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回忆总是那么美好

第九章 回忆总是那么美好

        李校长和李湘怡的故事讲到这里并没有结局,因为那蔡庆国回到家,将这件事告诉自己老婆。

        当然,他是按照李校长的说词,告诉自己夫人了。

        但凡他夫人知道的事,还能怕校长夫人肖冬梅不知道吗?

        肖冬梅听说了之后,表面上并不认为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只不过她心里一阵阵反酸,替这个女人高兴的是,她身上肯定有他男人看着就喜欢的地方。否则,那李校长和自己结婚到现在,除了新婚蜜月期间,有点如胶似漆之外,婚后几十年从来没享受过自己男人认认真真陪伴的那一天的待遇。

        说起来真的有点悲哀,也不怕人笑话。

        李校长自己本身是个大胖子,可她对异性的审美偏偏是喜欢细高挑、小蛮腰身材的女人。前凹后凸,女人的线条美,离不开大长腿。迄今为止,她还没有听说那个男人喜欢向她一样的丰满的女人。

        所以,校长夫人肖冬梅也习惯于丈夫的冷眼旁贷。谁让自己的一张嘴不争气,胡吃海喝呢!

        蔡大冠夫人杜静的一番话,她当时听起来没什么大碍。

        事后,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些酸溜溜的、说不清道不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里。

        将李湘怡和李校长平时那些暧昧的女人牵连起来,校长夫人顿感自己又一次被奚落。表面上,听得蔡晓庆夫人说得平庸无奇,自己听起来没什么新鲜感觉,倒是对与自己丈夫相关的桃色新闻,司空见惯,于是,便无精打采。

        可是,等和蔡大冠的老婆杜静分开之后,校长夫人肖冬梅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里的狂野。她迅速驾车,“呼呲”一脚油门,直奔医院......。

        按照蔡晓庆夫人提供的病房位置,她笑眯眯地带着一束花,来看望405病房的这位令她的校长男人亲自去陪伴的女人。

        本想买些水果饮料啥地,只是一想到这些女人专门泡别人的丈夫,给她来点浪漫的得了。以色利诱的女人,她们不缺钱。也不需要你给她实惠什么的,这些所谓有品位的女人们,三句话不到就是要男人给她们某些浪漫情怀。

        李校长给李湘怡找了一位女性护工,日结算工资是一对一服务为三百块钱一天。

        校长夫人肖冬梅手里捧着一簇鲜花,笑盈盈的边走边打听。终于,“咚咚咚”的,她义无反顾的敲响405病房的房门。“请进,您可以自己松开门栓,推门进来。”护工很有礼貌的对着房门外,大声提醒。

        校长夫人肖冬梅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她一刻也不耽搁的轻轻地推开门:“哦,请问一下,这里是李校长送来的受伤的宿管员病房吗?”

        护工点点头,而李湘怡侧是看着来人一脸懵逼。她坐在病床上,一双眼紧紧地盯着来人,嘴唇蠕动几下,就是说不出话来。不难想象,李湘怡这一会肯定想问:你找宿管员干嘛来着?

        肖冬梅按照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如法炮制的说:“哦,是这样的,我是按照李校长吩咐,特别在百忙中拨遐来医院探望,可不是吗,大家都在忙,但校长的吩咐我们做员工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都是教职员工,校长要我们互相关注没什么不对。搞好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是校长他分内之事啊,嘿嘿!”

        听起来,肖冬梅的一席话并没有多大出入。

        护工笑脸相迎,急忙接过肖冬梅手里的一束花递给李湘怡。希望李湘怡对着肖冬梅说声谢谢!只可惜,李湘怡这个人平时就不爱说话。不到逼不得已,她是很难和别人勾肩搭背,张家长李家短的和无关紧要的人调侃。

        何况,今天的这件事,她是难以启齿。

        护工见状,连忙上前对肖冬梅说:“啊哟,那真的是多谢多谢你们来看望了!李湘怡身体状况还好,只是刚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是关键。来来来,这里是医院,我们没啥招待来人,只能给你泡杯水了。”

