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26章信则有不信则无

26章信则有不信则无

        等梓桐尹快步走进房间一看,嘿嘿,果然又要她猜对了。

        对开房间的门,第一眼正巧见的他们家李俊芳将自己摔到床上,身上还裹着被子。如此情景,梓桐尹不但没有立刻去扶起李俊芳,而是一个劲的捧腹大笑。再见的李俊芳摔在地上,嘴里还在念叨这杜绝的名字,梓桐尹有笑转为愤怒。

        气不打一处来的她,提腿对准地上的李俊芳屁股就是狠狠地踹一脚:“好你个李俊芳,我以为你做了什么噩梦吓得滚下床呢!确原来满脑子都是杜绝这娘们,睡到地上还笑得龇牙咧嘴,看来,你们平时没少快活啊!梦里睡着笑醒,笑得又是那么灿烂。索性,你俩在一起过得了呗!

        要不,我现在就走,这个家你就留给杜绝两口子得了呗!要我干嘛,和杜绝争风吃醋啊?两个女人为你一个女人打得头破血流,你说你李俊芳在马家荡多有面子。既然,你们俩没少干那是,也没考虑我和小队长囿于亮知道后,会给双方家庭带来什么后果,亏得你还和人家囿于亮口口声声称兄道弟。

        丫拉个巴子的,睡梦里,惦记人家老婆,你说你做的是什么不伦不类的事!怪不得动不动朝他们家送鱼送蟹,那杜绝总是往鱼塘去找你,却原来你们俩早就干柴烈火,难分难解了啊!李俊芳,你个没良心的,我,我她娘的非,非踹死你,踹死你不可。”

        紧跟着,一下、两下、三下梓桐尹毫不留情。

        “啊哟,梓桐尹,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李俊芳被梓桐尹对着屁股一脚接着一脚踢得又痛又麻,他静坐在地上,一边躲避梓桐尹踹过来的一双脚,一边用双手逮住梓桐尹的一只脚,嘴里念念不忘动静是不是也被梓桐尹踹到了。关切对着房间下意识的问道:“杜静,她没踹到你吧?”

        梓桐尹连续踹了李俊芳几脚,可能是因为踹累了,自己也没有力气和李俊芳一般见识。

        她胸前频繁起伏,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床边。随手脱掉裤子,指着自己的裤裆说:“奶奶的,睡得像死猪一样,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张口闭口杜静,小队长囿于亮听到你在叫他老婆的名字,不打死才怪。

        睡梦中大呼小叫杜静,你就不怕被人家听到,传到囿于亮耳朵里,你知道囿于亮会怎么想?

        想找杜静是吧,来,我给你找来了,她就在我这里呐!”李俊芳还真的遁声望去,但见得梓桐尹用手拍拍自己腿裆,笑得直不起腰。李俊芳总算从睡梦中醒来。他定晴一看,梦中的情景,不在是和杜静在一起,确原来是在自己的家里。

        和自己的老婆在一起,哪里来的什么动静。

        直到这一会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不该做的梦,先是因为失去梓桐尹自己心里难过至极。便放弃一切,去寻找她。在寻找放过程中,听说梓桐尹和小队长囿于亮在一起,靠摆地摊卖螃蟹过日子,李俊芳见状舍不得,但又醋意大发。

        他想和小队长拼命,不想,被他老婆杜静拦下......

        “什么呀!那不过是一场梦!”李俊芳知道自己刚才在梦里说出杜静的名字,被梓桐尹听到了。要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因为,只要梓桐尹到街市去买鱼买虾,杜静不用请不用带一个人按时按点来到李俊芳他们家的集装箱房子里......

        临走,带走些鲜鱼水虾,或多或少甩点钱给李俊芳,你说那李俊芳能收他的钱么?

