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24章不纯粹的夫妻情感

24章不纯粹的夫妻情感

        小队长嘴里嚼着红烧肉,那油腻腻猪油,从他嘴里漏出来。

        他来不及用餐巾纸擦一擦,手里拿着朱靳艮的风水大师名片,一个手指头按一个数字。

        眯虚眼睛,眉头紧皱。终于,接通了朱靳艮手机:“你好,请问你是哪位!我是风水大师朱靳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无论是阳宅或者阴宅,无论是屋里有病人,或者说牢里有罪人,我都能化解您的潜在风险。不说大话,不吹牛皮,等你心服口服,我才享受您的恩赐,呵呵!”

        “嗨,是朱靳艮风水大师吗?哦,我是马家荡的囿于亮啊!怎么样,现在在上海还是在苏州啊?听说你在老家益林也买了房子啦!你外孙冯强说,好像你买的是;一上三,还是门市房是吧!看来,我的声音您都听不出来,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马家荡知道不,马家荡的小队长囿于亮。”

        小队长一连串地问话,听得对方有点招架不住。

        但小队长不得不在李俊芳和梓桐尹面前假装和祝家贵混的很熟,不过一面之交,吃过几回饭,喝过几回酒。凭朱靳艮那知名度,怎么可能记得像小队长囿于亮这样身份的人。还好,朱靳艮虽然想不起来,但他绝对摸索对方的口气根据对方的意思,回答他的问题或者随时随地附和对方。

        “哦,我现在在上海。苏州、老家、上海,三地我是哪里有事去哪里!生意人身不由己,我外孙说的不错,在益林镇我买了一上三的房子。不贵,包括装潢,才五六十万。怎么啦!这么晚打我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喜事要告诉我啊?莫非,是你儿子结婚,姑娘出嫁,喜事盈门请我吃喜酒来着!哈哈哈......。”

        或说道这一会,朱靳艮还没想起小队长囿于亮在哪里认识。

        不愧为风水大师,说出话滴水不漏,总能给人带来喜气、祥和。他笑呵呵的语调,听得小队长囿于亮心花怒放。既然对方和自己寒暄,那就得投其所好。囿于亮放下酒杯,和手中筷子,示意李俊芳不要打搅他和朱靳艮的通话。

        “呵呵,大师就是大师,我话已出口,你便猜出一个七八分,我以为你在老家呢!这不,我们马家荡的孙雨晴他们家老宅基地上的房子,现在买了!卖给兴化在马家荡搞养殖的李俊芳。老两口和我玩的不错,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他们买房子我参与了。现在,屋里要装潢,听到的风言风语也不少。这不,夫妻俩有点不着底。”

        他没有说出孙雨晴老宅基地是凶宅这件事,而是以一句模棱两可的不着底三个字来形容。

        朱靳艮乐意听到有关于他生意场上的事。谁提供他的生意做,谁得利。朱靳艮这个人历来奖罚分明,从不吝啬。但凡有利益诱惑的地方,人缘关系就好,谁嫌钞票多的呀!给朱靳艮介绍生意的人,比朱靳艮本人还要用心。

        所以,人家朱靳艮有能耐坐在家里等人上门邀请他。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样,坐在家里不动,有人送钱上门的那种。“我说呢,怪不得我今天早晨起来,总是听到小喜雀在头顶叽叽喳喳地叫。确原来是有贵人给我带来财运啊!缘分,缘分啦!这样吧,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你我有贵人相助之缘,何不趁热打铁。

        明天,明天晚上我就赶回去。告诉你朋友,只要我到家,看一眼便知阴阳吉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我在,魑魅魍魉一扫光!嘿嘿!”

