,只要秦昊喜欢你,便是为所欲为。

        有了马秀奎在,你可别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八哥好像也不欺负人,大太太的话刚说完,另外一种八哥开口说话了。和前一只八哥一样,它们都操最后一句话学得有板有眼。马秀奎说话,那可是骂人不带脏字。说什么除非你下辈子先我一步,让许传嫒下辈子先她一步,这不明摆着诅咒二太太早点去那西方极乐世界。

        要不然,怎么可能达到下辈子先她一步呢?

        “呸呸呸,你这畜生,人欺负人也就算了。畜生也来欺负人,看我不把你撕烂嘴,然后扔到大狸猫嘴里。”二太太指桑骂槐,不用说,她不傻,听出来马秀奎的弦外之音,所以,不得不紧跟着回敬大太太一句,以示给自己心里找平衡。

        她一边气呼呼地端着水盆浇花,一边心里不服,在和马秀奎怄气。

        看着马秀奎双手插在裤腰带里,一双眼恶狠狠地看着自己,许传嫒心里不是滋味。

        逗得八哥今天也异常兴奋,花园里,布满一盆盆鲜花树木。杜鹃,梅花开着粉红色的和朱红色的花;月季有白色、红色、黄色、还有红白之间的粉红色。鸡冠花看上去没那么金贵,可大红色的鸡冠花,群花之中,它一枝独秀。

        “呸呸呸,你这畜生!”

        又有一只八哥也顾不得是谁说的话,也不知道它们学的人类每一句话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大脑皮层兴奋,高兴了就爱学,甭管人类说话的意思如何,或者说是针对的是谁。你说许传嫒刚刚一句话说完,她的话可是有针对性的呀,不难看出,目标直指大太太马秀奎。

        经八哥嘴里说出来的话,可就没人类嘴里说出来的话无趣了!

        在从人类嘴里说出来再怎么恶毒的语言,经过八哥嘴里说出来,便成了人类听起来笑得合不拢嘴的笑话。同样是你这畜生明摆着是二太太在借题发挥的骂大太太马秀奎,按理说,马秀奎,包括她们俩的贴身丫鬟听起来,都吓得脸上变了颜色。

        见得马秀奎听得八哥说出你这畜生板板正正四个字,她突然间笑得掉下眼泪。

        许传嫒气呼呼的一句骂人的话,经过八哥嘴里这么一加工,使得在场的所有人开怀大笑。

        刚才两位太太的明争暗斗,仇人相见,颇有大打出手之势。在听到八哥的话之后,一笑泯恩仇。马秀奎因为笑得无法控制,而忘记回敬二太太许传嫒的含沙射影的具有针对性的话。

        二太太许传嫒,原本听不得八哥跟自己学话,气得要去将站在笼子里的八哥痛打一顿似呼才解恨。马秀奎以及所有人的大笑不止,将气不留命的二太太许传嫒那愤怒的情绪,眨眼间淡化了。细细品味,她终于也跟着笑起来。

        你这畜生,你这畜生。八哥一声接着一声地叫唤,好像在故意迎合两位太太开心的心情。

        不吹不擂,秦昊的第三大爱好,便是喜好女色。

        要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是男人,谁能杜绝女色?

        男人好色,是英雄本色。

        话不是这么说,男人好色,也得有个度。

        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仿佛早给男人好色立下规矩。秦昊这个人,错就错在把握不了好色这个度。为什么做了江湖燕门的祖师爷,还不是因为秦昊本人好色多淫,为了自己的方便,走上了燕门买卖的路,一直延伸至儿子秦世勇这一代,也就是祖传三代燕门买卖的祖师爷。

        说来也怪,他的第一位夫人马秀奎被娶回家,第一胎就帮助他生了一个儿子,接下来一直不开怀。

        秦昊急了,总是给马秀奎找来郎中,吃了好多药,不但不见效果,反倒令马秀奎感觉自己越来越阴冷。对夫妻之间的事,特别感到不适。对秦昊和自己做房事越来越感觉讨厌,甚至有些恶心。到最后,索性和秦昊分床睡觉。

        来自身体的自然反应,也不知道只是一种什么病。但在过去,妇科疾病难以启齿。

        宁愿相信那是上苍的安排,是命中注定,是天意。

        天意不可违,何况,还是来自女人身上的毛病,更是令马秀奎无法言表。没有人不认为男女之事是丢人现眼的一件事,可人人又无法摆脱。很多人都是在大人的安排下,浑浑噩噩就这么结婚,就这么有了孩子。她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男女在一起就会有了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大清国晚期,有一位英国传教士在京城为目睹接生婆为一位难产的孕妇接生。

        他眼睁睁看着小孩的一只脚,从孕妇的产门出来,接生婆不是想法子,去解决孕妇的“跨马生”难产方法。而是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命令家人去找为婴儿提前准备的鞋子,给生出产门的一只婴儿脚上穿上,然后对着那只脚说:“走出来吧,给你穿上鞋子了不会脏了你的脚......”

        不用说那时候的人愚昧,人类在任何年代,都有不同时代的愚昧的人!

