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35章什么是安宅

35章什么是安宅

        小队长囿于亮的提醒,令李俊芳心里泛起嘀咕。

        他“咯噔”一个寒颤,似问非问的自语道:“不会吧,你、你2说得也太玄乎了。一个风水大师,不过是做些安宅、勘察划线定桩的事。像你介绍的那样,他既精通五行八卦,还懂中西医学,这也就算了,怎么现在有开始玩起阴阳互通来了!谁都知道阴阳两隔。”

        小队长囿于亮闻听脸色陡变,他害怕李俊芳的话被朱靳艮听到,急忙用手堵李俊芳嘴。

        用另外一只手,对着李俊芳竖起一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摆一摆,意在告诉他:不能乱说话,神灵听到了唯恐对你们家不利。我去,李俊芳被小队长囿于亮搞得憋下一口气。没说完的话紧接着被捂回去,内心里再想:我到底该不该相信这位小队长说的话?

        不懂就问,我又没打搅风水大师,他为什么总是蜀犬吠日,大惊小怪?

        莫非,是小队长对我说了谎,害怕我问风水大师得出来的结果和他介绍给我的穿帮,令其难堪。所以才百般阻拦,以示在我和梓桐尹面前自鸣得意。嘿嘿,李俊芳虽然不知道他和梓桐尹有什么暧昧的地方。

        开始迁就囿于亮,是因为自己和小队长老婆杜静有那么一层关系。

        但如果发现小队长借他们家宅基地是凶宅,企图对他李俊芳耍心机,那他李俊芳绝对不放过小队长囿于亮这个人。

        绿了囿于亮,李俊芳原本想以经济报酬给予囿于亮安慰,为的是弥补心里的那种德性。一旦发现小队长囿于亮曾经也对他们家耍过什么不该耍的事,李俊芳得到证据,那内心里那份睡人家老婆的不安,变得心安理得。

        估计杜静日后再去他们家的鱼塘幽会,再也得不到李俊芳的钞票支柱,囿于亮岂不是吃亏太大了吗?

        三间两厨占地面积不算大,但他们家墙院占地面积额,可是原来孙雨晴初开始打地基建筑的内墙面积。如果吧孙雨晴他们家的外墙面积计算进去,辟开大堤北坡,从现在的南墙跟到大堤北坡,这一大圈都是孙雨晴的家园。

        原来的磨坊、碓臼、仓库、马厩、牛棚、羊圈猪圈、鸡鸭鹅圈、鸽子笼、包括猫狗住的地方,佣人、家丁、长工,包括管家,都住在外墙之内。朱靳艮脚下走的地方,正是孙雨晴老宅基地的内墙之内。

        他拿着一大卷皮尺,对着小队长囿于亮说:“囿队长,请你帮我拉一下皮尺。”

        小队长眼睛眨一眨,反应有些迟缓。他看一眼李俊芳,转眼又看一眼朱靳艮,不怀好意地付之一笑。摇摇头,极不情愿地从朱靳艮手里接过皮尺:“哦,大师勘察地形地貌真的比起他人要仔细得多。

        难怪你生意那么好,却原来凡事都得一丝不苟,过于较真。”李俊芳一听,心里不悦。

        啥意思?

        难道你在提醒人家风水大师给我们家敷衍了事吗?

        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咋天喝酒时,口口声声为的是我们家作想。今天,风水大师来了,他像似换一个人一样,尽说些不作调的话。奶奶的,看我以后不整你老婆才怪。李俊芳把杜静对自己的好,当着他对小队长囿于亮的一种报复。

        我去,估计杜静知道李俊芳本着这种心理跟自己苟且偷生,她绝对不答应。

        李俊芳哪里知道,小队长囿于亮之所以做他们家一半主,那可是他们家老婆梓桐尹放话给人家囿于亮的呀!梓桐尹不发话,囿于亮岂敢来他们家指手画脚,吆五喝六?在囿于亮心里,他认为李俊芳只是个会过日子的普通男人。

        能吃苦,但有一技之长。也就是说李俊芳就是那种什么高级社员,比普通老百姓要高一等的那种人。

        既拥有干活的能力,也同时用脑子管理田地的农村好能手。但是,像李俊芳这样的人,往往在自己老婆面前变得卑微、服软。像他们这样性格的人,基本上找的老婆都是女强人。因为,他们这一类人都不擅长社交。

