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折她入幕在线阅读 - 7 飞花令

7 飞花令

        宋珩解下腰间佩剑递给身后兵士,而后朝薛夫人施礼,薛夫人连挥手忙叫他起来,于是宋珩又与宋清音、孟黎川夫妇二人互相见过,由仆从们簇拥着往府里进。

        正厅一径来至正厅,梨花木长条案已置了瓜果点心等物,薛夫人坐于背靠大理石绘山水紫檀大插屏的圈椅上,手里仍握着那串檀木佛珠。

        宋清音和宋清和两姊妹分坐在她两边的位置上,宋珩、孟黎川等一众郎君则是坐于薛夫人的对面。

        施晏微终究不是宋家人,也不打算在此间长久地住下去,遂自个儿去寻了个侧边靠角落的位置,落了座。

        世家大族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宋珩的曾祖父虽是出自微末,但薛夫人却是不折不扣的士族贵女,宋珩之母亦是出自书香门第,是以宋府的饭桌上,亦有此类的条框规矩。

        一时饭毕,婢女们上前撤掉案上盘碟,端来茶水与人漱口,这一应事做完,渐渐的,气氛才开始变得活跃起来,玩笑声此起彼伏。

        薛夫人见天色尚早,便叫小辈们玩飞花令来解闷,偏头点了疏雨来当令官。

        宋清音夫妇率先往边上的方案处落座,疏雨点点人数,却还差了一人。

        薛夫人这才想起施晏微来,弯弯的笑眼去寻她的身影,寻着她后便道:“这儿不是还有位杨娘子吗,楚音,你也坐过去同他们玩一玩。”

        厅内这么多双眼看着,倒不好推脱,施晏微只得点头应下,往宋清和边上坐了。

        施晏微如墨的青丝梳成椎髻,上簪一支偏凤银步摇并两支鎏金钿头钗子,烛光下泛着点点白光,与她的肌肤极为相称。

        宋铭独自坐于带脚踏的灯挂椅上,时而慌着腿哼小曲儿闭目养神,时而遮遮掩掩地看向方形案上的那几位小辈。

        疏雨又点了人数,这回是整整齐齐的七个人,一人不差,便拔高音量含笑正色道:“太夫人既叫奴做了这令官,奴自当拿出章程来,若有作不出、作错、说错的,一概不容情,通通都得罚酒一杯。”

        一壁说,一壁从堆雪手里拿了签筒来,自她身边的宋清音开始拿签,按拿到的数字确定行令的位次。

        施晏微才刚取了签出来,身侧的宋清和笑着问她是几,施晏微便拿手比了个三。

        不多时,行令的位次定下,宋珩拿了一,起头道了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宋清音道:“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施晏微道:“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

        宋清和道:“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第一轮完,皆念出诗来,无人罚酒。

        至第四轮,施晏微却是稍稍停顿,于疏雨将要罚她酒时才勉强道出一句:“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此句一出,薛夫人心中愈发惊异,头一句虽不曾听过,却用的极好,方才那句听着就不大吉利,心中暗道她小小年纪怎么就能面容平静地于人前念出这样的诗来。

        宋珩不动声色地拿眼去看施晏微,待宋清和说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敛着目淡淡道出一句:“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一时宋清音和孟黎川说完,长久的沉默后,施晏微终究没能道出诗词来,疏雨遂往她这处来,提起白瓷龙柄壶往她面前的掐丝团花纹金杯里满满登登地倒了一杯酒,笑盈盈道:“杨娘子,这一杯该着你来喝了。”

        施晏微于众人的注视中执起金杯,心一横闭上眼一饮而尽,刺得喉咙发紧,抚着心口轻咳几声方有所缓解,不消片刻脸便烧跟着烧红了。

        疏雨抬手将那金杯横拿于众人看,示意杨娘子确已将那罚酒饮尽。

        两刻钟过去,施晏微三杯琼腴酒下肚,只觉头昏脑涨的厉害,胃里就跟火烧似的难受,莲瓣般的小脸更是上潮红滚烫,祖江斓观她似乎十分难受,忙叫人送解酒茶来。

        施晏微扶着额头饮下小半杯,已有摇摇欲坠之态,发间步摇随之微微晃动,益发衬得她此时娇弱无力。

        宋铭早看得神魂俱荡,迫于薛夫人和宋珩的威严,更要顾及她是宋聿恩人之妹,始终不敢于人前对施晏微有半点出格的言行。

        宋清和倒是真心拿她当半个阿姊看待,当下见她这副模样,心下也是一紧,唤来屏风后等候侍奉的银烛和小扇,仔细吩咐道:“银烛,你平素与杨娘子要好,你和小扇送她回去我也能放心,她吃了酒身上不舒坦,且服侍她早些睡下吧。”

