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冲动带来的终身遗憾

第十七章冲动带来的终身遗憾

        旁观者清,邻居见得孙道良三天两头有事没事找上门,那肯定是有所图啊!

        只可惜,李俊芳和梓桐尹两口子并没有在意。孙道良换着花头买点水果蔬菜以及肉制品什么的,那都是他们家姑娘喜欢吃的食物,老两口也别往这方面去想。可能,是因为孙道良的文质彬彬的外貌,吸引力李俊芳和梓桐尹夫妻俩。

        在他们那年纪,顶多也就读个完小毕业。

        甚至有的只读了几天书,特别女孩在那年代多半是父母重男轻女。

        认为女孩子读书无用论,不知道埋没了多少女中豪杰。梓桐尹就是深受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的束缚,结果,只读了三年级便被父母辍学。让她两个弟弟去读书,而她只能听父母之命,十六岁就嫁给了李俊芳做妻子。

        姑娘外嫁女,所有老年人都是这么个概念。

        传宗接代,仿佛都成了男人的事,而女人则是男人的附属品。殊不知这个世界离开女人,那就不成为一个家庭。女人家女人家没有女人的家庭,即没有人间烟火气。令李俊芳和梓桐尹没想到的是,她们俩结婚,刚好赶上计划生育的国策。

        原本,梓桐尹想为李俊芳生一大堆男丁。

        怎奈,梓桐尹刚怀上孕,就被盯上。李湘怡出生的第一天,计划生育主任就主动找到妇幼保健,要求她们俩去办理独生子女证。唯恐背上与计划生育政策相抵触的帽子,夫妻俩攸不过计划生育主任的软磨硬泡,不得不去领了独生子女证。

        有了独生子女证,计划生育主任仿佛悬着一颗心总算落到实处。

        带李俊芳跟着他去计划生育办公室领了独生子女证之后,你没看到计划生育主任那长长的吁了口气。我滴个乖乖弄得咚,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她如释重负!兴奋地连晚回到家里请李俊芳吃大餐。可见,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这一职位,在那个年代是个多么重要的岗位。

        生下李湘怡,也领了独生子女证,并没就此打住。

        生怕梓桐尹像极个别人那样,带节育环怀孕。所以,但凡已婚妇女,不管你在天南海北,每个月的15号,必须赶到户籍所在地去当地计划生育办公室办理登记手续,并由计划生育办公室统一安排,去乡镇卫生所检查是否有怀孕征兆。

        李俊芳和梓桐尹那一会正在外地做些手艺活,回来一趟实属不易。

        赶不回,耽搁妇科检查,所属家庭成员必须受到牵连。要求他们在规定时间内必须到位。也有实在没办法到位的极个别人。必须有家庭成员签下保证书,确认某某某没有怀孕。如果发生意外怀孕,必须负法律责任方算罢休。

        只要有家庭成员签下协议,对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来说,既类似应酬,也像似对外出打工的人套上一个紧箍咒。

        将责任规避到家庭成员身上,是计划生育办公室的一整套规避风险意识的体现。他们将潜在的风险移嫁到当事人的亲切朋友身上,自己侧对上有了名正言顺的交代;对下,将潜在风险归纳到当事人的亲切朋友身上。

        是一箭双雕的聪明之举,正所谓狡兔三窟。

        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没两把刷子,那就不叫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李湘怡经常一个人,从大老远的江南回到苏北兴化做所谓的妇科体检。不回来不行的啦,她爸爸妈妈和公公婆婆都被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死死地拿捏着。

        种田人以种田为本,不给你干农活,我看你还急不急。

        就这种架势,还有谁再敢生出二胎。甭说他们俩拿了独生子女证,即使没拿独生子女证的人家,也不敢违抗政策。谁不想在外面呆着,就进去吃定量呗!所以,大家已经被政策搞得鸡犬不宁,哪里还有什么心事去考虑生二胎。

