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15 踽踽独行9

15 踽踽独行9

        来了一个很棘手的人。

        听到费奥多尔的盛情邀请,泉雅非但没有动作,反而让小咒灵释放出更加浓郁的咒力威压,同时身体一点点向后退,直到彻底被小咒灵遮挡住,让对方的视线无法捕捉到他哪怕一个衣角。

        他从原著中得知,死屋之鼠的头目,费奥多尔的智慧与谋略和太宰不相上下,是个聪明得可怕的男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偏偏是个恐怖分子,相当于反派boss级别的人物,他不能不谨慎小心。

        小咒灵也感受到了来人的危险,虎视眈眈地盯住那身披白色披肩,头戴哥萨克帽的男人,同时微微压低了身子,做好了随时发动攻击的准备。

        隐蔽在小咒灵的背鳍后,泉雅感受到它的躁动,摊开手掌轻轻拍了拍它,以示安抚。

        唯一让他觉得可能会对他有利的一点是,费奥多尔的最终目标和他一样,都是「书」。而且就目前来看,他们在利益上没有什么冲突,说不定可以互相利用着一起寻找「书」的线索。

        可想法终究只是想法,具体要实施起来却存在诸多隐患和顾虑。

        首先,费奥多尔的目的激进,是想要创造一个没有异能者的世界,和他希望万事太平的理念背道而驰,二人终究不是一路人。其次,对方绝顶聪明,他自认为不敌,若是如此实力不对等的二人合作,且没有能牵制的手段,就凭对方的一贯作风,他搞不好会下场凄惨。

        而且面对一只特级咒灵,对方竟然就这么走了出来,不清楚是否有其他底牌。

        随着费奥多尔的接近,小咒灵周身的咒力威压不断增加,这让费奥多尔逐渐吃不消了,他脸色渐渐攀上了不健康的惨白,后背微弯,但眼底依旧沉着自若,嘴角的弧度不减。

        “……阁下是如何寻到我这处鼠洞的呢?”

        泉雅在心中衡量了一会儿,还是谨慎地决定暂时不露面,反正他今晚来此的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节外生枝,还是直接离开为上策。

        凭他现在的能力和处境来看,和这个俄罗斯毛子扯上关系绝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最差的结果怕是一边会失去港口黑手党的信任,一边被对方背刺,腹背受敌。

        于是泉雅当即让小咒灵振翼而起,不给费奥多尔反应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腾空飞离。

        人走后,费奥多尔闭了闭眼,低头摘下帽子,拭去额角的冷汗,又抬头看了一会儿上方棚顶的大洞,确认对方彻底离开,这才来到刚刚小咒灵所在的地方,蹲下身细细地观察着地面上的各种痕迹。

        最后,他伸手,从地上轻轻捻起一根长长的红色头发。

        *

        一路飞到警察局附近,泉雅让小咒灵把嘴里的老馆长吐到街边后就要离开。

        “请……请留步……”

        泉雅感觉到自己的裤脚被拉住,低下头,看到老馆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

        “你也是为了那个传说而……想要吃掉她的吗……请别这么做……”

        看着对方一脸乞求,泉雅只是静静地俯视着他,不动声色,没有马上挣开对方的手。

        即便是在如此星月黯淡的夜晚,老馆长也能看到,少年的眼睛依旧如日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大海那般澄澈,他微微怔愣,直到见少年转身要走,才赶紧开口。

        “我的祖上是研究员,专门捕捉落单的人鱼进行生物实验。”看到少年重新看向他,老馆长缓缓道来:“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被那人鱼的单纯善良吸引,他们阴差阳错地相爱了……”

        “可在那个时代,人类敌视这个种族,将其视为异类赶尽杀绝。事情败露后,大家都觉得是那人鱼蛊惑了他,于是将她勒死。为了留点念想,祖上在对方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狠心将其用蜡封存,后不久也郁郁而终。”

        “我只是想向大家证明人鱼的存在从而自我反省,不想让这生灵就这么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待展览后就放其灵魂彻底自由,没想到人类竟能贪婪到如此地步……”

        看对方只是闭了闭眼,依旧不说话,老馆长忘记了害怕,愤慨的同时提高了声音质问道:“你要把她带去哪?”

        泉雅这才从附近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下两个字。

        【大海。】

        老馆长怔住了,重新端详起对方,颜色饱满的红发,蓝眼,目中一片汪洋。

        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他胸腔中掀起惊涛骇浪,世界上有那么多红发蓝眼之人,但是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他有研究过祖上的手札,对手札中记录的很多特征了解颇多,虽然少年是以人类的双腿稳稳地站在这片陆地上,但……

        老馆长噤声了,时间仿佛在他身上按下了静止键。

        最后,呆呆地望着少年逐渐朝着大海的方向远去,老馆长两行清泪终于无法抑制地涌出。将那惊天的秘密深埋心底,他哆哆嗦嗦地用尽全部的力气朝着少年的背影跪下,俯身向前将额头贴在地面上,颤抖道:“请宽恕吾等人类犯下的罪孽……”

