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29章神奇的风水大师

29章神奇的风水大师

        朱靳艮担心自己的这一番作为,除了徐正巧以外,没第二个人知道。人家没看到,你也没跟人家细说。做了好事不留名,但是,在上苍面前确实无法交代。因为,他作为风水大师需要给给养的呀!

        怎么办?

        将自己做的这些好事,告诉邻居朱伟清,让他出面跟赵宏伟他们家人解释能行吗?

        朱靳艮对自己家的老邻居也没百分百把握,朱伟清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死脑筋,对自己认为的东西绝对不会相信别人。哪怕头撞南墙,他绝不认输。所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也避免不了埋藏在我们内心里的某些顽固不化,根深蒂固的拗劲。

        和左邻右舍相处,朱伟清有难则帮,有矛盾,只要是损害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哪怕是鸡毛蒜皮,绝对六亲不认。他和他爸爸为栽在田埂上的几棵树,父子俩吵得不可开交,搞得小朱庄人都来他们家看热闹。父子俩见有人看笑话,应该说双方都应该有所收敛。

        朱伟清和他爸爸则不然,见有人看热闹,父子俩特别起劲。

        居然捞衣抹袖,当着众人的面动起手来。要说有错在先的,莫非他父亲倚老卖老。

        朱伟清见人多了,想就此罢手。毕竟自己是晚辈,和父亲吵架对与错人家都会说自己是不孝之子。未曾想他父亲得寸进尺,步步紧逼。他冲到朱伟清面前就是左右开弓,打得朱伟清两只眼睛直冒金星。

        想忍,朱伟清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个健步上前,给他老爸来个抱摔。

        当然,他是双手缠住他老爸慢慢地倒地。否则不然,老头子一准被他摔成骨折,到时候还是他掏钱去医治。朱伟清不傻,只是在众人面前给自己找回面子。正在众人笑得前凹后凸的时候,朱伟清顺手拉起他老爸。

        令人笑弯腰的是:他老爸从地上爬起来,拒绝朱伟清伸过来的一只手。

        自己一个翻身从地上站起,然后,摆出格斗架势,迈出丁字步,双手抱拳一前一后。他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朱伟清,招招手,满不在乎地挑衅道:“小子,老子刚才被你一个不小心给算计了。现在,来真的输赢还没定居你别高兴得太早。有一点,不准动腿使绊。”

        众人一听拍手给他老爸鼓掌,朱伟清头脑明镜似的。

        这帮人,唯恐天下不乱。看别人笑话,他们是只恨来得太晚。有的人喊出声给老爸助威:“喂,老朱啊,加油,我不信你干不过你那骨瘦如柴的儿子,给我上。给我们老一辈争气,要不然总是看他们晚辈脸色吃饭,谁有人不愿意。”

        他老爸跃跃欲试,朱伟清走过去低声说:“老爸,你看看这些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好人,哪有蛊惑人家父子俩动手打架的呀?你个猪脑子,又不想一想。你都50多岁了,我在没有用,才三十大几。一只手就能打折你,还自鸣得意。又不怕人背后骂你是个傻猫,人家叫你干啥就干啥,还不赶快回到屋里歇歇去!”

        父子俩打架,在小朱庄留下笑话:叫朱伟清父子俩打架,不准带逼腿。

        即在抱摔时,一只腿必须先提前插入对方身体右侧背。他们家是这种情况,和祝家贵他们家相处,老一辈也是隔三差五大吵大闹。明来暗去,明争暗斗。总是走不到一起,各自维护各自利益。到朱靳艮这一辈,多亏朱靳艮找了个贤惠的妻子颜如玉。

        和朱伟清他们家化干戈为玉帛,如果按照朱靳艮爸爸妈妈留下来的遗嘱,朱伟清和他们家即是世代恩仇。包括朱靳艮遭受乱坟场黑煞神偷袭,朱伟清一家人没少说他们家闲话。嘲笑讥讽,几乎成了小朱庄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所以,朱伟清和朱靳艮虽然属于本家兄弟,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丁点难以化解的疙瘩,扦格难通。

