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19 踽踽独行13

19 踽踽独行13

        在让小咒灵得以填饱肚子外,它还能够成为高专人士祓除诅咒的一大得力帮手。咒术师本身就是稀缺战力,若存在强力协助加入阵营的可能性,五条没有理由拒绝。

        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方法。

        但由于小咒灵毕竟本质上还是咒灵,为了让五条同意这一提案,泉雅又接着补充道:【同意的话我就会考虑入学高专。】

        他虽这么写着,内心却毫无想法。

        考虑是不可能考虑的,只能让小咒灵在那边能多吃一天是一天。

        五条短暂地沉默了。带一只咒灵回高专这件事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估计会惹上很多麻烦,但是……

        小咒灵察觉到了泉雅的想法,它有点急了,不停地拱着他的手心,急得转圈,时不时还敌视又有些畏惧地瞪两下五条。

        “叽叽!”

        “乖,没有要丢掉你。”泉雅撸了撸手下的小咒灵,并在心底用意念告诉它:“东京那边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不用像现在一样每天饿肚子难受。”

        “而且离得不算太远,可以经常见面的。”

        五条看着一人一咒灵的互动,上身后倾朝座椅上一靠,双腿交叠,最终还是抬了抬手妥协了:“……好吧好吧,看在小十一这么可爱的份上,老师我就同意了哦。”

        【要保证它的安全。】泉雅继续写道,然后察觉到对方在称呼上的变化,眼皮抽了抽。

        ……为什么已经自称老师了?

        “哈哈,放心吧,我可是最强。”

        得到了保证的泉雅于是继续安抚逗弄着小咒灵,看到它终于又开始在他手下撒欢了,这才看向桌面上琳琅满目的寿司。

        “那边的三文鱼不错哦,啊,那个焦糖鲑也很棒,还有……”五条热情地给他推荐着菜品,同时看到对方在吃到东西时眼神发光的样子感到很有趣。

        边看着,五条也拿起一个寿司送入口中,他刚咬下一半吞咽下去,就陡然察觉到了什么,手中捏着剩下的半个寿司,迟迟没有动作。

        就这么维持了片刻,五条迟疑道:“……小十一,有个男人一直在店外鬼鬼祟祟地盯着我们看呢,怎么,是你认识的人吗?”

        泉雅刚因为沾多了芥末被呛到,闻言他半眯着眼捂着鼻子看向玻璃窗外幽暗的街道。

        然后就瞧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

        坂口安吾好不容易在正常时间下一次班。

        之前泉雅留给他的纸条让他这些天在工作上都心不在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纸条上写的“会替你保密”似乎是真的,在港口黑手党的工作的确一如既往没有要掉马的迹象,这就让他对对方的阵营以及到底怀揣着何种目的更加费解。

        在向异能特务科的种田山头火长官汇报了此事后,对方也表示暂且不要轻举妄动,会替他多加留意。

        今天,安吾早早完成了工作,不用加班到深夜,这让他的心情放松了许多,打算来商业街犒劳自己一顿。

        然而无巧不成书,当来到了商业街,路过一家寿司店并无意间往玻璃窗内一瞟时,他看到了那前些日子里几乎每晚都会出现在他噩梦中的人。

        十一。他自己给对方起的代号。

        安吾的脚步当即就滞留在了原地,趁着天色已暗,他来到不远处的一个角度刁钻的电线杆后面窥伺着寿司店里对方的一举一动。

        对方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会是同伙吗。特务科查不到有关对方的任何信息,但若是能从他同伙那里寻找到突破口的话……

        安吾推了推眼镜,就在他想要看得更仔细些,同时打算叫来特务科的人帮忙时,就见那同伙从座位上站起身,似乎是要去趟洗手间。

        这样一来,没有了座椅靠背的遮挡,对方同僚的样子完全暴露在了安吾眼中,安吾目光快速地扫视着对方的样貌,在意识到了那人是谁时,他一个趔趄。

        “五……五条悟!?”安吾没忍住发出声音。

        他知道五条悟,是除异能领域外的另一个特殊领域——咒术界的战力天花板!

        在横滨,存在两个特殊领域的秘密部门:异能特务科和咒术理事会。由于横滨咒灵稀少,咒术师稀缺,咒术理事会的设立基本上是用来观测,且在有情况发生时方便向总部东京寻求外援。

        由于都是秘密部门,且咒术理事会的规模很小,于是就一并由异能特务科的长官种田山头火管理。因此,作为种田长官的心腹部下,安吾多多少少都跟着了解过一些咒术界的事情。

        看着对方居然是在和五条悟这种级别的人物平起平坐吃饭,安吾的内心发生了亿点点变化。

        虽然庆幸泉雅不是恐怖分子一类的人,但这却让安吾更加觉得对方恐怖如斯深不可测了。

        莫非……对方是那神秘莫测的高层派来的、需要在横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需要暂时卧底港口黑手党?查不到对方的履历资料也是因为有那庞大的高层在暗中做掩饰。

        这样一来就都解释得通了。对方在来横滨之前肯定对本土的几大势力组织都做过调查,知道他的身份也就不奇怪,毕竟那有能力管理咒术界的“高层”同时也在异能领域有所涉及,同时渗透在霓虹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那是个根深蒂固庞然大物,虽制度腐朽但是难以动摇。

        想到这,安吾当即放弃了联系特务科成员的打算,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时,视线突然被一个凭空出现的身影遮挡住了。

        “你是什么人?”

