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31章金葫芦

31章金葫芦

        在风水大师的干预下,赵柏厨阴魂脱徐正巧真身,徐正巧回归自然人。

        被折腾、被当着发疯,甚至差点被家人赵宏伟他们家人驱赶,令徐正巧醒来后不堪重负。超常发挥,身体透支导致精神萎靡,精疲力竭。加之最近几天不吃不喝,大吵大闹,缺乏营养。显得格外干瘪、瘦弱。弱不禁风,行走起来飘飘忽忽,东倒西歪。

        又渴又饿,口干舌苦;头昏脑涨,浑浑噩噩。

        经朱靳艮这么调教,她一切恢复正常。吃饭虽然肚子饿,不敢狼吞虎咽。她知道,自己今天未进滴水,嘴唇干裂。不能猛吃猛喝,因为胃子收束,一下子接受不了那么多食物。得循序渐进,胃子才能慢慢适应。

        消化功能一旦受损,得有一段回复时间。否则,由于几天未进米粒,突然间猛然进食消化功能反应过度,徐正巧吃什么会立刻吐出什么。至于刚才的肚子痛,纯粹是因为被朱靳艮一双手按摩时,外力作用引起身心紧张,肌肉紧束、痉挛所致。说到底没事徐正巧的情绪波动,引起胃部痉挛产生疼痛。

        至于朱靳艮说她颈椎部位是不是有些酸痛,她用手摸一摸,还真有些酸痛。

        你说这不是废话吗?遇到谁的颈部穴位天鼎、缺盆、气户、肩井、巨骨、神风、天宗、肩贞、肩髎等等受到外力反复作用,不会感到酸痛麻的呀?所以,她点点头:“嗯呐嗯呐,真有点酸痛,真有点酸痛!”

        她是第一次感受到按摩带给她的心情愉悦,人家风水大师可是举一反三,反反复复若干次!

        朱靳艮听到这里,他站起身,走到徐正巧身后的脊柱底部,用手托住徐正巧腹部。

        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不经过徐正巧同意,只顾自己按部就班地去完成该做的事。对人体穴位的把持程度,徐正巧也不知道哪里是什么穴位,哪个穴位是朱靳艮必须要按摩的部位。也不知道什么穴位不需要按摩,是朱靳艮借题发挥,行为故意。

        不懂,她不能装懂。任凭朱靳艮摆布,就好像病人起医院看病一样,任凭医生护士吩咐。

        心里有疑惑,也不敢多问,怕的是被医院、医生报复。小病给你当大病治,大病给你下病危通知书。既然赵宏伟将风水大师请过来,且,初见成效,徐正巧能证明朱靳艮不是空有虚名。而是名副其实,实至名归。到了这一步,她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在对朱靳艮怀有戒备之心。

        那样,激怒朱靳艮,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朱靳艮在她的会阴部位,用自己的肘关节,在上面做螺旋运动。

        酸胀麻痛,流遍徐正巧全身。紧接着,朱靳艮用一只手在徐正巧的后背轻轻地捏几下脊柱骨,好像在数着几根几根,然后用胳膊肘继续按住徐正巧脊柱根部的长强穴,继续做螺旋式运动。做过背部,朱靳艮将徐正巧从趴着的姿势,将其翻过身。

        原来,背对着朱靳艮的徐正巧,现在正好和朱靳艮面对面地相互对视。

        只不过是一个躺着,一个站着。两个人面面相觑,徐正巧并没有感到不适和尴尬。倒是朱靳艮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知道他是害羞呢,还是因为自己内心里那种不单纯,而暴露出的几分尴尬。

        “你不用紧张,可能我用力的时候,有点不适,甚至您还能听到‘咯嘣’的响声。不要害怕,都属于正常范畴之内。人的穴位也分阴阳,刚才背对着,为阴,现在躺着为阳。为了加快你身体恢复,我很有可能会做出某些你难以接受的穴位按摩。可能,会使得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希望你不要大呼小叫,以免惊动外边的人,引起误解。”

        解释等于掩饰!