        甭说赵宏伟他们一家人没人相信今天在徐正巧身上的所作所为,连同自己老邻居老本家朱伟清,也不一定承认自己做了什么对徐正巧和赵宏伟有利的事。谁会相信多年以前死去的人,会在徐正巧和赵宏伟新婚之夜重新出现,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胡说八道。

        理智一点,没有人会相信他朱靳艮能和四维空间的灵魂进行沟通。

        且,他能看到的四维空间的一切,普通人是无法看得见。

        是普通人不够智慧,但他们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的智慧不够悟性,反倒认为别人见到的东西,都是无中生有。人类的可悲之处。即他们无法承认用自己的现有的感知,去领悟四维空间的真实存在,是因为自身智慧和悟性不足的缘故。

        量子纠缠,已经用科学的方式,证明人的灵魂是存在宇宙中。

        所谓暗物质,是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的人无法感知的一种物质。

        它能穿透宇宙空间,当然也能穿透钢筋混凝土组成的任何一种坚固物体。包括人类认为的最坚固的花岗岩,在暗物质面前,不值一提。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四维空间的暗物质行程和穿透力。就好像人类发明黑武器,却无法破解黑武器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一样。

        宇宙中的暗物质,无处不在。

        它像幽灵一样,生活在我们每一个的身边和周围,而我们却无法感知他们的存在。正如我们在生活中遇到艰难困苦踌躇不前一样,梦里有时会出现死去的亲人影像。那是因为我们的亲人,他能洞察我们在三维空间遭遇的一切不幸,却无法和我们进行沟通。

        受维度和空间的限制,那些死去的亲人的灵魂,

        眼睁睁看着我们受苦受难,而他们能做到的,也只能为我们祈祷和妄自兴叹。因为帮不了,所以只能以做梦的形式出现在人类的行为意识当中,却在有些时候,不得不被人类误解甚至是视而不见。带着失望,亲人们只能选择在四维空间静静地观察我们是怎么遭遇不幸,又怎么去克服不幸。

        当人类成功摆脱或者战胜来自天外的不幸时,那些逝去灵魂会再四维空间得到几许安慰。

        也难以避免有些人陷入泥潭,这个时候如果被逝去的亲人灵魂目睹,他们和我们人类一样,除了替我们难过,惋惜,剩下的时间就是看着人类遭难而束手无策帮不上忙,悄悄的流泪,别无他法。

        生活在不同维度的空间,是不可以进行肢体、语言以及灵魂的沟通。

        死去的亲人只能为我们遭受的不公,或者即将遭遇的危险或灾难,着急。明知道什么也帮不了,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通过亲情之间灵魂感悟,提醒我们生活在低纬度空间的人格外小心。这就是我们时长会在睡梦中遇见逝去的亲人,对我们指点的由来。

        那可不是什么迷信,或者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而是亲人们出于对我们的爱护,以托梦的形式,将我们将来,或者现在正在遭遇不幸,亦或喜从天降,以人类做梦的形式加以提醒。所以说,梦见自己的亲人,那可是一次难得的不同维度之间的灵魂交流。不要怕,尽其所能让逝去的亲人多多说话。

        因为,四维空间的文明,远远超出三维空间人们的想象。

        朱靳艮能和四维空间的魂魄沟通,他能看到生活在四维空间的暗物质,包括死去人的灵魂,因为别人看不到,所以才遭遇人们歧视和排斥。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得清楚的事,除了自圆其说,朱靳艮没办法给别人一个合理的解释。

        凭他目前的认知,要想说服身边所有的人,比赶鸭子上树都难!

        唯一能证明自己的,无非是给别人排忧解难。

        比如,徐正巧他们家出现的这件事,你可以不相信朱靳艮,他确实手到擒来治好了你的病。只有用这种办法,去征服所有人的质疑,朱靳艮没有第二种选择。罢罢罢,既然我是在徐正巧身上做的好事,人情必须有徐正巧本人来报答。

        我不缺德,但绝不亏待自己而便宜别人。

        人心就是贪得无厌,你对他好,他便是认为理所应当。

        人心又是无底洞,贪婪和自私永远填不满他们的心窝堂。人心不足蛇吞象,得寸进尺心里,几乎每个人都有。感恩戴德的人,万里挑一,微乎其微。想到这里,朱靳艮没半点羞愧之心,他走到徐正巧身后,对其进行点穴推拿。

        我不需要别人相信我,至少有你徐正巧一个人相信,便是心满意足。

        徐正巧也不知道朱靳艮到底要干啥呀?刚才他在自己身上的一番神操作,令自己想入非非,有点魂不守舍。心里有一种痒痒的想法,令徐正巧难以启齿。现在,又转到自己身后,无非是给自己按摩点穴!难道这是必须要做的动作吗?

