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无奈的选择

第二章 无奈的选择

        “哎!”

        随着孙吉一声应答,打开房门声音随即响起。

        之间孙吉笑着从房间跑出来,直奔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的妹妹,冲着她就说:“孙密,快,换衣服,哥哥带你去见外婆家怎么样?”

        不问孙密是否愿意,孙吉一把拉着妹妹,直接拖到她的房间,给她换上新衣服,穿上新鞋子,还忘不了给妹妹扎好小辫子。“啊哦,妈妈,哥哥带我去见外婆啰......。”

        孙密穿上新衣服,一蹦一跳来到李湘怡面前显摆。

        两个孩子听说去外婆家,比李湘怡自己还高兴呢!要说孙吉提到去外婆家,为何那么乐不可支,这里面是有原因的知道不。15岁的孙吉,从小是外婆带大。三岁丢在外婆家里,四年时间,都是外婆精心照顾。

        直到七岁哪一年,才将他带回县城上一年级。

        李湘怡记忆犹新,那一天去外婆家回家带孙吉的时候,外婆对孙吉说:“孙吉,妈妈带你回家了,你愿意跟妈妈回去吗?”

        孙吉噘着一张小嘴,看看外婆,有看看李湘怡,摇摇头嘴里嘟哝着,不知道他说些什么,但能从他脸上看出一股不情愿的表情。

        不难理解,小孩子家家的,锅不热饼不靠嘛!

        对儿子见到自己有点畏畏缩缩,都是平时少于接触孩子的缘故,李湘怡对儿子孙吉见到自己的态度表示理解。只是自己鼻子一酸,一股眼泪不自觉从眼眶里涌出。不怪儿子,那肯定怪自己了呗!

        她蹲下身,试探着对孙吉说:“来,儿子,给妈妈抱抱。”

        “不,你,你不是我妈妈,你是阿姨。我不要阿姨,只要外婆。”

        然后,孙吉害怕被李湘怡强行带走似的,他紧跟着跑到外婆怀里。

        李湘怡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妈妈对她摆摆手,暗示她不要着急。慢慢的让孩子接受她,才能逐步弥补在孩子小小心灵上留下的创伤。从那以后,自己再苦再累,李湘怡也要带着孙吉......。

        看着一双儿女活蹦鲜跳,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李湘怡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如果,如果孩子他爸孙道良这一会也跟着一起回娘家,那该有多完美啊!

        唉,她一声长叹,心里的那股被两个孩子激荡起来的热情,一下子跌入深渊,冷落冰霜。可惜了,他在遥远的深圳打工,不知道这一会在干什么......!

        她情不自禁的摇摇头,心底里的那种失落、心酸、唏嘘一下子涌上心头。

        幸亏自己有两个孩子陪伴,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两个孩子围绕在她身旁,她李湘怡也像自己丈夫孙道良一样,身边无依无靠,一个人无亲无故远在他乡,估计李湘怡早就难以支撑这个家了。

        对李湘怡来说,她怎么也过不习惯身边没有亲人陪伴的日子。

        想到这里,她不免替自己丈夫孙道良几十年如一日,在千里之外鳏寡孤独的一个人,是多么的难熬、难过而深有体会。同情,怜悯,掺杂着对丈夫的思念,李湘怡被撩起的兴奋,随着对在遥远地方的丈夫的思念,迅速降至冰点。

        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活动,属不属于是一种乐极生悲的感觉。看着两个孩子有说有笑,哥哥孙吉给妹妹换衣服,穿新鞋忙得有条不紊。感慨万千中,内心里似呼充满对现实的不满。倘若不是为了生存,他们这一家子享受天伦之乐那该有多好啊!

        她不想自己因为思念丈夫而表现出来的冷气冰冰,与当下两个孩子的兴高采烈的情绪格格不入。为了调剂自己想起丈夫的不愉快心境影响到孩子们,她尽其所能的附和孩子们的开心快乐。

        于是,李湘怡强装笑颜。孩子们天真无邪,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喜怒哀乐,从不猜摸大人的心事。成年人心里的那种难以言表的苦衷,是见不得人告不得状。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孩子们面前,作为母亲的她没有理由和孩子们的心境背道而驰!

