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66章宁死不屈

第二卷江湖恩怨 66章宁死不屈

        尽管,有三匹高头大马拉着孙雨娟坐着的大马车毫不费力。

        要想多快,就有多快。对马车上的孕妇来说,马车跑得越快,颠簸得越是厉害。所以,马夫还是宁愿慢悠悠地走着,也绝不给孙雨娟的身体带来不适。马书奎的话,马车夫历历在目,时刻挂在心上。

        要说当初从钱行小街走下大木船,马书奎直接去赵国登他们家寻找王二丫。

        还不是请王二丫给他叫来一辆赶车熟练的马车夫么。

        王二丫这个人呢虽然和马书奎有染,但她对孙雨娟没什么深仇大恨。毕竟,是自己偷了孙雨娟的男人,心里有愧于孙雨娟。至少,表面上王二丫是不敢和孙雨娟面对。这人呐,无论男女,只要做了亏心事,或多或少内心里有那么几分羞耻感。

        只是马车夫跟王二丫只要十两银子的费用,到了王二丫跟马书奎结账的时候,王二丫毫不犹豫拿下马书奎五十两纹银。按理说,这多出来开的四十辆纹银应该有王二丫心安理得地揣进自己腰包才对。可是,王二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人知道。

        她这么个爱银子不低于马大花的人,居然一两不差地交给马车夫......

        马车夫要来五十两纹银,马书奎一口答应。那马书奎可不是个大方人,为什么能在他马夫身上下这么大本钱,马夫心里能不明白吗?

        此时,马书奎的队伍,跑在前面的离开孙雨娟的大马车足足有半里地。

        马书奎说什么,做了什么孙雨娟心里倒想知道,这不是没办法么!

        “师傅,前面好像打起来了,要不,你给我赶快点!”

        “不能拉太太,她们男人干的事,你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人,就别去替乱了。”

        孙雨娟坐在马车上,身体左右摇晃着。

        倒不是马车夫赶车不稳,而是孙雨娟听到打枪声,不知不觉中为马书奎担心起来。尽管马书奎是个土匪,但她肚子里有了马书奎的种,孙雨娟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没出世,就见不着他老爹。

        “老爷,老爷,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听到马大花打出的第一枪,胡川逵听得以为是马书奎带人到他胡家大院来了。

        他来个急转身,顿感今天有大事要发生。便提着褚裤,健步如飞。一群人跟在胡川逵后边,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小丫鬟听到枪声当然害怕极了,走路的脚步开始有些不听使唤。

        没等胡川逵跑到楼上,胡家大院,也就是枪声连城一片。

        马书奎不笨,他退后指挥土匪往上冲。可笑的是,管家安排的家丁排枪队,不顾马大花瞎指挥的打乱。她总是催促家丁以最快速度填子弹,然后各自瞄准,各自射击。杂乱无章的枪声,对马书奎的队伍构不成杀伤力。加之他们骑着马,很快冲到胡家大院。

        土匪们抬着大树桩,对着胡川逵他们家的大木门,使劲地撞去:“一二三,嘿!也算嘿!”直到大木门被撞开为止。那趴在土楼上的家丁瞄准大墙外的土匪射击,还几乎没什么死角。进入大院,家丁躲在土楼上,长枪发挥不了作用。

        所以,只能短兵相接,双方利用冷兵器的大刀片子,互相砍杀。

        胡川逵从后花园刚好冲到胡家大院,正遇上马书奎指挥的人将大木门打开。有了马书奎谁第一个拿下胡川逵的人头,十块现大洋就属于谁。你说一窝蜂冲进胡家大院的土匪们怎么可能忘记马书奎的交代你。

        于是乎,有人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揪着胡川逵就是当头一刀:“啊呀......”

        跟在胡川逵后边的人急忙返回身,继续往后花园跑过去......

        马书奎骑马挥刀,冲进胡家大院。

        对这位舅丈人,他原本就没什么感情。

        再说了,你跟一个土匪讲什么情面,简直就是笑掉大牙。土匪和官匪,从来都不讲什么人情世故。对谁讲人情世故,那必须是她们圈子内的人。对外人,她们讲人情世故,是要求底层人对她们予以孝敬。找人办事,礼尚往来,都是土匪官匪提倡的规矩。

        朝贡,历来成了下级向上级孝敬的主要渠道,土匪也是如此。

        所以,在老百姓眼里,官匪一路货色。

        土匪明抢明夺,而官匪暗中作梗,杀人越货从来都不用自己动手。她们找个借口,给你定个莫须有的罪名,便可以令你满门抄斩,然后财产充公。都是匪,抢夺老百姓方式和手段,她们各尽所能,各有各的办法。

        乌金荡土匪攻击土楼上的家丁,因为爬上土楼楼梯只容一人好上下。马大花举枪守在楼梯口,对争先恐后往上爬的土匪一枪一个,连续撂倒七八个。二东成一看,这一会他再不表现一下,唯恐抢不到头功。

        虽然那马书奎被其他土匪拿下,十块大洋他已经赚不到了,也没什么遗憾,怎么说那马书奎和自己是老乡。

        倘若马书奎死于二东成之手,传将出去,中心庄人会什么看二东成又怎么看二东成的家人?