        安吾被吓了一跳,但定睛发现来人是五条悟,很快就镇定下来,他简单地解释了下自己的阵营,并表示认识泉雅。

        五条了解后,大方地邀请安吾进店一起用餐。

        “五条先生,他……”安吾跟着五条一起坐到了泉雅对面。

        “嗨嗨,是我可爱的学生哦。”

        泉雅:?什么时候的事?

        安吾:是咒术届那边的人,我果然猜得没错!

        听到五条的回答,安吾这些天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放心地和泉雅对视,神情缓和下来。

        原来是东京咒术届的人啊,别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恐怖分子就行。

        泉雅眨了眨眼,很快就明白过来安吾是看见他和五条一起吃饭误会了什么。这不是歪打正着吗?他没有解释,打算直接将错就错。

        三人就这么各怀心思地一起吃着饭,没一会儿,安吾的手机响了。

        出去接完电话后,安吾回来拿起公文包,微微点头朝二人道:“抱歉,这边临时通知我今晚还需要加班,先走了。”

        “今晚用餐很愉快。再见,五条先生,十一。”

        安吾刚离开后没多久,五条就迫不及待道:“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泉雅吃得差不多了,正用纸巾擦拭着嘴角,闻言他动作一顿。

        哪有这么快就考虑好的。

        “没关系,慢慢考虑。”见对方依旧反应寡淡,五条在纸上写下一串联系方式递给泉雅:“等你给我发信息哦。”

        就在泉雅正在犹豫要不要接时,店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尖叫,随后是酒瓶子摔在地上的破碎声响,伴随着男人的打骂,乱七八糟的声音混成一团钻进了他的脑袋。

        五条微微偏了点头过去。

        “败家货,谁让你买这么贵的东西了?退都退不了!”店门外,一个中年男人正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将她拽倒到地上,手中的酒瓶子指着女人的头。

        “对……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女人在地上无措地掩面流泪,面对着五大三粗的男人毫无还手之力。

        “你还想有以后?”男人咄咄逼人,举起酒瓶在那女人头上比划。

        “哎呀,打女人可一点都不绅士呢。”原本只想看热闹的五条终于忍不住要出门阻止。

        然而就在他刚作势起身时,忽地听到了距离很近的子弹上膛声。

        “咔哒”

        五条诧异地转头看向泉雅,见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那黑漆漆的长狙拿出来架好了,此刻已经稳住了姿势,阴森森的枪口对准的俨然是店门外那中年男人的脑袋。

        五条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他意识到泉雅想要做什么的瞬间,泉雅毫不犹豫地扣下板机,巨大的枪响在店内如雷贯耳,子弹高速旋转飞出,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穿过店门的缝隙,擦着中年男人的颈部动脉飞过,最后击打在后方小巷的墙上。

        男人只感觉脖子一凉。他扔下酒瓶放开女人,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摸了摸脖子又看了看,一手的猩红。

        “啊啊啊啊!饶命……!我不想死!”

        泉雅松开板机,没有理会店内外因他而生的混乱,将狙立起来吹了吹枪口的青烟。刚假装若无其事地将狙收进枪袋抬头,就见五条站在对面,先前轻松的神色敛去,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他。

        “你……”

        见五条只说了一个字就没有下文了,泉雅淡定自若地写下文字给对方看:【抱歉,他太吵了,我没忍住。】

        刚才泉雅本来就看那个中年男人很不爽。一方面,太吵了,吵得他头痛,另一方面,刚刚男人那番说辞让他想起了他的那个烂爹。

        泉雅没想杀死对方,只是故意瞄歪了一点,趁机给对方一个教训。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五条降低对自己的期待值。他假装自己拥有着黑手党的劣根性,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看都演到这份上了,泉雅索性把阴间滤镜开到最大。

        于是在五条有些沉重的凝视下,泉雅陡然换了一副样子。他周身的气场沉静下来,那双海蓝色的双眼敛去了几分清澈,眼底暗流涌动,看上去还很稚嫩的脸上眉眼微垂,轻轻露出了一个笑容。

        同时提笔写下:【空枪了,真遗憾。】

        ——流露出了一丝天真的残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