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14 踽踽独行8

14 踽踽独行8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跟据‘窗’的监测,横滨市前些天出现了特级咒灵的气息,并疑似与特级咒物两面宿傩手指的现身有关。”

        辅助监督,伊地知洁高正站在沙发旁,边浏览着手里的文件边讲解着。

        “特级咒灵带来的咒力波动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后便消失殆尽,并且这些天内没有人员伤亡或失踪的报道。”

        “由于现身时间短,‘窗’只能确定那只特级现身时的大致区域范围,没能锁定具体地点,横滨那边的咒术理事会请求总部东京派人调查。”

        “特级啊……就连东京也许久没出现过特级的影子了呢。”沙发上,身形颀长的男人姿态随意地倚靠在后面,他双腿交叠,纯黑的眼罩将双目尽数遮盖,“原来如此,这次是要我去横滨出趟差?”

        “是这样的,五条先生。”伊地知点点头。

        突然想到了什么,五条悟微微偏过头,朝着后方正看向窗外的七海建人道:“话说回来,之前在横滨祓除了二级咒灵的那个未知术师有消息了吗,七海~”

        窗户边上,七海建人转过身,扶了扶墨镜,简单示意了下墙上的大屏幕:“你自己看吧,五条。”

        于是五条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摁下开关,大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分辨率不太高的画面,视角是侧面俯视,拍摄的俨然是前些天出现二级咒灵的酒馆。

        是七海从酒馆调出来的监控。

        五条紧接着摁下播放键,跳过无聊的片段,直奔咒灵现身以后的时间段,反复观看了几遍后,他将画面暂停在一处。

        画面上,梳着红色长辫的少年正游刃有余地扶着那对他来说体型过大的长狙,他正歪着脑袋瞄准着不远处丑陋的咒灵,一只眼微微眯着,另一只眼蓝得透彻,目光炯炯,正散发着凌厉的光。

        七海沉稳道:“……就是他。”

        在观看监控录像的时间里,五条悟逐渐坐直了身子,最后他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不错不错,是个可爱的小朋友,看上去很乖巧,说不定能成为咒术界的新鲜血液!”

        听到了“可爱”、“乖巧”等词,伊地知露出了有点尴尬的笑容,求助般地看向七海。

        “别以貌取人,五条,看清他手里拿的狙。”七海沉声提醒五条道:“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对方隶属于横滨的黑暗势力港口黑手党,那可是个凶恶的犯罪集团,一般的孩子不会出现在这种公司里。”

        “港口黑手党……夺走年轻人的青春可不行啊。”五条将手搭在下巴上微微后仰,若有所思,喃喃自语着:“只是……看来不太容易挖墙脚呢。”

        “嘛,之后再说吧。”五条很快就从思考的状态中跳脱出来,随后兴奋地朝向一旁的辅助监督:“伊地知,横滨的话,特产都有什么来着?”

        *

        【人活着,是为了……】

        凌晨,泉雅坐在书桌前,用铅笔在纸上只写下了半句完整的话就撂下笔。至于为什么只写了前半句,因为后面半句,他还没有找到答案。

        前些天的任务很成功,在太宰和谋略和善后下,港口黑手党既成了既得利益者,同时还摆脱了嫌疑。博物馆损失惨重,闭馆整顿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到现在还没有开馆。

        这就导致泉雅一直想要等开馆后想办法带走他族人的尸体安葬,却一直没什么机会。

        那晚,小咒灵吞食了两面宿傩的手指,一举进化成了特级咒灵,并且为了今后再也不伤害到泉雅,主动和他立下了主仆束缚。

        束缚成立后,泉雅在可以随时感应到它的位置和状态的同时,还可以对其进行召唤和操控。于是平常,他就放它自己跑出去玩,在有需要它的时候就在心里召回。

        也是因为建立了联系,泉雅感应到了它的术式。

        小咒灵的术式是“吃”,或称为“吞噬”。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它会吞食同类,因为它会通过“吞噬”将同类的咒力化为己有。同时,在吞噬了两面宿傩的手指后,它可以通过变化体型的大小来自由调整咒力的阈值,控制体内咒力给人感觉的多寡——“伪装”。

