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80章开水翻腾得最激烈时候

第二卷江湖恩怨 80章开水翻腾得最激烈时候

        马大花手里拿着枪,二东成递给她一只碗,她望一望三个姑娘,居然没一个愿意给马大花出来顶碗。

        几个姑娘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娇生惯养带来的好处,令马大花颜面尽失。

        她指一指大姑娘胡立美:“来,立美你给为娘长长脸!”

        大姑娘一听,吓得将两个妹妹往自己面前推着,连连摇头说:“娘,娘,我,我害怕!”

        马大花失望地望着胡立美,沉沉地叹口气。摇摇头,无奈之下,她又指一指二姑娘:“老二,你来吧,相信娘的百步穿杨的功夫。”

        和大姑娘一样,二姑娘和大姑娘两个人互相推搡着:“娘,大姐都不敢,我,我也不敢......”

        轮到她眼光扫视三姑娘,吓得三姑娘一下子瘫坐在地:“娘啊,你可不能偏心眼,她们俩都不敢,我最小,自然也不敢......”马大花气得咬紧自己牙关,丢人现眼啦!至少,马大花直到这一会,才知道自己平时忽略对孩子们的血性教育。

        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抱在怀里怕吓,放在地上怕赤,从小像爱护自己眼珠子一样地爱护她们,长大了,一个个居然连自己母亲都不相信。马大花后悔莫及。她没想到自己生出来四个孩子,三女一男,结果,成了一大堆废物,无言以对。

        她只有认命,于是,马大花灰心丧气地低下头,表示愿赌服输。

        “哈哈哈......”

        二东成笑了。

        王德霞笑了。

        众人都笑了。

        马大花好没面子,他奶奶的,自己养的姑娘都不相信自己的枪法,你还怎么去说服别人来相信你?气得马大花牙根发痒,她正在众人的嘲讽声中弃枪认栽。她猛然抬头,甩一下齐额发须,以示绝望。

        “呱呱呱”

        乌金荡的上空,突然传来大雁的叫声。

        马大花遁声望去,天空中,一群大雁,正在以人字形由南向北从头顶上空飞过。她急中生智,从身边土匪的肩上冷不防,夺下一支长枪。随即,举枪瞄准天上的大雁,“啪”一声枪响,一只大雁随即从天空中滚落下来。

        众人见得马大花居然有如此惊人枪法,惊骇之余,无不为之欢欣鼓舞。

        “啪啪啪”人们自觉自愿地为之鼓掌,赞不绝口。

        有一个人土匪,放出一只猎狗朝着大雁落下的地方飞奔而去。

        掌声说明一切!

        二东成为了配合王德霞,他对着拍手叫好的土匪们一个瞪眼,掌声和欢呼声即刻骤停。

        “凑什么热闹啊?你们没看见二当家的将碗打碎吗!这一局,就算是平局的了!”恃强凌弱,是二东成一贯的脾气。他一个干小偷的荣门买卖,在江湖上总是得不到别人认可,所以拥有一颗玻璃心属于正常。

        只能赢不能输,仿佛已经成为荣门买卖必修课。

        可是,王德霞才不这么想。

        因为王德霞这个人你别看她是个婊子,职业做婊子是她谋生的一种手段,或者说是靠本能谋生的一种生计。如果将她的身体比作谋生的一种工具,极其丑陋和不堪,那么,她的思想和灵魂深处的境界,包括为人处世倒挺单纯和戆直。

        她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更谈不上什么叫算计。

        对马大花的举动,她不但配佩服,且怀抱双拳,愿赌服输。

        “得罪了,我王德霞没有服过输,但今天输给你马大花我王德霞口服心服。

        马大花,从此往后,你和你的姑娘们自由了。乌金荡对你来说,来去自由。想留,你就继续伺候孙雨娟。想走,你就带着你们家姑娘离得远远的,不要再让马书奎和孙雨娟看见。”

        王德霞说到这里,用眼睛瞄一下孙雨娟继续说:“当然,也包括不要让我王德霞见到!”

        说完,她收起自己的手枪,气呼呼地朝着马书奎的大木船走过去。

        孙雨娟可不答应王德霞的做法,说句心里话,她对舅妈和三个表姐对自己的折磨,还没感觉到了她满意的地步。

        所以,指着马大花和三个表姐说:“她是她,我是我,你们折磨和羞辱我的时候,也未曾顾及我们是亲戚关系。现在看来,我之所以要对你们这么做,不过是将我曾经在你们家失去的东西,再找回来而已。嘿嘿,走吧,我的大舅妈!”

