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17 踽踽独行11

17 踽踽独行11

        织田愣愣地低下头,看着面前稍显狼狈的少年正用双手捧着那张黑卡,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一样,同时微微仰头看他。即便是在夜晚,那双蓝眼睛也依旧如白昼时明亮,泛着期待的光。

        对方双手和手腕上隐隐约约的灼伤也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中,红得刺眼。

        在成功抢救出黑卡后,泉雅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慢一步,这么多钱就要打水漂了,幸好他反应及时。

        在之前漫无目的地逛商场时,他就已经想到要把这笔钱给织田。他现在没有现世那些债务压力,而且之所以不需要每天愁吃愁住,是因为一切生活上的问题都是由织田在默默地替他承受。

        他做不到拿着钱自己贪图享乐。

        织田用着微薄的工资养着五个孩子就已经很勉强了,却还是愿意收留他,不知道背地里有多么省吃俭用呢。

        先不说那一身朴素的衣服一看就有好些年头了,对方的头发看上去也不那么修边幅,已经长过耳,一看就是好久没去店理过,还有下巴上那参差不齐的青色胡茬,估计也没有一把好用的剃须刀。

        泉雅的手举了半天,见织田久久地站在原地没有反应,以为对方是不明白这张卡的用途,于是低下头就要在纸上再写下些文字。

        下一刻,织田有了动作,他身体前倾靠近泉雅,视线和对方持平。

        覆盖下来的阴影遮蔽了视线,泉雅察觉到了织田的靠近,一抬眼便在近处和对方那夹杂着复杂情绪的双目对视了。片刻后,他感觉对方的手掌覆上了他的脑袋,同时微微用力。

        泉雅没有反抗,将头顺从地靠在了织田的肩膀上。

        “……下次不准再做出这么危险的事。”

        闻言,泉雅腾出手在织田的背后写下字给他看:【你知道我不会死。】

        “……”

        是错觉吗,他感觉织田手下的力道又重了些。

        最后,二人不再理会那栋正熊熊燃烧的住宅,一前一后地朝着道路边上走去。

        走着走着,织田突兀地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目光下移,看向泉雅的左腿。

        泉雅顺着对方的目光低头看去。他的西裤被火烧破了一个大洞,左腿膝盖和小腿暴露在空气中,上面盘亘着斑驳的伤痕。

        “上来。”说着,织田背对着他蹲下身。

        还是被发现了。泉雅不好推辞,只好上前攀上了织田的后背。

        为了不让织田产生心理负担,他刚才走路时左腿一直在痛却强装无事,但行走时些许微妙的停顿还是被这个曾经的杀手敏锐地洞察到了。

        等织田背着泉雅走到路边,二人这才发现之前来时负责和他们对接任务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这太奇怪了。

        就算在任务中发生了那样的意外,这个负责对接任务的人也应该在这里一直等着织田出来汇报此次任务的结果才对。

        *

        “这么说的话,织田作你当时没能看清对方的相貌吗?”

        正午,小楼一层的西餐吧内,太宰和织田正边吃着熟悉的辣咖喱边谈论着那晚的事情。

        “嗯,对方蒙着面,在组织里也不算稀奇。”

        “声音和体型如何?”

        “大概是个成年男子,身高比我矮半个头,没注意是不是乔装过。”

        “会不会是之前得罪过的什么人呢?”

        “如果把赖着不走的婚姻第三者从正室的房子里赶出去也算的话。”

        “唔……”太宰只点着下巴思考了两秒就朝织田笑道:“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不用了,太宰,你忙你的。”

        “没关系,我最近很闲。”二人用餐完毕,太宰循声看向正从后方楼梯上下来的泉雅:“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泉雅身着防水的黑色冲锋衣,黑色西裤和轻便的作战靴,头戴深色护目镜,身后背着长长的狙击枪袋,一步一步地下到一楼。或许是因为灰褐色的镜片遮蔽了眼睛的缘故,让他看上去终于有了些许黑手党的气质。

