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20 踽踽独行14

20 踽踽独行14

        【空枪了,真遗憾。】

        五条看到了,对方在若无其事地微笑之余,面上还攀上些许失望的表情。

        店里店外的骚乱还在继续,在短时间内引起的恐慌余波未平,泉雅就抱着枪袋安然倚靠在座椅上,淡定地和五条对视。

        没有犹豫,不爽了就用暴力解决一切,杀了任务之外的普通人也无所谓——完完全全的黑手党作风。

        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就在泉雅就要快被这气氛冷死时,五条终于转过身背对着他,情绪不明地撂下一句话就要离开。

        “我还会再来的。”

        见五条这就要走,泉雅赶紧起身追上去够到对方的衣角。

        衣角被很轻的力道拉住,五条停下了步伐,他双手插兜微微向后侧身,俯视着泉雅。

        “嗯?”

        在二人离得近的情况下,泉雅显得更加娇小了,五条可以看到对方脑袋顶的呆毛。他见对方面上已经恢复了孩童般的神色,同时将那只小特级举过头顶,举到他眼前。

        【你说过要带它走。】

        “叽!”小咒灵不服气地白了五条一眼,最后有些不情不愿地跳上了他的肩膀,脸一直偏向外侧。

        【它很乖,照顾好它。】

        “会的。”

        五条简单应了下就离开了,小咒灵在他的肩膀上恋恋不舍地回看泉雅,直到再也看不见。

        末尾,二人有些不欢而散。

        在五条走后,泉雅也带好护目镜,背上枪袋走出店门。

        片刻后,他又返回了店里,在店长有些惊惧的目光下,将五条放在桌子上的那张带着联系方式的纸条揣进兜里,离开。

        *

        数天后,东京咒术高专。

        “五条,你的脑子好像终于坏掉了。”

        一片狼藉的室外,原本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七海建人在听到五条的解释后,有些半信半疑地收起了武器。

        五条打着哈哈用身体隔挡了七海和夜蛾看向小咒灵的视线。

        在五条的庇护下,小咒灵毫发无损,只是有些受惊,正压低了身子,喉咙底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校长,夜蛾正道气冲冲地上前给了五条头顶一个爆栗:“五条,要不要看看你带回来了一个什么东西!?”

        不久前,夜蛾刚在办公室内感知到咒灵的气息时,差点以为高专沦陷了。

        “唔,一只特级咒灵?”为了缓解场面的尴尬,五条明快地笑道,同时将小咒灵从地上提了起来:“嗯……不觉得它很可爱吗?”

        “果然是脑子坏掉了!”

        接下来,五条详细地向二人讲明了此次出差横滨后的来龙去脉,并在亲眼看到小特级吞食了同类后,七海和夜蛾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些许,但神情依旧严峻。

        “……我曾说过不要以貌取人了吧,五条。”七海推了推墨镜,稳重地剖析着:“不论如何,能毫不犹豫地将武器对准普通人,这类人的同理心很弱,即便日后会很强,也无法胜任咒术师。”

        “成为咒术师的条件并不是只有强就可以了,你难道忘了曾经那个最凶恶的诅咒师了吗。”

        咒术师在普通人和咒灵之间无形地承担了一种义务,在伙伴之间也承担了一种责任。

        “还有,关于这只特级,你该直接祓除了它,你在放任一个不稳定因素,五条。”

        就在七海和夜蛾正在和五条商讨事情时,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粉色头发高中生模样的少年热烈地挥着手从教学楼的方向跑了过来。

        “五条老师!这些天你给我布置的电影我都看完了,接下来要做什么?”虎杖悠仁来到五条身边,这才发现对方手中的小咒灵,观察道:“……咦,这只长了腿的鱼是什么,是夜蛾校长新做的咒骸吗?好可爱!”

        一旁,夜蛾闻言表情一言难尽了一瞬。

        “不,悠仁同学——”在虎杖悠仁期待的目光中,五条故作神秘拉长了语调,然后突然坏心眼地将小咒灵举起凑到虎杖眼前:“是一只缩小版特级咒灵!”

        “咿……咿!!”意识到被怼脸,虎杖吓得向后跌坐在地上。

        “哈哈哈哈!”

        “不要开这种玩笑吓人啊,五条老师!”虎杖坐在地上回过神来,撇了撇嘴不满道。

        “不。”紧接着,虎杖就看到,五条的笑容敛去,表情陡然严肃起来:“老师我这次没有在开玩笑哦。”

        “!!!”

        与此同时,虎杖的同期,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姗姗来迟,新一轮的鸡飞狗跳开始了。

        众人喧闹的同时,没有人注意到,虎杖体内的两面宿傩感知到了自己手指的气息,在虎杖的眼睛下方张开一道裂缝扫了那小咒灵一眼,很快合上了。

        *

        自那天和五条短暂地接触后又过了一些日子。

        正午时分,泉雅从床上醒来。按照惯例,他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束缚来感知小咒灵的状态,在察觉它依旧活蹦乱跳后,这才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动作流利地下床,穿衣,拉开窗帘,正午的阳光照在他新旧伤交错的皮肤上。

        泉雅倘若无事地走近盥洗室,在行动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已经习惯了日常的肌肉酸痛和每个动作都会牵扯到伤口的感觉,他现在可以做到无视这些疼痛,当作是家常便饭。

        来到洗手池边,泉雅摘下脸上的绷带补丁,打开水龙头浇了一捧凉水,脸上伤口处残留的血污顺着水流丝丝缕缕地流淌进下水口。

        根据太宰的要求,他这些天一直在和芥川对练,强度极大,基本上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能醒来。

