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能力是恶魔契约在线阅读 - 12 踽踽独行6

12 踽踽独行6

        本来在酒馆里喝酒喝得挺好,却碰上了那样的事情,中也喝得不尽兴。他看时间不早了,于是让手下开车带他和泉雅去到中华街一带,准备找个饭馆边吃饭边继续喝。

        昔日繁华的中华街因为久雨未停而有些冷清,雾蒙蒙的街道上行人寥寥。

        车外温度随着太阳的西落逐渐降低,车内的窗户上升起了雾气,泉雅伸出手抹了抹车窗,透过玻璃看着窗外走马灯一般的街景。

        “怪冷的,这种鬼天气就吃这个吧。”车最终停在一家火锅店门前,中也下车,示意泉雅跟上。

        泉雅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颜色鲜艳的火锅招牌,下车时忘记看脚下,倒霉地一脚踩进一个暗坑,差点摔倒,还好中也反应很快地扶了他一把。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中也纳闷道。

        就连中也也察觉到了今天的诸多不顺。先不说在酒馆遇到的咒灵,在刚刚来的路上,还发生了诸如他们乘坐的车辆总在半路息火,或者差点被后方车辆追尾的事情。

        半晌后,二人所在的餐桌上,红彤彤的火锅开始沸腾。菜品把桌面都摆满了,几乎不留空隙。

        泉雅悬筷久久未动,只觉得此情此景非常不真实。他曾在电视里看到过,每当到节假日或是秋冬换季,人们常常选择和家人朋友们围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上一顿热腾腾的火锅,这是他常常羡慕的事情。

        虽然这次只是碰巧来到了这里,而且只有他和中也两个人,一点都不热闹,但内心隐隐期待的感觉不会说谎。

        没想到第一次吃火锅的愿望居然是在异世界实现了。泉雅用筷子捞起一片牛肉放入嘴里,果不其然因为是第一次吃没有经验而烫到了舌头。

        “……横滨市立艺术博物馆近期最新档期的重磅展览昨日已开展,展览名为‘遇见文化:千年文物特展’,展出了百余件曾在千年前的历史中出现过的文物。其中,有一件特殊的展品引起了观众广泛的争议……”

        正吃着,泉雅听到店内前方悬挂的电视内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说的内容正是之前森在宴请中要求他们去执行任务的那个博物馆,于是他边吃边竖起耳朵继续听。

        “……这是一件看上去保存完好的古生物类展品。面对大众的质疑,馆长坚称这件展品并非伪造,而是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货真价实的人鱼……”

        在听到“人鱼”二字时,泉雅手头的动作瞬间僵硬在了原地。他一点一点地抬起头,去看那电视上播报的画面。

        画面中有一张拍摄于博物馆的照片,巨大的透明展柜中,一具不明物体静静地仰躺着,大致能看清楚形状。

        播报声还在继续:“……此外,馆长表示,这件文物是由他的家族代代相传保存下来,此次是第一次将它呈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啊,那种东西,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假的吧。”见泉雅饭也不吃了一直盯着电视看,中也浅浅地回头瞟了一眼,毫不在意道:“不过是博物馆的那帮官爷们拿来骗流量的噱头罢了,无聊。”

        *

        两天后,横滨市立艺术博物馆馆前的市民广场,太宰正在对着芥川龙之介和泉雅重复着此次任务行动的战术要点。

        “……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说到一半,见泉雅只心不在焉地盯着后方博物馆的方向,太宰向那侧迈出一步,挡住了泉雅的视线,质问道。

        “太宰先生,在下明白。”一旁,芥川恭敬地微微低头回应道。

        太宰的视线没有分给芥川:“没说你。”

        视线被遮,泉雅回过神来,抬头对上太宰淡漠的视线,同时回想了下对方此次制定的战略的每一处细节,微微迟疑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芥川冷冷地瞟了一眼旁边的泉雅,鼻中浅浅地哼了下。

        泉雅短暂的快速思索和迟疑在太宰和芥川眼里完全变了一副样子,成了迟钝和愣头呆脑。

        “罢了,反正也没几处用得着你的地方。”太宰不屑于纠结,转身朝着附近商场走去,“走了,先去换衣服。”

        芥川紧随其后,泉雅也将思绪拉回现实慢吞吞地跟了上去,这才发现太宰先前披在身上的黑色长外套如今出现在了芥川身上。

        看来太宰已经收了芥川当直属部下,并成了芥川的老师。泉雅默默地在后方观察着芥川,虽然和送芥川外套相比,太宰只给了他一条轻飘飘的绷带,如今还在被他当作发绳绑头发,相比之下,对方更看重谁高下立见,但泉雅并没有情绪。

        他对芥川还是很有同理心的,他深知饿肚子和四处奔波的滋味,如今找到了可以为之追随的人和活下去的目标,不是坏事,并且只这么短短几天,芥川身上的训练痕迹和他之前那段时间累积起来的量就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太宰对自己重视的部下真是毫不留情呢。

        三人来到附近商场里隶属于港口黑手党产业下一家店铺的更衣室,开始更换衣物。

        根据太宰的说法,森发布此次任务的缘由是港口黑手党和邻国政府商谈好的地下交易,邻国政府提出以博物馆某件极其珍贵的艺术品作为交换,换取港`黑贸易路径的扩展和势力范围的延伸。