        在贵重的东西李俊芳是不会手杜静的一分钱。或许,小队长囿于亮来他们家买鱼什么的李俊芳象征意义的会收点。但绝对不可能像对待杜静一样的对待囿于亮。尽管他们俩是夫妻俩,在李俊芳眼里,他只喜欢和杜静在一起交谈。

        这一点,杜静和梓桐尹有点性格上的相似之处。两个女人都喜欢对自己上眼的男人发动主动攻势,要说这一点,还真的不是囿于亮和李俊芳两个男人发起的主动。究竟是哪一方对另外一方主动出击,而后,另一方出于报复心理,所以导致他们两家人现如今的生活状态。

        两个女人都心里有数。

        而两个男人则不明就里,谁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婆与对方有染。

        正因为在两个男人心里,见到对方男人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愧疚。

        无论是囿于亮见到李俊芳,或者说是李俊芳见到囿于亮,两个人正常情况下对对方都是有求必应。因为和人家老婆有了暧昧,内心也就有了亏欠。但这种心理在梓桐尹和杜静两个女人之间,除了醋意,根本没有任何惭愧一说。

        他们了内心里的想法只是为了报复自己的丈夫,但又不想毁掉自己的家庭。所以,她们俩内心里想法即是不但要霸占对方男人,还要自己老公不出她们俩的范围。现在看来,梓桐尹和杜静这两个女人都做到了。

        爱占小便宜,是女人的天性!

        梓桐尹身为女人,他知道杜静找李俊芳是为了吃些不花钱的鲜鱼水虾。

        其它,梓桐尹从来不多想。不过,通过今天晚上李俊芳在睡梦中都说出杜静的名字,看来梓桐尹知道李俊芳对杜静已经上心。都说酒后吐真言,这小子今天晚上终于老狐狸露出尾巴,难以继续掩盖下去。

        种种迹象表明,李俊芳平时不知道在杜静身上花了多少不该花的钱。想到这里,梓桐尹只得想把自己的家安顿好,等有时间再来慢慢地收拾自己男人也不迟。“瞧你这副德行,为一个女人就连自己睡到地上都不知道?

        你说你到底做的是什么白头大梦啊!”梓桐尹没好气地坐到床上,手里拿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对着李俊芳说。“做梦能有什么好事情的啦!无非是头上一句,脚上一句,醒来时什么也记不清。快睡觉吧,明天还有请风水大师过来呢!

        不给他好喝好玩好吃的,又怎么可能真心诚意对待我们。”

        他讨好地凑到梓桐尹身边,被梓桐尹一脚踹到床边。倘若不是因为李俊芳一只手抓住床架,唯恐,李俊芳又一次掉到地上去了!

        好处是:李俊芳知道自己说梦话说漏嘴,梓桐尹听到他在,梦里呼唤杜静的名字,心上醋意大发这是难免。

        既然知道梓桐尹在火头上,自己索性装怂得了。所以,尽管被梓桐尹踹得青一块紫一块,李俊芳还是借着酒性,假装神志不清,厚着脸皮对着梓桐尹龇牙咧嘴地笑一笑:“嗨,不疼不疼,老婆,今儿个只要你开心,来,来,使劲踹。”

        见男人一副怂包样,梓桐尹“噗呲”一下笑喷了!

        第二天下午,朱靳艮如约而至。

        我们说过,他只是个屠户。

        因为在中心村的乱坟场,遇到有鬼向他撒泥巴,原以为有人在吓唬他。

        最后,被一阵来自坟茔里的黑烟席卷之后,便是浑天黑暗。无论自己手里拿的一把杀猪刀如何挥舞砍劈,终究被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魔力压倒在地。一米八二的身材,却被一只来自坟茔场的黑色烟柱不费吹灰之力的制服,朱靳艮自己也是没想到。

        亲身体验一把和魔鬼打架的感觉,朱靳艮下意识地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鬼蜮的存在。

        如果将他遇到的这件事放在别人身上说给朱靳艮听,估计他十有八九不会相信。自己亲自体验一回,不相信也不行。只是应该到了别人不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尽管朱靳艮说得千真万确,不相信他的人始终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灵魂和鬼蜮的存在。

        包括,那天深夜他从乱坟场听到的忠告,要他放下屠刀,金盆洗手。

        那声音仿佛来自无限的宇宙,时不时在朱靳艮耳朵里回想。被吓得七窍生烟的朱靳艮,闷在家里一个礼拜,只是喝水,嘴里一粒米都不进。直到被老婆送到医院,他才有些恍恍惚惚,断断续续开始吃些米饭米粥。待在医院,一个多月,朱靳艮被带到小朱庄老家。

        从此变得见人一脸笑,逢人边说自己遇到黑煞神,给人的感觉,他被吓傻了!

