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43章死于非命的家丁

43章死于非命的家丁

        麻袋从头到脚退去,挣扎着从里面跳出一个手舞足蹈的人。

        他走出麻袋的第一个动作,便是从自己嘴里摘下堵住他嘴的毛巾:“干什么,你们是些什么人,凭什么要抓我?”一股满脸愤怒的样子,摆在小南香面前。问得理直气壮,那种不愿意受委屈的样子,给旁人的感觉这个人平时大概没怎么被人欺负过。

        或许,他没少欺负过人。一旦自己受气便是豪气冲天,暴跳如雷。

        他丝毫没有吧两个蒙面人当回事,尽管他们手里握住宝剑,一声夜行人打扮,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是一身黑。难怪,他们悉手悉脚凭着平时根本见不到的超乎寻找常的轻功,一个跳跃,翻过家丁成山根家的大院。成山根虽然被孙家雇佣,乃因成家在马家荡也有一席之地。

        曾任地方保长一人,10户为一牌,10牌为一甲,10甲为一保。

        由于孙雨晴他们家有人在京城为官,众所周知。保长乡党对他们家是恭维加奉承,说几句好话,便可以得到一大笔银两,没有人干预孙家过不去。只是后来保长制度被取消,成山根他们家老祖宗也相继落马。一人为官鸡犬升天,一旦落马,落草为寇便是四面楚歌,十目所视。

        家道逐渐走向衰败,到了成山根这一代,也就是家徒四壁沦落为为孙家打长工的地步。

        尽管如此,但成家人曾经在马家荡的风光,依旧在子孙后代的骨子里野蛮生长。铮铮傲骨,傲然万物。刍堯之辈,心高气傲。怀念曾经的家道辉煌没有错,可你得面对现实。那种死鸭子嘴硬,只能给自己带来麻烦。

        因此,成家人家道贫寒,但傲骨尚存,给他们在马家荡人心目中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你当官时鱼肉乡邻不说,现在和我们平民百姓一个样,有什么值得炫耀的?马家荡人见不服。一段时间嘲笑讥讽,挖苦盗汗菜梗,一股脑像成山根他们家扑来。可惜了,成家并没有吸取教训。就像成山根听了小南香的话不顺耳便当即予以反驳。

        在他看来,自己虽然是孙家家丁,小南香作为女性,和自己比起来没什么高低之分。

        唯独他成山根不及小南香的是,除了性别之差便是小南香来自北方,从北方迁移过来的人家,多半是手艺人。江湖人。绿林好汉,土匪强盗,十有八九来自北方。当然,女中豪杰来自北方的人,也不少见。不过小南香不是。

        至少,他给成山根的印象仅在于此。

        面对成山根的怒吼和责问,两位夜行侠并没有如他所愿。

        她们俩相对一笑,只是从黑布蒙着的两个洞眼中,成山根仿佛看到两个人在用眼神交流时,对成山根施以轻蔑的一笑。他哪里知道这两个人相当于大吏高手,甭说取个成山根人头,只要有她们俩联手,两个人拎走一头牛唾手可得。

        “太太,金梅银花任务完成,这个人......”

        小南香挥挥手“下去吧,把他交给剩下的你们俩就甭管了!”金梅银花抱拳说一声:“是”两个人一转身,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小南香的房间。惊得成山根东张西望,他将小南香房间看个遍。房门未开,他也没听见其它什么声响,怎么两个人一转身就不见了!

        奶奶的,难道今天蹚着鬼了?

        不可能啊!

        小南香他又不是不认得。只是小南香什么时候成为太太了,他刚才明明听得两个蒙面人在这样称呼小南香。

        成山根感觉心里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在孙家打长工也有三五年,怎么就没听说小南香还是个什么太太呢?谁的太太?孙明泉吗?那肯定不是,孙明泉夫妻俩相继去世,靠打鱼为生,唯一的经济来源,莫过于哥哥孙明源对他们家的接济。

        成山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那两个蒙面人为什么要称呼小南香为太太。

        甭说成山根不知道小南香真实身份,就连孙家继承人孙雨晴也不知道小南香的底细。

        那两个蒙面人,孙雨晴连看都没看过。小南香见成山根眉头紧皱,便呵呵一笑的问道:“怎么啦,是不是看我小南香不怎么像个太太呀?所以啊,今儿个连夜把你找你,就是要看看你着狗眼,是如何看人底的知道不。”

        成山根直到现在,还是满脑子疑问:“不不不,小南香......哦不不不,太太,小南香太太,不是我狗眼看人低。成山根本人乃为一介草民,岂能对东家客人评头论足。白天之事,不过是笑得有眼无珠,狂妄自大才扎不住嘴。得罪小南香太太罪该万死,我,我错了,以后知道东家师傅是小南香太太,再也不敢了!”