        上有老下有小,一日三餐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

        李湘怡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后因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十四岁的李湘怡便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在外公外婆家里,李湘怡读完小学六年级,跟着上了初中。还算争气,中考时李湘怡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县重点中学。兴化市一中在当时是当地出了名的重点中学,但凡考入县一中的孩子,百分之二三十进入一二类大学几乎已成定局。

        只可惜,李湘怡高考落榜。

        据李湘怡回忆,是因为高考的那几天,她整个人精神萎靡,有点头晕。

        她没有跟外公外婆说,只是自己强忍着。知道是什么原因所致,即使告诉外公外婆也不起什么效果。因为是她中考的那几天,自己来例假了。失血过多引起头痛眼花,她告诉外公外婆除了会引起外公外婆大惊小怪的带自己去看医生之外,还能帮助自己做些什么呢?

        既然知道结果不是外公外婆能打点得了的事,又何必为难外公外婆。

        虽然拿到了盐城师范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心高气傲的李湘怡直接将入学通知书撕得粉碎。

        因为,她的第一志愿是北大清华,第二志愿是交通大学和东南大学,以及南京理工学院。自己得不到第一第二志愿的结果,索性,帮助爸爸妈妈搞养殖得了。出门千条路,条条大路通北京,又何苦再去读一个自己极不情愿的、为防止万一的盐城师范学院。

        她瞒着爸爸妈妈,直接偷偷地告诉他们俩,说自己没考上。

        李俊芳和梓桐尹当时已经来到马家荡,她用手机将这个消息告诉爸爸妈妈。老两口说什么也不敢相信她没考上任何一所学校,全然不知那是李湘怡故意跟他们说的一个不是事实的谎言。与其说李湘怡是舍不得爸爸妈妈为自己辛勤操劳,倒不如说是李湘怡的自私心理,遥控着她给爸爸妈妈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那么,李湘怡当时的想法究竟为了什么,是她真的不想读书,还是真的舍不得爸爸妈妈长年累月在外打拼的辛劳?

        我们说,或许皆有之。

        李湘怡亦或是因为在班级是位遥遥领先的学霸,只是在高考那几天,她因为生理原因出了意外。而像这样的原因只能她自己自说自话,要是说出口不但被同学们笑话她,连老师也不可能认为她解释合情合理。

        自己的脚穿多大鞋,只有自己知道。

        解释等于掩饰,她是个聪明孩子,怎么可能去做一件被人会被别人认可的事情呢?

        于是,她忍了。

        但他知道,比老师和同学,包括她自己听说她没考上大学特别难过的人,莫过于自己亲生父母、外公外婆。所以,她找借口尽快离开外公外婆的每一天的追问:“小湘怡啊,你去看了分数线没有?入学通知书怎么还没有下来啊?”

        面对外公外婆两双充满期待的眼神,李湘怡心里滴血。

        她想哭,但又不敢当着外公外婆的面哭。

        她想跟外公外婆说出自己的苦衷,唯恐外公外婆也会和别人一样,不相信自己找出的借口。左右为难之际,她选择了成本最低的撒谎。因为和爸爸妈妈通电话时,她说自己什么学校没考上,把自己被盐城师范学院录取的通知书撕得粉碎的过程,都被他省略、删除。

        却意外发现爸爸妈妈并没有追问自己为什么!

        又一次撒谎的成功先例,接下来李湘怡举一反三地加以利用。

        我的天啦,她发现自己不但是学习中的学霸,撒起谎来,也是出其不意,居然没有人质疑她。于是乎,李湘怡利用对付爸爸妈妈的一套继续故伎重演。“外公外婆用不着入学通知书了,我忘记了填写报考志愿了。”

        外公外婆睁大眼睛的异口同声惊呼道:“什么?忘记填写报考志愿是什么意思!”

        因为不懂,所以除了惊讶之外,外公外婆见着李湘怡一脸沮丧,不敢再问。都说女孩娇生惯养,自尊心特别强。每年高考时,总会听到有人因为落榜而得了抑郁症;也有人为了顾及自己面情,亦或是因为来自各个方面的社会压力,而选择自我了断......

