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40章家书透露出的秘密

40章家书透露出的秘密

        小南香回到马家荡十多年,直到收到孙明源去世的消息,她的想法也没有成立。

        那一会孙雨晴的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人世,对小南香来说,她收到京城来人的噩耗,并带给她遗嘱和家产银票,小南香悲喜交加。孙明源将他逐出京城,安排她来马家荡使得小南香对孙明源至今怀恨在心。

        她不求像大太太那样的奢华,也不求孙明源给她什么名分,只求给他小南香一个落脚的地方,不至于在京城流落街头。就连着小小的要求也在大太太的干预下,竹篮打水。心狠手辣的大太太,要求孙明源将小南香逐出京城家门。

        孙明源早有了打算。

        将小南香送到祖籍马家荡,孙明源是用心良苦。

        花甲之年,他因酒后乱性,居然以酒三分醉的跑到小丫鬟的房间。

        于小丫鬟过一夜,居然使小丫鬟怀孕。大太太知道后,又是打胎药伺候,又是发小丫鬟做苦力。令人想不到的是,小丫鬟从被发现有了身孕开始,即被大太太以各种手段,名来暗去的算计。从折磨小南香肉体开始,到精神霸凌,可以说大太太是花样百出。

        眼见的小南香肚子一天天鼓起来,大太太那叫个恨之入骨。

        尽管几番三次对小南香的陷害,始终未见小南香堕胎。最后,大太太害怕了。她抬头吃斋念佛,给自己祈祷赎罪。用同样手段,大太太曾经令几位姨太太堕胎。唯独小南香这一会失手,她知道小南香怀的这个孩子不同一般。

        直到小南香生出孩子,她亲自找来接生婆。孙明源知道大太太的出息,之所以没对大太太动手,不过是因为大太太的父母曾经是朝廷三朝元老之一。承蒙大太太父母看得起,才有了如今在京城的地位。孙明源不得不感恩岳丈岳母大人。

        对大太太的迁就,换得大太太日常生活中的肆无忌惮。

        熟知大太太哟啊对小南香腹中胎儿下手,孙明源早在暗地里差人对小南香的行踪一步一跟。大太太的一举一动,都在孙明源暗中差人的监视之下。所以,才有了小南香今天的临产足月。孙明源知道大太太找来接生婆的用意,私底下吩咐接生婆如此这般忽悠大太太。

        生下来的婴儿,连夜快马送至马家荡。

        千里之遥,何其艰难。沿途,差人走村串户给婴儿找奶吃。

        只要能给婴儿吃奶,给多少银子他们都干。一月有余,五位差人算是大功告成。他们将孙明源与小南香生出的男婴,交由孙雨晴叔父之手,丢下银票,将家书交由其弟孙明泉。碰巧,孙明泉老婆也在坐月子。他们家生了个女儿,取名为孙雨娟。

        既然和孙雨娟同月生,且小南香的孩子要比孙雨娟大几天,对外,就以双胞胎公布。

        所有这一切操作,都是孙明源在家书上的嘱咐。作为弟弟,孙明泉不敢怠慢,按照孙明源的安排,如法炮制。只是对自己的亲生和孙明源和小南香的儿子,分别对待。尽管,他老婆为他们家生出的是女儿。

        直到小南香回来,孙明泉知道哥哥是来收取他们家在马家荡的家产。

        两口子想想平时拿着孙明源的钱,却对他们家儿子孙雨晴没有像他们家女儿一样的关怀备至,两口子心里有愧。害怕小南香秋后算账,日复一日老两口积劳成疾,双双得了痨病,前后相隔不到一年相继离世。

        他们不知道小南香来马家荡也是躲灾避难,也不知道孙明源没有告诉孙雨晴就是她小南香和孙明源的孩子。做贼心虚的夫妻俩,在自己病入膏肓之时,宁愿匆匆地将自己女儿托付一个远方老表家,也不将女儿交由小南香和孙雨晴托管。

        小南香曾经为此情绪失落,孙雨晴也苦苦哀求爸爸妈妈不要讲妹妹送给别人家。

        这一切都为时已晚,孙明泉怎么可能听取他们娘俩意见呢?