        说着,护工动作麻利的去拿矿泉水瓶。李湘怡只是盯着肖冬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充斥着全身。

        肖冬梅倒没注意李湘怡的举动,她接着应酬护工对自己热情,急忙阻止她拿矿泉水说:“啊哟,你还是别忙了。我只是奉命来看看......看看这位受伤的女士。据说,是我们校长亲自送她来医院的。那可不简单,要知道李校长这个人哪怕他爹妈生病,也不会亲自来医院露一下头影。”

        李湘怡仿佛听出来人说话的援外之音了。

        心里想,怎么可以这样讲话,幸亏我没有搭理她。看来,这位自称是李校长派出来看望自己的人,并非是像她说的那样,只是奉命应差式的来看看自己。仔细观察,该人满脸横肉,从嘴丫挤出来的笑容,不过是强装出来的暂时性的掩饰。

        只是,李湘怡认为这很正常。

        自己不是对陌生人也从不说心里话吗?

        除非,在自己认为是信得过的自家人,才会在对方面前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肖冬梅的意思很简单,她原则上对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予以问寒问暖,心里肯定有点不情愿。但是,为了照顾李校长面子,她还是来了。既然来了,证明她对李校长这样的人还是顾及几分薄面子。

        所以,李湘怡对肖冬梅的话,并没有完全在意。

        可是,人家肖冬梅就不是这么想了。这一会的肖冬梅心里在想:啊哟,问那么多干嘛呀!彼此又互相不认识,话不投机半句多。大不了像李湘怡这样女人和自己的丈夫之前其她情妇一类的人物一样,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去刨根问底。

        再说了,李湘怡也不过是长得平平常常。

        看她这光景,自己倘若不是因为肥胖,不见得她比自己有什么特出的地方。

        甭管男人女人,除了身材和一张拿得出手的脸,其余,还不是都一样。身材和脸蛋,都是爹妈给的,长得在怎么丑,于自己也没什么关系。甚至对自己丈夫看上李湘怡这样的小女人,肖冬梅倒有点替自己男人感觉不值得。

        你说你去找个电影明星,我还就服了。

        找个像病床上的李湘怡这样的女人,切,比自己好不到哪去。

        真不知道自己老公的眼睛长在腚上了,还是因为高度近视,走马看花没有看清李湘怡的一张脸还是怎么地。于是乎肖冬梅当着护工的面,摇摇头。当然,她的这一举动,也没瞒过李湘怡的一双做贼心虚的眼睛。

        我们说,李湘怡有这种心理压力,不足为奇。

        毕竟,赶在李校长一个人值班自己找上门来。如果说她是自讨没趣,那叫个实实在在的冤枉。因为自己去找李校长的主要目的,只是想在学校找到一份宿管员的工作,并没有非分之想。造成现在如此尴尬的局面,只能说李校长操之过急。

        或者说李校长没给自己考虑的时间,就急不可待。

        “噢。谢谢这位女士的鲜花,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请你转告李校长,给学校和你们所有的工友替麻烦了。耽搁大家的时间,实在不是我的本意。”李湘怡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小鸟依人,颤颤巍巍,彬彬有礼。

        肖冬梅听起来两眼发直。

        心里想:我的个乖乖弄地咚,要么说我男人怎么对她如此这般用心呢!确原来,这小女人说出话的声音嗲得很呐!和声细语,不用说我男人听得入心入肺,碰我这样的大嗓子婆娘,对小女人发出的声音听起来都有点心动。

        她叹息着应酬道:“哦,那倒没什么必要,既然李校长安排我来看你了,那他就有他的理由。小妹妹,你完全没必要为我们来看你而过意不去。人情,可是要你在李校长身上搭的呀!”说完,她诙谐的一笑,从座椅上站起身就走。

        因为她感觉到李湘怡的一席话,既像似跟她打招呼,更像是在下逐客令。

        之所以避着男人来见她,不过是害怕她对自己丈夫校长身份的玷污。

        并非是因为自己的丈夫看上李湘怡而醋意大发,对肖冬梅来说,为自己丈夫有外遇而拿自己的身心健康打赌注,不是肖冬梅大大咧咧的风格。现在的权贵和土豪劣绅们,有几个不是前呼后拥的人啦!

