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55章奇怪的铁树叶

第二卷江湖恩怨 55章奇怪的铁树叶

        “嗨,乌金荡有什么好待的地方。不过是一处无人不靠的芦苇滩,不就是搭几只大棚子住些人吗。吃粮靠土匪抢,吃水乌金荡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吃菜,靠土匪婆姨在芦苇滩上种植。你去了,我估计也呆不长。不如你将你要干什么,要做什么告诉我,有我赵国登帮助你完成。你放心,马书奎是乌金荡土匪的头子,和我们家那叫个常来常往。”

        赵国登手里拿着的芭蕉扇被姑娘锁住他时,掉落在地。

        赵国登弯腰捡起芭蕉扇,在自己身上拍打几下,以示将上面灰尘掸去。尔后,讨好卖情的给姑娘扇着凉风。姑娘见状,她在沉思。这家伙说的也是,倘若我一个人孤身潜入乌金荡,亲身与土匪窝,和土匪打成一片。日久天长,难免要暴露自己。

        何况,自己是个女性。

        好色之徒的土匪,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说不定,自己大事没干成,即被乌金荡土匪发觉。到那时,岂不是强盗不打自招了啊!既然土匪隔三岔五经常光顾钱行小街,倒不如自己一个人常驻在这赵家墩的澡堂子和赌场,以给他们家打工为幌子,或许比在乌金荡对自己更有利。

        帮主只是要求自己打探乌金荡土匪的详细情况,用不着去乌金荡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在赵家墩自己就能达到目的,为什么一定要去乌金荡?

        姑娘一只手捋着自己下巴,点点头对赵国登说:“那好吧,对付这家伙的事,你就交给我吧!不过咱们把丑话说在前头,我帮助你对付马书奎,挨过这一关,以后,我要打探乌金荡的情况,就交给你了。

        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家对外就说收留我做佣人。

        至于,我要做什么,不得过问。包括你和你的家人,得罪我们六扇门,甭说你一个赵家墩。加上十个乌金荡匪徒,也抵不上六扇门一个人的命珍贵。记住,当六扇门的人敞开心扉告诉你们他们要干什么,将来怎么做的那一刻,就是听到的人的死期来到。

        记住我的话,不要打听六扇门的来龙去脉。”

        姑娘说着,“嗖”一声,从自己的袖口飞出一把锋利的树叶一样的飞镖,从赵国登眼前飞过,穿过他手中举起的芭蕉扇,“咕咚”一声插入他背后的门板上。吓得赵国登连连点头。

        “哎...哎...大姐息怒,我赵国登烂在肚子里也绝对不敢说出去。只是委屈姑娘要在我们家做佣人,装得要像,否则不然,我那讨厌的婆姨疑神疑鬼,容易起冲突。嘿嘿!”

        他用手抓一抓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顾及自己面子,他没直接说自己老婆王二丫见不得他和其她女人说话,特别爱吃醋。偶见的大街上穿着打扮繁丽的女子,只要赵国登和人家搭讪,王二丫便是上前打搅。赵国登为了不给王二丫机会,特别和姑娘交代清楚。

        他知道,那王二丫不知道姑娘是六扇门的人的情况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真的走到哪一步,估计他们家大祸临头了。

        得罪马书奎,赵国登还算将究。得罪六扇门,奶奶的,他们家怎么死,钱行小街不会有人知道。谁不知道江湖之上,六扇门代表着大理寺、刑部、护法使者的代名词。原来的六扇门,不过是皇宫大院的不同方向的不同部位的六扇大门。

        后来,演变成一个神秘组织。他们有顶高级别的江湖高手,和皇宫大吏组成,

        治理、协助和暗中保护皇亲国戚个人安危。

        在他们保护的范围内,不包括皇宫大臣。但有一条,只要在皇权的授意下,六扇门同样以保卫皇权贵族的手段,保护其家人和妻妾老小。孙明源临死之前授予六扇门权利,保护自己的小公子孙雨晴,事出有因。

        尽管孙明源不在人世,但六扇门承诺的事,必须不折不扣地去完成。

        这件事是六扇门之所以行走江湖,得到众多人信赖的根由。江湖上,能像六扇门这样的,进得了天堂,又下得了厨房的高手云集的组织,非六扇门莫属。姑娘只告诉赵国登她属于六扇门的人,剩下的事,自然有赵国登自己去酝酿。

        她相信,凭六扇门神出鬼没,出其不意的手段,多少皇权贵族只要听到六扇门三个字,闻风而动,草木皆兵。她不信赵国登会逆流而行,不把自己的话当二百钱数。除了普通老百姓之外,但凡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六扇门的厉害。

        赵国登对六扇门杀人如麻的手段,早有所闻。

        父亲赵文章经常跟他提起六扇门的人大义灭亲,杀富济贫的美事,也不过是道听途说。

        今日,赵国登亲自领教六扇门小女子的手段,不过是蜻蜓点水,小试锋芒。尽管姑娘使用几分力道,赵国登还是免不了腰酸胳膊疼。

        庆幸的是,赵国登还没有对姑娘使上浑身解数,要不然他伤得更惨。“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安排在你们家吃住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可把话说得清楚,从今往后,姑娘我就是你们家的一个佣人。担水挑柴任凭你们家人处置。放心,六扇门的人别的身上没有。力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吆,呵呵!”