        不是别人这么认为,他老婆和他儿子,都已经当他是傻子。

        把儿子的头颅当着西瓜,从厨房拿到来切开,你说这样的人是真傻还是假啥?可就这么个傻不拉几的人,除了在医院花掉家里仅有的万儿八千块之外,连杀猪刀及其它工具都被他丢得一干二净。有人捡到他的工具,发现杀猪刀都是缺口。

        盛开水烫猪毛用的大水桶,已经碎成一块块木板;挑胆子的扁担,从中间被活生生折断两截,一分为二早成为柴火。

        而其它的杀猪工具,包括挎猪毛的铁刨子,挂猪肉的铁钩子,都被折弯得不成型。

        你说你朱靳艮不是遇到鬼神,哪有一个人有哪么大的力气,将铁器折弯,木头折断?就算是碰到大力士也不可能将锋利的杀猪刀口扳得缺牙缺齿,铁钩子也不可能被拧成麻花状。有人说朱靳艮被吓傻了,依我看,他那是吓得掉魂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他一个人不声不响从家里跑出去,给人家看病去了。

        初开始,他老婆和儿子都不知道他整天东游西荡骗吃骗喝到底是为了啥。后来,直到小朱庄有户人家的宅基地拆迁时,从老房子墙洞里跑出一窝黄鼠狼一样的东西。这家人不敢动,吓得帮助他们家拆房子的瓦匠也不敢下手。

        有人飞快地跑到朱靳艮他们家,请回朱靳艮,他当众叫所有人站远点。

        自己则用衣服将一窝小黄鼠狼用衣服兜走,并将他们放在一颗老榆树的树洞里,给里面放些棉花旧衣服什么的,然后对这家人说:“幸亏你们找的是我,如果我迟来一脚,有人得罪黄鼠狼,你们家定将遭遇灭顶之灾。

        知道那是什么吗?不是你们嘴里说的黄鼠狼,而是千年成精的狐大仙。

        住在你们家,至少,你们家不会有天灾人祸。只是可惜了,你们将老宅基地动迁,破坏了狐狸精的千年根基,估计,估计你们家最近几年要有大事发生。要想一家人平平安安,听我话,花点烧纸钱,配上鸡鱼肉蛋面等食物,夜半三更之后要面对西南方向,烧香叩拜谢罪!”

        谁信你?和朱靳艮都是一个村庄的人,不听朱靳艮的话吧,又目睹朱靳艮在乱坟场遭遇神鬼袭击,五大三粗的一个人,现如今变得骨瘦如柴。唯恐日后真的遇到他说的那些情况,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相信他的话吧,听起来有点离谱。

        不就是一窝和老鼠一样大小的黄鼠狼嘛,怎么可能就是他口中的千年修炼的狐狸精?

        如果真的有他说的那么玄乎,自己家这么多年来,又没看到他们家得到什么好处啊。

        想来想去,一家人最后还是选择按照朱靳艮的说法去做。宁愿信其有绝不信其无,优选法告诉所有人,在模棱两可的情况下宁愿究其轻,究其近。回想起一家人活到现在,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至少牢里没罪人,医院没病人。

        于是,他们家这件事全权委托朱靳艮去做了。

        要什么给什么,破财免灾。只是,让他们家小儿子跟在朱靳艮后边,烧香叩头什么的,都得听从朱靳艮安排。记得他们家小儿子说朱靳艮让他捧着祭祀食物,面对西南方向,叩头谢罪,请求原谅父亲动了拆迁房屋的主意,逼得狐大仙一家人搬迁。

        确巧,哪一年他们家小儿子中考,顺顺当当考上复旦。

        从那以后,朱靳艮在小朱庄一炮打响。

        尽管如此,小朱庄还是有人对朱靳艮有所怀疑。你说让一个屠户金盆洗手成佛成仙,怎么可能。在过去,屠户不是一般人都能做的呀!拜天谢地,求神拜佛,负荆请罪经过一道道修行,叩拜谢罪才能拿起杀猪刀,成为一名屠户。

        要不然,一年下来,你杀戮多少活蹦乱跳的生灵,罪孽深重是要遭报应的呀!

