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33章大意失荆州

33章大意失荆州

        徐正巧之所以新婚之夜发表,科学的解释是:她有抑郁症。

        多年的沉寂,性格的内向,加之对新婚之夜的恐惧,一下子被触发。所以,才对赵宏伟极力反抗。而朱靳艮的安抚,令徐正巧感到舒适。她哪来的什么毛病,只不过是得了恐惧婚姻综合症,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原本对新婚之夜就有恐惧,加之赵宏伟对徐正巧新婚之夜的心理活动的不了解。

        尽管他们在上海同居多年,还是因为心理作用,亦或是兴奋所致,导致心跳加快,血液上涌。引起头晕眼花,意思迷糊,所以,行为诡异,出乎正常人意料。做了什么,徐正巧当然什么也不知道。

        发生在徐正巧身上的事,在社会上流传两种解释。

        他们把朱靳艮看到的这一套神鬼学说,确切一点,即人类灵魂学说归纳为封建迷信,其实不然。朱靳艮也知道,凭他一己之力无法唤醒人类对来自未知宇宙的认知。无论他说得有条不紊,苦口婆心,却始终有人认为他在传播迷信、或者宗教色彩,愚昧乡邻。

        现代科学研究,将发生在徐正巧身上的这种现象综合归纳为:只要是人,一旦受到来自外界突然爆发的意外事故的深度惊吓,或者说是意想不到的刺激,大脑皮层便会做出不同寻常的应急反应。因此产生幻觉,属于正常人的范畴。

        中医认为这种现象属于因外界原因引起的阴阳不和,导致人体各器官正常运行失调引起思维、生理、内分泌紊乱。

        西医直接认为是精神萎靡,分裂,如不及时治疗,会越发严重。

        最终发展成为精神病患者。发生在同一天同一个人身上遇到的意外,居然有来自不同立场两种学说的解释,不知道谁真谁假,至少,吃瓜群众是这样。中西医固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甚至互相诋毁。来自学术界的评判,普通人当然听不懂。

        所以,在日后的日子里,但凡朱靳艮想到徐正巧家去,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也好,真的是为了给徐正巧去除身上的赵柏厨魂魄也罢,因为赵宏伟在上海工作,家里人也顾不得那么多,选择顺其自然。以徐正巧不发病为主打,其余一切都可以选择不计较。

        只要徐正巧平平安安给他们家儿子把家领着,他们的儿子赵宏伟才能一门心思想着赚钱养家。按时按点把工资打回家,是赵宏伟必须完成的任务。多赚钱,赚多钱是赵宏伟日思夜盼的唯一期盼。不让家里的老婆孩子吃苦受罪,苦了他一人,幸福一大家。

        有生之年,死心塌地绝不后悔。

        来自钱行村的左邻右舍,每每见到朱靳艮来给徐正巧治病,大家看见只当没看见。

        很多人都躲着朱靳艮和徐正巧两个人走,迫不得已和他们俩路撞,也只是抿嘴一笑,擦肩而过。人们不去讨论孤男寡女在一起是不是为了治病,至少有一点,人们不得不承认,徐正巧通过她丈夫的表哥,认识朱靳艮之后,从来都没发过一次病。

        外人都知道徐正巧脖颈带的金项链,是风水大师开过光。

        金葫芦暗藏什么玄机,谁也不清楚,也不敢问。

        听赵宏伟曾经说过,徐正巧脖颈上的金项链下面的金葫芦里面,有朱靳艮为了专治徐正巧身上的邪病放了什么东西。

        我去,不会是潘多拉魔盒吧!有人心里这么想,也不足为奇。因为朱靳艮用罗盘测出九宫格八字方位,赵宏伟他们家主屋面南,东西走向,厨房间和卫生间都在西北角。

        按理说,这里是一处不错的风水宝地,只可惜西北角的房间有一处缺角。

        而缺角处刚好和厨房形成七字型,也就是说,赵宏伟他们家主屋面南,次卧面东,主卧和次卧呈七字型。按照地理先生放线构思,七字型房屋如果正面没有沟渠河流阻挡,便是风调雨顺,人畜兴旺。

        可是,西北角突然缺角,不知道是地理先生故意使坏,还是无意中失误。

        因为,厨房和主屋成直角七字形,那么西南角的厨房就避开了孙雨晴外甥赵柏厨的阴宅。

        正是因为西北角缺角,厨房位移至赵柏厨的阴宅之上。无意中造成赵柏厨阴宅被惊扰的事实。阳间人都知道:但凡阴魂鬼蜮,只要你不去惊扰他们,各自维持各自生活,互不打搅,便是相安无事。

