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让他当鬼差的?在线阅读 - 第6章 爹,您快咽气吧

第6章 爹,您快咽气吧

        幽暗漆黑的山林间,孤坟前,一道人影蹲在坟前,她泪眼婆娑,喃喃自语。

        那是一个老妪,身穿粗布麻衣,满脸皱纹,老泪纵横。

        苏凡立于不远处,以他鬼兵的境界,凡人世界哪怕是一些道人若是不施展秘术,也看不到他。

        “儿啊,你命苦,算命先生说你只能活到二十岁,为娘想尽办法,倾家荡产为你买了补药,依然没能为你续上命啊。”

        “传说有道人可以逆天改命,可我们普通人家,哪能够请得动道人?”

        “所以,儿子,你赶紧投胎吧,别再当那孤魂野鬼了。”

        “这几日你接连给为娘托梦,为娘心里难受啊,是娘没用,生前不能让你荣华富贵,死后竟然还成了孤魂野鬼了。”

        随着那老妪蹲在坟前哭泣自语,那座孤坟之上,一道黑影缓缓浮现,那鬼影望向老妪,双目含泪。

        “娘,你别哭,这是儿子的命,改不了的。”那鬼影开口,但老妪根本就听不到,也看不到。

        “儿子,虽然阴间凄凉,但你生前也没造过什么孽,他们应该也不会为难你,你别害怕,赶紧下去吧,你如今已经死了,再留在阳间也是徒劳,若不魂归阴间,赶紧投胎,如此四处飘荡,当个孤魂野鬼,也不是个事啊。”

        虽然儿子已经死了,但老妪仍然希望他有个归宿,不愿他在阳间当个孤魂野鬼。

        “娘,我也想去阴间,可我不知道路啊。”

        “那该死的鬼差,为什么不来接引我,我都死了,为什么不来勾我的魂?”那鬼影说着,一丝怨气自他身上弥漫而出。

        “阴间地府,既然不给我那么长的阳寿,为什么要将我的魂留在阳间?”

        鬼影越来越激动,甚至,双目中都闪烁着红芒。

        此时,苏凡的身影出现在坟前,那鬼影看到苏凡,不禁魂体一震,苏凡身上,有种莫大的官威。

        那种威严,就仿佛他生前看到衙门捕头一样,就算没有犯错,也感觉紧张无比。

        “李效忠!”此时,苏凡望着那鬼影,低沉开口。

        他手中捧着一本生死簿,正是这两县十三镇众人的生死簿。

        “你是谁?”李效忠凝重道。

        “我来带你上路。”

        此话一出,李效忠神色骤变,“你是地府鬼差?”

        “正是!”

        “你怎么现在才来?这也太不敬业了吧?”李效忠看到苏凡很激动,一肚子委屈顷刻间爆发。

        “我等了整整三个月,从地府到青阳镇需要三个月时间吗?啊?”

        “大胆!地府鬼差面前,岂容你放肆?”苏凡无力解释,唯有震慑。

        果然,随着他一声大喝,那李效忠瞬间清醒,吓得一身冷汗,刚才太激动了,竟然抱怨地府,真是太不稳重了。

        “鬼差大人息怒!小的知错!”李效忠赶紧低头施礼。

        “念你初犯,便不计较你的罪数,与你母亲告个别吧。”

        闻言,李效忠点头,但却开口道:“大人,我母亲他看不到我啊!”

        苏凡闻言,大手一挥,一道力量弥漫而出,直接帮那老妪开了天眼。

        “儿……儿子!”

        瞬间,那老奴便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她激动不已,急促道:“儿子你还好吗?”

        “娘,我很好,我就要跟着鬼差大人进入地府了,您保重,下辈子我还做您的儿子。”

        “孩子,别瞎说,娘都六十了,再说,你爹都没了。”

        李效忠魂魄落泪,但泪珠刚一出现,便消失不见。

        此时,老妪望向一旁的苏凡,向着他恭敬施礼,道:“鬼差大人,辛苦您了,我这边有点土特产,你要不要带点?”

        说着,便将坟前供奉的瓜果点心收起,就要递给苏凡。

        “不必了,阴律规定,地府鬼差不得拿阳间一针一线。”

        “鬼差大人真是清廉啊,您一路走好!”老妪抹了抹眼泪,随后望向李效忠,道:“孩子,一路上要听话,下辈子拖个好人家。”

        “娘……”李效忠痛哭。

        “好了,走吧走吧,赶紧上路吧。”老妪摆了摆手,道:“鬼差大人,代老婆子向阎王问好啊。”

        “我也没见过阎王!”苏凡嘟囔了一句,随后勾魂索一抖,便到了李效忠身上,牵着他的魂魄向着远处走去。

        李效忠望着苏凡走的路,不禁疑惑,道:“大人,我们不是去阴间吗?”

        “还早,这青阳镇还有一些亡魂没有勾走。”

        说着,他拿出生死簿,查看上面属于青阳镇的红色名字。

        “王秀英,张老九,陈博文,赵小武……”

        苏凡一个个名字看过去,这些人有的是老人,有的则与李效忠一样是年轻人,但是命数不好,生死簿之上只有二十几年阳寿。

        “我刚才念得名字你都认识吗?”

        “有的认识,那张老九是我们一个村子的老头,赵小武是镇上赵员外的儿子,舅舅是县里的捕头,因此,他在青阳镇嚣张跋扈,青阳镇没有不认识他的。”

        “但张老九比我死的还早啊?他的魂也没有进入地府吗?”

        “可能也走丢了吧?你死后可曾见过他?”

        “没有!”

        苏凡点了点头,那些肉身枯萎已经死去之人的魂魄可能在一些阴暗之地流浪,暂时先不管,要先将那些魂魄暂时还没有离体之人的魂魄勾走,免得再多几个流浪鬼。

        说着,苏凡牵着李效忠的魂进入村子,向着一位名叫吴悲催的老人住处走去。

        按照生死簿命格上显示,老人应该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死了,但是肉身现在依然没有完全枯竭,灵魂还没有离体,也算是多活了一个月。

        一间茅屋内,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躺在床上,他双目浑浊,没有丝毫光亮,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暮气重重。

        若是远远望去,就好像一位已经死去的老人。

        但走进了一看,竟然还有呼吸,不得不说,这吴悲催是真能抗。

        如今肉身之上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血气了,就连体内的鲜血都快消耗完了,竟然还没死。

        就连苏凡都不得不佩服,这生命力,着实顽强。

        “爹,你赶快咽气吧!”此时,有喃喃声自茅屋内传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