        朱靳艮在电话那头,始终保持笑呵呵的语气和小队长囿于亮沟通。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阿谀奉承较多。如果说他算是捧杀,不至于。因为但凡介绍他生意的人,对他除了有一份利益上的期待之外,对朱靳艮的崇拜,是他们的共同特点。也可以说,是朱靳艮的粉丝。

        小队长囿于亮就是要朱靳艮说出这样的话,虽然他和朱靳艮在通电话,但李俊芳和梓桐尹秘气小声,连大气都不敢出。朱靳艮和小队长囿于亮的对话,她们俩还是能断断续续听到有些。“啊哟,那就有劳大师亲自跑回来一趟了!就这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囿于亮在家切好茶,烧好菜,恭候大师的到来!”

        朱靳艮听得囿于亮和自己配合得严丝合缝,心里那真的叫个爽。不是说他这个人没什么能力,专门靠吹三炫五的过日子。而是他要想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必须得有人跟自己炒作互动。他需要男男女女的粉丝给自己搞宣传,一人在背后夸他一句,朱靳艮的风水大师身份越抬越高。

        见得两个人互相寒暄一阵,小队长见时候已到。

        两个人电话联系的效果,听得李俊芳和梓桐尹夫妻俩啧啧称赞。嘴上没说什么,内心里早对小队长囿于亮感恩至极。囿于亮一边和朱靳艮通电话,一边全神贯注的观察李俊芳和梓桐尹的面部表情。见得两个人眉毛上扬,他“吧唧”一下挂断电话。

        看上去,他满面春风,加之喝了点小酒,两个小嘴巴红彤彤的,笑容可掬。

        沉浸在和风水大师通话的意犹未尽中,小队长囿于亮非常满意。他也知道,比他还要满意的,就数李俊芳和梓桐尹。先是被小队长囿于亮吓得找不着北,见得囿于亮给他们俩排忧解难,两肋插刀,夫妻俩怎么可能不高兴!

        除了小队长囿于亮对风水大师朱靳艮的豪爽应答正中下怀,备受感动之外,李俊芳和梓桐尹夫妻俩听得也是眉飞色舞。

        小队长囿于亮和风水大师朱靳艮的通话没有动用手机的免提功能,但他和朱靳艮的对话夫妻俩听到的内容不能说一清二楚,八九不离十还是蛮有把握。“啊哟,真是麻凡小队长了!这样吧,明天上午我去蟹池抓几斤螃蟹。然后,在家坐等大师的到来。”

        说完,他带着一种祈求的眼神,望着囿于亮希望得到他的回答。

        小队长囿于亮是个明白人,他明白李俊芳一双眼盯着自己看的意思,无非是想自己和他一道,待在他们家坐等风水大师的到来。俗话说一熟三分巧,找人办事还是找熟悉的人比较稳妥。饭圈文化历来是中国人的传统交际方式,有熟人介绍,吃亏上当的几率要少些。

        所有人都喜欢找熟人办事,不过是对自己心灵的一种自我安慰!

        有这种想法的人,无非是自以为是。

        甭管找什么人,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倘若没有利益瓜葛,谁都不会尽心尽力。

        我还是相信那句吃人东西嘴软,拿人东西手软的定义。甭管你有多心狠手辣,吃拿卡要只要人家已经满足了你,不给人家办事,你也休想睡得安宁。人性自私自利之心我不去质疑,那是必须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模式。

        就像风水大师朱靳艮和小队长囿于亮两个人那样的寒暄,他们俩是互相吹捧,还是仅限于两个人之间客套话,对李俊芳和梓桐尹夫妻俩来说,他们是旱鸭子过河不知深浅。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小队长囿于亮,他和风水大师朱靳艮的接触不只是一次。

        有关于他对朱靳艮的了解,总比李俊芳夫妻俩了解的多那是毫无疑问。

        但说话轻,过话重,免不了有些添油加醋的成分在里面也是避免不了的事。

        对一个人有好的印象,便是在别人面前将你夸成一枝花。倘若对你没什么好印象,也可以在别人面前将你说成豆腐渣。人这东西,一张嘴两块皮。是好是坏,就看这一张嘴去怎么发挥。为什么提倡圆滑的人处事逻辑,就是因为他们恶话善说;好话人前背后都说。

