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流逝的异域情感

第三章 流逝的异域情感

        这些还算是小事,关键是,有些男人为了不负一家之主的顶梁柱称呼和担当,拿自己生命去换钱的行为,经常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一幕幕上演。

        只要工资高,脏乱差的环境对男人们来说算不了什么?只要能多赚钱,他们顾不了个人生命健康的安危。什么高危险的工作,只要在高工资的回报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要薪酬附和他们的心愿,男人们便是自告奋勇。

        当然,也不番其有女人们为了赚钱养家糊口,奋不顾身。

        在老家,李湘怡经常看到自己身边的男同事、男邻居们,明知道工作环境有害身体健康,还是因为高额工资的诱惑,不计后果。有的是因为不知道危险系数大小,有的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宁愿舍弃健康,决不放弃赚钱的机会。比如化工厂、农药厂、塑料制品厂、铸造厂、钢铁厂、光伏产业基地、粉尘、有害气体的污染等等。

        别看环境卫生大旗天天扛着吹嘘,真正的要想附和环境卫生的相关规定,哪一家企业都无法达到要求。于是,环境卫生成了相关部门的一种3揽才手段而已。只要请客送礼到位,走走过场,搞搞形式主义便是一了百了。

        要想生产加工环境对人体无害,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还是难以完全杜绝。

        尽管在环境监察部门的督促下,有些在生产过程中难以杜绝的危害个人身心健康的因素得以控制。那也只是暂时性,治标不治本的应急处理。风头已过,依旧我行我素已经成了企事业单位和环境卫生监察部门打游击战的惯例。

        因此,生产环境对不达标形成对人体的伤害,始终都在。

        资本投入,以效益和扩大再生产,以及低廉的人工成本来获得回报。利用传统工艺上马的技术含量不高的中低端产业链,基本上从发达地区,逐步转向边缘的工业产值比较薄弱的经济基础比较落后的不发达地区。

        比如江苏的苏南苏北,全球五百强企业大多选择江南五市。

        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蓄电池企业,大多迁往苏北。

        所以,你别看苏北在江南的带动下,一座座厂房和工业园区拔地而起。其实质都是江南淘汰企业迁往苏北,重污染,重伤害的有毒有害化工企业,纷纷在苏北安家落户。没办法,不是苏北地方政府不知道污染的危害性。

        而是处理重污染企业来苏北以外,其它企业不可能选择苏北投资。

        不是区域歧视,而是受地区天然地理位置挟制。

        目睹身边的男同事,想着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男人,李湘怡身有感触。如果我们将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比着春天里的和风细雨,一阵洗刷过后,万物复苏,大地回春,青枝绿叶,到处布满生机勃勃。

        那么,思念犹好比一漾泉水,一阵微风过后,荡起层层向外扩散的、跌宕起伏的涟漪。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集,此物最相思。”

        节骨眼下,只有这首诗能代表李湘怡的此时此刻的心情。所以,李湘怡每当等到一年到底丈夫回来,她像伺候皇帝一样的伺候着自己男人孙道良,没半句怨言。也不问他在外边吃苦受罪,还是快活似神仙,所有这些对李湘怡来说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只要他回到自己身边,那就是个好丈夫,能丈夫。

        或许,李湘怡不辞辛劳的付出,正是验证了那句久别如新婚的痛切肺腑的切身体会。

        来不及嘘寒问暖,珍惜身边人,做好一个女人见到丈夫后应该做的事。

        望穿秋水,每年春节回来不过区区十多天,留给李湘怡陪丈夫欢聚的日子太少了。她来不及顾及询问丈夫在外的日常生活,好好的疼他、爱他,倾其所有的将一个好女人应该奉献的一切,在孙道良回来的仅有的时间内和盘托出。

        面对日思夜盼的丈夫,李湘怡能做的,该做的,她都发挥到极致。

        永远留给丈夫的,是见到妻子和儿女团圆之后的天伦之乐,人间美好!给人们的印象,永远是她那挂在脸上红晕,还有难以抑制的微笑,如同绿叶映衬下的浮出水面的芙蓉,绽放着引人注目的和颜悦色,美艳动人。

        每当孙道良回来,她逢人便说:“嗨,告诉你一件事呗,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家男人回来了!就咋天,腊月二十六晚上到家的,嘿嘿!”也不知道2自己说出去人家是不是喜欢,尽管自己喜不自禁!明知道与别人没什么关系,却偏偏见人就说,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亦或,她这么做的举动,正是告诉那些平时指着她脊梁骨指指点点人的胡乱猜测:唉,你知道不,听说她们家男人在外有家庭了。据说,娶的是一家富豪人家的千金大小姐,还生了个大胖小子呢。你说这个李湘怡,真是傻得可爱极了。