        不过这种伪装估计会被级别高的术师轻易识破。

        在这段时间里,泉雅已经可以在纸上写出简单的词句。织田看到后,用心良苦地送了他几本夏目漱石的小说,并表示“要不要试着从书中的人物上寻些灵感,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

        泉雅当时接受了织田的好意,并在纸上写下“谢谢”,举起来给织田看。

        那几本书被他整齐地堆砌在桌子上。

        泉雅想到,在原本的世界里,他一开始就是写小说维生的。他十分擅长给笔下人物安排跌宕起伏的经历,让他们一点点在努力中蜕变,逐渐得到想要的一切,最后给他们安排最完满的结局。

        在他写的书中,主人公最终都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可他虽习惯于安排笔下人物,自己却因为要还债,只想着钱和赚钱,活得太匆匆忙忙,不明不白。

        生活并不轻松,但至少可以通过文字聊以慰藉,带来些人生的灵感。他原本觉得只要一直写下去,早晚会开窍。

        然而现实并不是小说,他失败了。

        笔下的人生终究不是他的人生,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摆烂拖更。

        【人活着,是为了……】

        泉雅回过神来,盯着自己写下的那前半句话,反复地提起笔又放下,最终也没能填补上后半段的空白。

        这些天,他也始终没有勇气翻开织田送他的小说。

        “我说泉雅,你还有心思想这种没用的东西?”就在泉雅对着那几个字发愣时,黑影不知什么时候现身了。

        泉雅无视了它,当没听见。

        “就在你刚刚浪费的这段时间里,你那可怜族人的尸体被窃走了哟。我知道的,你想把它带离那博物馆,可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嘻嘻。”

        泉雅的手动了一下。

        “听到了吗?你没机会了。”见他有了反应,黑影提高声音继续道,努力地想从泉雅的脸上找到一丝他想看到的表情。

        然而,泉雅只是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眼底暗沉下来,用意念道:“你很想看到我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对吗?”

        黑影欣然承认了:“没错。我就是想看到你痛苦,像看喜剧一样看你不断地进行毫无意义的挣扎,你越痛苦我就越开心。”

        “那你还真是悲惨。”泉雅面不改色,“我虽不知道我为何而活,但我清楚地知道,你存在的意义是如此浅薄。”

        “你是我的异能,虽然你或许全知全能,却连摆脱我都做不到。只有我能看到你,听到你,我只要稍微开心些你就会难受,这么看来,我该怜悯你。”

        “……你!”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去夺回我族人的尸体,但不会遂你的愿。”用意念回复了最后一句,泉雅即刻动身,不再理会气得要死的黑影,趁着夜色浓郁,打开窗户翻出了屋子。

        想到太宰可能会通过他的手机监控他的位置,泉雅在临走前把手机留在了房间。

        在路上,他远远地就望到了来自博物馆方向的冲天火光,已经染红了一方天空,于是加快了脚步,待离近了些,隐匿在暗处看到博物馆的大门已经被暴力破开,周围警笛声四起,果不其然如黑影所说出了问题。

        如此毫无顾忌的破坏,颇像恐怖分子的作风。

        泉雅将小咒灵召唤至身边,通过束缚在心中朝它道:“还记得味道吧,去吧。”

        只听小咒灵    “叽”了一声,一溜烟跑进了被警察团团围住的博物馆内。

        前些天的任务末尾,在太宰来接他之前,泉雅去到人鱼展柜那里就是为了让小咒灵记下味道,便于日后准确地追踪位置。

        小咒灵五感敏锐的属性似乎和他一脉相承,尤其是嗅觉特别灵敏。

        “叽!”没过一会儿它就回来了,能看出来些许焦急。

        果然已经被掳走了,对方是什么人,窃走一具可怜的尸体有什么目的?