        当她和外公外婆打招呼,说自己要去爸爸妈妈的承包地一起生活一段时间时,外公外婆心里只是想:她应该和她爸爸妈妈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否则不然,这孩子说开学就开学。所以,这个秘密,直到外公外婆三年后相继过世,也不知道李湘怡是因为没有考上自己心仪中的清华北大而选择辍学。

        来到马家荡的李湘怡,初开始是把自己关在鱼塘蟹池的集装箱房子里。

        除了看电视,就是在电脑上打游戏。什么英雄联盟、狼杀、3d武侠格斗、武侠横版格斗手游等等,李湘怡是打得走火入魔。整天沉迷于游戏的李湘怡,整个人也不知道打扮。也顾不得自己形象,几乎穿着睡衣度过每一个夜晚。

        李俊芳和梓桐尹深更半夜被李湘怡的惊叫声惊醒,那完全进入游戏中角色的镜头,吓得李俊芳和梓桐尹偷偷地看着,又不敢惊动她。梓桐尹忍不住了:“孩子他爹,我们家李湘怡会不会玩游戏上瘾了啊?据说这玩意一旦上瘾,不吃不喝,直到自己饿死都在不知不觉中。你说,我们家姑娘会不会......”

        说到这里,梓桐尹不自然地打了个寒战。

        她真的害怕了,就这么一个姑娘,倘若她出了点差错,老两口日后怎么办?

        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李俊芳面前,老两口虽然从门缝中偷看李湘怡,但李俊芳还是捂住梓桐尹的嘴,他推开梓桐尹,吹胡子瞪眼睛指着梓桐尹骂道:“你这臭婆娘,我不允许你说自己的女儿会跟那些下三烂一样。”

        面对丈夫的斥责,梓桐尹满是委屈。

        她指着李湘怡的房间问李俊芳:“不是我嘴臭,谁家养的孩子不心疼啦!你看看你女儿成什么样子了,长期以往怎么得了,怎么得了哦!”

        说完,梓桐尹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是连续击打。“都怪我当初为了舍不得你一个人在外打工,非得丢下孩子来陪你。如果我选择在家陪孩子,姑娘怎么可能成为现在这个样子。都怪我,都怪我......”

        李俊芳这才意识到,自己对老婆的斥责语气太重了。

        李湘怡是他李俊芳女儿,更是梓桐尹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呀?都说女儿是娘的小棉妖,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她怎么可能舍得用言语咒骂自己生的人呢!还不是听到外边的风言风语,出于担心她才这么说的吗!

        李俊芳上去抓住梓桐尹拍打自己胸脯的一双手,安慰道:“好了,好了!女儿这个样子,又不是我们不重视她的结果。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全国各地多地去了。再说了,我们家女儿学习成绩是名列前茅的呀!或许,是因为她落榜了,心里落差特别大,这才放开手脚让她来我们这里随心所欲。

        很有可能是我们对她不善于疏导所致,从此以后得给她一些紧脚鞋穿一穿。你不用紧张啊,从明天开始,你动员她跟你下鱼塘蟹池干活。她长大了,我们得叫她学会赚钱过日子。而不是还是像以前一样,给钱就行。什么年龄段,我们应该给她什么样的引导。而且,要符合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包括投其所好的兴趣爱好。”

        从那以后,邋遢散漫,生活没有节奏感的李湘怡,整天被妈妈梓桐尹带着干活。

        逐渐地,李湘怡从颓废堕落中走出来,脸上的笑容又浮现出来。李湘怡恢复正常,直到他们家买了孙雨晴他们的老宅子。装潢过程中,她接触孙道良。遇到孙道良之后的李湘怡,精神面貌令李俊芳和梓桐尹叹为观止。

        确原来,他们俩这才想起自己和他们家姑娘同年龄的时候,心里想法是什么。醍醐灌顶,确原来自己家姑娘是找不到于自己的同龄人交流,这才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子里,原来如此......

