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不得已而为之

第四章 不得已而为之

        李湘怡偶尔将枕头放在自己怀里,臆想枕头便是自己的丈夫孙道良的化身,迷迷糊糊中顿感舒坦,悠然自得的一觉睡到天亮。

        做过一次之后以此类推,感觉特别能安慰自己。不吃药不打针,便能解决因自己对丈夫的思念而引起的经常失眠的问题,李湘怡自然经常采纳了这种有效的治理孤独的方法了啊!

        俗话说:适合自己的便是最好的。

        从那一夜起,抱着枕头睡觉已经不知不觉中成为李湘怡每天晚上睡觉前必须要做的一件事。直至现在,若干年之后,形成了了一种个人不良的习惯。她羞于在别人面前提起,因为说出去左邻右舍巴不得逮到她的小道消息。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单身女性在家,也会招来众人的茶余饭后议论,仿佛已经成为农村人一种不良嗜好。每当想起孙道良,要么打他手机,聊到自己睡着;要么选择不打搅,自己抱着枕头一觉睡到闹钟响。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她都保持着孙道良不在家时抱着枕头睡觉的不成文习惯。

        直到孙道良回来,李湘怡才能声临其境,抱着他孙道良爱得死去活来,神魂颠倒。不难想象,为代替自己丈夫孙道良准备的枕头,被自己抱着似呼成为她的一种精神寄托。而像这样的精神寄托动作,在李湘怡的日常生活中经常在万籁俱寂的深夜,情不自禁的表现出来。

        比如站在电线杆边上,会冷不丁面对电线杆,提起一只腿勾住。

        坐着时,不自觉的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两胯中间,双腿缠绕着。不知道所有的丈夫在外地的女人们,是不是和李湘怡一样,也是如此这般。我们没有做过这方面调查,因为直面人性,那是属于一种个人隐私。没有人去做出这样一种无聊的社会调查。

        固然总有人对她李湘怡的某些怪异行为表示不理解,甚至有人当面发问:李湘怡,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喜欢放在自己两条腿上啊?

        她只是笑一笑,然后甩出一句:“怎么啦!不可以吗?你看不习惯就别看呗,抱孩子放在腿上,拿不动的东西,一头放在地上,一头用腿夹住,有什么不对吗?我愿意我喜欢总行了吧!再说了,我这么做与你何干,于己何瘳?”

        把问话人怼得哑口无言,情何以堪。

        想想也怪自己多事一举,李湘怡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快嘴快舌遭人家不待见,反倒给自己自讨没趣。问话人多管闲事,给自己找不自在也算是咎由自取。从此以后,认为李湘怡的做法有点怪异的人,哪怕闭着眼走开,也绝不麻雀拱烟窗讨捎。

        我们说:当一种习惯一而再再而三反反复复去做的时候,身体形成一种条件反射,也属于自然现象。只能说每个人的习惯不一样,你不去做就不要以为别人做了没道理。每一个的一种选择,尽管在你认为的认为她没什么必要。

        只能说你不知道别人经历了什么,所以也就无法去理解别人的所作所为。

        不要强求别人像自己一样的去工作,去生活,总认为自己的一切想法凌驾于别人之上。

        人生区区百年,谁也没有统一模式,从开始到谢幕。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各个不同的主体。不代表你的认可就是别人的点头同意。每当我们看不习惯别人的某一种行为的时候,最好的办法要么无视,要么回避。

        因为当一个人的行为在你认为诡异或者说诧异的一刹那,或许错的就是你自己。

        没见过孤陋寡闻,井底之蛙便是认为别人的遥遥领先是一种错觉。看不习惯,你最好别看,但不要去指责和否定别人,亦或是恶语中伤。因为他是他,你是你。大千世界我们只要是平常人,就没有必要互相踩踏,底层互撕。

        当谁也代表不了谁的那一刻,我们按照自己的主观意识,评价一个人的行为与众不同的时候,至少验证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预示着一种来自他内心理活动的某种暗示、或者说是在别人面前难以启齿。

        且不说属于个人内心里的黯黑在起作用。我们可以将这种娱乐自己,当别人似空气一样的存在,而并不构成对他人的伤害、或者说影响他人的行为,统称为是一种行为意识中的患得患失的臆想。

        亦或,是因为来自内心里的某种欲望,在得不到满足时,身体机能自然形成遐想带来的一种无意识寄托。而这种寄托,往往来自生理上的自然反应。特别在切夜难熬时经常发生。起因主要来自于触景生情、也有自己思绪变迁时的一种回忆。

        比如:看一部电视剧,里边冷不丁冒出夫妻俩亲亲我我、缠缠绵绵的镜头。甜言蜜语,拥抱接吻......李湘怡看到这样的镜头,脑海里立刻出现自己和孙道良在一起时候的遐想。

        有时候,看到某种事物,见物思人,也不少见。

        有人说,这种情况多半会在不务正业,不守妇道的人身上经常发生。其实不然,人非草木,岂能无情无感。七情六欲,人类本性。那个男子不钟情,那个女子不怀春?将生活中偶尔碰到的某些暧昧镜头,幻想中设定为生活中的自己某种情节,置身其中,自娱自乐,有什么错吗?

