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50章旗开得胜后的欣慰

50章旗开得胜后的欣慰

        马书奎听到有商船朝这边行驶过来,心头一热:“小的们,给老子看清楚了。今天只要碰到我乌金荡马书奎的队伍,哪怕是官府粮草银两,一切归我马书奎所有。奶奶的,今天但凡进入老子视线的商船也好,渔船也罢,遇到算是他们倒霉,抢一个也是抢,抢两个算一双。哈哈哈,难怪大早晨乌金荡顺风顺水。不多捞点回去,对不起老天帮忙!”

        五条水匪的大木船,迎着孙雨晴的十几条商船队,加快速度。

        二东成带着情绪,心里自然不爽。无心恋战的他开小差考虑怎么整那二刀把子,亚拉个巴子的,我对他赤诚心一片,他倒好,居然利用我对他的忠诚,讨好马书奎来着。小兔崽子,等回到芦苇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因为,二刀把子相当于马书奎的管家。

        每一次马书奎带人出征,芦苇滩撂给二刀把子。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加起来也有三百多口。想当初马家荡建筑芦苇滩,也不过三五户人家。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乌金荡的芦苇滩,迟早被马书奎建筑成水匪的老窝,成为一个巨大的村庄。

        二东成知道自己在马书奎心目中是几斤几两,今天马书奎不说,二东成蒙在鼓里。

        因此,他的感谢马书奎这个人心直口快。

        想来想去,不能无动于衷。既然马书奎发话,哪怕做样子,也得将这场无把握之仗坚持下去。不过,二东成小脑袋不是尿壶。他一双眼早盯着船尾的小舢板,打得过,他举旗呐喊。打不过,他坐着小舢板逃跑。

        怎么说那大木船也追不上小舢板,加上他的水性,马书奎手下的人没人能超过他。

        水匪听说是商船,格外兴奋。

        他们知道,在乌金荡水域,只要遇到商船,只要他们出手,绝对是万无一失。一次次得手,水匪们胆子越来越大。以至于狂妄到现在不知道商船来自何方,挂的是哪家商号,听得马书奎一声令下,一个个举刀的举刀,举枪的举枪,从船舱走出。

        不知深浅的他们,看到商船直奔而来,以为是到嘴的肥肉,不加任何掩饰。

        得出不甘雌伏,怎奈乌金荡的水匪已经认准马书奎为老大习惯成自然。尽管马书奎的做法欠妥,水匪们不得不一窝蜂为止欢欣鼓舞。“杀,杀,杀......”随着马书奎的一声令下,众匪徒齐声高呼杀杀杀,以示吓唬商船上的人丢盔弃甲。

        为了抢攻,水匪的船队因为力争上游,争强好胜因此而乱乱阵脚。

        五条大船如果是一条线行驶,船对船迎面驶来,看不清后面的几条船,你只能看到前面的一两条船。现在倒好,五条大船全部暴露在十几条大木船的视线下。“快,快,给我上,奶奶的,快给我上呀!”二东成拔出手枪,对天“啪啪”就是两枪。

        孙雨晴安耐不住了:“师傅,要不,让我们的人走出船舱,开始各就各位瞄准他们吧!既然都在闸板上,做我们的靶子,太可惜了。”小南香摇摇头,她端详马书奎的船队,成品字形。

        五条大船刚好是他们的半倍,两条大船围剿一条土匪的大木船,已成既定事实,别着急嘛,或许,接下来还能看出对方破绽。

        “徒儿,让我们的船呈圆弧形包抄过去。记住,必须摆开两条大木船对付他们一条大木船的姿态,各个击破,打沉他们没目的。先打穿船底,然后,在捉人。传令下去,不达船毁人亡的目的,决不罢休。”孙雨晴听了心里不免有些微微颤抖。

        不是害怕打不过水匪,而是对师傅发出的指令,令孙雨晴胆寒发竖。

        我的个去,没想到师傅一位女流之辈,心肠比自己狠上百倍。他不好意思给师傅形容成歹毒二字,那样,有损师傅形象。“喂......船家,大木船装的是什么呀?你们是哪一家的商号船队啊!”为了表现,得出第一个开始发话。

        马书奎每次听到二东成和自己抢彩头,心里为不快。怎奈,那得出仿佛成了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总能先前一步。

