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折她入幕在线阅读 - 4 玲珑心

4 玲珑心

        冯贵思忖片刻,方娓娓道来:“回家主,杨娘子的兄长杨澎去岁在战场上为救三郎而亡,独留下杨娘子这么一个妹子。三郎感其舍身相救之情,多方打探后亲自去往文水将杨娘子接进府中。”

        “那会子家主正北上抵御奚族,班师回朝后又直取晋州,一来二去竟是数月不曾归家,自然不知这档子事。说起来,杨娘子端的是位奇女子,素日里颇受太夫人和三郎照拂,放着锦衣玉食的安生日子不过,反倒时常帮着府上的下人做活,也不知她心里究竟是做何想的。杨娘子心灵手巧,经她布置过屋子很是齐整典雅,做出来的茶粿点心亦是味道甚好,小娘子和祖娘子都很爱吃。”

        窗外横着数枝墨竹枝,映在纱窗上随风颤动,宋珩负手立于窗前看那墨竹枝叶的剪影,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冯贵吃不准他的心思,只得先前的话继续往下说:“去岁十一月,杨娘子夜里不慎跌了一跤,摔着脑袋大病了一场,醒来后便将从前的事都忘了,也不大认得人了,请医师来瞧后,道杨娘子是得了脑挫伤裂症。太夫人听说后怜她孤弱可怜,特意打发张媪去照顾她,未料那杨娘子病好后,竟是以用不惯人伺候为由将身边的婢女和张媪都退回了,性子也不似从前那般沉闷。”

        宋珩听到此处眉心微动,甫一转身往那书岸前坐下,翻开一本书,垂下眼眸语气平平地道:“继续说。”

        冯贵吃不准家主究竟想听些什么,纵有三寸不烂之舌也使不上劲儿来,姑且当做是家主对那美若天仙的杨娘子起了兴致,自是顺着那思绪说下去:“依奴看,那杨娘子不但人长得好......”

        一壁说一壁偷偷拿眼去看家主的神情,观他面色分毫未改,应是认可这句话,冯贵心里有了底,露出一抹痴痴的笑来。

        “心肠也是极好的。姑且不说往日里如何待人谦和有礼、从不看人下菜碟,就说前两日,浣竹得了太夫人的命令去膳房请杨娘子往翠竹居走一遭,偏巧途中下了雨,浣竹没拿伞打湿了衣发,杨娘子见后便叫她先擦干发、喝碗姜汤再回去,道是她过去回太夫人一声就是。凡这府上识得她的婢女老媪,怕也没有几个不和她好的。”

        原本是夸赞人的好话,落在宋珩的耳中反成了勾起他疑心病的话来,眼底无端染上一层阴翳,冷哼一声嗓音低沉:“如此说来,她在府上倒是颇得人心。”

        “明日寻两个妥当人去文水细细的查,务将她兄妹二人的身份和来历查清楚。”

        冯贵料想,她兄妹二人的身份三郎和太夫人必定是查证过的,应不会有什么大的差错,然家主既吩咐他细查,想来自有他的考量,岂有不尽心的道理。

        “家主宽心,奴定会将此事办好。”冯贵信誓旦旦地道。

        宋珩闻言面色稍缓,忽而想起什么来,又问:“你与浣竹的事可定下了?”

        一番话问的冯贵受宠若惊,心道家主何时问过这些小事,今日竟想起他这桩事来,因笑道:“托家主的福,太夫人那边已经应允,只待明年浣竹满了二十便将人指与我做新妇。”

        宋珩淡淡嗯了一声,懒得再开口说话,挥手示意他退下。

        “奴告退。”冯贵叉手行礼后转身推门出去,心情不错,哼着小曲离了退寒居。

        窗外更深露重,一轮明月高悬于空,施晏微卸妆宽衣,洗漱过后吹灭蜡烛,上床安歇。

        脑海里回荡着今夜听到的曲子,心道等她去了锦官城,定要寻来曲谱认真学会才好;若上天垂怜,叫她寻得法子重回现代,将这些曲子弹给陈让听,指定能让他乐呵上好一阵子的。

        想到陈让,又怎么能不想起爸妈和她的小姐妹们呢。绿纱窗外晚风柔柔,万籁俱寂,施晏微却是没来由心情低落,眼角隐有湿意,于床榻上辗转反侧多时方浅浅睡去。

        次日清晨,天边才刚泛起鱼肚白,施晏微便被原身那敬业的生物钟唤醒,洗漱过后拿坐在妆镜前拿簪子绾发,换上窄袖中衣、绿色半臂和高腰间色罗裙,因昨晚睡得不大好,今儿气色难免差了些,便在脸上抹了些脂粉提亮肤色,人看着也能精神些。