        他张口闭口口口声声一口一个小南香,听的小南香是那么的刺耳。

        既然知道错了,低头认错算不了什么。何况,仅仅是小南香和两个蒙面人知道此事。你不知道的事没人怪罪于你,但有人告诉你我是太太,你还是忘不了我小南香在孙家的称呼。奶奶的,让你改口叫太太有那么难吗?

        你可知道,我小南香不但是孙明源的太太,更是你现在的东家的亲生母亲。

        有一天我儿子当了皇帝,我小南香就是太后,你知道得罪太后是什么结果吗?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小南香心里骂着成山根,但行为上他还是希望成山根对她甘拜下风,叩头谢罪,或许今晚能绕过他。唉,太可惜了!

        成山根在称呼小南香的同时,嘴里总是在前面加上小南香三个字。

        他不知道的是:小南香名字并非他父母所赐。她有名有姓,生长在肖家大院的肖兰芬,因为父母为地方土豪。正值父母中年突然一场大火烧毁所有家产,父母因此积劳成疾,一病不起。肖兰芬是家中最小,哥哥姐姐被父母嫁出去的嫁出去,上门做赘婿的做赘婿。

        唯独肖兰芬那一年才十一岁,送人,可惜。

        给人做童养媳,唯恐肖家声誉受损。不如将她送入豪门当丫鬟,或许能给她一线生机。想到这,父母到处差人打听,京城有谁家需要丫鬟。孙明源绝非到处张罗找丫鬟,而是大太太从大街上见的有人挂牌子说是出十两银子,就可以买得一个丫鬟。

        这么便宜?大太太走下轿子,丢给那人十两银子要他明天将人送至孙府。

        那个收下大太太十两银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南香父亲肖德忠。他不是将女儿肖兰芬以十两银子卖掉,而是不以这种方式,他很难为肖兰芬找到一户像样的人家。像孙府这样的人家,哪怕一两银子不给,肖德忠也会将肖兰芬送到他们家。

        大太太看肖兰芬名字够大,听起来气宇轩昂,力压群雄之势令大太太心有余悸。

        因此,肖兰芬进入孙府第三天,大太太送她一个名字小南风。将肖兰芬改成小南风,听起来就是下等人的名号,名字改得怎么样先甭提,就她送给肖兰芬的名子,就知道大太太这个人蛮有心机。肖兰芬老道孙府,对待大太太私自改掉自己名字,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可接下来大太太的安排,令肖兰芬生不如死。

        每天跟着师傅闻鸡起舞,站桩练基本功。劈腿落腰,一字马双臂绕环。马步冲拳,挥剑锁喉......

        包括挑水担柴,烧火煮饭,骑马买柴火。肖兰芬既是佣人,也是孙府看家护院的武举人的徒弟。说笑话,堂堂的武举人的丫鬟,能不会个三五个招式,也不配住武举人府上的丫鬟不是。

        孙明源是个武举人,马家荡人一直不知道。

        包括他亲弟弟孙明泉,对孙明源在京城是个什么官,只知道当的是大官。具体什么官,真的不知道,也无心去打听这些。要说孙明源和孙明泉,不过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说亲亲不过一娘所生。要说分个彼此,孙明源为老大,为大太太所生。

        可惜的是,他母亲在生他时因为难产去世。

        父亲为他找到继母,小时候对他怎么样,孙明源是不知道。到了孙明源五六岁时候起,继母有了弟弟孙明泉之后,对他怎么样孙明源记忆犹新。所以,他在父亲的关照下,头悬梁锥刺股,凿壁为光,雪案萤灯。十年寒窗苦读,父亲将他送至南少林。

        练就一身蛮力,加之文笔了得。可以说是文武双全。

        京城赶考,他带着父亲给他的家里倾其所有的银子,叮嘱他不要省银子。

        赶考到了京城,一定要将自己打造成富家弟子,该花的花,不该花的也要花。只要银子到位,不愁看管不动心。孙明源并没有按照的父亲的叮嘱去做,而是该花的银子,他不吝啬,不该花的他一文也错过。

        报名时,他给看官十两。进入考场,他私底下乘人不备给看官五百两。

        财大气粗,给看官的印象至少之这样。加之孙明源身高七尺,一身武功气势袭人。龙门大眼,眉清目秀。拉得出打得响,他被看管的头目看上眼。格外关照,笔试一帆风顺。文韬武略,孙明源原本就不差。加上自己挥金如土的架势,才高八斗言谈举止。

        写出来的毛笔字,横平竖直,一目了然。泼毫挥墨,入木三分。

        拳脚功夫,一招一式气贯山洪。刀枪棍棒,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虎虎生威。这样的人又被看考官看上,你说孙明源阿是鸿运当头!所以,但凡在孙府的人,甭管官职大小,哪怕你是老妈子,火头军,也得懂得舞文弄墨,刀枪棍棒不要求你样样精通。