        泉雅缓缓攥紧拳头,小咒灵感应到了他的想法,于是身体开始逐渐膨胀到三层楼高,红蓝相间的纹路若隐若现,三对黑翼缓缓展开平铺在地上,示意他上来。

        泉雅将小咒灵的咒力威压控制在一个普通人看不见的程度,顺着黑翼爬到它的背鳍旁,在心中下令道:“我们追。”

        身边有特级咒灵相助,他一下子觉得安心了许多。

        六翼一扇,小咒灵腾空而起开始低空飞行,但由于是第一次飞没有经验,左右摇晃,泉雅险些被它甩下去。

        它赶紧稳定身体后,顺着沿途的气味信息一路寻踪觅迹,最后飞到一处废弃僻静的造船厂上空。

        泉雅没有让小咒灵马上落地,而是控制着它让它在造船厂棚顶破口处的低空盘旋静止着,自己则边朝下看边竖起耳朵听着声音。

        下方,三两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正端着枪将一个趴在地上的老人团团围住,他们掀开旁边的一块黑布,里面,人鱼的尸体正静静地躺在那。

        “老头,听说这东西吃上一口可以祛除百病,长生不老!你不是在电视上说你很了解这个物种吗?教教我们怎么吃。”

        泉雅眼神一凛。居然只是为了这种子虚乌有的目的,掳走了他族人的尸体不说,还绑架了那个坐轮椅的馆长。

        “没有……”老馆长虚弱地趴在地上,好像快只剩下一口气了,“祖上的手札……你们也都看过了……没有……这种说法……”

        泉雅看到,在老馆长身侧,一个破旧的牛皮手札躺在地上。是之前在博物馆里,馆长提到过的东西,上面可能记录了人鱼族的相关信息。

        “你该不会是拿假的来糊弄我们的吧。”黑衣人一脚踩在那手札上碾了碾,“还想吃点苦头?”

        泉雅当即让小咒灵释放出咒力威压,并控制着它“嘭”的一声贯穿了造船厂的棚顶重重落地,带起一片烟尘。

        随着它的降临,恐怖的咒力和死亡的威胁顿时充斥了这片区域。那三两个黑衣人何时见过这种怪物,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们开始慌乱地开枪,然而子弹打在如今已是特级的小咒灵身上就像在挠痒痒一样。

        将那几人击飞了出去,小咒灵就要上前吞食了他们,却被泉雅在心中制止了:“别什么东西都吃,挑点食。”

        他让小咒灵把已经吓晕过去的老馆长和一旁族人的尸体含进嘴里,随后从它身上跳下来,捡起地上的那本牛皮手札,出于好奇先大致翻了翻。

        里面记载的文字大多都和他的设定差不多,除此之外还记录了许多传说。然而就在泉雅翻到后面的时候,他的目光定住了。

        那是记录人鱼传说的一页,那页上面只字迹很重地写了一句话。

        【人鱼之声惑人。】

        只有这一条,他在小说中并没有特意设定过。

        泉雅收好手札,顺着小咒灵的羽翼回到了它的背鳍附近,刚要控制它飞走,目光却偶然瞄到了地上那三两个黑衣人胸前的标志。

        那是一只被红色线条勾勒出的q版鼠头,眼神诡谲,正咧着牙齿大笑。

        泉雅心下一惊。这竟是国际盗贼组织,死屋之鼠的标志,难道说,那个人……

        像是呼应着他心下所想,下一刻,男人大提琴般低而优雅的声音自前方的造船厂大门处传来。

        “我对我的下属管教不严,他们做了多此一举的事情,引起了阁下的不满寻来此地,有失远迎。”大门处,男人乘着夜色缓缓踏入,月光逆照在他的背后,让他暗红色的双瞳愈加深邃,“是我的过失,实在是万分抱歉。”

        刚一听到声音,泉雅就迅速趴下,躲在小咒灵的背鳍后面,隐秘地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只见男人走到那三两个黑衣人旁边蹲下身,无视掉他们求救的眼神,一个接一个地触碰他们的脖颈将人接连杀死后,这才起身不紧不慢道:“能否先把你可怕的宠物收起来呢?”

        “我是费奥多尔·d·陀思妥耶夫斯基。”费奥多尔十分有礼貌地微笑道:“阁下也请现身吧,既然来登门拜访,喝杯茶再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