        还是这位风水大师借机给卡油。想到这里,她怎么感觉朱靳艮对她有些不规矩,或者说在朱靳艮对她按摩的过程中,有些动作给徐正巧的感觉,是别有用心的带着某种暗示。

        她不好说,也无法张口来问。

        默默允许的情况下,她下意识地回忆起自己在新婚之夜失去理智的一刹那,好像在耳边响起英俊少年的咄咄逼人的言语。“你不跟我走,也休想跟赵宏伟结婚过一辈子。”每每脑海里出现赵柏厨的一席话,徐正巧被朱靳艮的话所征服。

        至于别人相不相信,徐正巧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反正,大多数人只选择相信自己,而不是相信别人。

        如果,不是徐正巧亲身经历,或许,她也会和别人一样,选择相信自己,而并非相信朱靳艮。所以,徐正巧这一会对朱靳艮改变了刚来他们家的初步看法。至少,现在不但不排斥,反倒选择信任。

        对朱靳艮的一双手在自己身上的不停地游走按压、敲打、抚摸,她双目紧闭,尽情享受。

        索性,任凭朱靳艮叫自己干啥,她只知道配合便是。

        朱靳艮给徐正巧从头到脚的按摩,那个舒服,令徐正巧终身难忘。

        她贪婪地享受着,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放松和尽兴。一边装着沉睡,一边暗暗地配合朱靳艮的每一个动作,两个人配合还算是默契。徐正巧的表现,令朱靳艮汗流浃背也不觉得累。他十分卖力地给徐正巧按摩着,仿佛他不是什么大师,而是徐正巧雇来的按摩师。

        只见得朱靳艮一会让徐正巧坐正姿势,一会又让徐正巧躺在大桌上,一会又让徐正巧侧过身。总之,徐正巧全身所有穴位,从头到脚。什么迎香、承泣、眉冲、本神、水沟......到冲门、足三里、中封、触阴、涌泉等等,都被朱靳艮一双手摸个遍。

        一通操作,他也没经过徐正巧同意,直接将睡得死沉死沉的徐正巧用力抱到新娘房。去干什么?人家风水大师要做的事,你问我我问谁去!

        要么按摩治病,要么点穴推拿,除此之外,他还能干什么?

        话说朱靳艮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你说他驱除了徐正巧体内英俊少年赵柏厨之阴气,没有人证物证,你让赵宏伟怎么给你报酬?或者说,怎么给你给养?退一万步说,赵宏伟他也不知道徐正巧的邪病,是来自自家的宅基地建立在孙雨晴死去的外甥赵柏厨的坟茔上。

        连老赵家的老祖宗都不知道的事,他一个后生又怎么可能知道。

        如果赵宏伟和他的家人早知道自己家的宅基地是凶宅,哪怕选择旅游结婚,也绝不会选择在老家的屋子里结婚。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事已至此,唯有朱靳艮能破解徐正巧大喜之日脱掉衣服,满大街到处乱跑之谜。

        人们都知道不对劲,可就是不能像朱靳艮那样地从中找出原因。

        是因为不可能让任何人都知道天大秘密,要想具有扭转乾坤之慧根,就得看你祖上是否行善积德,特别是你自己本人是否具有通天智慧。有人说,朱靳艮是个屠户,斩杀生灵,他应该罪大恶极。怎么可能具有菩萨心肠,度己度人?