        充其量,他男人不过是众多花花公子中的其中一位,有什么大惊小怪。

        女人也是如此啊!

        她和蔡大冠老婆杜静在麻将场上挥汗如雨,身边不也是有那么几个供养着的小鲜肉么。

        男人女人不就是那么一丁点破事,说穿了谁也说不起这个嘴。问题是不知道从什么朝代开始,男人外边有女人那叫个本事;而女人外边有男人,却被称之为红颜祸水。所以,她害怕呀!

        自己一旦不给丈夫把把脉,冷不丁出现个诬告她的校长男人,说他对她怎样怎样,吃哑巴亏,少侧私了让钱倒霉。多侧锒铛入狱他校长丈夫倒霉,说不定还要掉官。所以,他对丈夫的行为并不怨恨,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有个三二十个情妇,属于正常范围之内。

        男人,爱江山更爱美人,是来自他们骨子眼的血性、私欲膨胀。

        有能力的男人,才能拥有三妻四妾。

        所以,她只希望自己男人平平安安。五十多岁了,再挨上几年就退休了。61岁退休,然后,老两口安度晚年,别人还是别人。她肖冬梅的男人还是她的男人,因此·肖冬梅在处理家庭矛盾这方面,非常有独到的见解。

        肖冬梅没站起身,李湘怡还没有注意到肖冬梅的全貌。

        在肖冬梅一骨碌起身欲走的那一刻,李湘怡这才完全注视到肖冬梅的全貌。

        看着肖冬梅肚大腰圆,便知道像肖冬梅这样的人,李校长是不可能看上她的。至少,李校长派她来看自己,很有可能是为了试探自己接下来能做些什么!李校长也会做贼心虚的呀!当然,她不知道肖冬梅是李校长的老婆,心里才会这么想。

        见得肖冬梅起身离开,李湘怡心里一阵莫名的快意。心里想:啊哟,总算支走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可是,当她看到肖冬梅跨出去的一只脚又收回到病房的一刹那,李湘怡顿感要遇到麻烦了。

        果不其然,肖冬梅打算离开的一瞬间,突然止步返回。她掉过头,直接面对脸上露出喜色的李湘怡问道:“这位女士,你是怎么不小心划破自己的髋关节的呀?据我所知,李校长今天可是一个人在校值班的呀!噢,我指的是值班的校领导就是他一个人。”

        李湘怡见问,脸上笑容迅速收敛。

        她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便是:吆喝,这个女人为什么关心起自己的受伤情况?好像李校长要做什么事,和我为什么划破髋关节跟她来医院受李校长之命来探望没多大关系吧?来者不善,自己说话还是得小心一点为妙。

        于是,她想拐弯抹角将话题扯开。

        便所问非所答的回肖冬梅一句:“哦,在校长办公室打扫卫生,尽管自己是小心不带小心,结果还是将茶几上的玻璃杯打碎了。就这么简单,我自己也一度沉浸在责怪自己的鲁莽中不能自拔。说句你不相信的话,现在让我回忆起来,还真的无法将打碎茶杯的经过来个现场复原。如果我这么解释您感觉不满意的话,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说完,李湘怡做出自己要上卫生间的动作。

        吓得护工急忙上前按住她:“嗨嗨嗨,李湘怡你是不要命了啊?虽然手术取得圆满成功,但主动脉血管破裂刚刚缝合,医生护士再三嘱咐,你不能下地活动。”紧接着,她拿出插盆,不好意思的对着肖冬梅笑一笑。

        那意思是在告诉肖冬梅:我要给病人方便了,你还是回避一下吧!

        肖冬梅并不理会,还是隔壁床位的护工心领神会,她起身将两个床位之间的拉幕顺手拉起。

        而李湘怡这一会心里想的是:我就不相信你还找借口赖在这里不走!