        一个人愚昧,是遗传因子出了错。一家人愚昧,是居住的环境出了问题。

        如果,整个社会集体愚昧,那绝对是掌管这个社会的领导者愚昧所致。大清国有马拉火车头的愚昧,所以,才有了京城的带路党,愚昧到为侵略者指点迷津地,走地道攻城,火烧圆明园。更有甚者,组成华人军,为大英帝国侵华冲锋陷阵......

        秦昊继承祖业的燕门买卖,为的是满足自己的爱好。

        燕门买卖,专门利用女人和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打交道。

        当然,也有为自己走一步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好色大棋。谁说除了皇帝才能有,我秦昊就享受一回皇帝的待遇给你们瞧一瞧。熬到马秀奎主动远离自己,走到这个份上,秦昊也不瞒着,开始和马秀奎开诚布公。

        “太太,我一个大男人,你说你总不能只为我们家生一个儿子吧?到我这一辈子,老秦家已经三代单传,你说我再不给老秦家多留几个根,将来谁来光大老秦家门庭啦!”秦昊是个聪明人,他给马秀奎看病用的药,都是令其雌性激素封闭的中药,包括堕胎药。

        既然世代和女人打交道,对来自女人生理上的差异,秦昊当然要比马秀奎懂得多。

        你说马秀奎一年四季吃个不停,她还以为秦昊真的是给自己吃了些补补身子的中药,令她早点怀上孩子,为老秦家多留几个后人。卖命的吃,尽管很苦,总比不上自己怀不上孩子的苦吧!她越是卖力喝药,越是自己提不起精神来。

        越是提不起精神,越是使命的用药,如此这般,恶性循环。

        她想多了,秦昊想出此招,正是为自己寻找下一任小妾做好准备。过去人啦,这长房为大。男人要找小妾,或者要找二夫人三夫人什么的,必须得有大夫人领头帮忙选定。秦昊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留下来的规矩,上代传下代,代代相传。

        到他这里,一个人也无法撼动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如果你得罪大夫人,她心怀鬼胎,给你找个下三滥的小妾也好,二夫人也罢,那男人不是为了享受,而是为了恶心自己。秦昊出此下策,只不过是想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做。一句话的事,自己硬着要找二太太、三太太他大太太也没什么招。

        不过,那样找回的太太越多,家庭矛盾就祸事不断。

        所以,要想自己下一任夫人符合自己口味,你就得把大夫人哄好。

        那么,怎么才能把大夫人哄好呢?

        这可是与自身切身利益休戚相关的大事啊!

        有谁愿意将属于自己男人和别人同时分享,是每一个做长房的必须要面对的一件家庭琐碎。凭秦昊对马秀奎的了解,如果自己抓不住马秀奎的把柄,甭说找二夫人,找个小妾马秀奎绝不可能轻易答应。雀门买卖出生的人,擅长杀人灭口,谋财害命。

        花钱买官,拿着鸡毛当令箭,四海之内骗死你没商量。

        和蓝门买卖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又各行其道,扞格不入。马秀奎作为雀门买卖的家庭成员其中之一,对江湖传闻肯定不是门外汉,也就是江湖人称空把。但江湖传人,历来传男不传女。那是因为跑江湖的人知道,吃江湖饭的女人,可不是从一而终,而是江湖人等共享。

        但凡江湖门派的祖师爷,不可能将自己家业留给女孩子。

        倒不是因为女孩子是外嫁女,而是出于对她们的保护。尽管马秀奎不属于江湖人,吃的不是江湖饭,但还是因为她从小耳闻目睹江湖人等进进出出他们家大门,日久天长,慢慢地,马秀奎身上也自然生长了某些江湖义气,我们暂且不说是什么匪气。

        秦昊在做出每一项决定之前,必须考虑前因后果。

        何况,在马秀奎的背后,还有一个雀门买卖的祖师爷哥哥马占奎当家做主。

        还有一个弟弟,干的是土匪买卖。土匪是干什么的,“踩水”(利用江河湖海,进行抢夺)、“走山”(在地势险要的高山峻岭的隘口,设立埋伏)、领火(利用人为放火、投药等等手段,已达到自己目的)所以,秦昊每做一件事,都得深思熟虑。

        那么,为什么明知道找这样的户主做自己夫人,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也不完全是这样,因为任何事都有他的正反两面性。

        有利必有其害,有害必有其利。自己本身属于江湖买卖名门燕门,靠的是以女色引诱为基础而发家致富,虎口夺食,原本就是危险系数极大。没个四梁八柱给你撑腰,官场没个人给你照顾着,走到哪里都得到处碰壁。

        以联姻的形式,为之后的仕途财路搭桥铺路,秦昊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

        和马秀奎成亲,有了这两个弟弟给马秀奎撑腰,也给他秦昊脸上涂脂抹粉。

        在秦昊家做长房,马秀奎是水到渠成。可是,偏偏自己这肚子不争气,为马书奎生了一个儿子,以后,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亚拉个巴子的,她求菩萨保佑,拜和尚念经。见寺庙就烧香,奉佛像就跪拜,三步一扣首,十步一顶礼。

        结果,令自己对秦昊越来越不感兴趣。无语了,马秀奎再也不相信什么郎中先生,她开始相信命运。认为,自己之所以怀不上孩子,多半是因为自己在娘家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所以,在给她得一子之后,再也不给她送子了!

        别人不知道她犯了什么病,马秀奎她自己知道自己害了什么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