        可我们阳间人多半是因为自己无知,对来自阴间,即科学家称之为四维以上空间的魂灵的有意无意的干扰,从而挑起阴阳两隔之间的灵魂对立。当矛盾激化,两者之间便从对立走向穷途末路的战争。这就是赵柏厨借尸还魂,寄附在徐正巧身上,大发淫威。

        所以,才导致徐正巧做出似人非人的举动。

        幸亏,他老表朱伟清将这件事提议邀请朱靳艮前来试一试。

        要不然,久而久之徐正巧定会被家人当着精神病,送到神经病医院,那徐正巧这一生算玩完了。到了精神病医院,那可是强迫吃药,强迫打针。让好人变坏,让正常人变得精神失常。精神病院其实就是干这缺德事的主要机构,哪里什么帮助治疗神经病。

        而是将那些被官方认为不老实的正常人,变成真正的精神病患者,让这伙人失去抵抗意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病患者。或者将那些具有潜在意识危害社会的人,集中居住,以便降低管理成本。他们中,不乏其有像朱靳艮和徐正巧这样的人奇人、怪人。

        因为见解和语言表达方式不被人认可,当着异类押送精神病院不计少数。

        你想想,徐正巧如果不是人家风水大师朱靳艮出面,赵宏伟这一家人怎么可能会像今天这样,平安过渡,一帆风顺。

        所以说,人生只要走错一步棋,满盘皆输。于是,所有人在见到朱靳艮投以羡慕目光的同时,无不为赵宏伟他们一家人碰到救星感到幸运。对朱靳艮每一次来到徐正巧他们家,人们不去妄加评论的背后,是因为害怕朱靳艮利用法术对其实施报复。

        久而久之,背后免不了有人质疑:你说赵宏伟不在家,风水大师隔三岔五地来给徐正巧治病,这会不会给赵宏伟戴上绿帽子啊?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就有人会大胆猜测:那倒说不定,我们都是过来人,谁还不知道日久生情啦!

        保不准徐正巧和风水大师早就眉来眼去好上了!要说赵宏伟也是的,每年年底回来一次,家里老婆也留给别人照顾,哈哈,他真够大度。

        唉,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为了赚钱,连家里老婆孩子都顾不上!

        众说纷飞,各抒己见。无论别人怎么评说,徐正巧和朱靳艮还是一如既往。包括年底赵宏伟回来,那些飞流短长,恶语中伤的背后言,流传到赵宏伟耳朵里。正所谓耳不听心不烦,赵宏伟度量再大,也难免掩盖其内心里男人最忌讳的夺妻之恨。

        思前想后,唯恐徐正巧新婚之夜那种对他极度的排斥再发生。

        尽管朱靳艮这位风水大师指点迷津,徐正巧对他恩爱如初。赵宏伟想着徐正巧对自己的好,又想着风水大师有恩于他们家,心中的怒火逐渐地消退。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赵宏伟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他的大度和顾前瞻后,反倒换来徐正巧和朱靳艮的贪多务的,得寸进尺。

        朱靳艮借用给徐正巧治病为借口,只要有时间,就一个人骑上电瓶车,冠名大雅的去赵宏伟他们家。他每去一次,总要给徐正巧带点祭奠的翘起古怪的东西。赵宏伟家人每每见了朱靳艮的到来,便是躲得远远的。这会儿的朱靳艮,还没有被他表哥带到上海。

        他在给徐正巧治病的期间,总是选择大白天。且,还不让第三者在边。

        名其曰:天机不可泄露,人们也就信以为真。对朱靳艮的每一句话,赵宏伟他们家人是百般信奉。不信奉不行啦!谁让人家风水大师妙手回春,将一个神经病治理得和正常人一样,没半点区别。

        赵宏伟在上海,一年也就回来一个两三次。每逢国庆假日,赵宏伟才能有机会回家和徐正巧团聚,久别如新婚。两口子相见恨少,干柴烈火,如饥似渴。直到有了一男一女,赵宏伟也没发现朱靳艮和自己老婆徐正巧有什么暧昧的地方。

        反倒每一次从上海回来,他总要令徐正巧给朱靳艮打电话,请他过来小酌。

        直到有一天,赵宏伟突然接到公司电话,说是要求他连夜赶回公司,有要紧事需要赵宏伟去处理。徐正巧虽然知道赵宏伟有了点小名次,但丈夫在上海究竟担任的什么职务,她始终没听赵宏伟回家说过。

        只听得赵宏伟接通电话说:“噢,好的,好的,我立刻连晚赶到公司报道。嗯嗯,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耽搁!”