        同时,进步也是巨大的。

        泉雅整理好长长的头发,发尾处依旧用太宰送他的绷带发绳缠好,穿上半高领的防水冲锋外套和黑色西裤,下楼在西餐老板那里简单吃了点东西,背上枪袋出门了。

        已是深秋。

        寒风卷着落叶呼啸而过,吹得他的衣服簌簌抖动,泉雅没什么感觉。这具身体原本就能够适应海底的温度,因此他并不畏惧寒冷。

        来到了总部熟悉的地下训练场,芥川果然在里面等候已久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还可以看到他裸露在外皮肤上的片片淤痕。

        “太慢了。”在泉雅露头的一瞬间,芥川黑色外套下摆化作黑兽张牙舞爪地冲着泉雅噬去。

        泉雅熟练地偏头避开,一边闪避着芥川如暴风雨般的攻击,一边快速组好狙枪将其上膛,瞄准镜被冷落在一旁。

        现在的他,若不是太远的距离,几乎可以不用准镜。

        摆好姿势后泉雅向后拉开距离,接连扣下扳机化解着芥川衣服下摆的攻势,在一番僵持不下的缠斗后,芥川主动寻求突破,他将衣刃牢牢插入地下,以此为支点将自己弹射出去,瞬间来到泉雅面前将他的狙枪击飞到远处。

        武器脱手,泉雅看似失去了战斗力,浑身都是破绽,但是芥川却向后跳开了些,在保持着安全距离的情况下继续使用黑刃突刺。

        泉雅不退反进,调动五感连续避开突刺后近身芥川,在芥川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竖起手掌拍了过去。

        他的出掌动作速度并不快,甚至称得上和缓,然而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掌在即将接触到芥川时,芥川被迫将衣刃转为防御状态。

        在外看来,那都称不上是攻击。泉雅的掌心飘飘忽忽地接触到了衣刃,一时间无事发生,然而就在下一秒,芥川被一股莫名的力道向后震飞出去几米远,靠着衣刃在地上摩擦缓冲才停下来。

        泉雅站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他对这股力量的运用逐渐熟练了。

        在这段时间艰难的对练中,他终于另辟蹊径,找到了全新的战斗方式:那就是将体内的咒力凝聚在手上,在出掌的同时将咒力释放出去。

        五条曾对他说过他的咒力充沛,还会越积越多,这启迪了他。大部分人体内的咒力都极其低微,若是利用和他人的咒力差距,并将其凝聚在物理攻击上,无疑可以造成多倍加成的伤害,且对大部分人都有用。

        就是他现在还不够熟练,咒力的释放总是比出手速度慢上一些,于是就有了刚刚出掌与冲击之间的间隔。

        ——这些天芥川身上的淤青就是这么来的。

        此外,在难以避开的攻击来临时,将咒力凝聚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上,还可以很大程度缓冲伤害,进行防御。

        他虽没有像芥川那样强劲的攻击异能,但就这样利用自身咒力练习下去的话,可以多多少少弥补近战的缺陷。

        泉雅觉得自己正在努力朝着六边形战士的方向靠拢。他思来想去,能够达到如今的程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初太宰做出的稍显残酷的决策逼了他一把。

        若不在逆境中成长,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

        “呵呵……你,你很不错,这样才对。”站定后,芥川低低地笑了,他不禁血液沸腾起来:“试试我的新招数如何——狱门颚!”

        *

        对练结束后,外面天色渐晚,泉雅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总部大楼。

        他带好护目镜和防护面罩,努力打起精神,原因无他,今天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办,那就是去黑市购买武器配件。

        由于组织里擅长用狙的成员比较少,总部的武器库内没有十分齐全的狙枪配件,如狙枪消音`器、枪管、合适的握把枪托等。

        于是他在不久前想到了去找地下走私商做交易。在请示了太宰后,太宰给了他去往黑市的路线和里面港口黑手党线人的联系方式。

        泉雅顺着太宰给的路线,沿着小巷隐没在夜色中。

        黑市是个神奇的中立地带,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就连一家独大的港口黑手党在其中也没有任何特权。黑市不受社会法律制约,来往人员鱼龙混杂,充斥着各种走私,赌博,红灯区,是整个横滨最不安定的地方。

        来到黑市,泉雅和线人对暗号接头后,对方带他去了专门的武器交易地。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大部分都身材高大,泉雅在其中显得有些瘦小,好几次都因为身高原因差点被撞到。

        还好这里的人因为互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基本不会徒生事端。

        线人将他带到地方就离去了。

        交易地有很多个武器摊位。泉雅四下看了一圈,筛掉那些一看就凶神恶煞难以相处的摊主,最终目光锁定了一个看上去还中规中矩的清瘦黑袍人。

        那老板和这里其他人不同,一袭黑袍长过脚踝,戴着大大的兜帽,只露出了稍显苍白的下半张脸,认不清真面目。

        泉雅走上前。

        那身着黑袍的老板原本一直像睡着了一样靠在墙边没有动静,直到有人走近后,可能是对方那亮红色的头发一眼望去太引人注目,他终于动了动,微微抬了抬下巴。

        泉雅进入摊位,为了方便挑选,他将护目镜向上推到了额头,面部只露出一双眼睛。

        自从他来,那黑袍人的面部一直若有若无地追随着他。

        泉雅感觉对方的视线一直粘在他身上,片刻后,听到对方压低了声音道:“阁下用狙?是要挑狙的配件?”

        他听着对方的声音有些耳熟,但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只当是听错了,没有在这上面过多纠结。

        泉雅来到黑袍人面前,将提前写下的需要采购的配件纸条递给对方:【消音`器、枪托、……】

        对方从宽大的黑袍中探出手接过那张纸条。泉雅瞧见,对方手型细长,棱角分明,苍白的皮肤下血管清晰可见。

        “乐意效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