        但至少你得使用三五种兵器,不至于给人笑柄。

        所以,小南香在大太太的刻意安排下,读书识字,舞剑骑马,练到16岁。豆冠年华,加之体质细润。孙府生活从不缺营养,肖兰芬长得亭亭玉立。孙明源看了眼馋,终于,在大太太走娘家的一天晚上,肖兰芬被孙明源祸害了。大太太不同意他是不敢明媒正娶。

        因为自己年事已高,拥有几个姨太太。

        八个都是大太太帮忙自己掌眼拍板,唯独肖兰芬是孙明源自己做主。他下决心有生之年在给自己选择夫人的这条路上,自己冒险一回。绝不告诉大太太,可是,纸包不住火。大太太眼瞅着小南香一天天肚子鼓起来,知道大事不好。

        但又不能直接对小南香痛下杀手,只好在小南香临身足月的时候买通媒婆。

        她哪里知道,孙明源早就准备一手。

        进产房,他换掉接生婆,然后告诉大太太,胎儿在腹中已经夭折。可把大太太高兴坏了,他急忙双手合十,连声说:“报应,报应啊!”尔后,大太太下决心赶走小南香,其他姨太太她并惊慌,唯独害怕小南香会对她余生大不敬。

        为杜绝后患,大太太赶走小南香,是没有经过孙明源同意。

        对大太太的举动,孙明源早就掌握在手。

        他令其孙府武功最高的两位贴身高徒,在孙府大院后门等候大太太将小南香赶出来。两个人骑马,赶着马车夫,一行四人,一路南下。孙明源倾其所有。但凡他在京城私底下结余的财产,除了平时送到马家荡孙明泉手中之外,其余积蓄,一并携同小南香带回马家荡。

        遵从老爷吩咐,一路上他们护送小南香到马家荡。

        为了孙雨晴的安全,孙明源手下还有两位贴身侍卫。她们俩分别是石柱和木柱。孙雨晴有奶妈抱着,顺带两丫鬟牡丹和菊花,两班人马,分成两条线路前往马家荡。石柱和木柱陪伴奶妈和牡丹菊花将小公子孙雨晴送到马家荡,不过区区两月未央。

        金梅银花陪着的小南香,因为走岔道到了马家荡已经用去路上五年时间。尽管不缺银子,小南香一直是大手大脚。沿途芝麻开花,观光看景,饱尝游山玩水之乐。因为得知自己孩子生出来就是死胎,小南香从自责中顿感自己晦气。因此,对大太太将她赶出京城孙府,没有怨言。

        沿途骑马观光,她没任何负担。孙雨晴三岁,奶妈给他断奶回京。

        石柱和木柱留在马家荡,他们的使命要等到小南香回来说明情况。怎奈等了一年又一年,小南香影子都没等到。反倒等来一伙来自乌金荡的强盗,对孙家老宅进行围攻。尽管孙明泉带领家丁拼死抵抗,结果还是以石柱和木柱的两条性命,保住了孙家老宅的财产。

        孙明泉也因此落下病根,因为腰间中刀。

        除了能干些打鱼活计,他再也不能和石柱木柱一道抵挡土匪强盗的对孙家老宅的横抢掠夺。以至于到后来,不敢接受孙家老宅。小南香不知道老爷孙明源派到马家荡是两批人马,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活在世上被老爷派人照顾着。

        直到现在,她偶尔发现老爷写给孙明泉的家书,才知道孙雨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至于石柱和木柱为了保护孙雨晴和孙家老宅不受侵犯,已经双双消失得无踪无影。于是,人们将他们俩失踪的那一天作为两个人的忌日。

        没到清明节,孙家人总能给他们烧些纸钱。尽管他们俩下落不明。

        小南香她更不知道的是,丫鬟牡丹和秋菊还生活在马家荡孙家老宅之上。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或许,牡丹和秋菊于小南香即无缘之人......

        “不敢了,呵呵,成山根如果你我见到你的那一刻,你便叩头求饶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线生机。现在,你知道我的事情太多,我不杀你孙家老宅的老祖宗也不会答应留着你。不妨,在你宁死之前告诉你:我才是孙雨晴的母亲,孙家老宅的真正的主人。”

        说完,小南香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对准成山根的脑袋。

        “啊!太太您才是东家的母亲啊......”

        小南香手起刀落,她用一只手拔出手枪对准成山根脑袋作为掩护。

        正当成山根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脑袋时,小南香手起刀落。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插成山根心脏。可惜,这个本该死的佣人,就这样的死于非命。小南香将匕首拔出,在成山根的衣服上将血迹擦一擦。

        那成山根一只手指着小南香,慢慢地落下。

        最后,头一歪,腿一伸断了气。

        小南香嘴里念叨着:“我小南香无心杀你,怎奈你知道我们孙家老宅基地秘密太多,不杀你,我对不起孙家。”说完,她脚下用力一踩,刚才严丝合缝的地面即刻裂开两条大口子。“噗通”成山根尸体掉入其中,地面又自动合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