        孙雨晴听了急忙上前回答,被小南香一只手将其拖到身后。

        眼见着十几条大木船已经对五条大木船形成包围之势,小南香怎么可能在这关键时刻,让自己儿子冒着这样的风险呢!水匪随时随地可以开枪,而他们的人,都躲在船舱里。为了保护儿子,小南香一步上前:

        “呵呵,我们说马家荡老孙家商船,上面都是些稻糠麦麸,是送到江南养猪场用的。啊哟,看旗号诸位就是久闻大名的乌金荡水匪是吧?不好意思,大木船上没你们想要的粮食,或者金银珠宝。”

        孙雨晴有些尴尬,他不明白自己才是孙家的继承人,你一个师傅为何总是控制我的情绪高涨,让孙家的家丁怎么看我?有些像二东成那样的,蛰伏在马书奎廊檐下感觉委屈而心存芥蒂。十七八岁,血气方刚。

        什么事都想出风头,是青春少年敢闯敢干的秉性。师傅总是挡在自己前面,很难让孙雨晴得心应手,自然心里对师傅有些不满。

        “什么?都是稻糠和小麦麸,怎么可能?”

        马书奎对着二东成挥挥手“不可能,靠过去,带些弟兄们上船检查。是稻糠,带一袋子回来算是各行其道。如果让我知道他们是说谎,嘿嘿,人和船老子全要了。”马书奎发话,小土匪们立刻放下小舢板,二东成第一个冲在前面。

        马书奎见二东成冲在前面,对二东成的看法似呼有所改变。

        小土匪见着二东成都一个劲地往前冲,也就睁着要上对方大木船了。说不定抢得值钱的玩意,自己私藏起来,未尝不可。小舢板十个人已经是满载了,何况上面站着十一个人。小土匪们哪里知道,二东成那是做样子给马书奎看的知道不。

        他和其他小土匪想法不一样,小土匪们想着立功受奖。

        他想着真的打起来,大木船目标大,很容易被对方集中火力围攻。待在大木船,十有九死。小舢板船小但行动起来灵活机动,极为方便。二东成将小土匪们的情绪调动起来,自己则隐身而退。

        所以,当小舢板靠近大木船之际,他指挥小土匪:“快,快上去仔细检查......”

        马书奎的领头大木船都这么做了,其它四条大木船和商船已经处于停滞状态。

        双方都卸下风帆,虽然没抛瞄,双方的大木船面面相唬,只是因为人员的进出而时不时的左右晃动。是个水匪,被二东成赶上孙雨晴的大木船,从旋梯爬上去的十个水匪,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小南香等人捂着嘴推到船舱捆绑起来。

        “师傅,你这是在钓鱼上钩啊!哈哈哈......”

        孙雨晴直到现在才弄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我去,太高明了。不费一枪一弹首先拿下十个。刚才内心里对师傅的不满,一下子涣然冰释。船舱内,一个个被按倒的土匪,每个人嘴里塞着一团毛巾。不用说他们喊叫,连话读书多不出来。

        挣扎,无济于事,船舱里有的是对付他们的人。

        看着一个个荷枪实弹的马家荡人,水匪方才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

        那是什么运粮商船,人家直接是奔他们而来。被踩在脚下,水匪们如梦初醒。怎奈一切向晚,他们不但动弹不得,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喂,上面装的是不是稻糠和小麦麸啊?”二东成问一声,见上面没有人回答,他使劲地划着小舢板离开。

        二东成的小舢板不是向马书奎的大木船划去,而是直接从大木船的船尾,躲到大木船的侧面,静候来自马家荡大木船上的动静。

        孙雨晴见二东成在下面发话,走进船舱抓起一个小土匪的头发,冷笑着嘱咐他:“按照我的话告诉他们,大木船上,不全都是稻糠和小麦麸。还有部分粮食,叫他们再上来些人搬运。”

        小土匪被拖出船舱,他只是在嗓子眼里哼哼唧唧。

        小南香这才发现,他嘴里还塞着毛巾。瞟一眼孙雨晴,小南香伸手给小土匪塞在嘴里的毛巾拿掉:“你不给他毛巾从嘴里拿出来,打死他也无济于事啊!”好像在责怪孙雨晴,但孙雨晴能从师傅的眼神里看得出恨吾不才的表情。

        他越发不好意思了,嗓子有点哽咽:“师傅,我......”