        在老家,朱靳艮也不计较什么报酬。

        推拿、针灸、看风水、集中西医于一身,独当一面。

        谁家东西丢了,人走散了,不小心将随身携带的大门钥匙给弄丢了,包括小朋友受到惊吓,都来请朱靳艮出马。少侧好酒好菜招待一番,多侧送给他好烟好酒包括红纸包。嗨,这一下他老婆儿子高兴了,再也不当朱靳艮是个被乱坟场的孤魂野鬼吓傻的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朱靳艮这个人识字不多,也就读了小学五年级。

        居然懂得看风水,看阴阳,算命打卦,八字延伸64卦他举一反三,样样精通。我滴个去,你就拿本书放在他面前,他也不识几个大字。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他还会使用罗盘什么的一套工具。包括针灸,号脉,刺血位,朱靳艮妙手回春。据说,是他在睡梦中得到高人指点。

        但凡是朱靳艮会的,都是在睡梦中有人附在他耳朵边上,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会他。

        直到朱靳艮记得滚瓜烂熟,那位先人才不托梦给他。这些,都是朱靳艮老婆和儿子对左右邻居们解释中的一套托词。究竟朱靳艮碰到什么,他们家老婆和儿子说的是不是真话,左邻右舍根本无法证明这一切。

        半信半疑,宁愿选择相信是真的,也绝不会选择不相信。

        就这样,朱靳艮在小朱庄一下子被抬到大仙的位置上。

        十里八乡纷至叠来,找他办事的人家,几乎天天都有。生男生女找他,不孕不育找他,伤风感冒找他,夫妻俩闹离婚也来找他。门庭若市,有人送礼,有人送钱,坐在家里不动,他就能每天盈利百儿八千块。所有这些,他从来不去开价,随便人家施舍。

        有些为自己求得香火延续的人家,更是对朱靳艮唯命是从。

        无任朱靳艮要求他们做什么,都义无反顾,不加半点怀疑。我去,风水大师的话,谁敢不听!如果说愚昧会导致一个人精神支柱的丧失,那么朱靳艮为什么能令妙龄男女对他的话奉为圣旨,这又是为了什么?男人不生孩子,经过朱靳艮治疗以后女人怀孕是因为朱靳艮帮忙解决。

        那女人不生孩子,经过朱靳艮治疗,就怀上了,你又怎么去解释这件事?

        众说纷飞,褒贬不一。朱靳艮耳不聋眼不花,对待外边人的议论,他只是付之一笑,也不去争辩。因为,你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东西,那就是一个什么东西。休想通过自己的解释,来获得别人对自己的改观或者看法,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想改变一个人的对自己看法的最佳途径,永远不可能是说服教育或者说解释,而是头撞南墙,让这些人吃一亏长一智。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件奇葩的事。小朱庄东南十几华里的钱行村,又一位小媳妇结婚第三天,也不知道受到什么刺激,居然脱光衣服,大庭广众之下,撒腿就跑,嘴里骂骂咧咧听不清她说些什么。

        他们家有个亲戚在小朱庄,这个人和朱靳艮是本家弟兄,一个家族之内。小媳妇是他的表弟媳妇,看着眉清目秀,做出这样的事,确实令整个家族难堪至极!

        他忽然想起朱靳艮在中心村乱坟场遭遇神鬼之时,和这个小媳妇的症状一模一样,失魂落魄,比傻子还要傻!

        于是乎,建议表弟去小朱庄请来朱靳艮,给表弟媳妇治病。这家伙现在可不简单,人家每天坐在家里有人送钱上门。如果,如果我们家表弟媳妇也是碰到和朱靳艮一样的运气,岂不是发财了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