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折她入幕在线阅读 - 18 王银烛

18 王银烛

        宋珩端起茶碗,送到唇边,下巴微扬,神情散漫,佯装沉静道:“卫三郎待杨娘子并不热络,当是无意。”

        二郎对她无意,卫三郎亦未瞧上她,薛夫人心中不免纳闷,暗道以杨娘子这般的姿容气度,怎的就入不得他们的眼呢?

        “杨娘子出自弘农杨氏,虽家道中落,到底是贵籍;卫三郎出自良籍,乃二郎的左膀右臂,他日定有一番大的作为;他二人若能结成夫妻,倒也称得上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偏月老不肯搭线......”薛夫人话毕,轻叹口气,垂首饮茶去了。

        宋珩默了默,搁下茶碗轻轻一笑,意味深长地道:“阿婆无需忧心,杨娘子惹人喜爱,她的福气还在后头。”

        话音落下,疏雨打着团扇的手稍稍停顿,默声垂了眼帘去观察薛夫人面上的神情,见她先是微微怔住,后又朝人颔首半笑起来,心里大概有了底。

        祖孙二人心照不宣,再不提此事,疏雨便也装聋作哑。

        “老身那儿还有几匹轻盈柔软的绸缎,正好天也渐渐的热了,你往针线房里走上一遭,打发媪妇去十一娘、二娘和杨娘子屋里替她们量量身,各做四身新衣裳吧。”

        疏雨恭敬应下,推门出去,迈着莲步奔针线房去了。

        次日便有媪妇来替施晏微量身,道是太夫人送了绸缎来,令针线房给她和小娘子等人做夏衫夏裙。

        当天傍晚,施晏微往翠竹居里谢恩,薛夫人留她说了会儿话,这期间并未提及卫三郎,施晏微渐渐安下心来,与她说笑。

        不多时,薛夫人推说自个儿身上乏了,叫疏雨送她出去。

        疏雨乃薛夫人的贴身婢女,从不轻易离开薛夫人身侧,薛夫人叫了她送自己出去,心中自是生出些许疑窦来,偏又参不透这其中的缘由,略想一会儿便抛至脑后了。

        这日,银烛阿耶派人递了信进来,道是她阿娘旧疾复发,要她往家去一趟,银烛禀了宋清和,告假一日,宋清和禀性纯良,十分善解人意地许了她三日。

        银烛拾掇一番,拿了细软从后院角门处出了府,一路往家里赶,才刚进门,她阿耶王荃便笑呵呵地迎上来,将人往屋里让。

        二人往红木方案前坐了,王荃面露喜色,笑道:“大娘,趁着你今日在家,有件天大的好事要与你说。”

        王荃素来是个趋炎附势的,并非那等厚道老实之人,银烛当下听他如此说,冷哼一声,倒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好话儿来。

        “前儿府里的柳四来咱们家,道是家主的叔父要想法子先放你出园子,恢复良籍,再讨你做妾,叫你进府里当主子呢!”

        银烛听了,不觉怒火攻心,气得满面通红,立起身来,“阿耶要儿与人做妾,不若现下就叫儿去死,倒还干净些!儿有手有脚,自可养活自个,断做不来这等卖身求荣的事!”

        王荃听后只冷笑一声,嘴里刺她道:“你这会子有了姘头,还能舍得去死?”

        “前几月你每回家来,往柜子里藏了什么东西,打量我不知道?我虽不识得字,自然有人识得,你那姘头能写字作画,想来是个读书人,郎君若有心将那人寻出来,断然不会是什么难事...”

        观她面色由红转白,王荃面上益发得意,阴阳怪气道:“你若不肯依从,按我朝律法,良贱不得通婚,你二人私定终身,倘或事情传扬出去,你做不成人,他也断了前程,倒要做一对苦命鸳鸯不成?何况你还有阿娘和阿弟,你自己不要脸,没得也要连累了他们去?”

        银烛叫他拿住七寸,终究软了下来,颇有几分心灰意冷地道:“他便再心急,也得容人缓缓,且让儿静上几日好好想想。”

        王荃这才缓了面色,提点道:“莫要让郎君久等了。进去瞧瞧你阿娘和阿弟吧。”

        *

        这日,施晏微在针线房里描了一天的花样子,用过晚膳后往黛岫居去见宋清和,坐在屋里瞧了好一阵子,见画屏小扇等人进进出出,独银烛一人不在,因问道:“银烛却往何处去了?怎的独不见她?”

        画屏捧了明前茶进来,奉与她吃,答:“银烛阿娘前两日病了,打发人来请银烛回去探病,小娘子准了她三日假家去。”

        施晏微听后黛眉微蹙,一颗心没缘由地静不下来,心不在焉地陪宋清和玩了两回双陆棋,告辞离开。

        回到屋中,卸妆蓖发,更衣吹了灯往床上躺下,翻来覆去至后半夜才浅浅睡去。

        梦中,她与陈让窝在家里看电影。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客厅,陈让抱着她,问她晚上想吃什么,施晏微抬头看他,说想吃他包的饺子。

        “好,就包你爱吃的芹菜牛肉饺子。”陈让声音温柔,满眼宠溺,松开她换下居家服后,出门去买食材。

        施晏微没能在梦里等到他回来。

        窗外刺眼的阳光将她唤醒,施晏微揉揉惺忪睡眼,呆愣地望向那扇直棂窗,怅然失神,许久后方缓缓回过神来,起身下床,更衣盥洗完毕,心事重重地往厨房而去。

        隔天,施晏微因挂念银烛,复又往黛岫居里去寻她,见小扇坐在花树下懒洋洋地晒太阳,上前问她:“银烛可回来了?”

