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不该发生的意外

第六章 不该发生的意外

        “呯......”

        突然间一声清脆而又吓人魂魄的碎响,吓得校长“咯噔”一下急忙松开企图抓住李湘怡的一双手。噩梦惊醒,直愣愣的将头转向身后,寻找发出响声的地方来自何处。一周扫视,方知自己站的沙发和茶几中间的地面上,玻璃碴子满地。

        茶几上的水,在不停地往地板上流淌......。

        正在进行着自己好事的李校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得难以招架。

        他切底的僵持双手,目瞪口呆的蒙圈站在原地。那种解开裤带的猥琐,加之胸有成竹的百分百自信,在听到呯的一声之后,的确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倒不是因为他年龄比李湘怡打了二十多岁,因此而反应迟缓。

        而是出人意料的响声,惊得他无所适从。而此时此刻的的李湘怡,也仿佛和李校长一个样,她也停止了自己反抗,一直保持着反抗的姿态,却在李校长听到响声后,呆若木鸡,她也随之一动不动。

        两个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双方都想泄了气的皮球,不知不觉中将热火干柴的情绪,一下子阉了下去。李校长摇摇头,扫兴的在自己心里不禁发问:奶奶个鸡大腿的,难道是天不助我?偏偏在这节骨眼下给我打碎茶杯,绝对不是偶然。

        既然天不助我,那又何必强求。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李校长想到这里,这才唉声叹气的想走回自己的办公室背后,坐上自己的老板椅,静静地让自己沸腾的一颗心平静下来。那来自生理上的难以阻挡的冲动,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厥得无影无踪、烟消云散。

        对李湘怡的的兴趣和兴致,内这突然出现的一声清脆响声惊吓得荡然无存。他扫兴的转身即走,对始终保持格斗和挣扎姿势的李湘怡,他都没那精气神抽空看一眼,转身即走。

        “啊哟......。”

        李湘怡一声惨叫,紧跟着,只见李湘怡双手抱住自己的一只脚紧紧地不放松。

        校长一个急转身,急忙蹲下身仔细张望,他看到了茶几上,刚才给李湘怡泡的一杯茶和茶杯不见了。哦,确原来是茶杯掉在地上已经粉碎。茶叶末布满茶几台面,再看看李湘怡的一只脚的髋关节处,鲜血直流。

        看到这里,李校长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

        惊呆了的他下意识的从自己办公桌上抽出一张又一张餐巾纸,以最快速度捂住李湘怡的伤口,试图止住从李湘怡的髋关节流出来的血液。被鲜血渗透了,他继续再换餐巾纸,且用力捂住李湘怡的伤口。

        直到这一会,李校长仿佛才感觉到自己的鲁莽,带给李湘怡的是灾难。

        脸上,豆大汗珠往下滚。看得出,李校长极度紧张,连给李湘怡捂住伤口的的一只手,时刻在不停地颤抖。

        使得李湘怡明显的能感觉到,也看得见李校长的手像得了帕金森似的,变成了一双摇铃手。尽管李校长此时此刻在全身心投入在对李湘怡被玻璃渣刺伤的伤口处理中,其结果还是令他失望。

        因为,他手里的餐巾纸根本无法止住李湘怡髋关节那往外流出的血液!

        情况紧急,李湘怡也吓得脸无血色。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茶杯划开一道深深地口子。且,在经络处。有种要死的想法流遍全身。尽管如此,她内心里还是为自己的行为感觉有些冒失。带着几分羞涩与尴尬,她强装笑颜的对李校长说:

        “没关系的校长,我死了跟您也没关系,是我自作自受!嘿嘿......哎呀!”她说出这句话的本意,是指自己不小心用脚打碎玻璃杯所致。如果自己不去拼命挣扎,或许就不会被割破皮肤流这么多的血。

        所以,潜在意识下,她只怪自己倒霉。而李校长听得李湘怡的话,心里也在自责:啊哟,如果不是自己鲁莽,这位学生家长也不至于伤成这个样子。

        良心发现,或许是因为李湘怡的一席话感化了李校长。他不假思索,果断的拿起手机,拨打了120。“喂,是120急救中心吗?我们学校有位女士腿部不小心被玻璃瓶划伤了,血流不止,情况危及,请你们赶快来抢救。”

        听得出,校长讲话语气中带着颤抖。尽管他在李湘怡面前极力的掩盖着自己内心的那份空虚、惊慌失措!

        “哦,好的,请允许我重新核实一下,您只需回答是不与不是。请问病人是被玻璃划伤是吗?”

        “是!”

        “是流血不止吗?”

        “是!”

        “现在病人神志清楚吗?”

        “清楚!”

        “请告诉我,你和伤者确切位置?”