        朱靳艮其实就在老家益林镇,他之所以说自己特地从上海赶回苏北,只是令小队长囿于亮在别人面前感觉自己有面子。你看看,我一个电话,风水大师从上海不得赶回来么。甭管他手里有多少事,也得将我的事情放在第一位,你小队长囿于亮不为之感动,除非你就是个木头人。

        风水大师朱靳艮之举,的确是顾前詹后,游刃有余。

        你看看现在的小队长囿于亮,心里有多踏实。初开始,他不想在李俊芳他们家吃饭。被拖回来,也有些拘束。毕竟,来他们家好心好意提出自己的看法,不想,差点被李俊芳误会自己是来蹭吃蹭喝。你说现在人,还有几个为了吃喝而将自己置身于风言风语中的呀?

        自从给风水大师朱靳艮打完电话之后,他那颗受拘谨的心情,一下子得到释放。

        “没事,人家风水大师能从上海赶回来,我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一天陪陪他呢?老哥老嫂子,咱们俩可说好了,明天不多话,是真是假你们俩来判断这个风水大师是名不虚传呢,还是个冒牌混吃混喝的队伍,你们俩自己去判断。

        我可是大咸菜烹豆腐有言(盐)在先(鲜)。风水大师做的对与错,你们夫妻俩做主,我是一窍不通。最多,他的所作所为我之所以说的头头是道除了道听途说之外。也听他在一桌子人面前,介绍过他的历史。乱坟场遇到黑煞神,被老表带到上海等等,都是听他亲口所说。

        但我从未有过和风水大师单独有过什么往来,也没有和他身临其境地亲身经历过什么,或者说打过什么交道。只是从别人嘴里听说过这个人是半路出家,应该是得到神仙点拨。要不然,上海人和苏州人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被他忽悠呢!

        人家城里人是忽悠人的祖师爷,农村人来到城市里,初来乍到不交几年学费你怎么能混得声名鹊起。至于老宅基地上的房子能不能住,刚才你们俩也听到了。风水大师只要说能住,那么,接下来所有的事,他都得承担后果。

        要不然,人家凭什么听他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的话?再说了,被骗也好,被人忽悠也罢,反正现在你想反悔已经是来不及!孙德强当天回来当天走,无非是害怕有人在背后向你们家通报他们家老宅基是凶宅这件事。

        据我了解,至少买过四户人家都没成功。

        不是说老宅基地有问题,而是人家决定买下房子之后,打听左邻右舍,一下子就不声不响地走人了。之所以卖给你们家没有人来上门提醒,很有可能是因为你们家是来自兴化的外地人。马家荡这个地方,地方保护主义思潮在每个人内心里根深蒂固,无人能及。”

        李俊芳听着听着,怪不得左邻右舍总是对我们不冷不热。

        确原来,他们都是老孙家的后代。人家属于同一个孙姓家族之内的人。而他李俊芳,属于外来姓氏。看来,孙姓人家的排外心理从古到今一直延续至今。“难怪,当初我们来承包鱼塘蟹池,总是有人跳出来吆五喝六,意在说承包价格太低。

        要不是今天听到你这么说,我还一直以为是你们领导干部给我们家穿小鞋呢!

        现在知道了,马家荡孙姓人家几乎占到百分之九十。人多起哄,族大欺客。如果真的有人告诉我们,孙德强他们家老宅基地作怪,打死我也不可能买下他们家房子。唉......,现在也只能就事论事了!总不能将自己刚买下的房子在再转手出卖吧?”

        “那倒不至于,或许在别人手里房子作怪,到了你们家人手里,换了主人孤魂野鬼即使有冤情,也不可能拿你们家人来报复,不是说冤有头债有主吗!鬼,既然是人死了以后的冤魂所在,那么他们应该知道恩人和仇人之分吧?如果地狱也是不分青红皂白,那么冥界也是冤假错案层出不穷了啊!哈哈哈......你们俩说是不是这样?”

