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挺身而出的校长

第七章 挺身而出的校长

        说老实话,平时这位李校长看大门口的保安,根本都不用拿眼睛正视他们。

        不当他们是回事,有时候情绪不好还拿小保安出出气那也是正常。

        经常被保安盘查的打扮入时的女人,总是讨厌小保安的多事一举:“嗯,我说你们几个都是看大门的,做好各自的分内之事就得了,不要动不动就问人家来找校长干什么。人家来找校长干什么,或者说不干什么与你们几个看大门的有半毛钱关系吗?

        真是的,关公面前耍大刀,你们几个人真滴是自不量力。不该管的你们不要去过问,烦心事多得去了,你们几个管得了吗?再说了,我们来找校长,难道还要向你们几个汇报一下?如果将这件事告诉校长,我想,你们几个吃不了得兜着走!

        又不用手掂量掂量自己是几斤几两,我最讨厌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要能耐没能耐,要能力没能力,整天吹三炫五的,狐假虎威的倒不输任何人。切......!”

        说完,一扭屁股,径直朝校长办公室走过去!

        抛下一句话,对小保安恶狠狠地瞪一眼,大步流星从她们面前走着猫步路过,气得小保安两眼发直又能咋样?男人和女人较劲,十有八九是个走下风的坯子。和女人讲道理的男人,多半是个傻瓜。

        聪明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三不惹:老人和小孩不要惹,还有就是女人和狗也不惹!

        从此以后,无任哪一个小保安在岗位上,只要听说是来找校长的女人,多半主动帮助她们打开大门,连登记都难得去做。

        谁都知道,吃力不讨好的事,没有人愿意去做。

        吃一苦长一智,谁也不想得罪校长大人。每逢李校长一个人值班,来找校长的女人们的脸型小保安拼了命也得记住他们的体貌特征及模样。生怕日后认不出来有个闪失,受到校长责怪,岂不是自讨没趣!

        唉,尽管这些人在部队受到过正规训练,个人素养绝对属于佼佼者。

        可是,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所有人不得不底下高贵的头颅。忍气吞声,只是为了得到那碎银几两,谁都不会和人民币过不去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忍别人不能忍之忍,是底层生活的人的普片共性。

        在部队的争强好胜,刚正不阿,走到这会立刻变得拍马屁说好话,学圆滑。

        见风使舵,流嘴滑舌所有人无一例外。所以,和120急救车上的医生争论不休的一刹那,见得校长怀里托着一个人跑过来,大家一拥而上各自为战。有打开大门的,也有冲着李校长迎上去帮忙的,七手八脚,一窝蜂簇拥着李校长和李湘怡上了急救车。

        眼见得李湘怡这个小女人,小保安好生奇怪。

        我去,这个女人不就是早晨在登记簿上写得清清楚楚,白纸黑字说是自己是来找李校长办事的那个人吗?

        当时,他们几个人见到李湘怡在登记簿上写下找校长办事,又见得李湘怡打扮入时,几个人对李校长平时的绯闻不断,估计李湘怡也不过是许许多多找校长的女人当中的其中之一罢了!

        只是这个女人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地方是她敢作敢当。

        居然冠名大雅的在登记不上签下来找校长办事的字样,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呵呵,大白天的孤男寡女能办什么好事情?不敢怠慢的同时,几个人待李湘怡走后,一刹那捧腹大笑。“呵哈哈哈,你们看到没有,人家就这么牛,我就来找校长办事了你又能咋的?”

        “呵哈哈哈,一个小女人,来找校长能办什么事啊?你们大家开动脑筋想一想、猜一猜啊!”

        “嗨,那还用猜嘛!无非是来找李校长幽会的呗!你不服,也去找个校长做做呀!哈哈哈......。”

        “奶奶的,原来的臭老九现在都捧成香饽饽了,难怪人家李校长活得有滋有味。碰到你在这位置,说不定比李校长还有厉害百倍。这人呐,不在其职不谋其位。你之所以达不到李校长的生活境界,是因为你不具备李校长的地位和条件。

        所以,你才大言不惭的试着将自己打造成一位正人君子。一旦你有了李校长这样的地位了权贵,山崩地裂,你挡也挡不住自己内心里的那份骄横和狂野,这人啦,都是这么回事!什么高低贵贱,三六九等,那都是自己给自己打上的符号!”

        “唉,要我说这位叫李湘怡的女人,要比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要实在。人家大大咧咧的说了就是来找校长的,你听了不服又能咋样?俗话说县官不如县管的。学校是什么地方?教书育人的地方啊!都说过头饭吃得过头话说不得,一座私立学校的学生,拥有上千名,家长数以万计,有哪一个敢说得罪你学校没多大关系的呀?

