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折她入幕在线阅读 - 6 大娘归

6 大娘归

        朦胧月色下,宋珩独坐在四角飞翘的栖霞亭中,一双漆黑的星目里仍是喜怒不辩,此时正将目光落在施晏微轻盈的身段上。

        方才在黛岫居里,施晏微就未曾唤他,这会子若要装作没瞧见他,不免失了礼数,平白落人口实。

        思及此,施晏微暂且压抑心中酸涩,脸上颓云散尽,立在原地朝人行叉手礼,语气温和却无半分逢迎谦卑之姿。

        瞧上去全无士族贵女的古板持重,亦不似市井门户出身的女郎那般行止无状,更无府上婢女见到他时的卑躬屈膝。

        静谧的园子里,她的声音似一道自石上缓缓泄出的潺潺流水,清润纯净,听上去甚是悦耳。

        宋珩不由心念微动,眸色里染上几分打量和探究之意。

        早春的晚风,少不得透着丝丝凉意,那风儿吹动施晏微并不厚重的春衫和裙摆,如练的月华落在她白瓷般的脸上,更添一抹朦胧之美,天鹅颈下起伏如峰,细腰若柳。

        那一道道冷意刮在面上,宋珩却是无端出生一股子燥意,立起身来不疾不徐地迈下石阶,继而止住脚步,与施晏微隔了约莫一丈的距离。

        宋珩此人脊背挺拔如松,体格高大健壮,宽大的衣袍下藏着沟壑分明的腱子肉,眉宇间透着股上位者的气势,威严自显。

        只见他垂下眼帘,将施晏微那一双清透如水的桃花眼看在眼里,轻启薄唇问她道:“某见杨娘子方才一路颓然失神,可是有什么心事?”

        施晏微甚至都不及他的肩膀处,此刻只能抬起头来方能看清他的脸,观他为人清正守礼,是以心中并不过分设防,寻了个妥当的说辞:“家主多虑,妾并无心事,不过是见今夜月色甚好,忽而忆起亡兄,并无旁的因由。”

        思念亡兄,这个理由确无任何不妥。

        然,宋珩最擅洞察人心,分明觉得她在说起亡兄二字时,面上沉静如水,眼中亦无分毫哀戚之色,倘若不是她刻意在他面前扯谎,便是她将情绪掩藏、把控得极好,丝毫不将喜怒示于人前。

        若是后者,如她这般的年纪,倒是太过年少老成了些,二娘不过略小她两岁,心性却远不及她。

        “是某出言无状,倒勾起杨娘子伤心事来。”

        宋珩语调平缓,刻意放低姿态,似在等待着她说出些什么话来。

        那风儿似是又紧了一些,施晏微本就怕冷,加之这具身子底子薄弱,叫那微凉的晚风这么一吹,哪里还有半点与他闲聊的心思,遂敷衍道:“家主本是出自好心,又何来出言无状一说。天色不早,外头风凉,家主仔细莫要着凉才是,妾还有事,这便先行一步。”

        话毕提起裙边抬腿欲走,就见宋珩朝她走了过来,轻启薄唇道:“杨娘子双陆棋艺甚好,不知他日可否赏脸对弈一番?”

        她今晚就是不被这冷风吹出病来,日后对着他这么张脸玩上半个时辰的双陆棋,只怕冷也冷死了。

        是以不带片刻的犹豫,稍稍后退一步,婉言推拒道:“家主谬赞,今儿个与二娘对弈占得上风实属交了好运,如何敢在家主面前班门弄斧。”

        拒绝的这般干净利落,非但没有半分攀附亲近之意,反而存着几分避他不及的意味,倒是出乎宋珩的意料。

        宋珩呆呆立在原地,眼瞧着那抹素净的藕色越走越远,直至施晏微纤长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无边夜色之中,他方提了自宋清和屋里带出来的灯,闲庭信步地回到退寒居。

        主子未归,橘白、冯贵等人未敢下去安歇,待听得外头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忙迎出门来,宋珩将那碧纱灯笼交与橘白,沉声吩咐道:“明日将这盏灯送回黛岫居,再去库房里拣些巩县白瓷一并送去,太夫人屋里挑几样碧色的纱绸和安神的香料送去。”

        橘白应声答是,自去了,又听商陆恭敬问道:“水已烧滚,这会子正在炉上热着,家主今日可要沐浴?”