        “也对,我和他无冤无仇干嘛要跟我们过不去?没有亏欠和恩仇,就不会有老鬼小鬼上门捣乱。不怕,我们是外地人,和他们老孙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他们家的东西,我们老李家也没得到。房子,是我们花钱买的。所以,住在这里心安理得,无愧于心,哈哈哈......”

        “当”的一声,两个小酒杯碰撞在一起,客厅里立刻散发出清脆的玻璃杯撞击的响声。

        令梓桐尹听起来,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人都说夜晚话题不要涉及鬼字,可小队长囿于亮和李俊芳不知道哪根筋断了,总是将话题扯到于鬼字相关的问题上,亦或,他们俩是酒壮怂人胆,听得梓桐尹心里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她不好提醒人家小队长囿于亮,只好拿自己的男人李俊芳开刀。

        “我说李俊芳啊,今儿个三杯小酒下肚,你就不认识你爹和娘了是吧?我就是见不得你吹牛皮。不要怪我反驳你,我去娘家的那天晚上,你得罪谁了啊?”她问完,也不继续往下说,停下来非得李俊芳给她一个答复。

        那李俊芳知道自己那晚做得不像个大男人,他不想在小队长囿于亮面前出丑。

        哪怕,他曾经也将这件事告诉了小队长囿于亮老婆潘美琴。

        但见得梓桐尹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李俊芳看一眼囿于亮,将筷子吧唧一下惯在桌上,大声的对梓桐尹吼道:“外婆得罪谁了啊?那一会我什么人也不认识我得罪谁去?倒想得罪一个人,可就是没这个机会。”他说话倒没什么,惯筷子的镜头令囿于亮和梓桐尹心里都不舒服。

        给囿于亮和梓桐尹的感觉,好像李俊芳今天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两个人心里同时猜测李俊芳的举动,莫非,是他知道梓桐尹以走娘家为名义,和小队长囿于亮两个人开宾馆去了。两个人目光对视着,仿佛在交换意见一般。囿于亮摇摇头,暗示梓桐尹要冷静。李俊芳虽然管不住他,但以酒三分醉的男人,借着酒性发挥,不一定搞不过梓桐尹。

        “呵呵,你说的没得罪人是不。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既然你什么人也没得罪,你听到从乱坟场传来的哭声,为什么一夜不敢睡觉,总是跟我视频啦!难道,是因为你做贼心虚,没得罪人,却去得罪鬼魂啊!”梓桐尹是得理不饶人,如果是小队长囿于亮做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的话,梓桐尹不可能像对待自己丈夫李俊芳一样的对待囿于亮。

        所以说夫妻过老了,胆过小了。

        忍到现在附和着李俊芳,梓桐尹实在是受不了。终于又一次逮住李俊芳不长记性的一句话,为了泄私愤,将积压在自己内心里对囿于亮的崇拜不敢当面表示,但他完全可以挑自己男人的毛病一雪前耻。

        今晚喝这个酒,如果没有李俊芳的在场,她和囿于亮两个人喝到天亮都不会有事。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和她过上半辈子的男人,自从梓桐尹认识囿于亮之后,将囿于亮和李俊芳两个人做比较,李俊芳在梓桐尹面前迅速掉价。他男人只会低三下四地附和拍人家马屁。而囿于亮则有自己的想法和摆平一切事务的能力。

        假如他们家李俊芳学上囿于亮的一般,也用不着他梓桐尹人前背后去应付。

        女人走在人面前,总是被人猜测。尽管梓桐尹原来是个地地道道的妇道,还是免不了自己和人家签合同,谈生意,招来闲言碎语的围攻。所以,梓桐尹那个恨啦,恨李俊芳不能独当一面。这种恨意在见到囿于亮之后,被梓桐尹逐渐放大,直到她发展为和囿于亮成为情人。