        如果是你们家孩子在这所学校读书,相信你也不得不听从于学校的校长和老师的吩咐。平心而论,我们家孩子在的学校,老师过生日我都不敢落下,更不说教师节春节送红包了,那都是所有学生家长一致公认的事。大家心照不宣,老师也是应接不暇,仿佛已经成为一种习俗了。”

        “谁说不是呢,那个叫李湘怡的小女人,早晨手里拎着的马夹袋,十有八九是给校长送礼去了。你说她身材那么矮小,找李校长除了送礼还能干什么?我们校长那五大三粗的身材,壮得像头牛,想干其他事,不给她骨头整散架了算我白活了几十年。

        看来,做县长的还真的不如做校长的捞到油水。你看看人家李校长,不单单是有吃有喝有玩,有人送货上门。我如果坐上这样的校长,丫丫个巴子的,死了也值得!”一位小保安感慨的叹息道。

        倒不是因为他对自己要求不高,而是现实告诉他,像他这样的社会角色,也只能将校长的所作所为当着自己的终身奋斗目标了。说实在的,他也不一定能实现。

        “哈哈哈,就你这样的人也想当校长啊!哈哈哈,不要说我嘲笑你,下辈子你都没可能!”所有人一阵狂笑,但被一个人突然间打断。

        只见那个人惊呼道:“哎哎哎,都快别笑了,你们想想看刚才哪位受伤的小女人进去才不到一个小时,想一想李校长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才把人家的骨关节给弄伤的呀?莫非,是那小女人跟她打起来了啊!”

        “不可能,你想多了!刚才,你没听见那小女人对医生说,是自己不小心打碎茶杯了。再看看李校长那紧张的情绪,恐怕事情没我们想到的那么简单。李校长亲自将小女人抱在怀里来到大门口,从校长办公室到大门口少说得有三百米远吧?

        单凭李校长那一副大肚腩,甭提抱着一个人百十来斤的人,他自己应对自己就得难以招架。要我说,李校长应该做了亏心事。否则不然,他不会这么积极!”

        “也不见得!校长背后的女人多得去了,像李湘怡这样的小女人,李校长不一定赏光。再说了,李校长看上的女人,多半是她们的福气。话又说回来,李湘怡既然来找李校长,那就是送肉上案,哪怕只是为了送礼!

        一个主动上门来找李校长的人,对李校长提出的要求她能有其它选择吗?所以,你这种想法不成立!”尽管后面的小保安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李校长这一会哪有时间顾得了他们在议论些什么,此时此刻的李校长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给李湘怡疗伤是最佳的选择!

        见着120救护车哇哩哇啦的远去背影,小保安一阵骚动,八卦得越发起劲!谁能背后不说人,谁能背后不被人说。

        有说有笑的学校大门口,一阵阵爽朗大笑声,随着射阳河半吹过来的和煦凉风,飘向学校对面的一排排商户的门市里。有几个喜欢看热闹的心焦马狂的多事人,从门店里走出来。她们或许只是因为看到120救护车开走了,想一睹为快。

        便慢悠悠的穿过大马路,朝对面的小保安走过去。

        能从小保安嘴里听到些许厕所消息,是商户们司空见惯的一件事。但凡学校里有什么小道消息,对面商户第一个知道,那是绝对没错。小保安见她们几个女人走过来,都是小少妇,和一群公鸡猴子在一起有说有笑,那肯定是必有一番风味。

        幸好,那些小保安未能提及李湘怡的名字。

        当然,对李湘怡有个儿子叫孙密在学校读书,她们几个也一无所知。否则不然,一旦小道消息传到这几个女人嘴里,满城风雨且不敢说,至少学校附近的商户和超市的老板们有了茶余饭后的话把子,那是绝对无疑!

