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21 踽踽独行15

21 踽踽独行15

        说罢,黑袍人去到那堆叠着大大小小黑色手提箱的摊位深处,稍加辨认后,陆续拎出来几个大小不一的黑箱扔在泉雅脚边,替他打开铁扣掀开箱盖。

        盖子打开后,泉雅看见,那几个箱子里摆满了各式型号的狙枪配件。

        “请。”黑袍人自觉退开,倚靠在不远处的墙边,手臂交叠置于胸前。

        于是泉雅将长狙从枪袋中取出来,开始挨个将配件组装在武器上试验手感和重量,期间他感觉对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有些不明所以,抬头浅浅瞟了那黑袍人一眼。

        黑袍人并不回避,只勾了勾唇角回报以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后开口道:“为何不开枪试试呢。”

        “靶子的话随你选。”

        采购过程中还可以这么人性化的吗?泉雅听老板都这么说了,于是不客气地四下看了看,想寻到一个合适的靶子。

        最终他挑中了一个三十米开外、在垃圾桶盖子上的一个啤酒瓶。

        没有装瞄准镜,泉雅在原地摆好姿势盯准远处的目标后,很快扣下扳机。由于枪头装了消音`器,和之前的震耳欲聋相比,子弹几乎是安静地飞出,耳根清净了不少,优秀的体感让他觉得今天的疲惫都减轻了。

        黑袍人一直维持着手臂交叠的姿势,在泉雅开枪后,右手食指才轻微地抬起点了两下。

        泉雅在开枪后就没有去看结果了,毫不意外地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他把狙收好,抱着挑选好的配件放到交易台上,将额头上的护目镜放下,提笔写下文字:【怎么支付。】

        看着泉雅在纸上写字的行为,黑袍人顿了顿后了然,语气不明道:“今日心情不错,此次免单,客人。”

        真是个怪人。闻言,泉雅歪了歪头。

        他随即想到干走私贩子这行的人都是在钢丝上行走,危险的同时估计不会缺钱,会出现行为和脾气比较怪异的人也不奇怪。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泉雅也没客气,微微点头示意后就带着东西离开了。

        在泉雅离开后,黑袍人心情颇好地来到摊位后的仓库。伸手不见五指的仓库内,一个男人正浑身是血地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黑袍人走近,将他口中塞着的布扯下。

        “你……假扮成我……到底有什么目的……”男人愤怒地低吼:“政府不会放过你的,高层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点别的。”黑袍人淡定地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男人对面,“那个东西,现在就安放在游轮底部的货舱里,对吗?”

        *

        接下来的日子中,泉雅的日常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几乎都被和芥川的对练挤满了,每天一成不变。

        在又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他呈大字型躺在地上休息之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太宰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上次见到太宰已是快一个月之前的事,在那以后对方便如销声匿迹了一般杳无音讯,未曾露面。

        芥川每天在来地下训练场前都要先跑一趟太宰的办公室,可是那里也空空如也,太宰甚至连门窗都懒得关,偌大的办公桌上落了一层灰。

        港口黑手党是个纪律森严的组织,下级不能违抗上级命令。对方若一直不出面下令停止,也不知道这种日复一日枯燥乏累的训练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等体能恢复得差不多了,泉雅边想着边从地上起身离开训练场,在穿过长长的暗廊、爬出口处的楼梯时,上方出口的光亮明暗交错了几下,他定睛瞧去,逆着光看到了许久未见的黑色身影,同时一股在外奔波的风尘气息迎面而来。

        居然说曹操曹操就到。

        太宰手持小枪,正准备下到地下,旁边还押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似乎是要将男人带下去拷问。

        总部的地下除了训练场地外,还有审讯部门专门用来拷问犯人的拷问室。

        “啊。”太宰看到了楼梯下方的泉雅,在短暂的打量后,意有所指道:“看来已经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训练吗。

        泉雅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是通过看他没新增伤口从而推断出来的吗。

        然而下一刻,或许是因为太宰在打量他的时候无意间放松了手下的力道,那被羁押的男人突然挣脱开来,用力将太宰撞开的同时伸手夺下了太宰手中的枪。

        太宰冷不丁被男人撞倒在地,头磕到了墙边,闷哼一声。

        男人夺下枪后就要冲着太宰扣下板机,太宰的手`枪从来都不上保险拴,因此几乎没有任何可供缓冲的时间。

        就当男人用力扣下板机,以为可以击杀了太宰时,骤然感觉左膝盖骨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冲击,冲击带来的剧痛让他身体一斜,一枪打了出去却打歪了。

        在变故突生的瞬间,泉雅反应很快地跑上楼梯将咒力凝聚在脚上,挑着男人脆弱的腿部关节击去,顺利让对方失去平衡后,再利用身体的重量和咒力加成将男人脸朝下压倒在地面上。

        击落男人手中的枪、将对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同时用膝盖抵住将其制服,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顺理成章。

        由于咒力的压制,男人试了好几次想要起身都失败了,他被泉雅死死地按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听到从喉咙底传来的不甘压抑的低吼。

        “啊,抱歉抱歉,差点让他跑了,幸好有你在。”

        近处,太宰正靠在墙边揉着自己撞到墙的后脑,轻描淡写道,完全忽视掉脸侧那和他距离不到几厘米的嵌进墙里的子弹。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捡起地上的枪,在用枪柄击向男人的太阳穴将其弄晕后,看向泉雅:“可以放开了哦,接下来就交给我。”

        泉雅和太宰对视着,放松了力道,从已经瘫软在地的男人身上下来,突然产生一个荒谬的想法:他感觉太宰此次的失误是故意的。

        ——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他现在的实力。

        放在别人身上这自杀般的行为确实难以理解,但是安在太宰身上竟然十分合理。

        泉雅少有地好奇了一下,写道:【这人是谁?】

        太宰拽着男人的衣领将人拖下楼梯:“你应该见过哟,上次跟着织田作出任务的那晚。”