        赵国登一听,姑娘说得眉飞色舞,真的用她担水挑柴,你看看他们赵家墩活得安稳。白天不把你祸害了,晚上将你大卸八块,不会有人透漏风声。他不为自己担心,最为担心的是他那吝啬的父母亲。

        对他媳妇王二丫都指甲缝里漏下的银子给她花,何况,何况姑娘冒充自己家的佣人,我的个去,赵国登面露为难之色。

        直到这一次马书奎乌金荡全军覆没,赵国登这才知道于那姑娘嘴里说的干什么大事有关。

        王德霞见二东成将马书奎送回芦苇滩,她早预料到马书奎由此一劫。

        奶奶的,马家荡的老孙家是你马书奎能治理得了的吗?你要想对马家荡的老孙家动手,别人不告诉也就算了。你大哥马占奎那地方你不去通报一下吗?

        既然你斗胆包天,那就得让你吃吃苦头,要不然你不知道好歹。二十七八岁的人了,干事情还是嘴上没毛做事不牢,你怎么能让人放心得下?

        王德霞带着孙雨娟回到芦苇滩,她知道后果一定会以失败而告终。当然,王德霞以为马书奎带人去偷袭马家荡,因而落败而归。

        二东成叙说之后,王德霞才知道,马书奎他们是被有准备有序的马家荡的老孙家的家丁给打败了。

        蹊跷?

        马家荡人是怎么知道马书奎要偷袭他们的呀?且,是主动迎战乌金荡的土匪。以往,马家荡的商船队不是这样的呀?甭说马家荡商船队,只要在乌金荡碰到的每一家商船队,见了挂着旗号的乌金荡土匪的三角旗,一个个拼命划船,落荒而逃。

        倒是马家荡的孙雨晴,敢出面主动出击。

        奶奶的,马书奎是在哪一个环节出错了啊!“二东成,你们这一次准备攻打马家荡,是谁走漏了风声了吧?听你说,那马家荡人的商船麻袋里装的都是稻糠,大木船边上堆满大柳树,很明显,这不是证明人家是有准备而来吗?

        如此说来,你们从乌金荡的芦苇滩出发,马家荡的人马几乎和你们是同时并举。消息掌握得恰到好处,且,人家出动的大木船刚好是你们的双倍。将乌金荡的人给包饺子,我说二东成,你平时脑子鬼精鬼精的。关键时刻掉链子是为了什么?

        为了平时马书奎对你照顾不周吗?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们俩在这里,是他哥哥马占奎的面子。凭这家伙待客之道,甭说你二东成呆不下来,我王德霞早有走的心理。”王德霞一阵抱怨,但见得马书奎脸色煞白,看不到血色,很有可能是失血过多。

        叫来的接生婆,原来是待在赵家墩的佣人。那赵国登老婆生了二胎,确巧是这位佣人给王二丫接生。从此,在钱行小街,姑娘有多了一门职业:接生婆!

        乌金荡的芦苇滩是个四面环水的地方,吃住都有,但与世隔绝。

        芦苇滩的土匪家属,少说也有大几十口。没人治病,缺医少药的情况下,马书奎听说赵国登他们家的佣人聪明伶俐。我去,看上去不起眼,整天把自己搞得灰头土面的姑娘,被马书奎硬地带走,赵国登吓得几乎尿出裤裆。别人不知道姑娘底细,赵国登能不知道吗?

        可是马书奎硬的要将姑娘带走,他赵国登又能怎么样?