        总是套问我是怎么将一只脚划伤,我如果继续被你带着节奏走,非钻入你给我布下的口袋不可。言多必失,既然知道结果,索性来个不理不睬,我看你还能拿我怎么地。官还不采病人呢,你倘若再不自知之明,那休怪我对你不礼貌了。

        “哎哟喂,你小心一点。校长大人好不容易将你送到医院,你可不能再发生什么意外,拂了我们校长的一片好心啦!”肖冬梅越是拐弯抹角的将话题绕着李校长送自己来医院的经过打圈,李湘怡越是倍加小心应对。

        她动动嘴想应对肖冬梅几句,只是被护工打断。

        “你别动,这个时候你也别不好意思。我是护工,在接受护理你的工作之后,你的一切生活起居都有我来照顾。再说了,我也不是白白的帮你忙。护理工作是我的职责所在,别客气了!”说着,护工瞟一眼肖冬梅,这一会的肖冬梅才意识到自己是不应该打搅病人。

        再这样纠缠下去,不用李湘怡对自己反感。人家雇工就要对自己发飙了。

        本想乘人之危,紧追不放。

        无奈,只是人有三急,那李湘怡需要方便。更何况,她是个病人。

        明知道李湘怡说自己是在校长办公室,一不小心将茶杯打碎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怎奈遇到李湘怡要上卫生间方便,打乱了肖冬梅的计划。

        肖冬梅没达到目的,央央不快的选择离开的同时,冷笑一声,并不想赖着不走。她知道,目前情况,尽快选择放弃自己打算是上上策。得饶人处且饶人吗,要想弄清楚自己老公和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有的是时间,她对自己计划的实施还是有几分把握。

        也算是没白买一朵花来看望李湘怡,收获不算多,但知道是在校长办公室将自己的脚划破,单凭这一点线索,她借题发挥,完全令丈夫说出实话那是绝对没有问题。肖冬梅其它能力没有,管理别人也是没什么组织能力。

        只是在管理丈夫这方面,肖冬梅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特别是处理夫妻情感的关系上,肖冬梅可以说是堪称一绝。

        肖冬梅和李校长有一个约定,因为她知道自己胖得令自己见到自己都很失望,索性,对李校长开诚布公。

        夫妻俩曾经私聊一整宿。

        那一天,她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是这么跟丈夫李校长说的:“喂,你以后看上谁就去搞谁,我也不去计较,谁叫我这身子骨不争气,胖得连我自己都没自信呢!为了家庭和睦,也为了你和儿女的前程,我们俩以后谁也不准在男女关系上吵得不可开交。

        我想减肥不容易,再说了即使减肥了,你也不一定和我的夫妻关系回到从前。不如放开手脚,让你尽管去潇洒。我打我的小麻将,你嫖你的小女人,咱们俩井水不犯河水,一个不管一个。不过我这个人就怕被人欺骗当傻子,你和谁有关系,得让我把把脉。心里话,你坐到校长的位置也是不容易,更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不是我爸爸从中给你做出安排,你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校长位置。怎么说,你得感谢我老爸才对。而我,又是我们家的独生女,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当初,委屈你和我结婚生了个儿子。今天,我弥补对你的不公,让你放开手脚的使劲去风流。希望,你对我的要求,予以承诺。否则,我决不答应。告诉你李长青校长,离婚,你这辈子也休想。”

        李长青答应了肖冬梅的请求,你还真的不要怀疑肖冬梅有什么心机。

        她在往后的日子里,真的没对任何女人造成伤害。

        特别是像社会上经常爆出的那样,见到小三就打。

        看到存心不良,不怀好意的女人故意接触李长青校长,肖冬梅会及时提醒他:“老公,那个某某女人,不是正儿八经过日子的普通女人。她接触你,小心敲诈你一笔。破财免灾我懂,但总得令我们花得心服口服是吧?被人用心算计了,那自己一辈子心里不舒坦是不?”