        因膳房事多,她又与里头的几位娘子交好,时不时会在早晨过去膳房帮帮忙。

        昨日宋清和山珍海味的吃腻着了,今早特意打发人过来,道是要吃清淡些,刘媪熬了蔬菜粥,又叫施晏微帮着蒸些南瓜馒头。

        太夫人那处要吃素斋,喜儿正忙着切豆腐和泡发的干菌菇;宋珩往日里行军时连水煮野菜、树叶树皮都吃得,对于饮食一事上并不挑剔,亦无甚么要求,善儿几乎是是三郎那边要什么,多做些匀出一份叫人送去也就是了。

        独宋铭院里最难伺候,他那一屋子的妾室也是各有各的口味爱好,预备起他那院子的膳食来最为吃力,一年到头还得不着两回赏,真真费力不讨好。

        施晏微揉好南瓜面放进盆子发酵,约莫一刻钟后再上锅蒸,待那又香又软的南瓜馒头蒸好,宋清和屋里的小扇往外边进来,笑呵呵地隔着窗子问里头的人,二娘的早膳可预备好了不曾。

        刘媪连忙笑着请她进来,施晏微正往食盒里放东西,小扇从怀里掏出块鼓囊囊的布袋子来,掂量间里头脆生生地发出铜钱碰撞的声音,含笑道:“昨儿小娘子尽了兴,这是给你们的赏钱。”

        说话间将那钱袋往刘媪手里放了,转而去同施晏微说话,“昨日夜里若非天色着实有些晚了,小娘子还想同杨娘子你玩上一回双陆2呢,不知今晚上杨娘子可有时间过去陪小娘子顽上一阵子?”

        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便看在刘媪手里那袋开元通宝的份上,也断没有不应的道理,何况长夜漫漫,除却看书睡觉也无旁的事可做,玩双陆正好也可打发时间。

        “自是有时间的,你且回你家小娘子,我用过晚膳略歇会儿就过去。”施晏微一面说,一面将那填漆食盒双手奉与小扇。

        小扇笑着接过食盒,又与其他人寒暄两句,自去了。

        不多时,各院自派人来取早膳,薛夫人和宋珩屋里的婢女亦带了赏钱过来,刘媪一并分与膳房众人,不在话下。

        退寒居的正房内,宋珩草草用了一碗鸡丝面和一些炙羊肉,拿茶水漱口后,昂首阔步行至府门外,翻身上马往军中疾驰而去。

        至酉时日落,天边残阳如血,远山金光浅浅,宋珩打马归府,径直往翠竹居而去。

        瑞圣打了帘子让人进去,薛夫人正坐在禅椅上一手拨动佛珠,一手敲着小几上的木鱼,待听得宋珩唤她阿婆,这才停下手里的小木槌,缓缓睁开眼来看他。

        薛夫人凝他一眼,因问道:“怎的这时候过来,可用过晚膳了?”

        宋珩面上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语调平平地道:“未曾,便在阿婆处用罢,阿婆莫嫌某才是。”

        薛夫人听后忍俊不禁,慈祥的眉眼化作两道弯月,笑道:“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精致淘气,拿老身来玩笑。要说起嫌来,老身还怕你吃不惯那些个斋菜呢。”

        祖孙二人的对话惹得一旁的疏雨跟着轻笑了起来,上前将那木鱼、木槌一并收了,抽身出去将门合上,吩咐归云去厨房传膳,再叫多做两道菜送来。

        鎏金镂空莲花香炉里焚着沉水香,彼时屋里只余下祖孙二人,宋珩嗅着那淡淡清香,敛目平声道:“孟九命人快马加鞭传了信来,前日已过了汾州,今日夜里约莫在文水落脚,想来再有两日便可抵达太原。”