        话音落下,银烛二人已搀了施晏微起身,施晏微此时意识尚还清醒着,由人扶着脚步虚浮地出了门,一路往她的居所而去。

        银烛从那屏风后头出来,不过露出一个侧脸和背影,宋铭未能看清她的容貌,观她身段纤巧窈窕,脖颈白净,暗暗留了个心。

        宋珩默声看着施晏微纤细瘦弱的背影,心内暗道西子醉酒怕也不过如此了,继而升起一股异样之感,只觉胸中酥酥痒痒的,微微折起眉头,却是仰首又饮了一杯酒。

        一路走的跌跌撞撞,好容易到了施晏微的小院里,银烛和小扇一齐将她安置到锦被之上,见施晏微隐有呕吐之意,小扇自去捧了鎏金银唾盂送来,银烛抬手接过,又叫她帮着去烧些热水。

        小扇前脚刚走,施晏微便趴在窗沿对着那唾盆吐了起来,待胃里吐干净了,银烛端来温热的茶水与她漱口。

        施晏微胃里和嘴里好受了几分,脑子却开始变得不甚清明起来。

        一股脑地抓住银烛的手不肯放人,眼角沁出几滴温热的泪来,似是梦呓一般低低道:“爸妈,陈让,煊煊,别走...我不让你们走,不让你们走...”

        因她此时有些口齿不清,银烛只断断续续听到什么“霸,承让,走,不让”,实在是没头没尾的话,银烛不曾放在心上,只当她是喝多了酒脑子有些发昏,忆及逝去的亲人,心里难受,借着这股酒劲儿发泄一通。

        纵是有金窝银窝,可若是身边没了亲友,孤身一人又如何能真正开心的起来?何况终究是寄人篱下,日后是个什么光景谁也说不准,心中焉能半分烦忧也无?

        思及此,银烛低低叹了口气,轻轻拍着施晏微的手背,柔声安抚她道:“我不走,不走,就在这儿陪着你可好?”

        施晏微将银烛的手握在手心里,心神安定不少,滚烫的脸颊往锦被上蹭了蹭,不多时便已浅浅入眠。

        待小扇烧了热水送进来,施晏微已经睡熟,银烛小心翼翼地将手抽开,又叫小扇去将唾盂倒了,她则解开施晏微的裙衫替她擦身,再换上干净的月白色中衣。

        忙完这一切,已是二更天,银烛和小扇提着一盏八角绿纱灯会到黛岫居,本想明日再去小娘子处回话,却未曾想正房这会子还亮着灯,小娘子还未歇下。

        画屏打偏房里出来,低声与她二人道:“小娘子正等着你们呢。”

        银烛吹灭灯笼,打了猩红毡帘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嘴里问道:“天这么晚了,小娘子怎的还不睡?”

        宋清和手里握着个锍银铜制九连环有一下没一下地解着,平声道:“席上多喝了两杯酒,这会子胃里还有些烧,一时半会儿睡不着。杨娘子那处可还好?”

        银烛听了,如实回道:“杨娘子并无大碍,只是吐过一回,现已睡下多时了。”

        耳听她如此说,宋清和这才堪堪放下心来,搁下九连环打了个呵欠,强提着精神幽幽道:“早知她吃不得酒,该换成柔和些的果酒才是。”

        银烛稍稍偏头看向窗棂,只见风拂花枝、月照窗台,窗上花枝剪影簌簌而动,一时看得入神,竟不知如何搭话才好。

        倒是立在屏风前的小扇觉出味来,温声宽慰宋清和道:“有道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小娘子何需多想。天也不早了,婢子伺候小娘子卸妆宽衣吧。”

        宋清和轻轻嗯了一声,起身往妆镜前坐了,画屏捧来鎏银花鸟纹铜盆,将侍奉宋清和净面的事让与小扇来做。

        次日,施晏微被刺目的阳光唤醒,看着眼前古朴简洁的屋子,施晏微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的诃子还在身上,想来是银烛替她换的衣裳。