        在农村孩子城市里,男人不擅长社交多半被自己老婆看着是无用的男人。

        尽管他们把自己都交给女人,女人们并不买账他们的忠诚和诚实。那种遇事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胆小怕事性格,在自己女人面前被视为窝囊废。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总是一笑而过。再大的仇家,在这种男人面前都得化解为友谊。

        就好比小队长囿于亮和李俊芳两个人一样,无论囿于亮对李俊芳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李俊芳总能将他带到家,几杯小酒下肚,送上一条香烟两瓶老酒,即刻握手言和冰释前嫌。所有这些男人之间的行为,都不被自家的女人看好。

        不拘小节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可惜了,他们这种美得往往不被女人接受。

        接受也就也就算了,特别令男人们揪心的是,男人们将他们身上的美德,视其为无能的表现。有些女人,每每见到男人们遇事后退,不知道那仅仅是他们的一种处事沉稳的态度,以及以理服人的一种手段。

        关键时刻,不和对方挣个面红耳赤,仿佛即使丢掉自己面子。有些解读为怂包的男人,才选择逃避。或者解释为,她的男人不在乎自己。

        诸不知中华民族的美德,即家有贤妻男人不遭祸事。

        男人有钱,女人要钱,多半是一个家庭祸事的开端。权贵加上财富,便是女人成堆,红颜祸水如惊涛骇浪般涌来,你不被淹没还有谁被淹没?小队长囿于亮的心里,和李俊芳一样,双方都有霸占人家老婆之后的一份荣耀之心。

        只是李俊芳比小队长囿于亮好的是,李俊芳具有愧疚之心。

        从囿于亮的角度来分析,一个男人不被别人看好无所谓,千万不能被自己老婆看不起。

        梓桐尹不当李俊芳是回事,囿于亮或多或少受梓桐尹影响,爱屋及乌,对李俊芳也是不当回事。尽管他内心里和梓桐尹共鸣,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他还是极力地附和李俊芳,仅仅是看在梓桐尹的面子上。

        或许,是因为李俊芳和梓桐尹两口子的家庭条件太好了,亦或是因为他们俩经常于鱼塘蟹池打交道,平时接触的人太少,孤陋寡闻。

        很少有人和他们交朋友,逮到一个于自己共频的人,对他们俩来说很难得,所以才备受珍惜,哪怕夫妻俩拿钱哄人和自己附和,也不惜那是一种损失。

        只是知道情况的人,替李俊芳愤愤不平。

        夫妻俩花钱和小队长囿于亮夫妻俩共度,不过是在玩一场人财两空的游戏。

        两家人,四口子各图所需。但凡有利益的瓜葛,彼此之间关系就不会因小失大。在外人眼里,梓桐尹和李俊芳夫妻俩,和小队长囿于亮与老婆杜静之间的关系,比亲兄弟亲姐妹还要亲。所以,没人敢在他们面前诉说对方对与错。

        风水大师朱靳艮不知道这里面的噱头。

        对李俊芳的话听没听见另当别论,只顾忙着自己活的朱靳艮,“咳咳!”干咳两声,像似从睡梦中醒来。他测量过后,一个人闭目养神的打坐在地上,足有五分钟之久。伸着懒腰,嘴里打着哈气,然后睁开迷迷糊糊地眼睛。

        刚才他的一番举动,似曾都在他不知不觉中进行。

        穿越时空限制,和阴曹地府的死去多年的人沟通讲话,对他来说一切好像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

        小队长囿于亮说得对,刚才朱靳艮真的走神。用佛家的话来说,即是掉魂。尽管是大白天,身边还有李俊芳和囿于亮,屋里还有忙着的梓桐尹,却丝毫不影响朱靳艮和阎王爷那边的人的接触。

        朱靳艮慢慢地站起身,拍打着身上灰尘,笑眯眯地说:“哦,你朋友买的宅基地问题不大!老宅子虽然是凶宅,不影响后来人居住。风水宝地永远是风水宝地,花钱买下对孙雨晴他们家活着的人来说,得到实惠。

        唯一的缺憾,即使人家老祖宗啥也没得到啊!可能,是他们家后人的疏忽。要知道,这里可是孙雨晴老祖宗的产业,你光给他子孙后代的好处,却不给老孙家的老祖宗一点地租,即使孙雨晴他们家老祖宗答应了,人家管理这一方的土地爷爷也不答应是不?我说的这些,不知道你朋友懂不懂这方面的规矩。

        说白了,和我们人类一样,但凡牵扯到利益的得失,都得有个均等分配。地府也是一样,分配不均,即起事端。”李俊芳一听,有点迷茫。心里想:什么意思吗,难道还要我再拿出给孙国强的那么多卖房款,交给他们家老祖宗?