        正因为李长青校长对自己夫人一百个相信,所以,当肖冬梅从医院赶回家一言不发,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与他打起冷战的一瞬间,李长青选择了坦白。他不知道肖冬梅已经去过医院打探事情的缘由。

        但他见夫人回家后的糟糕心情,知道再隐瞒下去就没有价值了。还是他事前猜测的那样,蔡大冠不可能不将在医院看到自己事情,告诉自己的夫人肖冬梅。

        便在夫人面前,如实的将事情的源头原委,说得一字不漏。

        作为夫人的肖冬梅真滴是海量,她不但没有质怪自己的校长丈夫,反倒为他捏一把汗,吓得不轻。“啊哟,我说老公啊!我早就对你喊火烛小心。你说你女人围住大腿转的有一大堆,为什么还要为难一个不能为难的可怜人呢?

        你说像李湘怡这个小女人,你都能将她举起来。就她那小小的身板,不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才怪。求求你以后找些有钱有势的人家女人玩玩好不啦!平民百姓,说出去被人家骂你缺德。我现在还把不准,只要她想告你,判你个强奸未遂绝对符合条件。人家就凭和你在反抗过程中,一脚蹬倒了茶杯,你居然有千万张嘴也难脱其身!”

        李长青吓得脸色陡变:“怎么可能?她向我保证过绝不说出去,且在医生护士面前,李湘怡也是当着我面对别人这么讲的呀!她怎么可以出尔反尔,我可是答应她来学校做宿管,她已经达到目了,为什么脑后有反骨?”

        李长青此时此刻对李湘怡是失望至极,他根本不去想自己的夫人会从中作梗。

        来医院探个虚实,回到家又吓得丈夫挝耳揉腮。

        知道丈夫害怕东窗事发的肖冬梅,她第三天又来到医院。

        不过,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来,而是带着蔡大冠夫人杜静一起来。

        有人在背后撑腰,肖冬梅也不用装着掖着,对李湘怡开门见山,来个泰山压顶。“李湘怡是吧,我今天来呢,是想告诉你,在利民中小学我就是个二把手。可能你不会相信,我又胖又丑,李长青校长怎么会找这么个女人当二把手是吧?我相信你看到我后,心里肯定替李校长鸣不平。可是,你要知道他这个校长是怎么来的吗?”

        站在肖冬梅身后,以来病房看望他们家受伤工人为借口的蔡大冠的夫人杜静,阴阳怪气的走到李湘怡面前说:“他是你们学校的校长夫人肖冬梅,哈哈哈,人家副校长是这么得来的知道不。李校长再怎么牛逼,他这个校长身份,也是肖冬梅她父亲给的。能扶他上马,就一定能将他撸下来。要不然,人家怎么会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呢。李湘怡,你还是识趣一点吧!”

        肖美婷也不反感,总是露出笑脸,听她们俩你一言我一语。

        听话音,是在给李湘怡洗脑来着。

        意思害怕李湘怡去告状,对李长青校长不利;所以她们俩放出话,即是告了也没啥大用场。名义上说是肖冬梅父亲将李长青一手提拔起来,实质上是在李湘怡面前摆出家庭背景,意在提醒李湘怡,如果不想私了,走官方这条路,她会输得很惨。

        二是暗示:如果李湘怡同意私了,不但保住在利民学校的工作,还可以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她们俩自说自话,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何况,人家李湘怡压根就没有这种打算。再说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小泥鳅翻不起冲天浪,和李长青校长这样身份的人扳手腕,估计李湘怡这辈子也不可能有这种想法。

        不过,两个麻友对李湘怡的一番训诫,李湘怡明白了一个道理:幸亏自己和那李校长没什么关系,要不然,就眼面前这两货色,不把自己撕烂了才算怪。

        至少,肖冬梅和杜静两个麻友的到来,令李湘怡打消对李校长的不好意思念头。

        开始那种认为自己对不起人家校长的想法,甚至想到,如果再有下一次,他绝对不可能选择极力反抗。从了校长,也不吃亏。毕竟,人家校长言而有信,对自己帮忙太大了。何德何能令一位校长对自己青睐,李湘怡是受之有愧。

