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27章奇葩的新婚之夜

27章奇葩的新婚之夜

        要说表弟媳妇结婚当天遇到奇葩事,还真滴是难为情。

        作为表哥来他们家舍分子钱被邀请参加婚礼,目睹未过门的表弟媳妇,在客人断断续续没散尽,突然间冲出新娘房,赤膊上阵,那是叫个体面。关键是一丝不挂,还口口声声叫喊着我要走,我要走......

        搞得表弟一家人煞费苦心,他们极力封锁消息,到最后还是被左邻右舍知道。

        人家可管不了那么多,当着说书,瞬间将消息传至十里八乡。唉,可算是丢人丢到家了。怎么办?没人支招,顶多也就得出两个建议:一个,去医院看医生。如果是神经病,那只能送她去精神病医院。

        如果不是,就问医生是否能治好。万一治不好,那第二条选择只有离婚。

        剩现在还没有生孩子,为了安全起见,现在离婚对表弟有利。于是,表弟一家人忙着去送表弟媳妇进医院。幸亏有朱伟清在场,他打断所有人的主张,认为不一定是什么病引起。他用朱靳艮亲身经历说服大家,众人听了好像也有些道理。

        说良心话,作为表哥,朱伟清也是为表弟媳妇一表人才,居然傻得连当着人脱光衣服自己都不知道,看上去真的令人大跌眼界,可惜了她那一张美貌的脸。

        据说,在娘家表弟媳妇徐正巧没结婚之前,人家还在上海一家企业打工。夫妻俩是在上海同一公司打工才认识的。由于都是本乡本土的人,两家人居住的地方,一个在流均镇,一个在钱行村小街,可以说距离不算远,条件可以说门当户对。

        结婚当天夜里,表弟媳妇徐正巧突然间神经兮兮的。

        问表弟到底是怎么回事,表弟也是吞吞吐吐的不敢多说。

        听表弟的口述,好像圆房时,表弟媳妇不同意,表弟有些控制不住,便想霸王硬上弓。结果,自己还没得逞,表弟媳妇突然间歇斯底地大喊大叫,撕掉自己身上衣服,在婚宴还没有完全结束之前,就大吵大闹冲出新娘房要回家......

        对朱靳艮来说,有人请他上门给人治病,朱靳艮是当仁不让,乐于奉献,且应接不暇。

        坐上小朱庄老乡朱伟清的车子,向南行驶三公里,再转弯向西,上了秦栏河大堤,直奔清沟镇。然后,过清沟大桥转向东行驶大约五公里,便到了钱行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表弟媳妇家大红喜字贴得到处都是。

        喜气洋洋的氛围,意犹未尽。主人家沉浸在儿子媳妇的新婚大喜之日的喜悦中,不难理解。

        对徐正巧新婚之夜出现的异常,人们仿佛并不相信是真的。宁愿相信新婚之夜发生的一切,是徐正巧和赵宏伟夫妻俩的恶作剧,而不是真的徐正巧遭遇不幸,变得痴傻,或者说成了神经病。

        只是小朱庄的邻居朱伟清找来表弟赵宏伟,和朱靳艮握手示好的同时,表现出一副很糟糕,又像似很懊悔的心境,令朱靳艮眼前一亮。

        “你好,表哥,这位就是你介绍的风水大师是吧?快,请屋里坐,屋里坐!”他递根香烟给朱靳艮,紧接着掏出打火机“疙瘩”一下打着,给朱靳艮点上。

        然后,将其请到客厅,泡上龙井茶,恭恭敬敬坐在朱靳艮的对面。

        对表哥的介绍,赵宏伟不太相信。但又不得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表哥介绍的所谓风水大师试一试。

        要不然,他准备带着自己的新婚燕尔去上海一边治病,一边上班。要知道,去上海看病,那可是天文数字。再说了,自己老婆徐正巧如果真的是被吓出神经病,那他这辈子心里也不可饶恕自己。自责,但又似曾不服输。