        “老大,船舱有埋伏,赶快逃吧......”小土匪不愧为马书奎的手下,他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对面大木船上双手卡腰的马书奎拼了命地大喊。二东成因为早有准备,将小舢板躲在马书奎大木船的后面等待机会逃跑。

        凭二东成混迹江湖的经验,十个人商量大木船,每一个人回头,绝对不正常。

        嘿嘿,听到小土匪的喊声,二东成附下身,他预感到接下来将是一场激烈的枪战。

        果真如此,听到手下兄弟的喊声,马书奎立刻从腰间掏出手枪:“奶奶的,敢欺骗老子,弟兄们给他打,一个不要给我留活口。啪啪啪......”马书奎一阵乱射,小南香瞅准时机,瞄准马书奎“啪啪”就是两连发。

        马书奎应声倒地,大木船上,开枪还击的小土匪乱作一团。

        二东成挺身而出,“弟兄们,给我顶住,商船上没几个人,没几杆枪,给我使劲地打,老大有我呢。”小南香着两发子弹,正好打在马书奎的腹部。他捂着咕噜咕噜冒泡的小肚子,用手一摸,红艳艳的血渍映红他的一只手掌。马书奎“咕吱”腿一伸倒在船板上。

        二东成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马书奎背上小舢板,双手划桨,速速离开。

        正如小南香预计的那样,两条大木船围堵一条乌金荡水匪的大木船,人员,大木船,长枪都超出乌金荡水匪的一半。一个人打出一枪,已经够水匪们喝一壶的了。小南香趁机对孙雨晴说:“徒儿,对着他们大喊,你们老大已经被击毙,想要活命的,赶快投降。”

        孙雨晴连连点头,经常师傅这一番操作,他们的这条船上,每一个人伤亡,而对方被活捉的就有十个。他扯开嗓子,对着马书奎的大木船大声叫唤:“对方的水匪们听着,你们的老大已经被打死,要想活命,现在跟着我们回马家荡。

        不愿意跟着我们的,给你们路费,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啪啪”对方瞄准孙雨晴就是两枪,幸亏小南香将孙雨晴推倒。接下来,她用身体挡住孙雨晴,对着马书奎的大木船后舵就是一枪。那从船舱穿出来的木舵于大木船连接的地方,即使石灰加桶油尽管水作木匠师傅的练凿,才不易渗水。

        现在尽管小南香这一枪,子弹从外边穿透船内,水便哗哗地往里喷射。

        紧接着木舵周围的桐油腻子被水瞬间冲开,加之马家荡的家丁瞄准的不是人,而是专门打他们的大木船。但凡被子弹穿透的大木船,哗哗的水柱直喷船舱。乌金荡的土匪,专门瞄准马家荡船队的人来打。

        人的目标很小,加之大木船在水上原本就在晃动,像小南香这样的百步穿肠的高手,瞄准马书奎的胸脯吗,结果打在他小肚子。

        更何况这些平时只管人多起横,不加以训练的水匪们。

        随着枪声七零八落,大木船全部下沉。乌金荡的水匪们,没被打死的纷纷自投罗网。因为他们知道,凭他们的水性,如果不是借助船只,想凭自己水性游回乌金荡的滩涂,简直是荒诞不经,大谬不然。

        不过,水匪也并非一无是处,马家荡的大木船同样被打沉三只。

        树倒猢狲散,听说马书奎已经被打死,大木船全部被打沉。

        讲义气的,那就不想活命呗!水匪没那么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活下去,才是高手。于是,水匪们纷纷地爬上马家荡的大木船。马书奎于孙雨晴之战,在小南香的指导下,孙雨晴大获全胜。直到这一刻,小南香才坐下来气喘吁吁。

        她知道,剩下时间,只要收缴水匪手里的枪,收缴他们身上的刀具,对孙雨晴不会构成威胁。所以,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孩子......”她又说漏嘴了,急忙改口:“哦,徒儿,善待为了活命,自动爬上马家荡船只的小土匪。兼容并包,带上他们,让他们为我所用,壮大孙家在马家荡岿然不动的地位。来,扶师傅歇一会。”

        大获全胜,小南香还是不放心孙雨晴离开她的视线。人心难测,她也难以预料乌金荡的土匪束手就擒,接下来会不会对孙雨晴造成伤害。有备无患,她只能一步一盯梢地围在孙雨晴左右......

        孙道良和李湘怡听到这里,似呼听出些头绪。“姑太太,莫非从那以后,乌金荡土匪被孙雨晴一扫而光了啊?”

        孙彩菊老人摇摇头,嘴里嘀咕着:“谈何容易,对孙雨晴来说,仅仅是孙家老宅基地上发生的故事的开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