        赵宏伟挂断电话,当着朱靳艮和徐正巧的面,不好意思地说道:“风水大师,不好意思啊,本来,每次回家,我都要陪你玩上一两天。只可惜这一次不凑巧,公司出了点状况,非我回去处理不可。你看看,我昨天刚到家,今天打算请你来好好喝两盅,现在看来只能失陪了。”

        朱靳艮一听急忙起身和赵宏伟握手示好:“啊哟,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吗!公司有事当然要放在第一位。至于我们俩以后相见机会太多,下一次回来,我请你们夫妻俩到小朱庄去做客。不能总是到你们家来,而自己总不尽地主之谊吧?哈哈,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赵宏伟急急忙忙收拾行李箱。拎上车来不及和家人打招呼,“呜”一脚油门,匆匆离开。他这一走,原本徐正巧和朱靳艮还带着一点装腔作势。做得不要过分,在赵宏伟面前,表现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令周围无懈可击是朱靳艮和徐正巧私底下的决定。

        赵宏伟这一走,两个人相对一笑。

        朱靳艮欣喜若狂地笑着说:“啊哟,你看到了吧?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身不由己,天生命运注定!”

        徐正巧点点头,两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紧跟着手搀手进入房中,相拥而寝。

        正在两个人趁着酒兴云山雾海的一刹那,客厅大门被突然一脚踹开。赵宏伟带着自己大表哥,直冲房间。朱伟清一把抓住朱靳艮,将他按倒在地,嘴里厉声质问道:“你个王八蛋,我那么相信你,哪怕不相信我兄弟。

        原来,原来你就是这样给我弟媳妇治病的呀?”说完,一顿拳头犹如雨点般打在朱靳艮头上。

        徐正巧卷缩在被窝里,对发生在眼前的一切,前前后后不过个把小时,令她无法理解赵宏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她知道,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任何解释,在现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赵宏伟不但自己捉奸,还带上自己的大表哥朱伟清。

        人证物证俱全,徐正巧和朱靳艮都无法自圆其说......

        听说,朱靳艮被打之后,以五万块价格摆平了赵宏伟和朱伟清内心里的怒火。

        牵扯到两个家庭,双方最后都理智地选择妥协。有朱靳艮写下保证书,绝对不和徐正巧搞暧昧。并从此下决心不到徐正巧他们家门上来。从此之后和徐正巧一刀两断。但必须保证徐正巧的病不再复发,他朱靳艮必须负责到底......

        小队长对朱靳艮这些事是不了解。他听说的朱靳艮,是在上海混得得心应手。

        不但自己赚了一大笔,还把他两个表弟带上路。要知道,在上海买上一栋房子就是不错的了。何况,朱靳艮和他两个表哥都是一家拥有几栋房子。且,朱靳艮在上海拥有十几套房产。他的收入,都是得益于半路出家的手艺活:风水大师!

        把自己儿子的头颅当着西瓜的神经病,到后来成为亿万富翁,没有人能想得通。

        你说他装神弄鬼,但他能治好你身上的病魔。你说他好色多淫,他从来不去强求女人,而是对方主动。徐正巧也好,表弟媳妇也罢,都是主动送入他怀中,为的是给自己求平安。如果是朱靳艮有假,那么你去试一试?

        次日,马家荡的李俊芳他们家,朱靳艮如约而至。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上海,而是在老家益林镇新买的房子里。

        接到囿于亮的电话,朱靳艮当时正在和自己表弟媳妇在一起。两个人交头接耳,犹好比洞房花烛。不是说他在钱行村有个徐正巧吗?怎么还不吸取教训,痛改前非,怎么回到益林镇又跟表弟媳妇混上了啊?

        回答这个问题不难,是因为他表弟生病英年早逝。三十七八岁,驾鹤西去。

        表弟媳妇一个人带着孩子总是梦见他表弟。

        为了解决这件事,表弟媳妇找到朱靳艮。他也不忌讳,直接告诉表弟媳妇,说他表弟对媳妇不放心,要求朱靳艮代为照看。你说这表弟媳妇听了怎么可能相信朱靳艮的鬼话。当场予以拒绝。

        嘿嘿,结果,报应来了,从她拒绝朱靳艮的那一天晚上开始,每到夜晚12点,卫生间的天花板上,总会传出老鼠一样的叫声。

        而且,这种叫声每当朱靳艮来到表弟媳妇家就没了!等他走了,响声又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