        “哦,你不用问我有没有把握。我知道,但凡找我看病看风水的人,多半怀着试试看的心理。可以理解,我也不妨告诉你,我朱靳艮治不了的病和看不准的风水,也没人能超越,或者说也没人敢接。

        先不管你信与不信,让你夫人出来给我号脉。能不能治愈不是嘴上说了算,我是只需看一眼便知缘由。灵不灵验,你可以当场试一试。至于我用的是什么办法,那可是天机不可泄露的大事。

        我不会告诉你,你也没必要追问!以治好病人症状为主,一切为了病人着想,大家心知肚明,便是皆大欢喜!呵呵......”朱靳艮总算说出赵宏伟内心里的那份担忧。

        在外打工的人,不相信歪门邪道。

        但风水大师既然这么说了,人家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一遛不就知道了嘛!赵宏伟被朱靳艮的话打动,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陶瓷活。他看一眼朱靳艮,似曾面不改色心不跳。再说了,如果风水大师是个骗子,他总不能连我表哥是他的邻居都骗吧?

        要说赵宏伟这个年纪,他不相信朱靳艮说的这一套,如果这件事不是表哥朱伟清出面引荐,估计赵宏伟不可能相信朱靳艮的说词。

        因为,他们在学校受到的教育,都是无神论,反对封建迷信。

        对表哥介绍的发生在朱靳艮身上的现象,赵宏伟没有反驳理由和依据,但绝对不相信表哥吹嘘的那样,认为朱靳艮有那么神。

        他认为,这个人可能有点鬼八道,但被左邻右舍神话了。有些事,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被人对号入座,大吹特吹罢了。

        既然朱靳艮也这么说,赵宏伟看一眼自己的表哥,即朱靳艮的邻居朱伟清。

        他笑着点点头:“没事的,表弟,你还是把弟媳妇请到客厅来,给朱大师号号脉。能不能治好,他可以立刻回答你。有我在这里,你难道还有什么担惊受怕的吗?弟媳妇的情况,和朱大师有点近似。要不然,我也不多这个嘴!”

        朱靳艮笑了笑,他对朱伟清的话,表示赞同。

        既然如此,赵宏伟也不藏着掖着,他二话没说,索性走到自己婚房里。

        将头发蓬乱的徐正巧搀扶出来,小心翼翼地将她坐在椅子上。“宝贝,听话噢,今儿个没人打搅你,你可不要再发脾气吆!”像哄小孩似的,赵宏伟也是煞费苦心。

        徐正巧似曾听懂赵宏伟的话,她勉强地微笑着,然后对着赵宏伟点点头,似曾默认赵宏伟的话。

        我的天啦!

        朱靳艮差点惊讶的说出口。难怪朱伟清夸他表弟媳妇是才貌双全,朱靳艮这才发现,小媳妇真的是身材苗条,眉清目秀。尽管头发有些蓬松,看上去乱如麻丝,但瑕不掩瑜。丝毫不影响她苗条淑女,文静舒雅,身材修长的身材和美貌。

        “您好,赵宏伟,是你们家朋友吗?”

        徐正巧露出三天来难得的一笑,朱靳艮一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徐正巧。徐正巧的情况比他听朱伟清介绍之后的猜测要好得多。臆想中的徐正巧,应该是位满头污垢,衣衫褴褛,赤着脚满大街捡垃圾桶食物的神志不清的人。

        当徐正巧从房间走出来的姿势,一摇一摆看得朱靳艮两眼发直。

        美若天仙,果真名不虚传。

        他没想到徐正巧居然出乎意料地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这才像从上海打工回来的人的正常的待人接物和礼貌用语。

        朱靳艮眼前一亮,他仔细端详着这位貌美如花的小少妇,看上去年龄不过二十二三岁,身高约莫在一米六五左右;上身穿的是米色羽龙服,内有小高领羊毛衫衬托;下身穿一条石磨蓝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高帮马丁靴。