        对朱靳艮说的话,李俊芳有些糊里糊涂,似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队长脑子灵机一动,他眨巴眨巴着眼睛,瞪着李俊芳问道:“啊哟,莫非你们家买下房子之后,是不是没找人安宅啊?像中秋节敬菩萨那样的,摆上八盘八碟,荤腥水果,放炮仗烧红福以示像地方土地登记入户。”

        见李俊芳没有反应,小队长囿于亮继续问道:“哎呀,就是生小孩和家里发生什么喜事大日之后,必须要给老祖宗烧红福的那种,叫做洪福齐天!给地方财神、土地、魑魅魍魉等等烧些喜钱,以示确保来日家和事兴,百业兴旺。

        说明白了,不过是像死去的鬼神通报一下,你们家从此以后,就是孙雨晴他们家老宅子的主人。老宅子,换上新主人,也就是说,你们老李家的老祖宗以后就可以到这里家常来常往,而孙雨晴他们家的老祖宗则要移居他乡了。

        谁家的老祖宗都会随谁家的后人移居,这是活着的人的规矩,也是逝去的人的寄托。

        上代传下代,代代如此延伸。难道,你李俊芳和梓桐尹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吗?我记得在你们来承包我们马家荡鱼塘的那一会,和老村长刚刚签下合同书,不就在搭建集装箱房子的那一晚上,到超市买纸烧了吗?

        记得那天下午我去给你们家装电灯和宽带时,在超市碰见梓桐尹,问她买纸干什么。她笑嘻嘻地告诉我说:唉!初来乍到,来到一个陌生环境,得和各个地方的关关界界打招呼不是。当时,我听了梓桐尹这句话心里还在纳闷呢!

        认为,你老婆梓桐尹这个人骂人不带脏字。

        言下之意,是否映射我们地方父母官,要不然听起来咋就这么刺耳?莫非,言下之意含沙射影地方领导,对外来承包户的横加干涉。或者说,对你们家有些不公。针对她的举动,至今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要不是风水大师一语道破,我还真有点对你们家梓桐尹怀恨在心。

        时隔不久,有人说你们家特别相信佛祖保佑。买纸烧,是为了和地方土地鬼神和谐相处。我听了,似曾有些道理。乔迁之喜,或者说替丁人口,包括姑娘出嫁,儿子娶媳妇,媳妇生孩子,都要烧红福以示通报死去多年的老祖宗。

        这么想,才算对梓桐尹当时对我说的话是自己多想。”囿于亮一番话李俊芳听得点点头:“嗯,确有此事!”似曾明白地一拍大腿:“啊哟,原来是这样的呀!在兴化老家的确有这种想法,只是好像在买房子的时候疏忽了。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有没有办法补救,你得请风水大师出招。

        要不然,住在这里心里也不踏实。兴冲冲地买座房子,不值钱也有个三五万。一年养鱼的收入也不过十多万,损失不起啊!”说完,李俊芳眼巴巴地望着小队长囿于亮,而囿于亮对这一方面也不是怎么精通,他只能寄希望于朱靳艮。

        李俊芳将自己的事交给小队长囿于亮,囿于亮又将李俊芳的事寄托在朱靳艮身上。

        倒不是因为小队长囿于亮这个人不帮忙,而是他确实是蚯蚓撒尿——腰眼无力。

        朱靳艮表情历来情绪万种,没有人能从朱靳艮的脸上揣摩出他的心思。听得李俊芳和小队长囿于亮两个人的对话,尽管他们俩将声音压得很低,朱靳艮还是听到了。他不是神,也不是先。不是千里眼,更不具备什么顺风耳。

        单凭自己学到的书本知识,加上自己的异想天开,绘声绘色地获得有津有味。

        哪怕有些时候自己在正常人眼里发疯似的泛起糊涂,连自己老婆颜如玉和儿子朱小勇也不认识。但此时此刻,他头脑清醒着呢。上海和苏州的房产,都在自己的名下,他从不声张。轿车十多辆,他都停在车库里。