        你不要忘了,朱靳艮杀猪,每杀一头猪,他都用猪血供养谢罪的呀。

        别小看炖熟了的一碗猪血,供养财神爷和土地,绰绰有余。

        诚心所致,金石为开。能将一件事,坚持做多少年,而从不间断,感动天,感动地。屠户变为善良之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未尝不可。修行之人,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内心里坚守那份属于自己的虔诚。

        心里有佛,佛祖始终都在;心中无佛,哪怕近在迟尺,也是相距千山万水。

        再说了,没有屠户,普天下之人都是食肉动物,你不杀猪,他不杀猪,还能有谁吃到猪肉啊?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朱靳艮杀猪,也在造福人类。之所以遇到黑煞神,是因为朱靳艮杀猪数量已经达到极限。也就是说,上苍赋予他造福人类的杀猪计划,他已经不折不扣地完成。

        接下来,他只需修行洁身自好,便是万事无忧。

        可是,朱靳艮这个人就是个犟脾气,他以为自己手里有一把杀猪刀,就可以横行天下。

        其实,差远了!我们每个人的活法,虽然各自不尽相同,但都是因为自己的出生时候决定我们各自的职业和身份。说是王侯将相,出生便是定死,平常人家何况不是这样。命里有五分,确如起五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那都是统治者的学说,普通人不能上当受骗。

        所以,朱靳艮认为自己不可一世,黑煞神就亮出身份给他看看,他使用的钢刀卷口,他使用的铁钩被扭成麻花状。就是要让朱靳艮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银河系中的太阳系有上亿个之多,人类居住的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朱靳艮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孰轻孰重。所以,别高估自己!

        见得朱靳艮有所领悟,这才给他托梦授课,所以才有了朱靳艮的现在。

        要不然,他凭什么知道未来过去,前世今生。且,是所有人的命脉,都掌握在朱靳艮的手掌心。啊哟,听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朱靳艮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玉皇大帝呀?不是,举头三尺有神明,朱靳艮的一切行为举止在受到神灵护佑的前提下,当然也接受神灵的监督。

        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又得到供养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做事而不受供给,神灵也会责罚他的吆。就好像现在,他已经得知赵宏伟他们一家人不可能给多少供养。因为朱靳艮所说的这一套,都是用心和时间去悟性,但又无法证明的东西。起码,暂时无法得到证实。既然是无法得到证实的东西,人家有理由不予提供给养了。

        那么,朱靳艮因为过度施舍,导致供养稀缺,岂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啦!

        所以,他不能因此断送自己前程。对不起佛祖的事,朱靳艮也绝不妄下结论。他吃的亏太多了,九死一生。在生命垂危的紧要关头,多亏自己老婆不离不弃,才熬过佛祖的考验,要不然早就骨头打鼓!连自己儿子差点被他当成西瓜给切了,你说多危险!

        徐正巧被抱到新娘房的一刹那,朱靳艮是快马加鞭。

        也不知道咋的,但凡被朱靳艮按摩到的穴位,徐正巧是连声叫好。对朱靳艮的手法,徐正巧没半点反感和排斥的意思。“你们俩是自由恋爱是吧?其实,在上海,你们俩早就不是什么外人了。据我了解,半年前,你们俩就住在一个宿舍里,我说得没错吧?”

        朱靳艮脑海里,突然出现徐正巧和赵宏伟在上海某个公司上班住宿舍的情景。

        “嗯嗯嗯,是这么回事。都是本乡本土的,谁还不了解谁呀?加之我们俩又是在一家公司上班,两个人水到渠成的就在一起了啊!风水大师,这里面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我去,您真够厉害的,连这些事都能算出来!”

        看来,徐正巧被朱靳艮完全蛰伏了。

        可以说,她现在对朱靳艮的话,是宁愿信其有而绝不信其无。

        朱靳艮的一双手,继续在她身上行走着。软绵绵的温柔按压,碰到徐正巧暖洋洋的身躯,合二为一,彼此融洽。两个人心开始往一处想,动着也往一处使。关键是,朱靳艮的按压,给徐正巧的感觉天马行空,异想天开。

        几乎不由自主,附和朱靳艮仿佛成了她现在的必修课。

        那点穴的动作,所到之处,无不构想起徐正巧对某种关系的渴望。

        但是,她不能说,主要是朱靳艮不是自己男人赵宏伟。

        其次,因为朱靳艮只是风水大师。

        和风水大师眉来眼去,不知道是福是祸。当然,如果风水大师积极主动,徐正巧当然顺势而为,不都是事出有因嘛。她不想在道德上受到谴责,也不想自己和美好的一瞬间擦肩而过。无需道德绑架,只求开心快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