        想不出任何招式,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马书奎将姑娘带走。殊不知马书奎这么做,正是姑娘求之不得的事。子弹给马书奎取出来,但芦苇荡能找出什么止血消炎的药啊?“啊哟,子弹我已经帮他取出来了。人,皮肉之苦,也没伤着骨头,但伤口发炎我不能保证。

        因为,芦苇滩没有消炎草药,为了安全起见,得派人去钱行小街抓点消炎药。”王德霞听了接生婆的说法,事不宜迟。他看看留在芦苇滩的人,想让接生婆前往,但让接生婆一个人去钱行小街王德霞不放心。节骨眼下,能给马书奎疗伤的只有接生婆,不然芦苇滩没人懂这玩意。

        再说了,姑娘是赵国登他们家佣人,放她去钱行小街,等于放虎归山。

        “二东成,你快划船带着接生婆去钱行小街抓药。抓到药,速速往回赶。看马书奎这光景,拖不得。”马书奎痛得满头大汗,肚子上中两枪,子弹取出来只是镶嵌在他肚皮上厚厚的一层脂肪里。要说小南香这两枪,是用手枪打过来的,有效射程不过在二十米之内。

        两条大木船相隔也不过二十米左右,当子弹打到马书奎肚子里,已经是处于惯性的下落阶段。也就是说,手枪子弹打在马书奎肚皮上已经是失去前行动力。要不然凭小南香那准线,瞄着马书奎脑袋瓜子,怎么可能打在他肚皮上。纯粹是子弹失去前行动力,成了自由落体运动的最后时刻。

        马书奎能从小南香的枪口下逃过一劫,怎么说也是他的幸运。

        姑娘假装不情愿的样子,她喃喃地在嘴里念叨着:“唉,去抓包药也要我接生婆跟着?那赵国登和赵文章父子俩见了我不放岂不是节外生枝!”她嘴上说不情愿,手上已经拿起自己当初带到芦苇滩的背包,拎起来要走。

        二东成见状,猛地从姑娘手里夺过背包。“去钱行小街抓药,又不是带你走娘家,你箉着背包干什么呀?”

        她一把扯下姑娘手里拎起的背后,随手往王德霞面前的地上“啪”的一声扔过去,拉起姑娘一只手,就往芦苇滩边上的小舢板走过去。

        二东成身轻如燕,他娴熟的用竹篙撑住自己身体,一个跳跃,跳上船。双手架起左右两边双桨,哗哗啦啦开始划着船,慢慢的朝钱行小街方向驶去。

        “哎哎,我的包,我的包......”

        二东成朝她瞪一眼,姑娘迅速低下头,一副害怕的样子,看着令人心疼。

        她站在小舢板上,左右摇晃着,站立不稳。二东成看着她那土里吧唧的样子,肚肠快笑断了。故意摇晃着小舢板,存心不让姑娘站稳。二东成不知道姑娘是六扇门的人,知道了估计打死他也不会这么做。

        姑娘之所以装着站立不稳,不过是为遮人耳目,以退为进。

        “哈哈哈......”二东成笑得裂开嘴!

        “哎,哎.....”

        姑娘害怕地蹲下身,一双手用力抓住小舢板的两边。

        最后,他不得不一屁股坐在小舢板上。看着接生婆邋遢的样子,二东成除了对她取笑为乐以外,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唉,姑娘死死地吸一口气。虽然乌金荡水面的空气对她来说并不陌生,但坐在二东成划着的小舢板上,遥望渐渐远去的芦苇滩,有一种冲破樊篱束缚的感觉。

        自从被马书奎带到芦苇滩,就一直没有上过岸。

        和其他被带上芦苇滩的女人们一样,土匪们只能将他们一个一个组织家庭,帮助土匪在芦苇滩生儿育女。那么,这位姑娘到底是六扇门的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冒着被土匪发现的危险,来乌金荡的芦苇滩以身试法呢?

        和赵国登一样,谁都想知道姑娘是谁,她我们说要跟乌金荡的土匪过不去。

        王德霞看着二东成从姑娘手里夺下包裹,拖着姑娘便走。

        知道二东成是仗着得到自己的话,恃强凌弱,盛气凌人。她用脚踢一下姑娘的包裹,脏兮兮地,便好奇的捡起来自言自语的说“什么破玩意,到什么地方都带着它。嗯,她奶奶的,怎么这么臭烘烘的呀?”王德霞用两根手指头捏住姑娘的包裹,顺手抖一抖。

        包裹里的东西“咯啷咯啷”散落一地,里面是些树叶一样的东西映入眼帘。

        只是这些树叶和真正的树叶不一样的地方,它是金属做成的。

        王德霞拿起来一看,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蹲下身,顺手捏起一片,在马书奎眼前晃一晃说:“奶奶的,接生婆包裹里装这个玩意干什么呀?树叶子吗?不对呀,哪有树叶像铁器一样硬朗的呀!”

        马书奎用力撑起身体,他小心翼翼的的坐在床上,从王德霞手里接过铁片树叶。

        “什么树叶,好像在哪里见过......”马书奎陷入沉思和回忆。

        “你见过?不会吧,在梦里......哈哈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