        自己男人把她卖了,她还给他数钱呢!咯咯咯......。

        李湘怡每每听到背地里的议论,左耳听右耳出,只当耳边风。

        她知道,自己男人在外边赚钱,为自己买了一辆红旗小轿车,令人眼红,羡慕嫉妒恨的人是比比皆是。自己如果选择和这样的人互怼,不但输掉的是时间,更有甚者,会因为这些人茶余饭后的无稽之谈,影响自己和丈夫的和谐情感。

        所以,她当自己耳背,什么也听不进去。可是,每当自己一个人静坐的时间里,李湘怡的脑海里,还是免不了像放电影一样的浮现出那些左邻右舍嚼舌头时的那些无聊的、无中生有的、绘声绘色的表演和猜测。

        免不了在自己心里有些对来自远方男人的担忧和猜疑。

        她是女人,都可以想男人想得睡不着觉,可想而知,自己的男人成年累月在异国他乡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生活氛围。于是乎在李湘怡的心底深处,始终蕴藏这一种奇怪的猜疑:莫非,我们家男人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在深圳有另外一个家?

        尽管她不愿意自己往这方面去想,但心静下来总是浮现出种种疑惑,难以解脱!

        有时候,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人们在自己背后的污言碎语,李湘怡便忍不住拨通孙道良的手机。本意,她不想在深更半夜打搅自己丈夫。这不是实在熬不住了嘛!“喂,老公啊!我听人家说、说你、你在外边有小老婆了。

        他们说得活神活现,说你和人家生了个大胖小子了,尽管我不相信,但还是因为这件事难以入睡。要不,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啊?不打听个水落石出,老公,我睡不着!嗯,你跟我说实话嘛,我不要你敷衍,说实话,我会理解的哦。”

        孙道良多次被李湘怡从睡梦中惊醒,但又不得不辅以安慰。

        “哎呀,老婆别人话不用听的啦!你想想看,老家附近有几个人,几个家庭过得像我们俩一样的好日子呀?他们那是得了红眼病,望不得别人比他们家好知道不?要不这样,你以后见他们低调点。就说车子是拿贷款买的,在县城房子是租的。

        总之,你要让他们感觉到我们家什么都不如他们,或许,这些人听到了之后,会得到积分安慰。亦或,见到你就躲着,或者直接闭嘴不语的像躲瘟疫一样的躲着你。”李湘怡想想也对,不过她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哎,不对吧老公!别人说,那叫个害了红眼病,那你姐姐孙道静说了呢?人家说,都是背的里听你姐姐和他们谈闲拉呱,不小心说漏嘴的呀!有人不相信你姐姐孙道静说的话,她急得和人家诅咒发誓,还用手机打开你拍给他们的一家三口在深圳的照片唻!”

        孙道良心里咯噔一下,但很快换回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哈哈哈......”,随即否认道:“呵呵,老婆,你想多了!你是不是被这伙人洗脑了啊?过得好好的,不要因为别人的挑拨离间,真的燃起家庭矛盾之火。

        你想想看,如果我在外边真的有家庭了,年底还要回家干什么!再说了,凭什么还要每个月按时按点转账给你。我愿意给你和孩子转账,那些人口中的小老婆也不愿意啊,你手捂心口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谁说不是呢!

        李湘怡仔细酝酿一番,孙道良说的没错。

        假如我男人真的外边有了家庭,他不可能给自己买车,月月转账给自己。每个月一万块,自己从来都舍不得用。给孩子们在银行存着,娘三在县城开支,花的都是自己在学校挣得3500块宿管员工资。每个月省吃俭用,3500块足够娘三支出了。

        包括,给外婆的费用。

        公公婆婆早年去世,婆家在马家荡老家的人,只有孙道良的姐姐孙道静一个人。

        和大姑子孙道静相处得不好,除了红白喜事逼不得已要去应酬之外,平时,李湘怡从来不带孩子去孙道静家串门。哪怕回老家无聊的陪母亲看电视,李湘怡也不愿意带着孩子去孙道静他们家问候问候她。

        因此,对孙道静嘴里散布出来的谣言,李湘怡宁愿相信她是扯皮吊慌,也决不相信孙道静对外说出去的话,有一句是真的。在姑姑和老公之间,她选择相信自己的老公。怎么说那老公孙道良才是与自己最亲近的人,除了爹娘就是儿女和丈夫了。

        遇到想老公睡不着的夜晚,李湘怡总是打孙道良的电话,已经成为她的一种不自觉的习惯。随时随地,哪怕深夜、凌晨,只要他愿意,孙道良没有一次不接她电话。或者说,找什么借口,不陪她聊到最后,

        所谓聊到最后,即是将她聊到自然睡着,方为罢休。“李湘怡,李湘怡......”孙道良聊到这个份上,才敢将自己电话主动挂断。否则,孙道良绝对不可能提前阿金自己的电话挂断。或者聊到他自然睡着,等李湘怡自己挂断电话。

        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李湘怡才能安然入睡。都说女人小心眼,眼里留不得半粒沙子。李湘怡每一次听到风言风语,总要打电话问孙道良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得到的回答永远是否定的了!