        徐正巧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风水大师意欲何为。

        又是因何故,要自己不要发出声。不明白朱靳艮意图,也就不好对风水大师的话,作出属于自己的判断。朱靳艮一边和徐正巧说话,一边反方向用力,只听得徐正巧“啊”的一声,然后,自己摇摇头,耸耸肩,就再也不说话了。

        只见的徐正巧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望着朱靳艮一双手在自己身上不停地忙碌着。

        眼大无光,却没任何面部表情。哪怕是痛苦的表情,徐正巧也无法展示出来。不知道是朱靳艮的按摩起了作用,还是因为徐正巧体力不支,显得精神萎靡。因为想有所为不能为,徐正巧没别的选择。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事,即任凭风水大师在自己身上捣鼓来捣鼓去。

        还不能发出声响,她都动弹不得哪里还能发出什么声响。

        朱靳艮的按摩,甭说是徐正巧。对任何一个人,都能起作用。

        精神放松,心情愉悦是手法对人体穴位的刺激所致。徐正巧之所以动弹不得,那是因为朱靳艮点了她的休止穴。整个人都处于暂时性的停滞状态,怎么可能会有反应?他这一招,可算是对症下药。

        因为,徐正巧在新婚之夜,和自己青梅竹马的男人赵宏伟圆房时,突然间一阵心悸。

        紧跟着血液上涌,两眼直冒金星。用医学上的术语来解释这种现象,便是新婚之夜恐惧症。

        灵异反应,即赵柏厨的魂魄出来附身干扰。中医解释即兴奋过度,导致阴阳失调。我们不能对这三种说法评出一个谁对谁错,西医说是新婚之夜因为男女双方精神紧张产生恐惧,现实中这种现象多得去了。

        道家说法是因为赵宏伟他们家的房子砌在赵柏厨的阴宅上,遂引起赵柏厨的不满。

        所以,赵柏厨是为了维护自己利益不受人间侵害才对徐正巧下手。他希望徐正巧跟自己进入阴曹地府,幸亏被赵宏伟打乱他的计划。要不然,新婚之夜,徐正巧只要用一根头绳套在自己脖颈上即可跟随赵柏厨魂魄驾鹤西去。

        至于中医认为的徐正巧之所以在新婚之夜精神失常,是因为自己大喜之日,兴奋过度,阴阳错乱引起。听起来三种说法无可辩驳,理由充分。对徐正巧来说,她没那么高智商来判断真伪。对赵宏伟的予以反抗和排斥,和对赵柏厨的含情脉脉。

        包括现在对风水大师的百依百顺,徐正巧似醒非醒。

        赵柏厨新婚之夜见得赵宏伟对徐正巧动手动脚,他醋意大发,恨不得据为己有方为罢休。

        怎奈,赵宏伟他们一家人误打误撞,众人酒席还没撒完,他们即刻将赵宏伟推入房中,将赵柏厨诱惑徐正巧投河上吊的计划,无意中给化解了,徐正巧真是命不该绝。否则不然,那孙雨晴他们家外甥赵柏厨的阴魂,早就潜入徐正巧身体,不过是等待徐正巧就范。

        危在旦夕的徐正巧,在自己潜意识中已经被赵柏厨的英俊少年气质所征服,距离黄泉路,仅是一步之遥。阴差阳错,难怪她越是反抗,赵宏伟在新婚之夜就越发粗鲁。结果,致使徐正巧撕掉身上所有衣服冲出婚房,直奔他们家屋前的一条大河蟒蛇河。

        那一刻,徐正巧意识已经丧失。内心深处只有一个念头,逃跑,不让赵宏伟得逞。我要投河自尽,我要上吊送命。脑海里,被赵柏厨灌满了想死的概念。

        面对徐正巧的歇斯底里,赵宏伟家人条件反射,令赵宏伟全家人感到意外。

        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口口声声去赴死,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人们拼了性命,也决不能让徐正巧得逞。正是有了这种逆向思维,才挽救徐正巧性命。阳刚之气,掌声赵柏厨淫靡之浊气。众人不知不觉赢了鬼蜮伎俩,只是所有人没感觉到而已。

        当然,对发生在徐正巧身上的奇葩事,人们有自己的猜测:会不会是因为赵宏伟开车去徐正巧他们家,在路上遇到什么不该遇到的事了?

        这件事被赵宏伟否定,人们开始在徐正巧进入他们家洞房的每一个环节找原因,除了忘记打雨伞之外,一切按照搀新娘奶奶的既定方案如法炮制。于是,没打雨伞,成为焦点!

        赵宏伟被搞蒙圈了,平时,徐正巧虽然和自己保持距离,但两个人之间的暧昧,并没有遭到她像今天新婚之夜这样的强力拒绝。回想起开车去徐正巧他们家的一路上,带着车队,摄影师等一行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并没有遇到任何不三不四的人或者说怪异现象。

        当然,沿途碰到三两个索要喜钱的人,赵宏伟和他们没说一句话,给了红包完事。

        所以,赵宏伟见得徐正巧新婚之夜对自己极度的排斥,心里也在纳闷。

        将徐正巧抱回婚房,大约过去一刻钟,徐正巧清醒过来,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对她的询问,徐正巧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现出一无所知的。赵宏伟更纳闷了!刚才明明在大喊大叫,拼了命地将试图亲吻她的赵宏伟推开。

        闪电般地冲出屋,直奔大河边她居然毫无意识,谁相信呢?