        在上海和苏州,只要有人提起风水大师,非他朱靳艮不可。

        那他为什么来到苏北买了一栋一上三的房子,整天出脚就是电瓶车,放着自己的豪华轿车不用呢?诸位有所不知,在上海和苏州这样的大城市,拥有上亿资产的他不会被人羡慕嫉妒恨。也不会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以及格外关照。

        在苏北这个穷乡僻壤,你如果一飞冲天地暴富,地方政府就得想方设法搞你。

        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巧立名目的敲诈勒索,不会让你安身立命。古人言:穷不走亲,富不还乡。不聋不瞎,不配当家。人不得全,瓜不得圆。天不语自高,地捕鱼自厚,朱靳艮牢记在心。要说朱靳艮回到老家装穷也罢,说他的收入来自于灰色地带也罢。

        老家人除了他老婆和儿子知道朱靳艮苏州和上海有房产和车子之外,小朱庄人从来不知道他有这么大实力。当然,也包括马家荡的小队长囿于亮,已经李俊芳等人。穿得如同正常人一般的朱靳艮,从不露富应该有他的打算。究其原因,也只能有朱靳艮自己明白。

        实力不允许他低调,尽管他装出一副平常人的样子,走出来的精气神和自信,始终灌输于整个人的身心。所以,碰到再苦再累的话,朱靳艮脸上始终荡漾着甜甜的笑。此时此刻,似笑非笑的他摇摇头。

        对两个人的话似曾听进去,又好像满不在乎。对李俊芳的发问,朱靳艮似曾付之一笑。

        听得小队长囿于亮对李俊芳的解释,又曾感到几分满意。

        使得紧随其后的李俊芳一会儿心里忐忑不安,一会儿升腾跌宕。他不知道囿于亮的话还该不该借鉴,与风水大师的话作比较,李俊芳更倾向于朱靳艮。尽管风水大师的行为令令李俊芳顿挫波折,他还是宁愿相信风水大师的话。

        在凶的宅基地,只要是风水宝地,只要阳气力压阴气,就能顺心顺意。

        只是内心里有种抱怨,他真的不知道买下孙雨晴他们家老宅子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麻烦。早知道如此,情愿不买,也不至于令自己费精劳神。他只个人获得简单,对生活质量要求也不高。计划生育时,他只要有个孩子就行,尽管明知道自己将来后继无人。

        容易满足,也容易得到幸福,是李俊芳的生活常态。

        他不吝啬,但也不铺张浪费。钙化点钱,李俊芳绝不含糊。但不该花的钱,李俊芳也绝不浪费。在维持家庭生活开支这方面,和梓桐尹公频。只不过在杜静身上花点小钱,那是因为杜静时不时找借口去他们家帮忙。也就是,梓桐尹不在家时,但凡属于梓桐尹的活,都被杜静替代了。

        也正如小队长囿于亮一样,他外出办事去了,那杜静干不了的活,被梓桐尹替代了。

        小队长囿于亮和梓桐尹共同的地方即对自己的另一半要求能说会道。杜静和李俊芳对另一半的要求则是看家守舍,本分贤惠就好。他们两家人叫个取长补短,各得所需,唯一缺陷即是不门当户对。

        小队长囿于亮有个职位在身上,但不能赚大钱。

        李俊芳属于赚钱能手,又不能面面俱到。就像现在的两个男人,既是好朋友,又是斗嘴的目标。说他们俩是臭味相投,可两个人的世界观又是坐飞机钓鱼相差很远。虽然介绍自己买房子的是村书记成雪暴。

        小队长囿于亮背地里不提前通知李俊芳,使得李俊芳对囿于亮难以释怀。

        奶奶的,介绍老子买个房子,又是作怪,又是凶宅。是非之地,拆了建,建了拆。反反复复几代人,是非曲直令人望而生畏,当地人贵贱不买,你干嘛要介绍卖给我?确原来,在孙雨晴他们家老宅子的背后,隐藏着众多秘密马家荡人能云亦云,唯恐我们家不知道。

        在李俊芳心里,他得知朱靳艮肯定这里是风水宝地。

        既然是这样,那他就没什么可怕之处。他多么希望朱靳艮能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跟他说些小队长囿于亮听到的有关于孙雨晴老宅基地的传说。于是,在李俊芳心里发出这样的一句疑问:风水大师朱靳艮,真的能知道未来过去?