        那晚的爆炸事件让他那身西服基本报废,于是织田带他去买了几套衣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泉雅在挑衣服时特别偏好防水性能好的布料,但织田还是按照对方的意愿来了。

        此外,由于五感的弊端,他视力极佳的同时眼睛也很容易受到各类刺激,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像先前那样尴尬的误会,泉雅还购入了战术护目镜和防护面罩。

        泉雅与织田和西餐老板道别,跟着太宰离去。

        “这么快就长大了呢,那孩子。”看着泉雅离去的背影,回想着对方刚来时的样子,西餐老板边擦拭着餐具边感叹道。

        “可惜不能给他提供安稳的环境,要是遇到的不是我们这类人就好了。”低头坐在吧台前,织田放在膝盖上的手缓缓攥紧。

        要是不是在黑手党就好了。

        见对方闷闷不乐,西餐老板开导道:“这么想的话那孩子也会难过的哦。”

        在去港口黑手党总部的路上,泉雅也在想着织田的事。

        那晚织田接到的任务太蹊跷了,先不说哑弹之中潜藏着的真弹和恰逢其时的煤气泄露,之后也再也拨不通那联系人的电话,且查询ip地址无果,基本上可以断定那次任务就是一个针对性的陷阱。

        至于那个负责对接任务的嫌疑人,老实说,因为太不起眼,泉雅也没怎么注意。

        还好太宰打算查明这件事,他不需要太过担心。

        一边想着一边分心低头走路,下一刻,泉雅一个没注意脸直直地撞上了不知什么时候停下脚步的太宰的后背上。

        他回过神来,捂着发红的鼻子向后退了半步,刚抬头就见太宰转身伸出手将他脸上的护目镜摘了下来。

        没了护目镜的遮盖,日光下,泉雅瓦蓝瓦蓝的双眼再次暴露在空气中。

        “墨镜看上去倒是不错,但是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样子啊。”对视了片刻,太宰又把护目镜重新安回到了他的脸上。

        “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看到泉雅在墨镜下依旧是一副天真的面孔,太宰继续向前走,同时出言提醒道:“若是像之前一般混混日子也就罢了,但不幸的是,你现在可是由森先生亲自钦点、并由我领导的首领直属游击队的一员。”

        “之前的任务都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开胃菜,真正残酷的事情还在后面,森先生可不会放任你混日子。”

        想到了森给他的那张金额巨大的黑卡,泉雅心下一沉。

        太宰说得没错,没有什么平白无故的好处。他越是在港口黑手党得到了多大的照顾和利益,就越要支付多大的代价。

        作为一名优秀的黑手党首领,森必定不会做出亏本的买卖。

        “因此我并不打算娇惯你呢。”太宰眼中平静无光,他继续道。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在你有能力能够和芥川打成平手之前,我都会让他抱着足以杀死你的决心来和你对练哦,粗心大意的话是真的会死。”

        闻言,泉雅抿紧了嘴,料到了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一路上有些步履维艰。最后,他果不其然被太宰带到了总部内熟悉的地下训练场,看到了里面正在训练的芥川。

        与其说那是在训练,不如说是在单方面碾压。

        场地内,芥川黑色大衣的下摆正狂躁地挥舞着,不断地将周围那些个头比他高大得多的黑手党成员击倒,在他身后,数十个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成员已经摞成了小山高,正在不断呻`吟着。