        属于正常人来自身体以外的某种外界刺激下的条件反射,映射出生理自然反应,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不存在道德绑架下的行为不端,什么对家庭不负责任,亦或对丈夫、亦或对妻子什么不忠。男人行为不轨,女人不守妇道等等,种种说辞都是自我标榜。

        说这些话的人,他们都是将自己置身于圣人、君子的道德模范范畴之上的代表性人物。你放心,这世界还没那么多高不可攀的高贵圣贤之人!即使有,也是虚构出来的一种虚拟形象。亦或是人们心目中的描绘出的圣人的一种期盼。

        “我们拥有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即非世界,世界即是世界......”

        什么是世界?

        世界是有神无神论术、哲学理论、科学创造三大元素组成。人类通过肉眼能看到的东西太少了,借用外力,我们人类能发现的东西从原子、分子、粒子、核子,再到现在的只能在我们意识形态领域无坚不摧、对任何物质具有穿透力的暗物质存在。

        与之相比,我们人类太渺小了。只要是人,就非圣贤。做个正常人,允许正常人犯错,但能及时纠正。有人行为出轨,有人精神出轨,无论什么人,你总有出轨的时刻。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扪心自问,成年人的世界里,谁还没有羡慕长得漂亮和帅气的时候。

        回头多看几眼的事,每时每刻都在行人中发生,包括你和我,还有大家,我们都无法摆脱。超凡脱俗,那就是个笑话。既然是动物的本能,又何必去道德绑架?大帽子扣小头,大材小用,也没有必要。看破不说破,看透不说透。

        遇事不要急于动手,先动脑子想一想;你在要求别人按照你的思路去做的时候,你自己是否能做得到?连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又何必苦苦逼着他人去做?“己欲不为勿施于人。”像李湘怡一样,丈夫回来时,做个善良贤惠的小女人,让他享受满满的男欢女爱,儿女情长有什么不好。

        在有限的时间里,放射出无限的温柔和体贴。什么事,都站在一个背井离乡男人的位置去考虑,你在他面前就永远不会输。能像x光一样,穿透丈夫的心灵中的每一个角落,他能舍得抛弃一个合二为一的你吗?

        他走了,你再回到属于你的那一半令自己快乐的人生,有什么不好!换位思考,你能接受的,他也能接受。

        但凡你接受不了的,他自然也会接受不了。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可我们都是普通人,有血有肉有情感。请相信,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没那么多宰相、包青天、孔圣人、老子、墨子、韩非子等等诸子百家。

        谁对谁错,不能通过现象看本质。一蹴而就,有时候他就是一种悖论。

        与其说苦苦煎熬,何不给对方一个台阶。

        解开精神束缚的枷锁,给对方一片蓝蓝的天空,也给自己留有精神慰藉的余地,和小时候玩过家家游戏一样,痛快淋漓的活一回有什么不好吗?珍惜当下,善待身边人。过去的,选择放下;未来的,走在路上,慢慢寻找。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李湘怡也想冲破对丈夫不忠的精神枷锁,可是,她没这个勇气。

        记得那一天为了得到做宿管的一份工作,她一个人硬着头皮,拎着黑色马夹袋,里面放着两条软中华,还有两瓶梦之蓝。那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送礼给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

        犹豫不决时,想起远在深圳的丈夫,她义无反顾。

        走到校长室门口,走三步退两步,哆哆嗦嗦,畏缩不前。

        想到儿子在学校读书,膝下还有一个小女儿要自己照应。她,需要这份工作。只要脑海里出现儿子、女儿以及丈夫的身影,李湘怡浑身上下充满勇气。没有男人在家,女人难道就不能出人头地吗?内心里反问自己的那一刻,一股暖流涌上全身。

        毫不犹豫的抬起右手,轻轻地扣响校长办公室的大门。

        “咚咚咚”听到自己手节骨敲响大木门的一刹那,心里怦怦直跳的李湘怡,猛地预感今天要有什么事要发生。她想退宿,来不及了,因为校长已经从里面打开门。既然躲不掉,那就迎难而上呗!只见校长伸出头,朝大门两边先看一看,然后才正视李湘怡。