        小队长老婆颜如玉也没闲着,只要小队长一走,颜如玉风雨无阻的准去找李俊芳。

        所以,马家荡人说他们俩是换老婆,还真的不是空穴来风。虽然没有人亲眼看到他们夫妻双方,但人们察言观色便是猜出一个七大八小。

        李俊芳无趣的低下头:“说来也是,相信小队长说的话,无冤无仇魑魅魍魉不会找自己麻烦,他那天晚上得罪谁了啊?不是一样听到有女人哭喊的声音吗?”索性自己承认错误,我看你梓桐尹今天还有找什么借口。

        李俊芳对梓桐尹在小队长囿于亮面前,对自己辩驳心里极为不爽。

        怎奈,你总不能坐在家里得罪人是吧?自己还是选择淡定,当然,个人情绪发泄上,他还是给更多机会给梓桐尹。男人嘛,要的就是个大度。往事不堪回首,的确那晚上自己听到来自乱坟场的鬼哭狼嚎。要说这件事,还得从梓桐尹回娘家给她老爸过七十大寿说起。

        将梓桐尹用电瓶车送上益林镇高铁站,李俊芳便是再三嘱咐:“记住,你现在怎么从益林高铁站上车,下午回来就怎么从兴化高铁站上车。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去问那边站着的保安,或者服务人员。只要不做错方向,你就不会找不着家。”

        梓桐尹瞪一眼李俊芳,冷冷一笑道:“唉,我难得回家一趟,你就安排我吃顿饭就往回赶,是什么用心?我就不能和兄弟姐妹说说话,叙叙旧,等到明天再回来?嫁到你们老李家我算是倒八辈子血霉了!过年过节回娘家看一眼的机会的都没有,更不必说陪老爹老妈吃上一顿团圆饭了。”

        李俊芳一听心头一酸:“哎,梓桐尹,你可得凭良心说话呀!

        你嫁给我没有一次和娘家人吃团圆饭,我李俊芳也没有一个年头和我们老李家的人吃过团圆饭。自从来了马家荡搞承包养殖,每年过年过节,都是卖螃蟹和卖鱼虾的季节。每天都得出售几百斤到几千斤不等的鲜鱼水虾,谁也顾不上自己的家人。”

        梓桐尹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谁说不是呢,不单单是自己没有和娘家人在一起吃过一顿团圆饭的机会,自己的男人和家里人不还是一样没有和他们的兄弟姐妹吃上一顿团圆饭吗?他们俩来了马家荡,自己姑娘都丢给了公公婆婆,过年过节,除非姑娘来到马家荡的鱼塘蟹池和他们俩团圆,他们俩是从来没有过一次回到兴化和李湘怡过上一个节日。

        “别说了,火车来了,我尽量往回赶。如果,如果他们不留我的话!”因为不想和梓桐尹讨论这样的话题。见李俊芳催促自己,梓桐尹感觉自己男人比起自己倒还可怜兮兮的。本想借机对李俊芳诉苦,想不到自己男人心里比她好不到哪去。

        她越听越扫兴,索性对李俊芳摆摆手,让他尽快离开自己,回到鱼塘蟹池忙他的去吧!

        话说李俊芳还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是离不开梓桐尹就睡不着觉的感觉,因为和梓桐尹结婚到现在,

        她们俩从来都没有过一天夜晚两口子是不在一起。倒是他们的女儿李湘怡,经常和她们俩不在一起。所以,梓桐尹说尽量赶回来,他也没有过度要求什么,只是提醒她要在天黑之前赶回马家荡。

        从洪流桥向东200-2000米的地方,南北宽1500米地方,都是他们家承包的鱼塘蟹池。

        他们家的临时住所,就搭建在最南边的鱼塘蟹池边上。两间房子,犹如集装箱房子那么大。平时,他们夫妻俩就食宿在这间冬寒夏热的集装箱房子里面。当然,我是说那一会还没有买孙雨晴他们家房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