        “明白了吗?加油吧。”此情此景,太宰只轻飘飘地撂下了一句无足轻重的鼓励,将泉雅往里面推了推,自己则倚靠在门口准备观望。

        “……太宰先生!”将最后一人击倒,芥川回头看到了太宰,眼睛一亮,但随即又发现了太宰身边的泉雅,眼底又暗了下去。

        泉雅心底打怵也没办法,只好走上前先将枪袋放下,边想着应对之法边组装长狙。

        “太宰先生之前说了,只需要在下一个部下就够了。”芥川缓缓上前,灰黑色的空洞双瞳隔空凝望着正蹲在地上摆弄武器的泉雅。

        不愧是太宰,是懂驾驭人心之术的。

        下一刻,泉雅手下的动作一滞,他清晰地感受到了从芥川身上散发出的,那和中也对战时从未感受到的,真实的杀意。

        芥川是打算来真的。

        意识到这一点,泉雅心中警铃大作。更何况,还有太宰在门口观战,这只会让芥川更加热血沸腾,迫于证明自己的实力。

        一会儿对练开始,他若不拼死抵抗,是真的会成为芥川的一个可以不断死而复生的好靶子。太宰这波决策虽然残酷,但的确是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快速成长的好办法。

        想到这,泉雅加快了手下组装枪支的动作,然而还没等他组装完毕,芥川已经操纵着衣刃破空袭来,泉雅上半身顺势向后一仰,堪堪避开了攻击。

        “念在你之前救了吾妹,在下会下手轻些。”一击未中,芥川将衣服下摆分裂成好几片,同时化做多个锋利的黑刃再次朝着泉雅攻去。

        他不喜欢弱者,尤其还是在对方和他平起平坐,同为太宰先生的部下的情况下。

        见状,泉雅赶紧调动起五感迎战,狼狈地躲避着对方一次接着一次的突刺,一圈下来身上已经挂了不少彩。反观芥川,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站在原地,还没挪动过位置。

        芥川你是不是对下手轻些存在什么误解……!连武器都不让他组装好就开战。他本就是靠着武器得以提升战斗力,这下可怎么打?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泉雅被迫抓住空隙捞起他那还没组好的长狙,边组装边留意芥川的攻击,在重重地挨了两下后,总算是将狙上了膛,反手两枪就将芥川的黑刃击退。

        见泉雅有了反击之力,芥川动了,他改变了攻击路子,一边移动闪避着子弹一边迂回接近对方,想要将泉雅的武器击落。

        然而就在芥川近身后,泉雅的反应比他更快,他抱着武器一个翻滚来到对方身后,怕在近处开枪会误杀芥川,于是只举起武器从上至下敲了下芥川的后脑。

        被枪托打了下脑袋,芥川被这轻飘飘挑衅般的攻击激怒,他反过身开始加快攻击速度,不间断地用衣服下摆突刺,让泉雅没有反应时间且无法自由选择落地地点,最终将他逼入了角落。

        就在那锋利泛着嗜血红光的黑刃即将毫不留情地刺向泉雅的胸口时,太宰不知什么时候接近了,人间失格发动,进攻被轻松化解。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太宰拍了两下手,看向正躺倒在角落里浑身狼狈的泉雅:“还能站起来吗。”

        泉雅正庆幸太宰阻止得及时,刚松下一口气,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不安,脸色陡然变得很难看。

        ——立下的束缚告诉他,小咒灵似乎是遇到了死亡威胁。

        他当即顾不上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和疼痛起身,拿好武器挤开太宰和芥川,开始朝着感应到小咒灵的方向飞奔。

        看着原本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的泉雅耷拉下脸,神情微微扭曲,并推开他们二人跑远,太宰望着那快速离去的背影,发出了声无意义的轻叹:“……哎呀呀。”

        “哼,内心也甚是脆弱。”都以为对方是跑出去哭了,芥川在原地轻嘲道。

        *

        “为了找到你可是废了我好大一番功夫,气息隐蔽得不错,真是会兜圈子呢,特级。”

        横滨一处靠海的悬崖边,五条悟正悬浮在半空中,俯视着下方的鱼形咒灵。

        小咒灵一路逃窜无果,被逼现身,它身受重伤,正压低了身子颤声低吼,数个由无下限咒力输出形成的大坑环绕它周围,还在徐徐冒着青烟。

        “那么,最后一击送你上路,特级。”五条缓缓抬起两根手指,气定神闲道:“术式反转「赫」。”

        然而就在五条弹出「赫」的同时,他看到一抹人影突然从茂密树林里跑出来,背对着他将那特级揽进了怀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