        见是个貌美如花的女性,手里拎着一只沉甸甸的黑色马夹袋。

        虽然从外边看不出马夹袋里装的是什么,无非是送礼,或者是学生家长带给学生的生活日用品。这位身高1.82米,体重200多斤的大胖子,挺着一个大肚子,浑身上下无不彰显块块赘肉。

        李湘怡大失所望,她臆想中的校长,肯定是位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年轻帅气的大小伙子。没想到见到校长本人,吓得他连连后退。失望至极,真的连看一眼也是多余。幸亏,从校长面对她的一刹那,能看得出他露出笑盈盈的一张脸。

        见有人来找自己,急忙整整自己的裤带扣,将大奔头往脑后甩一甩,上前一步,热忱的问李湘怡:“请问这位家长,你是来找谁的呀?有什么事要找他们吗?今天可是礼拜天吆!”

        我的妈呀!看到儿子学校的校长驴高马大,腰圆肚挺,小巧玲珑的李湘怡站在他身边,俨然像个小侏儒,此时此地的李湘怡真的好后悔一个人来找校长。但她很快认为自己的举动,对人是极不礼貌的行为。

        便立刻站稳脚跟,迎面对着校长一鞠躬。强装笑颜,一看就是从嘴角挤出来的,不是发自肺腑。妞妞伽伽,带着腼腆的回答说:“哦,你是校长是吧!开家长会的那一天,我就认识您了。”

        “哦,荣幸至极,荣幸至极,请问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这里可是校长办公室!”校长指一指自己办公室门外的指示牌,上面醒目的刻着校长办公室的字样,李湘怡不可能不认识。但校长本以为李湘怡是来找自己,因为,但凡来到办公室亲自要他接待的人,大多数是提前预约。

        感情这位少夫人是走错门了,所以,他才不得不提醒李湘怡。

        “哦,我看到了!校长,不瞒你说,我就是为了找您来的。没有打搅您吧,如果,如果您不方便,我就等会再来。”李湘怡说完话,将手里东西顺手放进校长办公室的门槛里面,抽身要走。看得出,李湘怡已经憋得满脸通红。

        她是因为情绪紧张,且,第一次给陌生人送礼,那种难以言辞尴尬,令自己十分的不自在。加之自己内心里图谋找到一份宿管员的工作,可以说她给校长送礼的动机并不是为了儿子的学习成绩好坏那么单纯,而是为了便于自己照顾儿子,想在学校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

        以逸待劳,双管齐下。

        既对儿子上学有好处,又为家庭争取一分收入而自鸣得意。

        可是,走后门得来的工作,说出去,怕人笑话。所以,李湘怡心里极度的羞愧和猥琐。

        “噢,别别别,既然是来找我的,肯定有什么事要我帮忙是吧?那就请进来说,今天是礼拜天,你来得太巧了。平常不一定能在办公室找到我。算你运气好,刚好今天是我值班。”校长一听说是来找自己的,有点小惊讶!便热情的邀请李湘怡来到自己办公室。

        等她坐下,校长回身关上门,生怕被人发现似的。

        李湘怡一听,今天是礼拜天,刚好,没什么人看见。要不然,自己大白天的手里拎着东西进入校长办公室,难免给人家校长带来不便,她会对自己的行为欠考虑感到不安。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没有必要了。

        于是,她拎起刚才放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的黑色马夹袋,从里面拿出软中华,放在校长办公桌上。“校长,我男人呐,不在家,屋里屋外就我一个人带着两孩子。大的呢,在初三,明年中考。

        小的呢,才5岁,放在托儿所。原来在超市上班,大润发超市离学校太远了。而且,我们家就住在你们学校附近不到两公里。所以,想请您给个方便,找一份在学校里的工作。只要能照看孩子,也顾得上家,什么工作我都愿意。、

        香烟呢,是他爸从深圳带回来的。这酒吧,是亲戚送的,我们家没人喝。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望您不要嫌弃。至于工作上的事,成不成你不要有思想负担,那都顺便的事,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嘿嘿!按理说,应该我们家男人来请您帮忙才对。

        这不,他一年只回来一次。反正有的是机会,等年底回来了,我让他请校长来我们家作客。嘿嘿,我是说,您,您如果赏光的话!知道您很忙,再说了,像我们这样的人家,也不一定请得动校长大人您啦是不是?嘿嘿......”

        李湘怡尽其所能的使自己保持一种成熟女人的淡定,什么水表开户,电表安装,煤气表充值,她一个人东奔西跑,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男人不在家而耽搁人家办事。

        儿子开家长会,托儿所做亲子互动,李湘怡从不落下。唉,也算是为难她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