        可是,见到肖冬梅和杜静两个人阳奉阴违的在给自己刮耳边风,李湘怡打消了和李校长有哪回事的打算。

        反倒认为,为了李校长和夫人的家庭和睦,自己的做法无可厚非。无形中成就了一对好夫妻,也是上苍的造化。俗话说宁毁七座秒,不拆一次婚。既然人家夫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以后,切勿对李校长有什么非分之想......。

        就这样,李湘怡和李校长的故事,从她出院后的第二天,就去利民中小学职工会议室报道上班。

        一切都是李校长亲自安排,没有人对李湘怡冷眼旁观,更没有人询问李湘怡是通过谁的关系来学校上班。

        因为,李校长的太太肖冬梅第二天亲自带着李湘怡,在学校里走了一大圈。也算是示威给其他教职员工看一下,令他们以后对李湘怡要“招子”放亮一点。得罪李湘怡,即是相当得罪她校长夫人和校长本人。

        李湘怡一干就是五年,儿子明年就要离开这所学校。

        中考结束,不知道儿子孙吉考在那所高中。但是,小女儿还要继续在这里上一年级。前翻后起,李湘怡等小女儿读完大学,她这一生也算到了退休年纪。唉,想想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耗尽夫妻俩一生浪漫情怀,李湘怡心里无限感慨!

        唉!

        一路上的回想,或许是平时忙得来不及去回想过去的一些陈芝麻烂谷子。

        红旗轿车经过一段路,车身抖动一下。李湘怡情不自禁的唏嘘一口气,她暗暗的告诫自己:人生没有完美,只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像马拉松一样的熬不到头的将就!要想完美,自己可以养着丈夫孙道良。

        让他回来不简单吗,辞掉工作,不要那份收入不就得了吗!

        可是,孙道良回到家里,能找个什么样的工作?

        她自己做个宿管,还是送了两条软中华,走后门求得的工作,还差点失去女人的贞洁。

        一个女人找工作都如此这般难上加难,何况自己男人那股桀骜不驯的性格,肯定不讨人喜欢。假如,她李湘怡是位女富婆,那该有多好啊!丈夫孙道良不要上班了,整天陪伴在自己左右就足够。

        要喝水了,她只要一个眼神。

        回到家,想吃什么,不用说,孙道良能为他做一顿拿手好菜。两口子一帮来一帮去,散步时候,套着x膀子;出去旅游,两口子驾驶房车,翻山越岭;来到大草原两口子住在蒙古包,吃着烤全羊;走到西藏,两口子跪倒在佛像前,为彼此祈祷......。

        巍巍昆仑上,留下夫妻俩四只脚印;茫茫无人区,留下她们俩行走的足迹;喜马拉雅的冰雪,巍巍昆仑的细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枸杞汁,吐鲁番的哈密瓜,丽江的普洱茶,桂林的山水,三亚海鲜,江南月色,黑土地的人参鹿儿乌拉草,北京的烤鸭,天津的狗不惹包子等等等等......。

        李湘怡“噗呲”一口笑出声,她自己把自己想着想着笑出声来。

        害怕惊动车后排一双儿女,她偷偷地从反光镜看一下后排座。发现孩子们并没有被她刚才的笑声惊动,便放心的开着车,全神贯注。路两边行人越来越少,路上的车辆,也难得碰到一辆。到底是乡镇公路,原本车辆稀少。

        大晚上的,更是冷冷清清。

        回想起当年的孙道良,唉,那叫个流嘴滑舌。

        按理说,有出息的人,属于那种沉稳型的,人常说好猫不叫。

        可是,他们家孙道良给李湘怡的感觉,显然属于那种三斤半鸭子二斤半嘴的人。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可是,李湘怡发现自己跟孙道良过了十多年,只要提起他当年在二军大上班的经历,总是夸夸其谈,说得津津乐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