        茅草屋里,一只大水桶里躺着孙雨娟,围绕大木桶周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大花和她们家的三个姑娘。

        她们给孙雨娟身上倒水,洗澡搓背,泡脚按摩梳头,各就各位忙得不亦乐乎。孙雨娟之所以以这种方式教舅妈以及表姐等做人,为的就是给自己出口气。

        让王德霞管理他们种瓜栽菜,插秧割麦。

        芦苇滩,你会经常看到有人抬着一只勺大的轿子,走在田地之间,看着马大花等人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情景,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孙雨娟。她和她的丫鬟们,对着马大花等人捧腹大笑。对马大花来说,曾经有多风光,现如今就有多悲哀;

        对孙雨娟来说,曾经生活在胡家大院有多委屈,现如今就有多春风得意。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所谓风水轮流转。

        胡川逵被马书奎灭了,孙雨娟坐上了压寨夫人的头把交椅。

        马大花曾经有多对孙雨娟疯狂,现在就有多狼狈。不是孙雨娟做人不到位,而是曾经的舅妈马大花心肠太狠。那些表姐表妹疯抢孙雨娟的首饰,现在,她们抢着插秧种地,稍有不慎,就要挨着王德霞的皮鞭子。

        那抽在马屁股上抽一下就留下一道痕迹的牛皮马鞭,抽在她的表姐表妹和舅妈身上,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孙雨娟也不去琢磨。总之,曾经她有多悲惨,备受凌辱,现在就有多风光和威严。马大花一天劳累下来,气喘吁吁,孙雨娟马不停蹄地要求她给自己按摩。

        说是只有舅妈的一双手给她按摩,孙雨娟才感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

        嘿嘿,你看看人家孙雨娟会享受呗!

        由于马大花不堪其扰,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夜晚,马大花投河自尽。

        三个姑娘被王德霞卖到鱼市口的王德芳妓院,因为王德霞知道,在乌金荡呆久了,马书奎一旦对孙雨娟爱意兴趣已过,那马大花的三个姑娘便是马书奎的第一个目标。

        所以,王德霞来个快刀斩乱麻。

        谁都为自己考虑,王德霞也不例外。

        事已至此,孙雨娟和舅舅舅妈之间的恩恩怨怨,总算画上句号了吧?

        恐怕没那么容易结束,因为中心庄的胡家大院还在。

        胡立顶继续掌控胡家大院,胡家在中心庄财产,继续有胡立顶继承着。

        也就是说,只要有胡立顶在,胡家大院在中心庄就会屹立不倒。何况,那胡立顶看似无所事事,实质上也并非无用之人。他能在关键时刻利用孙雨晴为自己去乌金荡报仇雪恨,难道这还不够证明胡立顶的聪明之举吗?

        相反,自认为聪明过人的孙雨晴,倒是反过来被胡立顶利用,那可是孙雨晴心底里始终认为胡川凤和孙明泉是他的亲生父母,而孙雨娟即他的亲妹妹。对舅舅舅妈与马书奎之间江湖恩怨孙雨晴倒不怎么在意。

        他更在乎的是,胡立顶口中责怪他的,不会连自己的亲妹妹被土匪糟蹋了也袖手旁观吧?

        请将不如激将,孙雨晴正是因为胡立顶的这一句话,和小黑皮两个人定下攻打乌金荡土匪老巢的计划。

        甲辰年十一月二十,大地已经进入深秋。

        小南香骑马去了夷陵镇的鱼市口赌场,去打探雀门买卖马占奎的消息,彻夜未归!孙雨晴带着小黑皮,带上孙家大院大部分家丁,不包括乌金荡投降过来的土匪,悄悄地扬起风帆,直奔乌金荡......

        由于是小黑皮带路,乌金荡的土匪全部在孙雨晴的掌握之中。

        他们大老远看到芦苇滩的灯火,便命令五天大木船上灯笼全部熄灭。

        放下风帆,采用人工竹篙撑船,慢慢地向马书奎的大木船靠近。

        那马书奎住的大木船,小黑皮第一眼就认出来。“东家,那挂着大红灯笼的大木船,船头便是马书奎自己的宿舍。擒贼先擒王,我带你首先打掉马书奎的那条大木船上的人,其余人等应该不是我们的人的对手。

        我是说,他们想不到我们会在夜里偷袭乌金荡。

        这一点,我敢肯定。住在乌金荡的人,从来不担心乌金荡会有人夜晚来偷袭。他们宁愿相信会有水獭猫和大蟒蛇来偷袭牲畜和人类,也绝不会相信会有人在黑夜里偷袭乌金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就是马书奎的软肋。”

        小黑皮说完,他靠近孙雨晴。

        孙雨晴仔细倾听着来自乌金荡芦苇滩的任何一种动静,包括夜晚猫头鹰的叫声。

        大木船上,马书奎睡在孙雨娟身边,鼾声如雷!