        没有照片,只知道那是一尊有着千年历史的木质佛龛。

        他们需要乔装成来博物馆参观的学生,并在今晚闭馆前在馆内潜伏起来,以便在夜晚展开行动。于是太宰不知从哪里搞来了附近高校的校服和背包。

        快速换好衣服后三人直奔博物馆,泉雅周身单纯的气质完美地和蓝白相间的男高校服融为一体,像是谁家好好培养的优等生,太宰则罕见地把右眼的绷带拆了下来,换上了副眼镜,瞬间变得温和斯文起来,只有芥川因为常年沉着一张脸,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普通的学生。

        三人的组合让人觉得有些违和的同时却又挑不出什么毛病,很快就融入了看展的人群当中。

        这些云云在泉雅看来都不重要,他现在最在意的事情是之前在火锅店电视里看到的有关此次展览中展出的人鱼文物,趁着今天任务,他要找机会好好地探查下。

        刚一进馆,泉雅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属于同类的微弱辐射信号,他心下一沉,径直朝着那辐射着信号的地点走去。

        那是一个专门陈列生物类展品的展厅,有木乃伊,恐龙骨架,灭绝动物标本等等,在那展厅中央,泉雅看到了,那被数盏明亮的射灯照射下的,他同类的干尸。

        那是一条女性人鱼,已经干枯了的红发,微微隆起的胸脯,长长的尾巴,周身在灯光下泛着梦幻的弧光。虽然肉`体和尾巴已经萎缩,但仍可以窥见往日的昳丽容貌。

        感受着从同类身上散发出的,只有他一人能察觉到的对方临终前温软又悲伤的微弱辐射信号,泉雅不适感涌上大脑,他背过身去,控制自己不去看她。

        然而周围,所有人都神色各异地在用目光侵略着那具尸体,或议论,或指点,像是看着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腻了就去到别处。

        泉雅只觉得胸口发堵,呼吸不上来。

        太宰不知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对着那具干尸仔细瞧了瞧,喃喃自语道:“有点意思,不像是假的。”

        “小同学,你眼光不错,这的确不是假的,终于有人识货了。”不远处,一位坐着全自动轮椅的老者缓缓上前,继续道:“这个种族早已在千年前灭绝,大家都将其存在视为传说,但我的祖上曾亲眼目睹过。”

        “您一定就是馆长吧。”太宰观察了对方几秒,笑眯眯道:“如果真如您所说,那请问为什么只留下了这一具遗体呢?”

        “那是因为当人鱼死亡时,身体在空气或海水中便会自行消解,化作泡沫或烟尘一类的物质。这只之所以得以保存下来,是因为我的祖上在她临死前将她用蜡封存了。”

        “您很了解。”太宰的兴趣耗尽,将目光移开随便敷衍了下。

        “那是当然,我有一本祖上传下来的手札,上面……”那老者还在自我陶醉地讲述着,说到一半才发现对方已经混进人群走掉了,有些失望,一低头却看到身旁不知何时多出一个红发蓝眼的孩子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这老者讲述的基本和他的设定对上了,而且,对方提到的“手札”他很在意。泉雅又等了一会儿,见他不继续说了,于是把老者的相貌记了下来,离开。

        临近傍晚,博物馆即将闭馆,三人早已潜进馆内的排风管道内,顺着太宰提前做好攻略的电子地图朝着博物馆深处的馆库移动。

        博物馆馆藏库中保有众多天价文物,这次的目标佛龛也是其中之一。因其重要程度,馆库由政府调遣的训练有素的军警二十四小时把守,戒备森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其眼皮子底下溜进去。

        根据作战计划,太宰和芥川率先出动,泉雅在暗处潜伏。太宰会先当诱饵假死,然后芥川假装不敌逃走,把军警引开,泉雅最后出来协助太宰做开启馆库的辅助工作。

        到了目的地上方,计划开始。太宰穿了厚厚的防弹衣,准备好血包,和芥川从半空的排风管中跳下,在军警间游走并吸引火力后挤破血包倒地装死,芥川则按照计划扔了几个烟雾弹跑走了。

        “干掉了一个,快追,别让剩下那个跑了!”

        泉雅用听力捕捉到军警跑远了,于是及时跳下来来到正躺在地上装死浑身是“血”的太宰身边,准备掏出他身下的门禁卡去开馆藏大门。刚才他透过通风管道下方的网点口看到太宰十分娴熟地碰掉了军警身上的这张卡并顺势倒在那上面。

        然而,芥川扔的几个烟雾弹很快蔓延到了二人的所在地。泉雅毫无防备,浓郁的烟尘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呼吸道,同时不断刺激着他的眼睛,五感敏锐的弊端在此刻发挥到了最大,他只觉得眼睛又辣又痛,呼吸道和肺部也被灼得火辣辣地疼。

        太宰躺在地上装死。片刻后他觉得差不多了,刚睁开眼就看到泉雅正跪坐在他的身侧流泪,一边哭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

        “……”

        太宰看着泉雅,沉默良久,终于缓缓开口:“……我没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