        很多时候,只能一个人闷在心里独自承受。

        因为,说出去,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倒会招来别人的冷嘲热讽。茶余饭后,当着别人消遣的话柄。也难怪,每每夜深人静,李湘怡一个人躺在床上,怀里搂着小女儿,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日子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苦熬的时光。

        如果说,一个人的回忆是在重温曾经记忆中的美好,那么一个人的思念,就是一种痛苦的精神上的折磨。

        她,也不过三十七八岁,不谦虚的说一句,用年轻貌美形容李湘怡的外表,恰如其分,也绝不逊色。自从她嫁给孙道良,除了新婚燕尔的蜜月期,两口子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可是,依旧好景不长。

        满月后,孙道良便义无反顾的留下她,背起行装,踏上返回深圳的大巴车上。

        苏北益林小镇,每天有一班去上海的班车。从早上五点上车,晚上六点到上海市的江苏路长途汽车站。然后,再坐出租车去虹桥机场,直飞广州。沿途需要三个半小时,才能飞到广州白云机场。

        每一次从老家将孙道良送上去上海的大巴车,李湘怡总是心里苦叽叽的,哭戚戚的。

        在孙道良毅然决然跨上大巴车的一刹那,李湘怡的眼泪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下流。她总是用手捂着嘴,害怕自己男人看到她柔弱的、没出息的样子。所谓没出息:女人离开男人仿佛就不能生存一样。她,李湘怡当然不是这样的女人。但是,她作为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呵护不是。

        为了怕别人笑话自己,只能偷偷地流泪,偷偷地哭泣。特别是她有一次用一只手捧着自己的大肚子,一只手举起来跟孙道良摇手致意说拜拜的一刹那,泪如泉涌!因为,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在出生时,他的亲生父亲却远在他乡。

        孙道良能清晰的看到李湘怡哭成泪人的样子,怦然心动的他一骨碌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李湘怡大喊:“别哭,动了胎气,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发育。”

        尽管他大声的召唤,李湘怡还是一个劲的流着眼泪。说不清那是夫妻之间恩恩爱爱,难以割舍的夫妻情分,还是因为生活带给他们的一些无法抗拒的无奈......。

        由于隔着玻璃,加之大客车已经启动。

        李湘怡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客车载着自己男人孙道良,一路狂奔。

        她能看到的是,大客车背后扬起的沙尘,随着车后回旋气流,逐渐被卷到天空,慢慢的消失。李湘怡影影绰绰看到孙道良的脸上露出的不单单是无可奈何,还有对家和对自己的不舍。她绝对相信自己的丈夫孙道良这一会,定是鼻子猛然一酸,热泪盈眶。

        李湘怡终身难忘,那是他怀着孙吉8个月大的哪一年初春。

        平心而论,她一百个不愿意孙道良离开那个属于她们俩口子的小窝窝。

        怎奈,眼看着自己即将临身足月,胎儿即将出世。手里空空如也,连生孩子坐月子的费用都拿不出,她又有什么勇气阻挡自己男人外出打工呢?至少,得给自己去医院生孩的费用,做个准备吧!尽管孙道良去深圳不完全是为了赚钱,但当时的家境的确家徒四壁。

        外边人都不知道,孙道良在深圳回家和自己结婚,看似满面春光,有一种腰缠万贯之气势。

        人家都认为孙道良腰包里埋藏着一股海。至少,令李湘怡享受一辈子,都用不光,花不完。那只是孙道良为了蒙骗自己和家人,故意放出去的迷魂阵,处心积虑,不过是为自己找到一个老婆,而刻意装出来的富有。

        目的,只有一个:诱她上钩。

        这不,李湘怡东谈不成,西谈不就,挑来挑去,最后挑到孙道良这么个破玩意。

        看清孙道良的庐山真面目,还是在结婚的蜜月里。没结婚之前见到孙道良,俨然一副阔少爷派头。走出去,嘴上刁的是软中华;身上穿的是,紫罗兰品牌米色精致西装,连领带都是金利来!