        “阜城开发大道,1590号,利民中小学校区a栋c单元二楼校......”他刚想说校长办公室,猛地脑海里闪现出一个问题:说出校长办公室会不会对自己造成极坏的影响?于是,他急忙改口说:“哦,二楼的教职工办公室!”说完,生怕李湘怡察觉自己心里有鬼,便急忙挂断电话。

        “好,先生请保持手机畅通,注意接听我们的电话。120指挥中心将以最快速度派急救车赶到,谢谢你的配合!”回答完毕,校长顾不得后果对自己有利还是没利,救人是他脑海的第一要素。他报出学校地址,以及在几楼的办公室。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吓得几经昏迷的李湘怡抱着就走。

        见的李校长抱着自己,李湘怡也无力反抗了。

        可能是因为被惊吓的缘故,她居然乖乖的被李校长抱着来到隔壁的办公室。将李湘怡放下,李校长看着瑟瑟发抖的李湘怡,犹豫一刻,擦一下自己额头汗珠,难为情的解释道:“没事的吆,120很快就来。不好意思啊,好像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糊里糊涂地。”

        说完之后,又感觉自己找出这么个理由试图给自己一时冲动作出解脱,连李校长自己听起来都感觉太过牵强。可是,这一刻他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合适的理由了。其实,李校长这一会,心里充满着对自己的自责。他不缺女人,学生家长主动送上们的,不计其数。

        倒不是因为自己怎么优秀,令她们垂青,而是因为自己头上的校长身份以及手中的权利。令这些望儿成龙望女成凤学生家长们,纷纷的拜倒在自己门下。有些学生家长,为了孩子的学习成绩一枝独秀,出类拔萃,和班主任,和校长投其所好的大有人在。

        形形色色的拉关系举动,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枚不胜举!

        他以为李湘怡和所有学生家长一样,因为有求于他,所有不惜以身相许。

        为了自己的孩子,这些学生家长,也算是拼了所有。所以,李校长以为自己是在做好事呢。原本这就是个误会,或者说是判断失误。他以为李湘怡是在故意勾引自己,特别是翘腿的动作,几乎令校长看到她的比基尼鲜艳的粉红色内衣。

        李湘怡也不知道自己在挣扎过程中会惹出这么大麻烦,她如果知道后果是这样的,还不如从了李校长得了!做了就做了,裤子一提,谁也不认识谁,免得遭受如此这般麻烦。好歹,这位仁爱的李校长对自己还算是不错。

        自己提出要做宿管员,人家李校长立刻,马上就答应下来。曾几何时,李湘怡是感激涕零。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玻璃杯被打碎,李湘怡也不可能挣扎多久。假装挣扎几下,也只是给自己脸上涂脂抹粉而已。女人的那份矜持,自己还是要有的。从了,就当自己报答人家校长给安排工作恩情呗,何凡之余搞成现在的惊官动府的架势。

        后悔莫及的她,摇摇头倒不是因为在质怪李校长。

        而是李湘怡她自己内心里,过多的是自责。“没事,校长,要不,你还是让我一个人回家吧!或者120来了,我说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你就不用问这事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应付。”李湘怡害怕自己得罪校长,定会给自己和孩子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说实在的,能被校长看上,至少证明自己还有几分姿色。

        要不然,像李校长这种身份的人,不用说学生家长,同行的老师队伍中,比自己漂亮的美女多得去了,她李湘怡又算得了什么,人家李校长那叫个看得起自己。谁说不是呢,李湘怡有这样的心里想法,也属于正常人的范畴之内。

        能吧唧到像李校长这样身份的人,睡着笑醒!

        话是这么说,就不知道李校长的反应如何了!

        伸头向大门口张望的校长,听了李湘怡的话连连摇头说:“我是教书育人之人,岂能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来。我说了,刚才,这是我误会了你的一些话意思。算我自作多情,请你不要见怪。你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陪你去医院的。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最坏的打算,顶多,也不过是声名狼藉。有我陪着你,起码是对自己行为犯错的一种微不足道的弥补。对不起,请多包涵!”

        “不不不,校长,不要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你不怕,我还担心年底丈夫回来,知道了我们今天的事日后怎么做人?还是我一个人对医生去说吧,你等会就不要出面了!”李湘怡强撑身体,就要从沙发上站起身。

        然后,一瘸一拐的要走出门外。

        校长还是将她抱回来了,他扶住李湘怡肩膀友善的提醒到:“啊哟,不能挪动,应该是打碎的玻璃渣,划破血管了。你越是活动,越能促使血液外溢。那样,只能起到相反作用。人命关天,你还是听我的安排吧!事情也不会发展到我们想象的糟糕的程度,你不用担心!”

        李湘怡听得校长的一席话,双腿发软。

        她抬头望着校长,关切的问道:“啊,我,我不会就这么死去了吧?还有两个孩子怎么办,我老公怎么办啦!”她以为李校长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对自己的伤势,很有可能比自己更了解。惶恐中,眉头紧皱的李湘怡顿感危机四伏。仿佛,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她顾不得校长的好言相劝,挣扎着继续想从沙发上坐起。

        突然一阵揪心的疼痛,她随即发出:“哎呦喂......!”一声,伤口撕裂的疼痛,伴随着鲜血加速渗透到李校长手里捂着的餐巾纸。那被鲜红血液映红的餐巾纸,在李湘怡眼里似呼都是自己身上快要流干了的每一滴血液,她似呼感觉到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呜呜呜......”