        尽管羽绒服有些起泡,穿在徐正巧苗条身材上,显得是那么的合身、得体。不难看出,徐正巧是个注重个人形象的人。邻居朱伟清看出朱靳艮眼里发光,便认为朱靳艮的一双眼在看到徐正巧的一刹那,已经发现了什么。

        也就是说,朱靳艮有把握治好表弟媳妇的邪病,看来不成问题。

        自己介绍的人,如果治不好表弟媳妇的毛病,岂不是在表弟一家人面前难以做人。

        他伸长脖颈,踮起脚尖,希望得到朱靳艮肯定。当然,他表弟赵宏伟见着朱靳艮看见自己老婆徐正巧眼睛一亮,心里也有了几分把握。他们想的都是朱靳艮脸上露出的神情,绝对有信心治好徐正巧的病。

        朱靳艮还真的有两下子,他微笑着点点头。

        “哦,我是你表哥请回来的风水大师。刚才,我已经巡视你们家四周,心里有底。我见到什么,怎么去破解那是我的事。你表哥和我是邻居,我们是一个小朱庄的。你能告诉我在结婚的当天,你是不是看见过不该看见的东西。比如说:一只老鼠,一只黄鼠狼,或者是其它什么。

        如果你什么也没看见,也无关要紧,要实话实说。包括,你现在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可以直言不讳。切不可吞吞吐吐,或者有什么不好意思。如果害怕外人听到,不妨我让他们离开。在这里,只有你和我。我们俩可以畅所欲言,特别是你有什么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如果你隐瞒了,那我就无能为力了。”朱靳艮试探着问徐正巧,只见徐正巧望一眼赵宏伟和朱伟清,紧跟着对着朱靳艮慢慢地摇摇头。那意思很明显地在告诉朱靳艮,有朱伟清和他男人赵宏伟在场,她说话多有不便。

        不过,她的举动被赵宏伟和表哥朱伟清也看得仔细,两个人同时点点头,感觉没有什么不对。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朱靳艮要对徐正巧问话这很正常。

        他们俩只是看着徐正巧一眼,见她低头不语,朱伟清对着表弟赵宏伟挥挥手:“表弟,我们俩先出去,让朱大师跟弟媳妇私底下说说话。有我们俩在这里,她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不愿意讲出来!希望弟媳妇在朱大师面前,像在医院看病一样,作为病人,积极配合医生对自己治愈疾病有好处。说不定弟媳妇什么毛病也没有呢!”

        见得朱伟清拉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丈夫赵宏伟,徐正巧有些紧张地站起身:“哦,我没有什么不舒服,更没有你们说的什么毛病啊!我很好,很好,只是不想,不想......”她望一眼赵宏伟,想要说的话又咽回去。

        其实,赵宏伟心里明白,徐正巧心里要想说的话,无非是不想和自己圆房。

        我去,说来也怪!

        自己和徐正巧在上海又不是第一次,为什么在新婚之夜对自己极度排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鬼,搞得赵宏伟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在赵宏伟印象里,徐正巧对自己不但主动、积极配合,甚至比起自己还要冲动。新婚之夜的那一出,难道是徐正巧刻意的伪装?

        怎么可能,徐正巧可是个爱面子的人!

        前前后后捋一捋和徐正巧相识的过程,赵宏伟确定徐正巧结婚当天的情绪有些反常。只是这种反常现象是因何而起,赵宏伟也想弄个水落石出。眼见的赵宏伟和朱伟清漫步走出大客厅,且害怕别人来打搅朱靳艮给徐正巧治病,赵宏伟刻意将自家大门关上。

        没有人多想,只是为了方便朱靳艮给徐正巧治病。

        见得徐正巧对答如流,朱靳艮也被她的举动震惊。俨然一副正常人的架势,哪来的什么脱掉衣服大庭广众之下乱跑乱闯的精神病样子?朱靳艮有些棘手,他起身,将自己座椅搬到靠近徐正巧的边上,见徐正巧并没有退让的意思。

        或许,换着赵宏伟靠近她,徐正巧会本能的反应,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她定会选择逃避。