        李湘怡被李校长非礼这件事,一旦从学校商户传将出去,那李湘怡今天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哪怕她没有和李校长做成这件事,子虚乌有也能给你百口难辩,这就是人言可畏的力量所在。众人搭柴火焰高,喜欢听取和传说绯闻的商户女人们,是唯恐天下不乱。至于李校长本人,那是叫个脚大脸丑不怕羞,胆大的吓死胆小的。

        因为没有人敢正面正怼他,所以,对待背后言,李校长是几乎忽略不计。

        和一些无聊的人讨论一些无聊的事,你不觉得浪费时间,人家李校长还觉得无趣得很呐!你说我是啥人我就是啥人啦?阿呸!嘴长在你的嘴上,我有没权利去捂住你的嘴,你们想怎么说,尽管说去吧!反正不是当着我的面,完全可以装着没听见。

        皇帝都有背后言,何况,我不过是一所私立学校的小小的校长。

        倘若不是因为有点背景,唯恐连校长都扯不上关系。现在,虽然难以阻断背后言,至少当面没人敢和我硬碰硬的互怼,这件事给了自己天大的方便。不过,他自认为今天自己在处理李湘怡伤口的这件事情上,做得还算是体面。

        撇开他对李湘怡事先意欲行为不轨,如果真的不是因为自己判断失误,就李湘怡这小小身板,也寮不起李校长的眼皮。

        为什么能唤醒李校长的冲动和爆发,还不是因为李湘怡翘腿露胸的风骚动作,再结合她说的那些话,虽然不是有心说出,但在李校长听起来和她露出的小蛮腰相提并论,误判李湘怡在勾引他也不是想法有些过分。

        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李湘怡的举动,在李校长的意识形态的判断中,和那些送货上门求他办事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心里想:既然人家有求于自己,何不成全他们。

        于是,在李校长的印象中,顺理成章的去做对李湘怡的非分之想的事,也不是空穴来风。当遇到李湘怡似曾反抗,而又带着几分默许的一刹那,李校长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不但没有因为李湘怡的激烈反抗而停止自己的侵害,反倒越加对李湘怡夸大动作。

        直到李湘怡打碎茶杯,划伤自己的髋关节,李校长这才明白自己判断失误。

        本想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为了成全一位鳏寡孤独的宝妈独守空房的苦闷,结果弄巧成拙。估计,李校长这一会在去医院的车子上肠子都给悔青了。试想一下,如果,我们说如果李湘怡真的选择现场报警,估计李校长再有后台,纸也是包不住火。

        吃官司没哪么严重,但定他个强奸未遂,那李校长是难逃其咎。

        再一个就是有人借机跟帮炒作,将李校长至于名落孙山的地步,肯定有人借机落井下石。如此这般,李校长这一辈子算是晚节不保。对李校长来说,和自己有染的女人,在他的印象中模糊不清。或多或少,他已经无法统计出具体数据。

        不过,就他目前对李湘怡的了解,好像这个女人身上有其她女人身上没有的东西。

        特别是在自己受伤的一瞬间,她想到的是怎么不让李校长牵扯到自己受伤的事件中。能在自己遭遇极端困惑的情急之下,心里想着别人,像这样的女人胸怀,李校长还真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单凭这一点,李校长也应该毫无保留的去帮助这个女人。

        实质上,当李湘怡将两条软中华和两瓶梦之蓝展现在他办公室的一瞬间,李校长就明白李湘怡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为了在他面前证明自己是买的货真价实的礼物,且,像这样的礼物对李湘怡他们一家人了说,是绝对珍贵的礼物,或者说是自己一家人哪怕一辈子都舍不得享受的礼物。

        来学校之前,用黑色马夹袋包装礼物,虽然不带什么彩气。但至少不给人看见,她手里拎的东西是送给李校长的礼物。从侧面来说,李湘怡的这种做法,何况不是对李校长的声誉是一种脚踏实地的保护!

        给人送礼,送的是良心和真诚,送的是一份尊重和崇拜。表面在光鲜,里面不是货真价实,主人接受了心里会更不高兴。

        李湘怡这样的人,实诚人办事。

        见得李湘怡腼腆且缩手缩脚,李校长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他知道,只有平时不给人送礼的人,才有这样的心理反应。因为不适应,所以,自己放不开。李校长看到这里,根本就不想收取李湘怡的什么礼物。道理很简单,他收有钱人的礼物,心里坦坦荡荡没什么精神压力。

        说到底,那叫个不缺德!

        收像李湘怡这样的家庭的女人的礼物,李校长心里有负担!