        给孙明泉夫妻俩办理后事,孙雨晴和和孙雨娟哭得死去活来。小南香为了两个孩子成为孤儿,心里难过。孙明源将她送到马家荡,当时小南香认为孙明源太绝情了。没想到来到马家荡她居然得到这么大的一笔家产。不但用有一亩地方圆的房产,名下还有万顷芦苇荡,上千亩良田。

        孙雨娟被带走后,孙明源遗留在马家荡的家产名义上归孙雨晴所有,实质上都掌握在小南香手里。在清理账目时,小南香偶尔翻到孙明源写给他弟弟孙明泉的家书。包括孙明源写给自己的书信,也被孙明泉扣留了。

        小南香看到孙明泉夫妻俩连孙明源写给自己的书信都扣留着,火冒三丈,恨不得将夫妻俩从坟茔里刨出来问个明白。

        再看看孙明源写给孙明泉的家书,小南香这才明白,孙明源将她寄托在孙明泉他们家,为的是让小南香躲过大太太的派人算计和追杀。送给他们家抚养的孩子孙雨晴,即为自己和小南香的亲生。

        希望在见到小南香时,如实汇报。至于为什么不凭他在京城的实力,留下小南香母子俩,孙明源含糊其辞。

        他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大太太对小南香特别排斥,家书中明确告诉孙明泉,马家荡家业是他为了光宗耀祖出资筹建。虽然自己没有亲自动手,有关于孙家豪宅的每一块砖瓦木头,全部是他孙明源一个人独资。

        小南香看到这里,一颗心激动地跪地对准北方。她嚎啕大哭,深知自己错怪丈夫孙明源。

        事已至此,按理说小南香应该将自己才是孙雨晴的亲生母亲,告诉孙雨晴才对。

        小南香手里捧着孙明源的家书,哭得稀里哗啦也没用啊!恨也恨了,骂也骂了,诅咒也诅咒过惹干次。孙明源不知道她在遥远的南方恨他恨得咬牙切齿,也在临死前没有肩上他们俩的儿子孙雨晴一眼。对孙雨晴来说,或许是他一生中的最大遗憾。

        他没怕过谁,但绝不红颜祸水。和小丫鬟小南香同床共枕,酒后所致。

        其余的七个姨太太,都是大太太为他做主明媒正娶。唯独,小南香是孙明源自己做的主。没想到大太太是举全家族之力予以反对、抵抗。没招,孙明源只有以家族与名声为大业。个人琐碎,岂能于名门望族家大业大相提并论。

        但也舍不得自己一生中为自己做一回的选择,就这么白白地被大太太搅和。

        所以,才有了送婴儿和小南香回马家荡的计策。小南香看到孙明源的家属,久跪不起。他知道老爷的心思,后悔莫及。曾经对老爷的懈怠,在看到孙明源写给弟弟孙明泉的交代之后,揪心的痛,甚至很孙明源为什么不告诉她。

        “对不起孙老爷,小南香实在不知道老爷的爱护。当接生婆告诉我孩子在我肚子里就夭折的噩耗,心如死灰。我想哭,可是哭不出来。我想走,去看一看在我肚子里死去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可我刚生过孩子,动弹不得。无助的我,只能接受孩子夭折的事实,欲哭无泪。

        现如今,我终于明白,是老爷为了我娘俩的安全作想。

        如果母子俩继续留在京城,不但会给老爷带来麻烦,更糟糕的是,大太太不会放过我们娘俩。儿子长大了,幸亏老爷未雨绸缪。小南香为不能亲眼目送老爷驾鹤西去而深感惭愧,谢谢老爷的救命之恩,今生小南香无以报答,来世做牛做马为老爷马前卒在所不辞。”

        孙雨晴忙活一天,匆匆忙忙回家。小南香在客厅面对北方,背朝大门口,根本没注意孙雨晴的回来。

        她一个人嘴里念念叨叨,孙雨晴听了似懂非懂。“师傅,您在做什么呀?求菩萨保佑您老咋不烧香啊!”他一边说,一边走到香炉旁边,取出六支香在大红蜡烛上点燃之后,递三支给小南香,给自己留三支。

        在小南香边上跪着,刚好是面朝北方,也是面朝他们家柜台上的观世音菩萨。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在上,请受凡人孙雨晴一拜。我等即将干一件为名除害的大事,求求菩萨保佑我等一马平川,荡平水匪,势如破竹,平安而归。求菩萨保佑我师傅长命百岁,寿比南山。”说完,连叩几个响头,虔诚,肃静!