        那诃子一夜未解,勒得她两团丰盈隐隐发痛,宿醉的头痛亦叫她难受,便披了大袖披衫往茶水房里去烧热水预备沐浴一番。

        施晏微推门进去,就见银烛坐在一张小凳上守着那锻铁风炉前手拿一柄蒲扇烧着热水,还不等施晏微问话,银烛回过头来看她,先开了口:“小娘子心中挂念你,一早起了就叫我过来瞧瞧你呢。方才看你没醒,就没进去扰你睡眠。”

        “银烛,谢谢你昨日夜里照顾我,待会儿回去也替我向二娘道声谢。”施晏微朝她行叉手礼。

        银烛抬头望她,按下她的手认真道:“这才多大点子事,快别谢我了。你若真心要谢小娘子,多往她屋里去陪她玩会儿双陆棋比谢要有用。小娘子无年纪相仿的嫡亲姊妹,独一个嫁了人的堂姊,心里边总有个想要伴儿的时候。”

        施晏微垂首若有所思,抿着嘴沉吟片刻后,还是点头应下了。

        一时那炉上的热水烧开,施晏微自去沐浴,泡过热水澡后整个人舒坦不少,头昏脑涨的感觉亦有所缓解。

        待沐浴过后,施晏微端坐于妆台前,银烛帮她绾发,施晏微恍然间想起昨夜的事,因问她道:“昨儿夜里,我可有借着酒劲儿说胡话?可有吓着你?”

        银烛摇头道:“音娘你是个再温和不过的性子了,哪里会说什么吓人的胡话,左不过略念叨了两句什么霸阿让阿煊阿什么的,还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跟个垂髫似的。”

        说着轻笑了起来。

        施晏微听后脸上染了一层红霞,抬手略捧着温热的脸,浅笑道:“这我可得好好谢谢你,赶明儿樱桃熟了,头一个给你做樱桃毕罗吃可好?我这儿还有你没吃过的酥山式样,等入了夏,我也做与你吃。”

        “好,就这么说定了。”银烛说话间发已绾好,施晏微从螺钿盒子里随意拿了支银钗簪进发里,与银烛一道踏出门去。

        并肩出了院子,施晏微方与银烛分别,奔着针线房而去。

        张媪正看几个绣娘落针,见她进来,瞧上去精神头似乎不是很好,忙将人让到条椅上坐了,嘴里关切道:“听说你昨儿夜里喝了酒身上不适,不在屋里好生歇着,实心眼地跑过来作何。”

        针线房里大多都是实在人,相比起昨日的场面,施晏微更乐得与她们在一处,一双桃花眼看向张媪道:“日日无甚乐趣,同你们在一处说说笑笑的,正好打发时间,何况我这会子已经好多了,不妨事的。”

        说完,取来针线框,帮着理线。

        转眼两日过去,施晏微用过晚膳换身衣裳往浆洗房去,将那换下待洗的衣服送与里头的婢女,笑着从钱袋里抓一把铜钱以表谢意,出了浆洗房后于半道上遇见瑞圣,二人寒暄一阵,施晏微便往园子里去散步消食。

        行至汀兰洲,但见月华倾泻,湖载碎银,一架曲折石桥连通水上亭榭,施晏微踏上石桥往那朱墙碧瓦的水榭走去,望着那空中明月凭栏独坐。

        将将坐下小半刻钟,便觉春日里水边风大阴寒,遂起身欲要离开此地,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施晏微循声看去,就见那边迎春花树下,一个身着浅色间裙的女郎提着裙边往假山后缓缓而来,那道身形瞧着,竟是有几分像银烛。

        施晏微遂离了水榭往石桥上走,正要问她是不是银烛,却又有一道纤长郎君的身影映入眼帘,抱住那女郎就要往花树下靠,惊得施晏微一时间呆立在原地,心如擂鼓。

        直至圆拱门处映出一道烛光,似有人要往这处来,施晏微回过神来,拿巾子掩嘴咳出声来,唬得那两人急忙分开。

        月色下,银烛甫一偏头往石桥处看,却是与施晏微撞了个对眼。

        顷刻间,银烛的眼里满是哀求,拿手指覆在唇上,摇头示意施晏微莫要喊叫。

        施晏微见状,立刻冷静下来,朝她颔了颔首,挥手示意她赶紧往假山后藏好。

        手上的动作落下,那二人已穿过圆形的拱门往这边来了。

        冯贵提灯照人,待看清楚对面的人,却是多了句嘴:“春夜水边寒凉,杨娘子怎的往这处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