        120急救车的喇叭声,乌拉乌拉从学校大墙外传来,门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上去问个究竟。“喂,你们搞错了吧,我们这里今天是星期天,哪来的人需要急求啊?”急救车上的人,再一次打电话核实。

        校长接到电话,这才想起自己没有跟门卫打声招呼,难怪门卫不予开门。

        校长挂断电话,生怕来不及出大事。人命关天,他知道,如果李湘怡的主动脉被割破,几分钟之内必须进入急救室抢救,否则,绝对有生命危险。他对着手机的另一端几乎是用喊出来的语气对120急救车上的人说:“你,你让他们开门,再不开门就来不及了......。”

        说完,他气愤的挂断电话,抱起李湘怡,一阵小跑......。

        这边,保安还在等他的电话呢!接不到校领导的电话,大门就是不开。

        “快打开大门,你们的校长办公室有人受伤了。耽搁我们的抢救时间,你们要付刑事责任的知道吗?”急救车上的人,下车和保安理论。怎奈,保安这行职业,坚守按章办事便是什么事也没有。

        因为是外包,在没有接到校方放行电话之前,坚决不让急救车进去。

        “你们医生懂不懂规矩啊?我们保安公司和学校有合同为据,特殊情况下,没有校方领导人的同意,绝对不可以随随便便让外访车辆进入校园。不用说你们是急救车,哪怕消防车也不例外。要不然出了事谁来负责?是你们医生来负责吗?真是笑话。”

        说完,索性连保安室方便通行的一扇校门也被气呼呼的保安“嘭”的一声关上。

        医生无可奈何,正要拿起手机,继续给校长打电话。但见得大门口内,有一个人抱着另外一个人飞奔而来。他一边跑,一边大声疾呼:“快,快开大门,快开大门......。”

        众人放眼望去,却只见校长抱着一个人,拼了命的往这里跑。他边跑边喊,保安见状,吓得目瞪口呆:“我天啦!那不是李校长吗?快,快开大门,是李校长他们家人有危险!”

        呼啦......,所有当班保安非也似的朝校长跑过去。

        大门也迅速打开,可是,医生这一回表现出出奇的淡定。

        他们原地不动,只是有两个护士小姐姐下车,打开车门,坐等校长抱着李湘怡的到来。众保安七手八脚的帮助李校长托住李湘怡,气喘吁吁地将李湘怡放到急救车的病床上。李湘怡为了不连累李校长,她真心真意对医生说:“走吧,是我,是我不小心打破玻璃杯,将自己划破的。”

        李校长一听,啼笑皆非!

        你那是保护我,分明是告诉医生护士,你的伤于我脱不了干系么。唉,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说倒好,说出来反倒提供给医生护士一份有关于自己的把柄。我说的不假吧,你看看,所有医生护士的眼光,这一会齐刷刷的投向李校长。

        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整脑瓜子思维害人不浅啦!

        无奈之下,李校长对着保安嘱咐道:“好了好了,你快下去关好大门。我跟你们这些人说,脑袋瓜子要灵活一点,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因循守旧,固步自封。既要按章办事,也要灵活应用知道吗?碰到今天这样的人命关天的事,第一现场,必须打开大门。”

        保安听了只是连连点头,想想说什么,但是不敢当着校长的面放肆。

        校长也顾不上他们有什么反应,对着医生护士挥挥手。“快,我们抓紧时间走吧!”

        “呜呜呜......”

        急救车火速奔向县城第一人民医院,忙碌着的医生护士,草草的为李湘怡止血,做了临时包扎,并紧跟着给李湘怡打了一针破抗针。急救车上,只能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对医生护士来说,这么一点点小伤口,到了医院是手到擒来......。

        目送急救车离开,几个保安吁了口气。

        我去,幸亏今天没什么大事。嘴上说他们堵着大门,就是不开,为的是按章办事。

        真的出大事了,我看他们几个哪一个能脱得了关系。别看这伙人闲来无事,总是拿校长绯闻当着笑柄。只要碰到礼拜天,或者是校长一个人当班,他们见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女人也好,小少妇也罢,嬉皮笑脸的主动搭讪道:“是来找李校长的吧!”

        别看这些当兵回来的小保安,心眼可不像在部队那么单纯。

        上班吊儿郎当;下班泡妞喝酒打麻将,这些人几乎无所不为。在部队学得那两套,现在用来对付业主或者老百姓。狐假虎威,为虎作伥。隔三差五手痒痒,不打架仿佛显示不了他们曾经当过兵似的。

        无论是小区保安,还是厂矿企业保安,都有一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神气劲。

        坐在保安室,极其无聊。

        除了用手机刷刷抖音,打打游戏,要不然闲得慌。大马路上走来走去的行人,看到美颜少女,或者说漂亮的女学生,小保安说些调戏的暧昧话,经常有之。有些女学生将他们的污言碎语,不止一次的汇报到校长办公室。

        因此,李校长对这些外包的小保安也是难得招惹他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