        可是,如果他不收下李湘怡的礼物,唯恐像李湘怡这样的家庭主妇,一定会伤了自尊!甚至会怀疑到不收下她的礼物,会对她儿子有什么不利。假装坦然收下,并对李湘怡的工作做了安排,李校长见得李湘怡情绪饱满,这才算是放得下心来。

        毫不掩饰的告诉你:收下李湘怡的礼物,对李校长来说真滴是不值一提,他甚至都想好了用什么方法去返还李湘怡。

        即在李湘怡来学校上班过程中,自己以发奖金的形式,将两条软中华和两瓶梦之蓝折合成人民币,一分不差的返还给李湘怡。

        像这样的男人在外打工赚钱,女人在家带着孩子养家糊口的学生家长,在他们学校,除了豪门贵族和从商的生意买卖人之外,剩下的只要是打工的农民工,几乎都是以这样的一种生活形式,生活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

        急救车风驰电挚般来到医院,120急救车还没停稳,李校长第一个冲下车,直奔医院接诊室挂号处。

        当听说李湘怡的主动脉被玻璃划破一个大口子,需要及时缝合时,李校长犹豫一下。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鲁莽行径会导致李湘怡受到如此这般的伤害。如果不是在医院,唯恐李湘怡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

        听得李校长心惊肉跳,他不得怠慢。

        在医院递给他的急救报告书上,李校长不假思索,以最快的速度,咔咔咔地在家属签字这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李校长一只手扶着自己胸口,无声无息的安慰自己忐忑不安的一颗小心脏。心里想:菩萨保佑,最好学生家长李湘怡什么事都没有。他一个人坐在手术室的大门口外边的长条凳子上,气喘吁吁地闭目养神一会。

        是的,李校长今天太累了!

        他刚刚上下眼皮合上,就听得有人在手术室门外大声疾呼:“谁是李湘怡家属?请到我这里来一下!”

        确原来,是护士长手里拿着一份住院报告,上面写着县院虽然属于三甲,但对神经血管缝合的专家级主刀手,都是从南京邀请过来,县院不具备这方面人才。邀请南京过来的专家作主刀手,费用当然不同一般。

        所以,必须要征得患者家属同意才能走出这一步。

        否则,谁来出这方面的费用啊!李校长睁开眼,他站起身朝护士长走过去。“我是李湘怡的家属,有什么事请尽管跟我说。不要跟她本人讲,因为,因为讲了也白讲!”很明显,李湘怡的事,李校长是一门心思管到底了!

        “哦,是这样的,李先生请理解,您先听我讲了在做表态。你家属的手术,需要从南京请来专家。既然是专家来了,手术费用当然不同以往。当然,这些事你就是不要求我们,也不可能对患者本人说明白。但我要首先声明的是:医院是从病人的身心健康尽快得到恢复的最佳途径为出发点,如果你有什么异议,那就请放弃签字。

        如果您认为收费合理,在您和您家人的经济基础还能承受的情况下,那就请您尽快签字。以免耽搁给病人最佳的治疗时间,谢谢您的配合先生!”护士长连说带劝的将笔和纸递给李校长。李校长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的、有求必应的去积极签字配合,而是深思熟虑一会。

        倒不是因为费用大小,李校长陷入沉思,而是担心给李湘怡动手术的专家是否真才实学。

        如今这年头,滥竽充数的人,在各行各业充斥着。不但危害社会,对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危害的案例屡见不鲜。食品造假,工业造假,服装鞋帽造假,以至于延伸到学历造假,证明造假,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事时常被揪出来示众。

        所以,在确定专家有这方面能力之后,李校长毫不犹豫的签字生效,并在护士长的手机上扫码付款。

        因为给专家的红包,需要给现金。不能从县院的账户过账,以免被查出来对专家收受红包一事捅出去那是要自讨苦吃的。

        一个小时后,李湘怡被医生护士簇拥着从急救室推出来。护士长正在用自己的目光扫视着刚才李校长做的长条凳子。

        长凳上,她看到李校长的头歪在一边,从他的鼻息里,时不时传出“呼呼呼”的呼噜声。

        他的呼噜声不仅仅是惊动护士长,也将路过医院走廊的病人家属惊得驻足观望。“我去,你看看是谁家的病人家属啊,居然在医院就这么睡着了啊?要我说这样的人心里真宽。手术室有人,他在外边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再困,也不能在家人上刀房这一会睡着了啊!没心没肺,要我说:拥有一个这样的亲人,多一个不如少一个。”

        有个中年妇女,对着李校长那甜甜酣睡镜头,啐了一口吐沫:“啊呸!”

        接下来露出一副恶心的架势,长长的路过李校长的长条椅子。

        不过,也不全都是责怪李校长的人。现场就有这么一位病人家属说道:“哎呀,古人说得好啊!牢里没罪人,医院没病人,哪怕家徒四壁,那也是一种福气啊!瞧瞧这位男人,他都累成这个样子,你说他心里有多苦!

        一个女人,能找到这样的男人嫁了那才叫个幸福!只是可惜了,我这辈子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了!但是,下辈子我绝对把你排在第一位。”言罢,小姑娘“吧唧”对着李校长熟睡的身影,给了一个深情的飞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