        一连串的惊天动地的举动,她居然会不知道?

        无法解释,赵宏伟心里产生阴影。对徐正巧这个人,赵宏伟是绝对深爱。

        都是一个村的人,不在一个生产队。两家人之间不过相差四五百公尺远。加之两个人在上海打工,工友加老乡,要不然两个人也走不到一起。徐正巧属于那种再正常不过的人。如果她有什么精神病史,赵宏伟应该第一个知道。

        两个人相处,前后也算有三到四年。

        徐正巧再怎么伪装,三四年在一起相处,赵宏伟不可能一点没发现。

        因此,家里人瞎猜:说人家徐正巧会不会在娘家就得一种“花旗疯”的毛病。据说,这种病即是青春期的女子,在长期接触不到异性的体恤,从精神压抑开始,导致崩溃,在新婚之夜,由于外力诱因而突然爆发。

        一般情况下,得了这种病的人,其人生终究痴傻愚钝,颠倒是非。

        见人一脸傻笑,但吃喝拉撒睡自己还能将就维持。更有甚者,到处乱跑,个人生活没能力自理的也不少见。赵宏伟听家里人说得惊心动魄,害怕至极。你说自己新婚燕尔第一夜,就碰到这样的难缠之事,预示着自己人生从此改写。

        将以一种悲剧性结局,他怎么可能不考虑自己的将来呢!

        赵宏伟有了退婚的打算。

        新婚之夜过后,徐正巧并没有接连发作,赵宏伟一筹莫展。

        尽管事实令赵宏伟难以接受,但对徐正巧的情感始终都在。面对徐正巧对新婚之夜的自己所做的一切行为的否定,赵宏伟也不好强求她接受。哪怕她对徐正巧的为人做出诓骗自己的怀疑,至少,除新婚之夜的意外,徐正巧给赵宏伟的印象,和以前一样,他看不出有任何破绽。

        郁闷的赵宏伟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表哥朱伟清,在朱伟清的建议下,请来了风水大师朱靳艮。

        他们怀疑是赵宏伟家的驻地出现了问题,亦或,是赵宏伟和徐正巧结婚的当天,他们俩遇到什么晦气。所谓晦气,即为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碰到什么千年植物成精;或者说千年动物成精诸如此类的灵异现象。

        当朱靳艮见到徐正巧的时候,所有人都希望听到风水大师给他们的指点,是徐正巧和赵宏伟结婚当天遇到了什么狐狸精一类的怪物,然后,手起针落,徐正巧立刻恢复正常状态。然而,令所有人失望的是,朱靳艮来到他们家客厅,见到徐正巧的第一眼,便是满脸堆笑。

        给人的感觉,仿佛她们俩早就认识。

        在给徐正巧号脉的那一刻,朱靳艮的一双眼,更是紧盯着徐正巧的一张羞得通红的脸,一眨不眨。

        仿佛要从徐正巧的脸上找出金子,这让在场的人都以为朱靳艮有什么新的发现。所以,大家都在恭候佳音。正常情况下,作为大师的朱靳艮如果诊断徐正巧遇到什么他都无法解决的事,朱靳艮的脸部表情不会给人笑嘻嘻的感觉。

        愁眉苦脸都来不及,哪还有心事笑得出来?

        因此,当大家看到从朱靳艮脸上浮现出的笑意,悬着的一颗心,都放下。朱靳艮表现出来的笑脸,至少给大家一个信号,发生在徐正巧身上的怪事,他绝对能解决。这不,看到朱靳艮又是号脉,又是询问,徐正巧露出羞羞答答的表情,全身心放松,赵宏伟和朱伟清有目共睹。

        他们俩离开之后,朱靳艮对徐正巧做了什么,门外人是不知道。

        除了赵宏伟之外,估计没有想知道朱靳艮对徐正巧做了什么。在得到徐正巧肯定的回答之后,朱靳艮才进行下一步动作。从徐正巧的脖颈开始,从后脑勺顺着脊柱向下按压。每往下移动脊柱关节,他便用力。

        只听得徐正巧“啊”一声,朱靳艮紧跟着问道:“你听到响声了吗?响不响!”

        徐正巧虽然在朱靳艮用力按压时,发出啊的一声,似曾感到酸痛。但随后脸上露出欣悦,朱靳艮也能从徐正巧的笑意中得到几分安慰。“啊哟,真没想到还有这般神奇的手艺人。哎,我以前听说你是位屠户,怎么会半路出家了啊?”