        面对孙道良的频繁走动,你说李湘怡他们一家三口也不想一想,孙道良也老大不小三十出头的人,总是有事没事往他们家里跑,如果不是有所图,或者说有所寄托,他怎么可能舍得下如此之大的功夫呢?

        自己家有的是锅碗瓢盆,凭什么要买菜到李湘怡他们家呢?真的是一个人在家烧火煮饭麻烦,去李湘怡他们家属于一箭双雕,对双方都有利的共赢吗?

        或许,孙道良的打算,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别人,是猜摸不透。

        要我说,应该是李湘怡爸爸妈妈也看出一点苗头。只是不想在女儿没主动和他们二老开口之前,令女儿李湘怡有所察觉他们俩已经有了发现。假装看不见,也假装不知道,到底看看女儿能瞒着他们两多久。

        对李湘怡爸爸妈妈来说,孙道良不是他们心目中最理想的女婿,李湘怡自己也知道。

        可是,自己在马家荡无人不靠的虾塘蟹池,孤独寂寞冷怎么可能有选择性?

        如果在大城市,大工厂,人员集中的地方,或许,他们家李湘怡不输任何人。与电影明星相比较,他们家姑娘略次之。虽然没有闭月含羞之美,沉鱼落雁之容,阿在马家荡附近十里八乡,他们家李湘怡绝对是个美人坯子,人尽皆知!

        你说挑来挑去,最后挑到像孙道良这样的一个流嘴滑舌,满嘴跑火车的人,怎么可能接受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男人呢?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李湘怡不是没有考虑过!难啦,自己想找个如意郎君,和爸爸妈妈呆在鱼塘蟹池,甭提这一辈子,下辈子也休想找到合适的人。

        但是,为了自己找到如意郎君,令自己的亲人和自己远隔千山万水,李湘怡也舍不得。

        因为,他没有绝对把握,自己一个人外出就能找到令自己满意的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至少,即使找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人家也不一定答应她来马家荡和他爸爸妈妈一起养鱼养虾。大多数都是独生子,甭管男女,谁都不愿意放弃自己土生土长的衣包之地。都说落叶归根,现在人虽然不再崇拜,但到了一定年龄告老还乡的人,还是层出不穷。

        李湘怡初开始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有一种被道德绑架,社会舆论沉浸在对爸爸妈妈没尽到孝义的樊篱困苦中。

        日子久了,反倒认为爸爸妈妈这一生除了为了自己吃穿住行之外,将毕生精力,都用在为她李湘怡打造幸福生活理想上。由此而得,她李湘怡有什么理由认为爸爸妈妈带着自己来马家荡养鱼养虾,是为了图她将来有所回报呢?

        养儿送终,养女尽孝,仿佛已经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共识。

        她不想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而毁掉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孝道。尽管爸爸妈妈委托亲朋好友,希望给自己找个他们认为不错的上门女婿。至少,给老李家香火不能在她这一代断送。断子绝孙,那可就是兴化老家人难以接受的传统观念。唉!人生,有几处尽如人意的地方啊?

        ,要知道,所有活着的人,都不是在为自己活,而又是为自己活。

        你说你这句话不是自相矛盾,尽管心灵鸡汤告诉人们,要没心没肺地活着。为自己而活,仿佛成为现实生活在的共识。

        其实,现实中有几个人能做到为自己而活的!要么为人儿女,要么为人父母,在社会角色转换的同时,我们除了为了自己一小部分考虑之外,更多的时间,心里装着自己儿女、父母,兄弟姐妹以及亲情牵挂等等。

        就好像李湘怡的爸爸妈妈,为了李湘怡的将来,从老家兴化来到马家荡承包鱼塘蟹池。

        而他们送走了他们的父母,尽到孝心,又马不停蹄地为李湘怡尽到做父母的责任。甚至还在想为李湘怡的孩子带大,她们俩才能撒手人寰,驾鹤西去。尽管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俩在百年之后,留在人世间的还是避免不了有着那份对孩子们的牵挂。

        受不住寂寞的李湘怡,很有可能是因为缺爱的缘故。

        亦或,是因为自己到了该出嫁的年纪,青春期过后,进入成年人的世界,那份对异性的渴望,按捺不住夜深人静时的一个人独守闺房的寂寞。在一个月牙如勾的农历腊月二十一的夜晚,她一个人冒着寒风刺骨,瑟瑟抖抖地一阵小跑,来到孙道良他们家“咚咚咚”一阵敲门......