        嘿嘿,知道了还了得!他也只是个自称为风水大师,混迹江湖的模糊的神秘人。

        对来自孙雨晴他们家老宅基地的秘密,也只能通过自己学到的一些天文地理知识,包括五行八卦等等手段,自己加以利用而已。至于和阴阳人互通,那只是一种灵异、诡异现象。你说他假,他演绎的活神活鲜,和阴曹地府的鬼魂对话,情真意切。

        和后人了解的情况,大致相同。

        你说他真,有关于孙雨晴他们家的地下宝藏相关的事宜,他又只字不提。

        地表上的事,朱靳艮能说出个八九不离十。

        包括给钱行村赵宏伟他老婆徐正巧治病,他能看得出徐正巧的病因,来源于孙雨晴外孙赵柏厨的坟墓遭到赵宏伟他们家侵扰所致。也就是说地下的事,无论埋葬多少年,朱靳艮也能看得清楚,说的明白。

        却始终不知道赵柏厨坟墓下的陪葬品,究竟有多少,朱靳艮也是避而不提。

        更不用说赵柏厨坟墓下的通道,和马家荡孙雨晴他们家的老宅基地,是有几十里地的地下暗道相连接。

        要不然直至现在,孙雨晴被土改之后,地被分配,粮食被抢空;所有能看得见的东西都被是人洗切一空,奇怪的是,没有人从他们家搜出一块大洋,或者说收缴多少根金条,银锭,金元宝之类的价值昂贵的贵金属。

        大不了搜出些铜板,铜钱之类的不值钱的东西,包括孙雨晴这个人曾经收藏的文人墨客之类的诗词歌赋,古玩文物字画等等。

        奇怪了,一统江湖暗八门的孙雨晴大地主,为马家荡独一无二的富豪,为什么在几次三番的运动中,从他们家搜不出任何一件贵重物品,难道,是孙雨晴提前有了打算运走了,还是孙雨晴就是个空得虚名牛皮大王?

        没有知道真伪,也没有人在这方面刨根问底。轮到李俊芳他们家了,请来朱靳艮看看这一次是否有什么新的发现。你想多了,朱靳艮如果能有这样的能力,他就不会以风水大师名气而营生了。对朱靳艮奇迹般的半道出家当了半个仙家,无非是在乱坟场遭到黑煞神洗劫之后。

        对朱靳艮来说,从一个杀猪的屠户,摇身一变成为大仙,不能不说是行业上的超越,甚至有点传奇色彩。但也只能局限于传奇,不能说他无所不能。比起正常人,朱靳艮似曾表现出出类拔萃,与众不同。比起正常人,他属于那种不正常的人。

        说他精神病,有些言过其实,因为他不发病就能帮助别人治病。

        他不但能生活自理,还能为家庭和自己带来巨大的财富。且,是正常人想象不到的财富。人无横财不发,朱靳艮算是发的横财。只不过像他发的横财,都是有钱人自甘堕落的奉献和奉送。他没偷也没抢,自己只是凭一己之力,加上三寸不烂之舌......

        但要与人们心目中期待的大神大仙相提并论,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他的修行和德性,真的差远了!见得两个人都在对他报以期盼,朱靳艮似曾流露出几分得意。便毫不掩饰的吩咐道:“要说这件事做得的确有些过失,不过也不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我提个建议啊!听不听,有主家你自己拿主张。

        不如趁我正好顺带一些安宅的用品,你们按照我的吩咐,当着我的面做了,以示诚心诚意。日后,我想原主人也不会闲来无事打搅你们,你看......”朱靳艮顿时直接吩咐主人,此话有些不妥。以命令式的口气,对主家指指点点,对苏南人可以直来直去,对苏北人切不可鲁莽行事。

        换一种商量的口气,建设性的建议当着小队长囿于亮的面告知李俊芳,或许对方更容易接受。钱在人家口袋里,说好话,花的钱再多,也得用方法哄他拿出来,总不能去抢人家的钱吧?只是自己内心想法不能让朱家知道。