        杀死马书奎的功劳归咎他人正合二东成心愿,马书奎冲进大客厅的一刹那,二东成第一个冲进大太太的主屋。翻箱倒柜,他在找值钱的银票,现大洋什么的。怎奈,胡川逵他们家大太太是个黄泥鳅。

        你要想抓住马大花的藏匿值钱东西的地方,除了她,估计连那一刀断头的胡川逵也休想知道。可惜的是,马大花这一会在楼上和土匪干上了。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男人胡川逵,已经被马书奎的人一刀剁了头。

        没找到,二东成怎么可能相信胡川逵他们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呢?

        他停下手,抓一抓自己后脑勺,以示得到什么启发。

        马大花在楼上指挥家丁抵抗乌金荡土匪的声音,随着大刀片子的砍杀声,以及噼噼啪啪枪声,传到二东成耳朵里。他眼前一亮:奶奶的,胡川逵被打死了,大太太马大花不能死。他死了,胡川逵他们家藏匿的财物我到哪来找去?

        马书奎这小子就是个榆木脑袋,只要杀红了眼,什么后果他也不顾。

        二东成飞腿跑进西厢房大客厅部位,这里便是马大花和土匪激战的地方。

        下面的人,用枪用刀无论使多大的力气,也休想捅破土楼用的整根木头,以及在枕木上面堆积泥土和草壤子做成的隔断。枪打不透,刀砍不入。唯一能攻得上去的地方,无非是从哪里上去,再从哪里下来。这么说,当然走只容着一个人可以进出的楼梯口了啊。

        马大花真的聪明绝顶,她一个顶十个家丁都不止。

        二三十个家丁,几十杆枪,打得咯哒咯哒作响,土匪应声倒下的也没见多少。

        倒是守在胡家大院的家丁,早已经死的死亡的亡。他们敌不过马书奎乌金荡土匪的第一波攻势,大木门被土匪扛着树桩猛然掀翻在地的一瞬间,冲进来的土匪举刀便砍。丫鬟小妾乱作一团,哭爹嫁娘,是她们的特长。

        家丁肯定要比土匪怕死的多了,和那些曾经被胡川逵和大太太马大花颇受宠幸的丫鬟小妾一样,家丁们只能将命运交给决胜的一方。跪地求饶的,举手投降的,低头哭泣的胡家大院凄惨号啕。

        乌金荡土匪打了胜仗,她们将随波逐流,要么成为乌金荡土匪的战利品,要么成为孤家寡人凄凄惨惨回到自己的家乡。

        对女佣和小丫鬟来说,她们不愁找不到活计。

        过去人吗,只图一日三餐能养活自己就成。

        至于胡川逵的那些小妾么......

        还用说吗,她们自然成为马书奎尽情享受的战利品了。

        只是,只是压寨夫人如果有魄力的话,即使是土匪头子,也得过得了压寨夫人这一关。

        否则,他除非于压寨夫人断然决绝,才没有人顾及土匪头子的事。就像胡川逵一样,丫鬟小妾成堆,但他要想靠近谁,没有大太太马大花的恩准,胡川逵居然有天大本事,也休想逃得过马大花手掌心。

        马书奎可不是二东成脑海里的这些想法,他现在只想踏平胡川逵的胡家大院。

        为什么?