        屋内的孙道良,仿佛早就算计好一样,什么话也没问,直接轻手轻脚打开自己家的大门,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的投入她的怀抱......

        现在,李湘怡手握方向盘,每每回忆自己主动送上孙道良他们家的大门,心里总是对自己愤愤不平。

        她始终不认为是自己的一时冲动,而是将所有责任归咎于孙道良的不诚实。两个人发生口角,李湘怡第一句非说不可的话便是:“你这个披着人皮的骗子,八十五斤你假充什么一炮。打肿脸充胖子,我是被你表面现象给忽悠过来的......”

        孙道良听得李湘怡歇斯底里的愤怒,当然也就默认了!

        想当初,自己不动点小脑筋,现在的一双儿女从哪里来?

        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自己赢了李湘怡芳心,才有了今天的天伦之乐。任何一种善意的谎言,都不在受道德败坏范畴之内的审判,尽管自己在深圳,而李湘怡继续留在老家县城陪读。至于他现在在深圳是不是向他姐姐说的那样,有了另外一个家,这个问题,现在还不能说出来......

        外边,路灯闪烁。黑黪黪的夜空,已经降临。

        路两边行人依稀可见,但绝对越来越少。冷不丁看到路边阴暗处,放着一辆电瓶车,不远处的小树林里,一男一女在相拥着,如胶似漆。李湘怡看到他们,急忙将目光移开。唉,恋爱是天堂,婚姻是坟墓,听起来有些瘆人,其实,我们所有人的婚姻何况不是这样。

        就像自己一样,为了求得宿管员一职,委曲求全给李校长送礼。

        你也可以选择不送,至少证明你不在乎宿管员这份工作呗!

        既在乎宿管员工作,又不想送礼请客,人家校长有的是父母陪读的男女家长求着在后边排着队,坐等校长发话呢!说给你可能还不相信,有好多年轻貌美的少夫人,正在准备给校长献礼,以牺牲自我为代价,为换得一份在学校的工作,因为那是双赢知道不?

        做宿管,既可以照看自己的孩子,还可以获得一份经济报酬,何乐不为。

        红旗轿车穿梭在乡镇大马路上,说实在的,老百姓看到什么牌子的车不重要。

        他们不知道红旗轿车的价值多少,也不关心开车人是个什么角色。你哪怕骑着一辆电瓶车回老家,只要身份显赫,没有人不为你啧啧称赞。人性弱点,莫过于屈服于权贵和武力。因为怕死所以屈服于武力;因为崇拜权贵,所以奴颜婢膝。

        尽管李湘怡驾驶的红旗轿车价值一百多万,奔驰在乡镇大马路上,还是没人瞧上一眼。

        老百姓关注的是你是否高官厚禄,而不在意你钱多钱少。你坐上林肯超长,他们也不会因为你开一辆几千万的豪车,而为你拍手叫好。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你那车子有多珍贵。小轿车就是小轿车,他替代不了王侯将相身份显赫的地位。

        只要你前面有警车开到,后面有一个车队为你的行程保驾护航,哪怕在田间干活的老农,也会直起腰杆,为你喝彩!

        农村人的认知程度就是这样,你如果坐着农用三轮车,只要有警车为你开道,我敢保证沿途大马路两边的人,百分百驻足观望。嘴里不停发出惊叹声:“乖乖弄得咚,只是哪家的后生,如此出息,居然用警车为他开道呀?”

        所以说,人,是这个社会最坏的一种高级动物。

        以貌取人,狗眼看人,所有人都共同拥有一个无法更改的习惯:宁愿相信别人而绝不选择相信自己。是不自信,还是孽根性,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何时开始屈服于权贵和势力。而不选择相信自己,自我做大做强。跪舔是人性中的软弱无能表现,一味的顺从,是鲁夫懒汉思想,是不思进取的堕落......