        小扇闻言,微蹙了眉,摇头答道:“银烛昨儿叫人递了话儿进来,道是她阿娘病势不比平日,一时间恐怕难以大好,小娘子便又准了她两日假。”

        施晏微越发忧心,忙完膳房里的活计,也顾不得用晚膳,回屋取来二两银子装进钱袋里,出了角门直奔宋府后巷而去。

        一路来至银烛家中,敲门喊人,王荃隔着门问来人是谁,施晏微道是宋府来的,有事要寻银烛。

        门后的王荃恐她是哪位主子跟前得脸的,不敢轻易得罪,开了门请人进去。

        彼时天还亮着,王荃见她相貌极好,气质亦是不凡,大抵是个有些体面的,当即陪出笑脸来。

        一时进到东屋,秦氏正歪在床上喝药,银烛魂不守舍地坐在窗沿处,愁眉不展。

        施晏微上前轻声唤她,又与床榻上养病的秦氏施了礼。

        秦氏虽气色不好,瞧着倒也不是药石无灵的地步,这会子还有些精神头,笑着与施晏微寒暄两句后,看出她似是有话要与银烛单独说,遂叫她二人出去说话。

        二人一径出了房门,来至后院。

        施晏微瞧出银烛的反常,关切道:“你阿娘的病,可要紧?”

        银烛沉静道:“这原是她身上的老毛病了,因这回偶感风寒高热了两日,这才牵出旧症来,不过比先前略重上一些,将养一两个月便可大好。”

        施晏微觉着不对劲,遂追问她:“既是如此,你方才缘何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

        银烛勉强压抑苦闷,挤出一抹笑来,淡淡道:“阿音多心了,我只是担心阿娘。”

        施晏微停下步子定睛看她,很是认真地问她:“你也不必骗我,满腹的心事就差写在脸上了。我知你不是那等自寻烦恼的人,若真个无事,断不会这般。你我相识一场,彼此间总有情分在,便是上回那件事,我可曾透出去半个字?倘若有什么烦心事,何妨说与我听听,也替你出出主意排解排解。”

        银烛这两日无处可倒苦水,胸中着实憋闷得厉害,当下听施晏微说的情真意切,越发视她为可信的挚友,不免眼圈一红,将人往后院的角门处拉。

        待出了院子,走进无人的巷子里,方压低声音,神色黯然道:“家主的叔父,要纳我做他第五房妾。偏赵郎送与我的书信画作、坠子珠钗等物,不知怎的都叫我阿耶拿了去,以此辖制于我,道是我不依,便要将事情抖露出去,叫我和赵郎都做不成人,我这会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施晏微静静听她说完,登时撂下脸来,再没了往日的端庄温婉,也顾不得他是宋府里高高在上的主子,嘴里骂道:“好个不知礼义廉耻、龌龊没脸的下流种子,几时叫天爷收了他去才好!平日里仗着府里怕也没少做欺男霸女之事,现如今竟将主意打到你身上来了,他岂不知你是二娘屋里的人?”

        银烛头还是一回听她骂人,虽与她平日里的柔婉模样大不一样,却觉解气极了。

        施晏微骂完才气顺了一些,细细思量一番,沉静道:“高夫人原是个不问世事的,未必肯管这桩事;若是去回太夫人,不免叫人过来仔细盘问,只怕会伤了二娘的体面;三郎君倒是个清正人,终究待人和善了些,未必能顶事儿......我瞧着,家主不光清正持重,又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说一不二的主儿,既镇得住人,又拿得出主意和章程来,且他素来待小娘子如嫡亲的胞妹,若知晓此事,断不会坐视不理。”

        “你阿耶虽拿□□来辖制你,却未必会蠢坏到将自家女儿的私密事说与外人听;你没了脸,他又岂能捞着好。依我看,你且在家呆着稳住你阿耶,待我明日回过家主,由家主出面歇了那人的龌龊心思,你阿耶知晓家主牵涉其中,定会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断不敢往外透出半个字去。”

        当下主意已定,银烛点头应下,再三谢过施晏微。二人在角门处别过,施晏微往宋府回,银烛仍往东屋去侍奉秦氏。

        施晏微嘴上说着宋珩如何清正持重,实则心里有些怵他,向来只以敬而远之的态度对待他,这会子要她单独同宋珩陈情,自然不是一件易事。

        因不知宋珩何时才会回来,用过晚膳后往屋里换身干净的衣裳,拿了火折子提了灯往退寒居而去。

        宋珩近日似乎诸事繁忙,直至戌时二刻方至府上,踏着大步迈进院门,还不待商陆下阶来迎,施晏微从凉亭里信步而出,檀口轻启,发出清脆的声音:“家主。”

        退寒居内灯火通明,照如白昼。

        初夏的晚风吹动施晏微月白色的裙摆,玄月的清光落在她白瓷般的玉面上,衬得她温婉如水、压霜赛雪。

        宋珩掩于广袖下的双手稍稍握拳,不知是不是天气渐热,手心竟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来,转过身来看她,因问:“杨娘子这时候过来寻某,可是有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