        想起刚进门,赵宏伟对自己的发问,朱靳艮不是很乐意有人问及自己的过去,甭管以前做了什么,现在,我可是家喻户晓的风水大师。你只要用得着我,就得尊重我,按照我说的去做。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则是笑一笑。

        他不好对赵宏伟发号施令,只是以对朱伟清说话作为突破口,逼迫赵宏伟就范。

        “朱伟清,你们俩还是回避一下吧!我在给患者治疗,不要有人干扰,或者发出声响,影响我的治疗进程。”朱伟清听到这里,很配合地拉着赵宏伟。两个人对视一下,朱伟清噘噘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两个人静悄悄地离开了客厅。

        直到朱靳艮将徐正巧抱到属于赵宏伟和她的婚房,徐正巧继续呼呼入睡。那红彤彤的脸蛋,犹如两朵芙蓉,绽放、盛开。一切安排就妥,朱靳艮打开门,对着赵宏伟招招手说:“好了,等她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赵宏伟有些半信半疑。“这就好了啊?不会这么神奇吧!”

        朱伟清则百分百地相信朱靳艮不会有假。

        他是朱靳艮的邻居,对朱靳艮的手艺,可以说他朱靳艮瞒得了天下人,却瞒不过他朱伟清。“嘿,风水大师说话你都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是真是假,人家现场直播,不吃药不打针就给你老婆的病治好,还有什么可说的呢!都是前庄大后舍,灵不灵你明天不就知道了啊!”

        朱靳艮不语,只是从自己绣有“佛”字的背包里,取出一只金光闪闪的、戴着金项链的指甲剪大小的金葫芦,交到赵宏伟手里说:“待她醒来后,你只需把这个金葫芦给你夫人戴上,并告诉她,是只经过风水大师开光过的金项链,必须一年四季戴着不要离开身。

        不瞒你说,像这样的护身符,人家出我几倍价钱,我都不可能答应卖给他。

        今天,把这个赠予给你夫人,纯粹是看在你们两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情面上。

        或许,我们前世有缘,今生续缘来了!”说完,朱靳艮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打着哈气,拖着疲惫身躯匆匆离开钱行村。一路上,他和朱伟清两个人骑上电瓶车,有说有笑。带着成就感,朱伟清仿佛比朱靳艮更为满意。

        赵宏伟拿住朱靳艮给的金葫芦,包括金葫芦上面那根金项链,看来看去价格不菲,少说得值个万儿八千。无亲无故,凭什么朱靳艮要给自己老婆这么厚重的礼物?

        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世界没几个好人,像朱靳艮这样的给自己老婆治病不要钱,反倒贴他们家,于情于理说不通啊!

        他端详着金葫芦,将自己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

        希望从中找出朱靳艮的心思,显得头昏脑涨,也想不出答案。他哪里知道,朱靳艮给他老婆的金葫芦为什么要赵宏伟亲自给徐正巧戴上,那金葫芦里装的是朱砂和死不丢“一种草本生作物,生长时藤蔓缠绕在一起难解难分”的粉末。

        朱砂辟邪,死不丢预示着她们俩婚姻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要说金葫芦里面朱砂之威,地球人是看不到。

        除非,像朱靳艮这样的风水大师,或者说道家、儒家、佛家宗族宗主才能领悟。

        这么告诉你吧,赵柏厨在朱靳艮走后,他并没有死心。而是化着一个老和尚,前来赵柏厨他们家化缘。正常人家,见得有和尚来化缘,都视着天大的喜事,尽管他们知道那只是个假和尚。

        赵宏伟哪里知道那是赵柏厨鬼魂化妆的一个陷阱,他兴奋地从客厅直奔厨房。

        这一刻,金葫芦起作用了。它从徐正巧的脖颈开始发出嗡嗡响声,并在响动的过程中,金葫芦和金项链开始在徐正巧的脖颈腾空而起。没等赵宏伟走出客厅,站在门口等着化缘的老和尚即刻紧随金葫芦的响声,翩翩舞动手里禅杖。

        只听得禅杖打在铁器上冒出金光闪闪的火花,和尚劈砍腾挪气喘吁吁,徐正巧脖颈的金葫芦响声不断。那老和尚手里的禅杖,其实就是赵柏厨手里的青龙宝剑。赵宏伟看到的只是老和尚一个人像疯子一般,在跟自己打斗。

        其实,那个看不见的隐身,即天庭护法神金刚葫芦娃。天神大战冤死鬼魂,打得天崩地裂。

        遗憾的是,赵宏伟和徐正巧都看不到这场决一死战。

        结果,还是以赵柏厨落败而告终。

        鬼蜮就是鬼蜮,他们进入十八层地狱可以,但要升天,需要机遇和修行,对赵柏厨这样的冤死鬼而言。对待那些原本即入地狱十八层的恶人,小人,永远都不可能进入天庭。因为作孽特多,只能在地藏菩萨那里进修授课!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