        “滴滴”乡村道路上,偶尔传来汽车喇叭声。那是在提醒骑电瓶车的人,注意避让。

        四车道变为两车道,骑行电动车的人,总是喜欢在大马路中间骑行。按一下喇叭就能避让的人,算是懂点规矩。遇到骑行在大马路中间,无论你按喇叭多少次,他依然如故地我行我素。你生气,他、她哈哈大笑,朝你点头示意,气得你牙痒痒的也没商量。

        不知道是假装听不见,还是因为头上戴着头盔,听不到按喇叭声。

        总之,你即使拦下他,他跟你说:哦,对不起,我没听见,还算是好人一个。碰到不讲理的人,只恨没人跟他吵架。他闲得慌,脸红脖子粗给你来一句:大马路被你们家买下来啊?如果不是你们家买了,又为什么只允许你在中间开车,就不允许我在马路中间骑行呢?

        呵呵,理直气壮!

        听起来,仿佛也不无道理。你也想不出任何话来搪塞,只得自己摆摆手,因为你碰到一个刺头,叫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开着小轿车行驶在乡镇公路上,你得随时随地准备避让或者刹车。

        因为,大人小孩,一呼啦从你看不到的地方钻出来,你追我赶,吓得你出一身冷汗,他们回过头来还对着你笑,这绝对不是凭空捏造。

        碰到这样的人,真想下车踹他两脚。但是,碰到无赖,不用说踹他两脚,你动用手指弹他一下,立刻倒地装死,又是110,又是120,那你算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所以,李湘怡每次手握方向盘,大脑里时刻提醒自己:我不是路奴,我不开赌气车,宁愿等一分,绝对不多抢下一秒。你看,刚才那个老女人就是骑行在路中间。按喇叭“滴滴滴”好几声,她就是不让,难道你还敢撞她一下吗?

        当然不可以,只有趁她骑行稳定时,只要不是s型行走,总有机会一脚油门就将她抛至车尾了。

        越过那个路中间骑行的老女人,反光镜里,看着她逐渐被甩在身后,李湘怡脑海里翻江倒海。

        每一次回家的路上,她总能想起很多有趣无趣的事。

        有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有些事发生在邻居身上,有些事发生在同事身上。或许,直到这一会,她才有时间想一想属于自己家里的那些错事。唉!李湘怡从后视镜看一看两个孩子,一大一小都在闭目养神了。

        她打开前照灯上坡,红旗小轿车一呲溜到了桥中间,她想停下来多看看洪流桥下的风景。

        有没有船队,十几条大船连接在一起,前面一膄轮船头作为行驶的动力,拖着几十条住家,船装满货物行驶在洪流桥下的河面上好不壮观。怎奈,大桥上停车属于违章,更何况是晚上。汽车向下滑行,据说,这个时候可以降低油耗。

        下了洪流大桥,李湘怡脑海里猛地出现自己男人孙道良的影子。

        要说孙道良这个人,二军大高材生这一点的确不假。

        尽管孙道良对她解释,因为在工作期间,有些女护士经常去自己科室搭讪。下班后,他们三三两两去自己宿舍侃大山。也有人单独趁万籁俱寂之时,遛到自己宿舍敲门。他给李湘怡的解释,只有一个意思:他是无辜的!尽管如此,李湘怡宁愿选择相信他有那么回事。

        有了政治劣迹,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没人搭理他。

        对待一个没有家庭背景的人来说,来到地方上想要给他谋个什么公务员位置,那还真的是难上加难。由于孙道良开除军藉的资料,提前转移到地方人武部,对地方来说,根本没任何压力。就凭这一条,完全没必要给孙道良做出安排。

        自谋出路,是孙道良唯一的选择。

        知道自己回老家没什么希望的孙道良,在接收到被开除军藉的处理决定之后,他并没有绝望。回到老家的后果,他也早有准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