        “哇哇哇”一阵小孩子啼哭,孙雨娟急忙翻身将小孩子抱起。

        孙雨晴的人已经从水里爬上船,那些扛着枪在大木船上打盹的土匪,被孙雨晴的家丁一个个抹了脖子。“啊哦,宝宝别哭,宝宝不哭!”孙雨娟没听出外表的动静,他继续给孩子喂奶。也不知道为了啥,那孩子就是不吃奶,但哭得厉害。

        孙雨娟因为孩子的哭叫声惊醒马书奎,招来一顿臭骂。

        索性,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直奔接生婆的茅草屋过去。那接生婆也在呼呼大睡,孙雨娟抱着三个月大的孩子,轻声叫到:“接生婆,接生婆,我孩子怎么哭得厉害,喂奶也不肯吃,你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接生婆一骨碌窜出茅草屋,她似呼从空气中闻出什么异味,并从孙雨娟怀里抱过孩子,离开茅草屋。

        “别说话,有动静。快,不要让孩子发出声响。”

        她用手摸一摸孩子的天庭,感觉小孩子没什么不对劲的,便从腰间掏出手枪。

        弯腰蹲在地上,一双眼紧盯着孙雨娟走过的地方。但见得人头攒动,脚步声淅淅沥沥像小雨点打在芦苇上发出的声响。人群快速的有序移动,令这位久经沙场的六扇门弟子有些措手不及。

        她不知道来人是谁,为什么要攻打马书奎。

        情急之下,她一只手拉着孙雨娟,“不好,乌金荡要遭殃了,再不逃走,恐怕你我都来不及走出这芦苇滩。快,跟我走!”

        “啊?我不能就这么走,大木船上还有......”

        她本想说大木船上还有孩子用的东西。但被接生婆误以为孙雨娟是舍不得马书奎这个大土匪。便使劲地拖住孙雨娟,直奔小舢板走过去。

        “听我话,不要出声。来人不下于百十号,手里长枪大刀无数。你我能逃出乌金荡,实乃是上苍造化。孙雨娟,多亏你孩子在这一刻开始哭闹,要不然就凭那帮人的深夜偷袭,谁也休想活着走出去,快上小舢板!”

        孙雨娟端详着接生婆,她惊讶地发现,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这位接生婆,确原来不亚于王德霞。你看她冷不丁从腰眼里掏出一支手枪,真的把孙雨娟给吓住了。她不知道该跟接生婆说些什么,除了惊吓之外,对接生婆果断的决定,准确的判断,令孙雨娟无处不感觉自己曾经对她的大呼小叫是一种过错。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装扮成接生婆!”

        “没时间跟你解释,快......”

        接生婆看一看自己手里拿着的一支手枪,知道是孙雨娟看到自己拔枪的一刹那,对接生婆的身份顿生疑虑。孙雨娟的突然发问,接生婆来不及回答她。只见的接生婆捞起裤管,将一根竹篙担在小舢板上,双腿卷起裤管,两只脚走下水,用力将搁在浅滩上的小舢板,慢慢地推入水中。

        紧跟着,她又马不停蹄地潜入水中,一只手搭住小舢板的船帮,用她的游泳技术,将小舢板带到射击范围之外。这才从水里爬上小舢板,重新举起手枪,对着二东成和王德霞住的大木船上的灯笼,“啪啪”打出两枪......

        孙雨晴带的人,正在一个个猎杀乌金荡的土匪。

        睡梦中的土匪,有点正在美梦中,就被结果性命。不是说孙雨晴下手太狠,因为他知道,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只有以猎杀为前提。待到人数寥寥无几不成气候时,方能面对面动员他们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啪啪”接生婆打出的两枪,搅乱了孙雨晴和小黑皮提前偷袭的计划。

        虽然实施一半,那马书奎已经被解决,但乌金荡土匪分布在芦苇滩和其它大木船、小舢板上,一时间难以控制。既然行动已暴露,索性点起火把,四面楚歌,看那土匪还能坚守多久。

        “打,东家,瞒不住了,只有硬碰硬!”

        小黑皮一声吆喝,随着孙雨晴一声令下:“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