        泉雅听太宰三言两语地道明,这个男人也是组织中的一员,因为一些原因与太宰结仇却不敢报复到他身上,可能是偶然看到太宰和织田走在一起,于是选择在织田身上下手,利用那次拆哑弹的任务阴了织田一把。

        早知道就再用点力了。

        “对了,森先生传唤。”太宰已经下到地下在拐角处转弯,很快隐没在了暗廊中,他头也不回道,回音飘进泉雅的耳朵:“你直接去顶楼会议室,我这边很快。”

        半晌后,顶楼会议室。

        泉雅和芥川坐在会议长桌的末位待命,主位上的森鸥外正和他右手位的干部尾崎红叶聊着天等待太宰。

        尾崎身着漂亮的和服,眼尾笑意盈盈,聊到一半她抬袖掩面,看向末位的二人:“哦呀,鸥外大人,让这两个惹人怜爱的孩子去真的可以吗。”

        “我相信他们。”森朝尾崎微笑道:“刀刃若是只打磨而不出鞘的话,不能检验质量的好坏呢。”

        “抱歉,来晚了。”

        森话音刚落,太宰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姗姗来迟,他一边毫无诚意地致歉一边用纸巾清理着手上的点点血污,完毕后将纸巾丢进垃圾桶。

        “太宰君,下次审讯犯人这种小事交给妾身的拷问小队便可。”尾崎道。

        “我偶尔也想亲自练练手啊,红叶大姐。”说着,太宰看了一圈,目光落在森左手边那个已经被半拉开的位子上,“是要我坐到那里去吗,森先生。”

        “落座吧。”

        “既然让我坐到了你的左手边,红叶大姐的对面,也就是说,我升官咯?”

        森含笑点头:“那是自然,五大干部之一,太宰君。”

        太宰自加入港口黑手党以来立下了无数丰功伟绩,在无情打击敌人的同时开辟新的商业道路,给组织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如今更是年纪轻轻就彻底坐上了干部的位置。

        “好嘛。”似乎只是听到了在咖啡里添加方糖一般的小事,太宰落座,一如既往地一副对什么事情都兴趣寡淡的样子。

        之前消失的那段时间果然应该是去出任务了,而且完成得很好,让森直接将干部位置给了他。泉雅在心里推测,同时发现,与前段时间相比不同的是,太宰的眼底似乎更加幽暗了。

        与混乱和死亡接触得多了会让人麻木,忘记恐惧,自己以后也会变得像太宰一样吗。

        若真如此,这对如今处境的他看来,也不知是不是好事。

        “……简单来说,这次将在游轮上举办的多方洽谈事务,目的是不计前嫌的合作,一切为了横滨未来的利益。”

        “不仅如此吧。”边听着,太宰边百无聊赖地玩着桌上的笔。

        “当然,除了洽谈外,我们此次前去最大的目的是要尽量争取到异能许可证,以便将日后的行动合法化,减少阻碍。”

        “作为首领,我必须出面交涉。红叶,我不在的时间里一切事务交由你打理,太宰,你带着他们两个跟我上船。”

        泉雅正边听边想着其他的事情走神,忽听太宰道:“文件上不是写着只允许带两个随从登船吗。”

        泉雅眼神动了动,要是不用带上他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嗯……不过嘛,允许带女伴。”    说罢,森看向泉雅。

        泉雅眨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在看到森微笑着默认后,头摇得像拨浪鼓。

        *

        三天后,港口处停泊的豪华游轮。

        两侧的黑衣人鞠躬行注目礼,首领森登上船梯。在森身后两侧跟着的是身着干练黑西服的太宰和芥川。

        由于此次会晤场合隆重,他们二人都好好打理了一番,太宰在散乱的头发上喷了发胶将两侧的碎发理了上去,芥川为了遮黑眼圈带上了半透光的墨镜。

        在他们身后,一个面上被黑色半透明面纱若有若无地遮盖住下半张脸、头戴宽沿遮阳帽梳低马尾麻花辫、身穿女式浅蓝色纹样和服的……女子跟在后面。

        泉雅抬手压了压帽檐,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在现世时,他曾数次写过女装情节增加阅读趣味性,曾几何时想过居然也有亲身经历的一天。

        安检搜身后来到甲板上,几乎所有人都身穿正装,大部分人看模样不是政府高官、军官就是财阀大亨。侍从托着酒杯走近,森接过高级红酒,带着太宰和芥川开始了正式会晤前必要的社交。

        泉雅是待命的状态,他暂时无事可干,于是从甲板进到船舱里,打量着周围奢华的环境,四下逛了逛后,走进了一处宽敞安静的休息区在一隅落座。

        正当休息室的暖气和温馨的灯光让他昏昏欲睡时,忽得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逐渐靠近,随后身侧的椅子被拉开,椅子和地板摩擦的声音让泉雅瞬间清醒。

        他保持着趴在桌面上的姿势没有动,实际上体内的咒力已经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好巧。”对方道。泉雅微微偏了偏头,顺着身体和桌子边缘的空隙看到了来人的下半身。

        黑色长袍长至脚踝,难道是黑市的那个武器老板?想到这,他不再装睡,从臂弯中抬眼看向来人。

        对方站在他身边,如此近的距离,泉雅在下方顺着对方那宽大兜帽下沿的空隙向上望去,果不其然窥见了对方的容貌。

        费奥多尔没有遮掩的意思,他低着头和泉雅对视,紫红色的眼底暗流涌动,不再像在黑市那般压低声线:“上次阁下造访我处却匆匆离去,这次可以一起喝杯茶了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