        随即,他起身扶起小南香。“师傅,您这是怎么啦?为什么要哭?难道是徒儿照顾不周?如果是这样,徒儿在临行前,派人将师傅安排再做打算,您看......”孙雨晴端详小南香,见得小南香哭哭啼啼,离开将脸上笑容抹去。

        她慢慢地扶着小南香,不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小南香不开心。

        “不是的,孩子......喔,不对,徒儿,你没有错,是为娘......嗨,你看看师傅今天这事怎么啦、总说错话。”小南香因为知道孙雨晴就是自己的那个“胎死腹中”婴儿,她不为自己十月怀胎手里大太太对少折磨而抱怨,看见孙明源写给弟弟孙明泉的家书,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小南香因喜而泣。

        心里一直想着我小南香原来也有儿子,在孙雨晴的突然回家,小南香心里难以抑制内心里的那份喜极而泣。和孙雨晴对话,她才魂不守舍地连连说错。小南香知道,在孙雨晴即将讨伐乌金荡匪徒之际,绝对不能令他分神。

        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她决定暂时坚守孙雨晴是自己儿子的秘密。等以后司机告诉他,或许比现在更为合适。原本,听说爱徒要去讨伐乌金荡匪徒,作为师傅定要出一臂之力。现在,得知孙雨晴即自己亲生,小南香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于儿子并肩作战,母子上阵,荡平乌金荡水匪举手之劳。马家荡人个个五大三粗,舞刀弄枪,不在水匪之下。附近乡邻大户,深受匪患之害,人们深恶痛绝。

        对孙雨晴的这一次倡导,该出力的出力,该出银子的出银子,该出粮的出粮。

        万众一心,不消灭乌金荡匪徒决不罢休的态势,深得民心。马家荡周围老百姓对孙雨晴投以信任的目光,他小南香有什么理由在家看守。她给了儿子的生命,现在,到了陪伴儿子左右的时候了。

        从小习武的小南香,被父亲带入孙府,没想到被孙明源酒后施暴得以怀孕。

        父亲成为此气得愤然离开孙家保镖的角色,走街串巷卖艺,也绝不在孙府受此羞辱。现在,轮到她小南香,像他父亲保护她一样的保护儿子孙雨晴了。多么想把他亲生父亲的家书,递给孙雨晴看一眼啊!可是,她知道现在还不成熟。

        要想孙雨晴明白自己才是他的亲生母亲,至少,要等到这次扫荡土匪之后。

        想着想着,小南香用衣袖擦一擦自己脸上的眼泪。苦笑着告诉孙雨晴:“徒儿那里知道,为师只是念你年幼,还没到独当一面,当家立足的时候。小小年纪,就要和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一决高下,你让为师一个人呆在家里什么放得下心来?

        不如这样,为师随船前往,不坐镇指挥,至少也能目睹战况。

        在水上和水匪打仗,不同于岸上刀枪棍棒一拥而上。水上与土匪刀枪相加,除了有勇有谋之外,更多的是掌握开战时机。顺流而下的大木船,于逆流而上的大木船原本就有差异。不能忽视水流形成的天然上下游条件落差,还有风向对大木船上的家丁正常发挥的影响。

        所有在水上可能要发生的事情,都得提前考虑,并有针对性地进行预演训练。

        确认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在作出讨伐的打算。为师认为,你此时去讨伐,有些草率。加之收集的家丁,来自附近大户人家看家守舍的普通佣人稍加训练而成。尽管他们对使用枪支了如指掌,那是在岸上。

        到了船上,进入汪洋的沼泽地风大浪激他们是否使得枪支,还得另当别论。为师建议你来一次岸上大比拼,谁赢了谁去。赢者有奖,输者予以鼓励。就当对自己领导的队伍来一次实力测试,正所谓知此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再派人打扮成渔民,对乌金荡的土匪来个探底。知此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儿子......不不不,你看,我又说漏嘴了不是。徒儿,冒然进出,反倒会给对方抓住司机。对出兵乌金荡的消息和日期,绝对要封口如瓶。万不得已,不到发兵时刻,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方更安全可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