        宋珩闻言,不曾看她一眼,只淡淡道:“去备冷水来。”

        初春时节,井水寒凉,如何泡得澡?商陆心中很是不解,却不敢多问,应声退下,去后院唤小厮多打几桶井水送来。

        冯贵指挥小子将井水往浴桶里倒了,而后从橘白手里接过填漆梨木托盘,其上放着叠整齐的干净中衣、亵裤、外袍等衣物,冯贵将那托盘放到浴房内的条案上,接着拿火折子点燃仙鹤衔枝灯台上数支蜡烛,灯芯处散出橙黄光晕,整间浴房登时亮如白昼。

        雕宝相花朱窗处置着一架六折泥金绘山水屏风,宋珩隐于屏风后褪去衣袍,将褪下的衣袍尽数挂在红木架上。

        滚烫灼热的皮肤在接触到凉水的那一瞬方得到缓解,宋珩放松筋骨倚靠在桶壁上,定了定神,阖上双目将杨楚音这三个字从脑海里驱逐出去。

        两刻钟后,宋珩沐浴完毕,冯贵方入内取走他换下的衣袍,交与底下的小子送去浆洗房。

        因宋珩无妻无妾无通房,也不大习惯近身婢女伺候,故而夜里一直都是冯贵替宋珩掌灯,且他并无起夜的习惯,倒也无需婢女在外间的矮塌上值夜。

        宋珩往那宽大的紫檀木胡床上躺了,冯贵吹灭屋内最后一盏烛火,执着一盏白铜蜡台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窗外万籁俱寂,夜凉如水,宋珩难得一回失了眠,好容易浅眠后亦是怪梦连连。

        此后一连三日,宋珩皆是晚归,薛夫人和宋聿等人皆不曾得见他。

        这日晌午,宋珩于官署内用过午膳,方捧了本兵书欲翻开来看,忽听一双十年纪的士兵来报,道是程司马在外求见。

        宋珩微微抬首,允准。

        片刻后程琰大步而入,面上隐有急切之色,朝着宋珩双手抱拳单膝跪地行军礼,语气略显焦急:“节帅,卑下有要事要禀。”

        宋珩敛目道出一个字来:“可。”

        程琰遂起身,压低声音道是寿阳军中恐要生变,请他亲往示下,稳定军心。

        宋珩细细问过一回,心下已有大致论断,遂命人去备马,于偏厅换上甲胄,腰悬长剑与程琰一道往官署外疾行而去。

        外头侯着的冯贵见宋珩这时候大步流星地出来,心下便知他定是有事在身又要往外头去了,小跑着迎上前。

        宋珩正要找他,是以他这会子来的正好,匆匆吩咐他回府告知太夫人:他与程司马立时就要往寿阳去一趟,约莫数日方归。

        说完翻身上马,扬鞭绝尘而去。

        冯贵那厢回到宋府,将事情与薛夫人禀明了,出来时见浣竹在廊下晾手帕,因惧怕薛夫人的威仪,不敢在翠竹居里明晃晃地与人耳语说话,只暗暗与她眉来眼去。

        一时瑞圣提着食盒往外头进来,浣竹眼角余光瞥见她,登时羞得面色酡红,使劲拿眼色示意冯贵赶紧走。

        瑞圣看着冯贵大步离去的背影,走上前打趣起浣竹来:“你与冯郎的事太夫人是允准了的,何必如此遮遮掩掩。冯郎颇得家主欢心,往后不愁没个好前程,待明年你嫁与他做新妇,也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璧人。”

        浣竹听了这话脸上越发红润起来,瑞圣见状便不再逗她,进到屋里将那银耳百合枇杷羹呈给薛夫人吃。

        “太夫人,杨娘子说了,这羹汤趁热吃最好,嗓子也能舒服些。”

        原来薛夫人前儿夜里受了寒,昨儿晨起喉间便有些不适,请医师过来开了药服下,今日尚还未见药效,却又新添了咳症。

        施晏微在针线房里帮着理线时瑞圣说及此事,当即便提议要替薛夫人做些缓解此症的热饮,瑞圣回来说与薛夫人听,薛夫人没什么胃口,便要谢绝,倒是身侧的宋清和听后细细劝她一回,薛夫人这才应下。

        软烂清甜的枇杷肉入喉,非但不觉刺痛,反而有种暖暖的顺滑热意,再饮下一口清香四溢的汤汁,薛夫人只觉十分受用,不多时就将那一整碗都用完了。

        薛夫人将那白瓷盖碗搁下,一双微微泛白的眉便又轻轻皱起,不知寿阳究竟出了何等急事,二郎竟是一刻钟也耽搁不得,大晌午的就奔那里去了。

        宋清和知她是担心二兄,遂出言宽慰:“阿婆勿忧,二兄既说了数日便回,想来心中必定已有章程,阿婆且宽心就是。”

        薛夫人叹口气,嘴里说着赞同的话,眉头却是不展,“二娘说的是极,倒是老身自寻烦恼了。你阿姊大概酉时就到,偏巧二郎往后几日都不在......”