        他笑这个女人太傻,但傻的可爱。哪有小偷自己承认自己是小偷的呀?包括孙道良在内,他怎么可能将自己在深圳的实际情况告诉远在老家的李湘怡呢?因为,在李湘怡心目中,丈夫永远是他的顶梁柱,是她生活无助时的一个奔头,一种信念,一个期盼和一个希望!

        有了这根顶梁柱的存在,家就不会崩塌。

        有了这根顶梁柱,生活才能丰富多彩。这个世界上,哪怕再有良心发现的强盗,也绝对不可能主动承认自己是强盗的对不对?李湘怡之所以选择宁愿相信自己丈夫,而不相信别人,还不是因为对丈夫的那份无私的信任、无需回报的付出、以及心甘情愿的奉献。

        我们将这种行为归纳为,平时很难见面的夫妻之间的如饥似渴,孳孳不倦的爱恋,或者叫做雨露滋润吧!一年难得一次的见面,小两口温馨于爱慕都来不及,哪有时间讨论鸡毛蒜皮的家庭琐碎。

        珍惜当下,是因为见一次就会少一次;谁都知道,爱不会从头再来。人生都是单程车票,错过这个村,就再也找不着那个店了。错过了,留下的只是人生旅途的一道风景线。对李湘怡来说,和丈夫异地分居,使得他饱受失去丈夫对自己卿卿我我爱抚的遗憾。

        她不想在丈夫回来的十多天里,令孙道良带走的是不快。

        她要留给孙道良带走的是满满的、充满温馨的、以及她作为一个女人在丈夫面前应尽的小鸟依人义务。让他带着开心而来,收获满意而归。令他回到深圳不留任何遗憾,只有快乐。至少,要像她李湘怡一样,每每回想起和自己丈夫孙道良在一起的日子,总能海阔天空,云山雾海。

        忘乎所以,淋漓尽致的爱,以及铭刻在他内心里的无尽的回味。

        李湘怡之所以对孙道良这么好,还不是因为她会换位思考。

        在她想孙道良切夜难眠之时,逆向思维告诉她,自己的男人也许这一会也在想自己。两个心灵相通的人灵魂深处,无处不在紧密相连。男人想自己老婆,和女人想自己丈夫,这两者到底有没有区别,李湘怡认为,还是女人比较煎熬一些。

        你看动物世界就会明白,雄性动物在选择配偶时,它们只要嗅到雌性发情的气味,便一发不可收拾。哪怕豁出去以生命为代价,在所不惜。所以,雄性动物没有坚守,或者说没有从一而终的义务和责任感。

        它们对异性的感情,来自于雌性激素的诱惑,或者说是雌性对来自雄性动物身上的粗野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屈服、或者说是认可。雌性动物在发情期间,多半是处在被动状态。它们被雄性追逐,来自多重雄性在决斗中那种确立胜利者的满足,令雌性不得不投以羡慕的目光。

        犹好比有实力的男人,仰仗自己实力与权威,征服那些头高八丈的女明星、女强人一样。所以,我们说:男人的一身,和雄性动物形似雷同的地方,无非是不停地寻找发情的雌性。从一而终,对他们俩说,那便是一种束缚。

        而女人的一生,除了等待,便是被动。还有一种你不得不承认的东西,就是被奴役。

        我所指的奴役,象征着她们主观上的极不情愿,但又不得不附和、屈从。被权贵、金钱物质、黑恶势力胁迫等等的违反女性本身意愿的,又使得她们无能为力,但又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李湘怡认为都是男性对女性不正常的被动的逼迫或者说是返祖的野蛮行径。

        因此,说女人不想自己丈夫,那也太虚伪了。有男想女人,即有女人想男人,上帝从来不亏待任何人!只能说由于条件和环境的限制,想了也是白想,不如不想。或者想了,过不了这道坎,便是主动出击,那便是红颜祸水,红杏出墙。

        或许别人会这么做,李湘怡能保证,她绝对不是那种潘金莲式的女人。一双腿夹着枕头睡觉,李湘怡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动作。记得那是个不眠之夜,想孙道良想得难以忍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