        大海既是来处,又是归途。

        后夜,岸边海风徐徐,将泉雅的衣服吹的鼓鼓作响。

        他抱着那具族人的尸体,将封印的蜡壳小心翼翼拨开的同时将其沉入海中,静默地看着对方在大海中逐渐化成漂亮的泡沫消散殆尽,仿佛预见到了自己的未来。

        *

        第二天,泉雅被森鸥外召去了首领办公室。

        森打量着前方正微微弯腰低头行礼的泉雅,看到对方身上的西服已经稍显服帖了一点,不再像初见那时松垮了,感叹道:“许久不见,你长高了呢,走近些。”

        于是泉雅直起身子走上前,森拉过他的手臂,将卡片状的东西放入他手心。

        泉雅看着手中的一黑一白两张卡,再次看向森时露出些许疑问的神色。

        “这张是工资卡,每个月末,对应的报酬都会存入这张卡中。”森先点了点白卡,“另一张是黑卡,我给你的额外奖励,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吧。”

        看着泉雅依旧有些茫然,森继续补充道:“比如房产,或者……车?”

        闻言,泉雅心下震惊,但没有表露在脸上。

        不愧是黑企,竟能随随便便就能奖励员工足够买房和车的钱,他这辈子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说不心动是假的。

        “我很看好你,期待你给我带来的下一次惊喜。”森看着愣愣的泉雅,微笑地坐回椅子里。

        “你好,我是爱丽丝!”这时,森的异能,金发碧眼身着红裙的少女从森后方飘到泉雅身边,饶有兴致地围着他转,同时递给他一支漂亮的棒棒糖:“吃点糖果吧,林太郎每次都给我买太多,吃到牙疼。”

        看上去很喜欢泉雅。

        泉雅看了看森,得到森的默许后接过棒棒糖,含进嘴里,香甜的果味顿时充斥了他的味蕾。

        虽然森是个老狐狸,但是爱丽丝还是挺可爱的。

        “哈,她算什么。”正想着,就见黑影很不乐意地出现了,不满道:“她能像我一样帮你实现愿望,跟你斗智斗勇吗?嗯?”

        考虑到有他人在场,泉雅无法翻白眼,只好用意念发出了一个短而无意义的叹词:“嘁。”

        “‘嘁’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讲明白了,你……”

        眼看黑影又要开始絮絮叨叨,泉雅目移,开始无视它,正好这时首领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敲响了。

        “首领,我是坂口安吾。”

        听到来人姓名,泉雅心下一动,一下子就扭头看向门口。

        “进来。”

        “打扰了。”深卡其色的修身西装,圆框眼镜,嘴角有一颗痣,文质彬彬的男人抱着文件走了进来,在看到泉雅时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

        看着对方怀中的文件,森道:“怎么了,坂口君,编写档案时遇到了问题?”

        “嗯,他……”因为正主在场,坂口安吾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出言陈述道:“恕我直言,他没有署名。”

        泉雅眨了眨眼睛。

        “原来如此。”森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我实在是没有起名的天赋呢,坂口君有没有什么想法?”

        名字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不能让不了解他的人随便起。安吾捏了捏眉心思考了几秒:“那就给他一个代号如何,首领。”

        “可以。”

        安吾翻阅着手中的文件,有理有据道:“他是在八月十一日的龙头战争时期末尾被捡到的,代号就称呼十一如何。”

        “不错,就如你所说吧。”森怎样都好道,“还有别的事吗?”

        “嗯,还需要带他去拍张照片留档。”

        出了首领办公室,泉雅紧跟在安吾身后。由于之前得到的「书」的线索指向异能特务科,他一路上一直在思考如何趁着这大好的机会和对方搭上线,方便日后向异能特务科那边渗透。

        二人一前一后地来到安吾处理文书的办公室,在拍完照片后,安吾就坐回了办公桌前继续处理文件,半晌后,他抬起头,看着期间一直在书架前翻着书晃来晃去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的泉雅,终于忍不住下逐客令:“事情都办完了,你可以走了。”

        泉雅微微偏过头,一脸无辜地看了看安吾,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安吾心里很不舒服。

        “呃……你随意吧。”安吾噎了一下,低头继续工作。

        过了一会儿,门外的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

        “安吾,晚上记得来lupin喝酒哦!”太宰压根没敲办公室的门,直接推开,朝安吾说罢转头看到了泉雅,“啊,你也在。”

        太宰的身后还跟着织田。

        在跟着他们二人离开前,泉雅十分顺手地将刚刚从书架上拿下来翻阅的一本书放在了安吾的办公桌上。

        三人一起离开后,办公室的空气终于安静下来,安吾松了口气,一低头就瞧见了桌上的书。

        刚刚那个孩子他略有耳闻,被太宰和织田从战场上捡回来,脑子不太灵光,还无法开口说话,像是被世界遗忘了一样查不到任何信息,如今见到面看着还真有点可怜……

        安吾边想着,边无奈地拿起桌上的书就要放回书架上去。这时,书中夹着的一张纸条顺着页缝掉在了地上。

        他捡起那张纸条定睛一看。

        【我知道你的身份,但别担心,会保守秘密。^_^】后面还画了一个笑脸。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