        脖颈上,套着根一个个小球一样大的金黄色珠子连接成功的金项链;左手中指带着一枚大写福字金戒指,带着一副金光闪闪的金丝边近视眼镜,颇有几分文人墨客,出生书香门第的架势。

        脚上的皮鞋,是马丁靴;腰间系的裤带是鳄鱼牌子的;手机用的是苹果,手表戴的是罗马......,全身无不彰显贵族风范。

        结过婚之后才知道,那孙道良不过是虚张声势。

        装出来的富有,令李湘怡几经崩溃。那戴在脖颈上的大金珠金项链,都是从网上20块钱购买。马丁靴、西装、鳄鱼裤带、罗马手表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深圳市场的a货,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宗品牌。

        可这一切对李湘怡来说,仿佛是为她定制的圈套。

        一切向晚,后悔已经来不及。

        十里八乡,谁不知道李湘怡挑来挑去最终还是挑到一个有钱的大亨。

        固然孙道良比自己打个十多岁,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想把孙道良的真实面目告诉娘家人,怎奈自己没勇气,也没脸去和娘家人叙说。说出去,不但自己遭到世人嘲讽,包括娘家人还会因此被人戏讽为见钱眼开。

        自己选择的路,爬着也要走完。

        孙道良给娘家666块钱彩礼,酒水花的钱在外,陪的嫁妆:大衣橱,加箱柜、小连打{方言:娘家买的陪嫁化妆品、床上用品等等}都不够。婆家酒席航布朗当就两桌,七大姨八大姑礼钱加起来,也不够孙道良回一次深圳的路费。

        满月过后,孙道良身上也只剩路费了!

        表面光鲜,实质上李湘怡是被他连哄带骗,连推带拉哄上自己的床了。

        结过婚之后才知道上当受骗,有什么用?

        木已成舟,牛过河再去拽野巴有用吗?明知道上当受骗,也只能为自己的愚昧行为买单。时隔不久,知道自己怀孕的李湘怡,总算定下心里。再怎么不顺心,得看看肚子里的孩子。幸亏,孙道良果然没让她失望,年底回家一趟,一次一次的不一样。

        钱越挣越多,人也越来越会打扮。

        李湘怡越看越感觉自己当初为之后悔过的男人,倒是越来越帅气了。

        可能是因为平时少于接触,李湘怡直到儿子十岁哪一年,再次怀孕,生下小女儿孙密。他们俩,不存在有什么避孕措施什么的。除了每年的年头年尾,两口子在一起,平时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属于自然避孕的哪一种。

        说不想,那是假话。

        孙道良想不想自己,李湘怡心里没底。

        反正,她见到孙道良回来,那种久旱无雨,饥渴难耐的日子,一下子得到释放。她忘却女人的所有廉耻之心,对自己丈夫的出现,恨不得将他吞到肚子里。孙道良回来一次,对自己老婆的疯狂,他更多的是理解。

        李湘怡越对自己疯狂虐待,他越是感觉放心。

        至少,一年下来自己女人在家苦熬,为自己守活寡,何等毅力?

        碰到三心二意的女人,早给自己戴绿帽子了,哪来还有跟你如此这般热情似火。怎么说,自己是个医科大毕业的军医,对男女生理需求和差异,孙道良比一般人都懂。珍惜和李湘怡在一起的日子,几乎天天在床上度过。

        包括吃饭,都得李湘怡亲手端给他吃。

        在他回来的那些天,再苦再累,李湘怡从不叫苦连天。

        她带给孙道良的永远是满脸堆笑,两边脸颊总是红彤彤的。

        一笑百花开,连走路也脚下生风。嘴里是不是哼着小曲调,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股精气神。反过来,孙道良总是迷迷糊糊地,一副弱不禁风,眯眯洋洋没睡醒的架势,看得人有些怀疑他肾虚阳亏,腰腿酸痛的未老先衰架势。

        不知道孙道良在深圳混得怎么样,但每年年底赶在大年三十到家吃团圆饭,孙道良没有一年落下。

        特别是和李湘怡结过婚之后,几乎已经成为他生活种一成不变的定律。至于平时孙道良不回来,李湘怡表示理解。深圳离老家太远了,撇开来回费用不谈,关键是你得有足够时间给他回来呀?

        公司不给假期,孙道良想回来也是白搭。

        李湘怡相信,没有哪一个男人出门在外,不想自己留在家里的老婆和孩子身边。

        只是他们不像女人那样,善于言表而已。表面上的不在乎,心底里那份放不下,我相信在每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心目中,始终都在。对亲人的牵挂,再怎么刚强的男人,听说家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事,那一刻绝对一攻击溃。

        除了生他养他的父母亲之外,男人们心里走到哪里都会装着自己的妻儿老小,这是所有男人的共性。

        所以,女人们,不要经常在男人面前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没有,因为他把妻儿老小都装在自己心里了。否则不然,不会在外边风里来雨里去,冒着被别人不待见,看不起,打击报复,忍辱负重前行。为的是妻儿老小,不在像自己活着的那样,没有尊严的而不招人待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