        朱靳艮顺势抓住徐正巧的一只右手,平放在大桌上。搭脉诊断,是中医望闻问切中的最后一步。徐正巧只是稍作抽手动作,并没有做任何极力的反对动作。一只手搭脉大约五分钟,紧跟着朱靳艮又给徐正巧换上左手,继续双目紧闭,徐正巧只能观察朱靳艮的眉宇之间似曾有过蠕动。

        我滴个去,估计赵宏伟这一会看到朱靳艮对自己老婆搭脉的动作,而徐正巧却没半点反应,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流鼻血。

        时隔几分钟徐正巧也说不清楚,屋内,一片寂静。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定能听到响声。朱靳艮抓住徐正巧的一只手时间越长,徐正巧的一颗心跳得越发厉害。对徐正巧来说,空气仿佛凝固,以至于他顿感呼吸急促。

        她的头脑,开始有了新婚之夜初始阶段的幻觉。

        有位少年的影子,飘飘然即将在她脑海里出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朱靳艮突然睁开双眼。

        他望着徐正巧,笑呵呵地说:“呵呵,美女,你还是不要瞒着我了吧!是不是在结婚的当天受到惊吓了啊?如果你不说假话的话,应该在结婚的当天,你在他们家的附近看到了一位英俊少年。他骑在马上,那可是一匹高头大白马。

        他骑在马上,站在云端里,对你示意跟着他走,是你犹豫不决。就在你回头看一看赵宏伟的同时,那英俊少年骑马飞奔而去。留给你的,是无尽的悔恨和惋惜。在临走时,他对你抛来一个难以忘怀的眼神。

        正是这种眼神导致你每每和赵宏伟在一起便心生厌恶,我不知道你说的情况符不符合你当时的心境。如果是,你只需要点点头。如果不是,你只需摇摇头。你现在见到你男人特别害怕的原因,正是因为心里装着那个英俊少年对你的回眸一笑?

        你现在心里放心不下那个英俊少年,特别是他骑在高头大白马身上的英俊潇洒,至今令你难以忘怀。

        可是,你又舍不得你现在的男人赵宏伟,于是你纠结。对你来说,你心里放不下哪位印象中的英俊少年;但又难以割舍现在的青梅竹马赵宏伟。在赵宏伟要对你付诸恩爱之意时,哪位英俊少年忽然而至,百般阻扰。

        左右为难,前后受阻,你处在两个男人之间的难以割舍的决策中。

        切肤之痛,你始终难以割舍其中任何一位。

        两个都要,唯恐双方大打出手。

        所以,你想得头昏脑涨,精神崩溃。

        这就是你失去知觉后,脱掉身上衣服,却浑然不知的缘由。如果我说得不对,今天分文不取,朱靳艮作为风水大师,我向你赔礼道歉。但如果我说中了,请按照我的日程安排去行事,我保你夫妻俩白头到老。”

        徐正巧听了反应有点怪异,她似呼并不想放弃朱靳艮口中所说的英俊少年。

        她没有立刻答应朱靳艮的问话,只是自己继续沉浸在模棱两可的纠结中。“我,我,下不了这个决心!”徐正巧的话一出口,整个人仿佛掉进泥潭里,一副不能自拔的样子,堪称为难至极。朱靳艮放下她的脉搏,冷冷地望一眼徐正巧。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结婚当天见到的那位骑着大白马的英俊少年,他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存在。要说他和你现在的男人相比较,你们俩都是凡夫俗子,天上一对,地造一双。而英俊少年,则是上个世纪的马家荡老孙家的外甥赵柏厨。

        他健在的话,已经一百多岁了。

        21岁那一年,赵柏厨过目不忘。

        树木花草,飞禽走兽只要经过他眼睛,便是熟透于心。写出一笔毛笔字,在钱行村家喻户晓。

        那一年春天,赵柏厨突然七窍出血,死于非命。后来得知,因为赵柏厨过于聪明,有朝一日毁天灭地,祸害两仪四象,天地之间难以容纳。故被上天以缉拿升天,进入仙界享受益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