        一语未完,忽听一二门外的婢女满面含笑地跑来廊下,传话道:“太夫人,大娘、郎子携孟小娘子来了,这会子想必已过了二门。”

        宋清和听后喜笑颜开,立时站起身来,与疏雨一道扶薛夫人起身,“这可不是说曹操曹操到么,阿姊他们提前到了,却如何又要等到酉时呢?”

        薛夫人这会子亦是喜出望外,哪里还能坐得住,亲自来到廊下翘首以盼,迎接宋清音一家三口的到来。

        不多时,一道穿红戴金的身影自院门外疾步而来,还不待院里的婢女叉手施礼,那女子已扑到薛夫人怀里,双膝跪地,不多时便哭得泪如雨下,双手攀在薛夫人的臂弯处,哽咽道:“儿不孝,竟有三年不曾拜见过阿婆...”

        孟黎川亦随宋清音的动作往地上跪了,嘴里虽没什么话,敬重和感恩薛夫人的心却真的不能再真。

        立在檐下的疏雨见了这场面也不觉红了眼眶,抹抹泪上前劝她祖孙二人道:“大娘和郎子回来是天大的喜事,往后就能长久的留在太原了,怎的不笑,反哭起来。”

        薛夫人拿疏雨递来的巾帕抹了眼泪,忙叫她夫妻二人起来,见孟芙不在,因问道:“缘何不见团奴?”

        “婢女领着她在后头走呢,咱们先进去罢。”宋清音一壁说,一壁挽着薛夫人的手往屋里进。

        屋内陈设与四年前大差不差,靠墙的紫檀木架上多了些珍贵物件,东墙上挂着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又有一扇窗上的纱像是近日新糊上去的。

        薛夫人见她盯着那窗棂看,想起那日傍晚的事,犹还挂着泪痕的脸上生出笑意来,笑呵呵地将那日傍晚踏云跳上窗台,惹得二郎生出戒备心的事说与宋清音和孟黎川听,二人听了,皆是勾唇浅笑。

        宋清音掩嘴笑了一阵,渐渐止了笑意,这才察觉到宋珩和宋聿都不在,因问:“怎的不见二兄三兄?”

        “你二兄今日晌午才往寿阳去了,大抵还要几日才能回来;三兄正当值呢。你出阁前住的葳蕤居早叫人收拾好了,这段时日你们一家三口便往府里住上小半个月可好?”

        “儿听阿婆的。”宋清音说话间拿眼儿去打量宋清和,见她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女郎了,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将近四年不见,二娘出落得越发标志水灵了,我走时你才十三不到,这会子已是二八年华。”

        说话间,祖江斓和高夫人等人也往翠竹居这边过来相聚。

        待宋聿下值归府,一大家子聚在一处用晚膳,自不必细说。

        至二月二十五日傍晚,月出西山,薛夫人那处方得了寿阳送来的信,道是节度使明日晌午前自寿阳回来,酉正可至太原。

        薛夫人看后大喜,遂命厨房明日多备些菜摆家宴,宋聿想起施晏微没了兄长,特意请薛夫人准她明日告一天假,薛夫人心中也怜惜她在太原无亲无故,自是一口应下。

        次日,施晏微不用去膳房上工,宋清和不知打哪儿得了这个消息,午膳过后就命人将她请到黛岫居玩了一下的双陆棋。

        酉时二刻,宋清和拉着施晏微一道往府外去接宋珩,因她是府上的主子,自然能够站前排。

        宋清和这会子紧紧攥着施晏微的手不肯放,纵使施晏微不愿在宋珩面前露脸,现下却也由不得她了。

        宋珩翻身下马,身着一袭葡萄纹绛紫翻领长袍,腰悬一柄将近四尺的玄铁长剑,气势如虎英武不凡,挺拔的身姿如松似鹤。

        夕阳的余晖下,地上拉出一道极为高大的影子,饶是施晏微身量高挑,立在他跟前也登时变得娇小起来。

        施晏微随众人略看他一眼致意后便错开了视线,平视着远山叠嶂苍翠,浑然不觉宋珩在扫视众人时,深邃的眸光几度落于她粉面生春的脸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