        装出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样子,总比好言相劝他花钱为上策。

        看得出,那主家李俊芳可是指望他逢凶化吉。

        听得小队长囿于亮说他们家新买的房子作怪,原本胆量特小的李俊芳惊弓之鸟,谈虎色变。只是内心恐慌,在梓桐尹面前,他还是不得不装出大丈夫的样子,以示对梓桐尹予以安慰。梓桐尹何况不是这样,她知道买下凶宅是自己和村支书成雪暴私底下做的主。

        自己男人李俊芳不过是作为一家之主签字生效,否则不然,凭他梓桐尹一个人就已经和成雪暴拍板成交了。孙国强虽然是甲方代表,真正和梓桐尹谈判定论的确实村书记成雪暴。人家可是有孙国强的全权授权委托书的呀,要不然成雪暴作为基层一把手,他不可能做法盲的事。

        因此,对买下凶宅,梓桐尹在李俊芳面前也是不敢趾高气昂。

        朱靳艮的吩咐,对李俊芳来说,可谓是渴中现甘露,心里美滋滋地。

        对他们夫妻俩来说,能花钱解决的事,都不是问题。

        千万没有,几百万还是绰绰有余。他最害怕的是:在自己新买的这座房子里,经过风水大师甄别之后,得出来的结论是不能住人。如果强行在上面住人,定会家破人亡。我去,到了那种地步,李俊芳唯一的办法,即将这栋房子转手贩卖呗!

        除此之外,他还能有什么办法?真的到了那种地步,李俊芳损失可大得去了!

        买下这栋房子,连请带送,合计花了五万多。

        与城里房子相比较,几万块钱不值一提。但在马家荡地区,几万块钱也算个钱的呀!按照李俊芳他们家的收入来衡量,几万块钱也的确算不了什么。一季鱼虾卖出去,赚个十万八万自然不在话下。但如果将夫妻俩辛勤汗水加进去,十万八万纯粹是他们俩滴滴汗水的浇灌得来的呀。

        朱靳艮将需要的东西写在一张纸上,梓桐尹一看,有水果,有鱼有肉。

        什么整猪头,整鸡鸭,都是些做菜用的食材。另外,买了好多纸鸢,冥币等等。将买回来的生菜做好烧熟,有朱靳艮按照先后程序摆放在案台上。两边一对大红蜡烛被点燃的时候,朱靳艮令李俊芳跪地烧纸,梓桐尹侧有朱靳艮分布,协助朱靳艮做些顶礼膜拜的动作。

        大约一个时辰过去,嘴里一直在默念的朱靳艮停下来。

        微闭双眼睁开的同时,令李俊芳和梓桐尹夫妻俩跪拜叩谢。按照朱靳艮给他们俩的一张纸上写的密密麻麻的字,照着读一遍。“各位诸神诸仙土地阎王小鬼,我李俊芳、梓桐尹夫妻俩出重金买下孙家老宅,不是为了享受福禄,沾光老孙家稀有资源。

        而是为了自己从外地迁移马家荡发展生产的方便考虑而来。本人并没有打搅诸神的意愿,只是因为工作需要。从此此地原主孙姓乔迁异地,李姓现主入宅居住。借一份风水宝地,安家立业,为的是一日三餐,为的是求财求富贵求平安。

        离乡背井,并不是为了争强好胜,尔虞我诈。萍水相逢,无冤无仇,只是为了求得大家相继得到一份安逸。并没有行为故意打搅诸神诸仙诸鬼,而是因为生活迫不得已。倘若诸位神灵有往日恩怨情仇,与本宅现任东家无关要紧。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孙家已经远离马家荡之孙宅,迁往何处诸仙家大神神通广大,可以遁形尾随。从即日起,希望诸神诸仙无须打搅李姓人家。特此备上些盘缠,不成敬意,望诸位笑纳。往后余生,我们互不打搅,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钦此!”

        读完,叩拜致谢。等梓桐尹叩头完毕,朱靳艮令梓桐尹去厨房拿来一只干净碗筷。在案台上的食物中,每一样挟点放在碗里然后对着自家屋顶使劲泼上去。

        人称所谓的安宅仪式到此结束,临走时,朱靳艮开价1500块。李俊芳想开口还价,被梓桐尹急忙打住。因为她知道,虽然夫妻俩都是生意人,讨价还价已然成为他们俩的一种习惯。但对祭奠费用,包括看病费用,绝对不容任何人讨价还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