        孟九郎孟黎川,乃宋珩胞妹宋清音之夫,三年前右迁正四品太常少卿,是为京官,掌管皇室宗庙祭祀相关事宜,徒有虚职却无实权,名为器重孟、宋两家有意提拔于他,实则不过是为着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幽禁罢了,其妻宋清音更是被看做用以牵制和震慑宋珩的一大筹码。

        自宋清音随孟黎川离了太原前往长安赴任后,薛夫人便时常悬念叹息,唯恐圣人哪日因猜疑忌惮二郎致使君臣离心,一时怒火上来便要拿大娘一家三口开刀。

        二郎素来仁孝,最是看重骨肉亲情,加之二十出头的年纪便没了耶娘,是以益发珍重大娘和三郎这两位胞弟胞妹,连带着还未出阁的堂妹二娘都被他如珍似宝地疼爱。

        圣人这般做派是何心思,她一妇道人家尚且能够窥得一二,二郎又岂会不知他是安的什么心。

        二郎原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子,然而为着护宋清音一家周全,生生忍了三年未敢轻举妄动,直至去岁大败奚族班师回朝,以赫赫战功在明堂上向圣人施压,要求将孟黎川外放至太原府任从四品少尹3。

        时下中原式微,朝廷势弱,苟延残喘在河东节度宋珩和宣武节度使江晁那微妙的平衡之间,此番博弈终是以圣人妥协告终,岁末,朝廷降下调令,左迁孟黎川为从四品下太原府少尹,于次年春二月辞京赴任。

        这位宣武节度使江晁乃濮州人氏,祖上经商起家,后平卢、范阳、陇右三镇节度使谋反,中原大乱,玄宗携贵妃、皇族宗室出逃蜀地,江家受战乱之苦生意一落千丈,至江晁阿耶那辈只能做些小本生意。

        江晁自幼习武,耍得一手好.枪,胸怀凌云之志,遂入起义军,早年间曾立下过不少战功,颇受器重。因那起义军尤擅流动作战,又擅鼓动人心,倒是日益壮大起来,数年后竟集结十余万兵马直取长安而去,一路势如破竹,杀了不知多少士族门阀,可谓血流成河,逼得先帝仓惶出逃;

        宋珩之父宋临得此消息,率先出兵河东前往救驾,不日又有多方节度使争相出兵围剿叛军,迎先帝返回长安;江晁因在华阴吃了败仗,遂降于河中节度使,封为副将,后与宋玠在河南道、神都洛阳一带抗击起义军,招安有心归降之人;两年后,起义军受降朝廷,江晁亲献叛军头目首级于先帝驾前,获封宣武节度使。

        至此,河东节度使宋临、宣武节度使江晁、陇右节度使王贞三足鼎立,把控关陇。

        后王贞式微,宋临病重离世,宋珩承袭其河东节度使之位,从其阿耶遗愿先后攻破平卢、振武,与黄河以南的江晁分庭抗礼。

        薛夫人不是那等拘泥于后宅的妇人,活了这数十年读过不少史书典籍,当今天下的形式她看得门儿清,朝廷覆灭怕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儿了。

        有道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4”。

        如今掣肘已除,江晁老矣,此鹿,二郎志在必得。

        薛夫人面上笑容愈深,微微阖目,意味深长地道:“大娘得你这位阿兄,将来必有大造化在后头等着她呢。”

        他日得了长公主之尊,可不就大造化么。话毕,与宋珩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待婢女进来布菜,宋珩的目光被那白瓷描金小碟内的荷花状糕点吸引过去,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冯贵昨日夜里说与他听的话。

        “这荷花酥还是杨娘子来府上后,老身才得以有这个口福。却不知她是如何生了这般玲珑的心思,竟能做出这样好看又可口的点心来。二郎饭后用上半个尝尝味儿吧。”

        好一个生了七窍玲珑心的小娘子,竟是将阿婆也哄得服服帖帖;却不知是不是那等沽名钓誉、待价而沽之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