        那还用问,为的是刚才老管家带给他的话。他不管胡川逵说还是没说,只要有人借胡川逵之口对自己发话,马书奎必定认准是那胡川逵亲口所言。奶奶的,我带着压寨夫人挺着大肚子,主动上门给你道喜来你不要,非得落得个尸首两份的地步。

        嘿嘿,这怨不着我马书奎。

        要怨,也得怨你们家外甥女对你恨得咬牙切齿。

        马书奎想一想这一次带着人马来走亲戚,为的是满足孙雨娟回家看看的愿望。满意了,孙雨娟便是乖乖地回到乌金荡,还要给舅舅舅妈呈上自己从乌金荡带回来的特产。如果不尽人意,那只能从舅舅舅妈手里要回属于自己的银票。

        尽管他不知道那些银票已经不流通。

        对孙雨娟来说,那可是他父母为自己积攒下来陪嫁。连哥哥孙雨晴都不知道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又怎么可能舍得丢给舅舅舅妈这样的黑心肝的亲戚。

        马大花从楼梯口举枪,居高临下。

        下面的马书奎身后背着大刀片子,一只手拿着一把盒子炮,左右开弓,打的泥土树皮草木石子四处飞溅。灰尘,伴随着枪口冒出来的青烟,火药味充满胡家大院。中心庄,人们放下手里活计,站在田埂上举目远望。

        那胡家大院上空喊杀声伴随着袅袅青烟,不停地在空中飘荡。

        “唉,多事之秋,胡川逵他们家又要遭殃了!”

        有人摇摇头,举手从头上摘下斗篷,一只胳膊搭在挖地的锹柄上,煞是在意地对着另外一个人说。在中心庄,胡川逵仿佛成了富有的象征。就他们脚下正在耕种的这块稻田,不是别人,正好是胡川逵他们家雇佣所得。

        这不,刚刚一季稻谷收回,准备翻地种小麦和大麦。

        一季稻谷,看上去在场地堆成一大堆。

        把胡川逵的租子交了,所剩稻谷还不知道能不能不支撑到年底。

        就这,也要一天两顿,伴随山芋干子萝卜青菜度日。怎么说呢,胡川逵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获得中心庄大片土地。固然他有承担上缴皇粮的义务,总不至于连种田人的粮食自家人都不够吃的吧?

        “嘿,你管他是死是活!收起地租,他小秤砣大用。

        你一旦大米,到了他秤上只有八十不到;他借给你稻谷,大秤砣小用。你借回来一旦稻谷,他只给你八十斤,地主老才有几个是好心肠的人?就胡川逵马大花那样的地主老财,我巴不得他们被土匪强盗一洗而空。那样,谁也得不到,我看他还能榨取我们什么!”

        “话不是这么说,给谁种地,也轮不到咱们穷人当家做主的时候。改朝换代,也不过如此。谁让人家投胎在帝王家,而我等却投胎在这累死累活的农村大地里。怪只怪苍天太不公道。山水轮流转,苍天就不能轮回一次错误,让咱老百姓也当家做回主人!”

        两个人望着胡川逵他们家升起的云烟,摇摇头,各自感叹人生的不公......

        “老大,这么打下去不起效果。弟兄们等会都被楼上的人打光了,也逮不住楼上的家丁和马大花。这样吧,我们在明处,她们在暗处,加之马大花带人居高临下,我等处于劣势肯定不行。我们往上打,劳精费神。他们朝下打,得心应手。你看马大花这一会撂倒我们兄弟好几个,几乎是枪响就有人毙命。”

        “那你说怎么办?只怪马大花准线好呗!”

        马书奎气不留名地来一句,继续咬紧牙关,对着楼梯口朝上射击。

        奶奶的,那子弹能从洞口打上天的也不多见。何况,子弹是胡乱打上去,根本没什么目标。甭提打到马大花和他们的家丁身上了。从楼上打下来的枪声判断,楼上的人好像比起刚来那一会打的越来越起劲。

        亚拉个巴子的,马大花难道还能再胡家大院的楼上生出家丁来?

        马书奎心里这么想,要么说马书奎脑子缺根筋。

        人家马大花带人是瞄准他们楼下的打,而楼下的人看不见楼上人的踪影,连个瞄准的机会都没有。这样的消耗战打下去,马书奎的乌金荡土匪不出一个时辰,就会被马大花带的家丁从胡家大院的楼上干掉。除非,楼上的人子弹不足。

        “老大,不能这么蛮来!不是马大花准线好,是因为他们居高临下,一明一暗,吃亏的自然是我们。不如想个办法,让她们也成为睁眼瞎子。这样,双方谁也打不到谁。然后,再采取打上楼顶的办法。”二东成这个人什么都不好,就他娘的脑子好使。

        谁都知道怎么对付楼上的马大花,可是,节骨眼下他马书奎怎么去对付?

        又拿什么来对付马大花?

        所以慢慢思考的马书奎,一边瞟着往上射击,一边对二东成骂道:“亚拉个巴子的,竟说些屁话来搪塞。我不知道有办法对付马大花吗?怎么去对付才是最有效的知道不?说了也等于没说,兄弟们,给老子往上冲。”随着马书奎一声鼓动,下面又上去一个小土匪: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