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该死的,谁要跟情敌生崽啊在线阅读 - 19 第 19 章

19 第 19 章

        外头廊檐下站了会儿,冷风一吹,酒劲彻底上来了,纪淙哲都有点撑不住了,他关上门,也懒得管桌子上的饭菜,勾着林臻的肩膀跌跌撞撞爬上了楼梯。

        “还没洗脚。”林臻都醉了七八分,还有心思惦记着洁癖。

        “洗什么脚,改天再洗。”纪淙哲将林臻推倒在床上,自己蹬了鞋子就爬了上去。

        他俯在林臻上方,双手撑在两侧。

        林臻不自在地蹙眉“你干什么?”

        如果此时有镜子,纪淙哲一定可以看见自己的表情有多下流“杨大娘不是让你跟我生小孩吗?”

        “神经病。”

        本来纪淙哲只是听着邻居们的调侃,玩心大起打算捉弄一顿林臻,他今天心情非常好,尤其听着窗外热闹的烟花声,情绪更是高涨。

        然而此时此刻,看着身下的林臻光风霁月的脸,因为醉酒眉梢眼角都染上了粉色,仿佛煦阳下融化的冰雪,令人移不开眼。

        纪淙哲忽然理解了他身边的那两个发小为什么会对男人感兴趣了,说实话,如果撇去性别,林臻确实是个极品,纯情漂亮,脾气又高傲,这种特别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啧,唯一的缺点就是个太高。要是再娇小些,脾气再柔顺些…    …

        纪淙哲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如果真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这边再找个姑娘恐怕也难,难道真打算让自己当一辈子和尚,打一辈子的xx?

        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林臻眼神迷惘,绝对是想不到此时此刻纪淙哲脑子里那些龌龊想法。

        他看见纪淙哲伸出手指,指腹又轻又暧昧地摸了摸他的嘴角,他感到有些怪异。

        “林臻,你说咱们以后都回不去了怎么办?”

        林臻垂下眼睫,思绪流转。

        “我倒是无所谓了,反正该经历的也都经历过了,你可就不一样了。”纪淙哲紧盯着林臻的脸,看着他眉毛逐渐拢起,他放轻声音慢慢试探“林臻,谈过恋爱没?”

        林臻面上一丝恼怒。

        “女孩子的手牵过没?”

        “………”

        “那亲嘴肯定也没有过。”纪淙哲佯装可惜地摇摇头“你跟我都结婚了,那这辈子就只能跟我过了,你心里也清楚的吧,唉,可惜了…    …你这辈子你的这张嘴…    …”

        他拇指不轻不重地按了下林臻柔软温热的嘴唇“恐怕再也不能跟别人亲嘴了,你可能到死都得带着这张处男嘴进棺材了,这样一想,是不是挺遗憾的?嗯?”

        林臻抬起眼皮,似乎认同了纪淙哲的话,神色郁闷。

        “人呐,就得所有的事情体验一遍才完整,你要是原封不动生出来,又原封不动进棺材,就不是个完整的男人了。”

        林臻被纪淙哲的胡言乱语给打击了到了,他现在七分醉,三分醒,纪淙哲的话糙理不糙,字字诛心,他一时间脸色都难看起来。

        脑子一糊涂,张口就问了句“那我还能怎么办?”

        纪淙哲心里一阵窃喜,就跟小鸡爪子一下一下在挠似的,整个人按捺不住,他用力抓紧了林臻的肩。

        “既然我比你年长几岁,多吃了几年盐,现在又是你老婆,我觉得我有责任教教你。”

        老婆,平时听邻居和村里人这样说,林臻倒是没什么感觉,现在不知怎么的,从纪淙哲嘴里说出这两个字,他瞬间被冲击到了。

        他觉得自己声音都发紧,说话都磕巴了“怎…    …怎么教?”

        纪淙哲看着林臻脸上的红色一下子烧到了耳根,看得他自己感觉更醉了,但意识还是提醒着他,循序渐进,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搞不好,林臻恼了,又甩他一巴掌,他可打不过。

        于是,纪淙哲恬不知耻试探“那今天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体验一回亲嘴,怎么样?”

        “亲嘴可舒服了,你试了就会上瘾。”他又变本加厉诱哄着。

        林臻倏然睁大了眼,喉结滚动。

        纪淙哲边观察他的反应,边小心翼翼俯下身,见身下人并没有排斥,咬咬牙贴上了柔软的唇。

        林臻还睁大着眼,身体完全紧绷,一动不动,任由纪淙哲在他唇上碰了碰。

        时间也就四五秒,纪淙哲离开时,他还恍惚着。

        纪淙哲笑问“怎么样,感觉棒不棒?”

        林臻舔了舔嘴唇,其实他心里挺郁闷的,纪淙哲亲下来时对他的感官冲击过大,以至于刚刚的亲嘴稍显平淡,实际上,也确实挺平淡的,就跟他触碰自己手背没多大区别。他再一次深刻印证了,纪淙哲这人光长了张花言巧语的嘴。

        于是,他实话实话,还显得有点乏味“没什么感觉,没你说的那么…    …上瘾。”

        纪淙哲一听,不乐意了。小兔崽子这是在质疑他的本事啊?他原先担心太突然或者太激烈会惹怒林臻,于是刻意营造出了一个温柔动情的罗曼蒂克吻,结果小兔崽子还不买账,果然是野猪品不了细糠。

        “那我动真格了啊。”他这回实实在在地堵住了林臻的嘴,左左右右,辗转反侧,死死纠缠。

        直到林臻的手在他的肩膀越抓越紧,呼吸急促,他才松开嘴,低头看人。

        只见林臻一张脸都通红了,他胸口不停起伏着,嘴唇微微张启,一双水润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脸。

        纪淙哲也是好久没被这么刺激过了,他喘着粗气,笑着问“怎么样?还敢质……..”

        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林臻忽然眸色一暗,扣着他的后脑勺往下用力一压,像是狂躁又急切地又啃又咬。

        这举动完全出乎纪淙哲的意料,他被林臻一通乱亲,亲的脑袋发懵,在清醒过来后,他开始想反客为主,男人在这方面总会有掌控欲,他不能被林臻这小兔崽子给带偏了。

        可是他一动,林臻就不满地更加扣紧了他的脑袋,到后面,纪淙哲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被压扁了,他扭开脸,推搡了把。

        “够了啊,差不多得了啊。”

        林臻见他躲避自己,又急又恼,却又捉不到纪淙哲的唇,他现在已经被浑身血液刺激得毫无理智,心里又有点儿委屈,明明是纪淙哲说他是自己的老婆,明明是纪淙哲说要教自己体验一回,可为什么他又不愿意了?

        此时纪淙哲心中警铃大振,妈的,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本来是想趁着林臻酒醉,再悄悄地诱拐顺带把人给吃了,现在一搞,他才反应过来,见林臻的手臂肌肉线条紧绷,里面蕴含着年轻的力量。

        又想起了先前被林臻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他心里发怵,算了算了,小兔崽子哪是这么轻易能给人吃了的。

        “今天就先体验到这,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纪淙哲欲从他身上下去,结果动了动,没能动弹得了。

        林臻死死地抓着他两条胳膊,咬着牙,眼尾发红,表情又气又委屈“你…    …”

        纪淙哲无奈地试图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头,安抚道“哎我就给你体验一下,现在体验过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睡觉。”

        他假装直打哈欠“不行了,我困了,睡觉睡觉。”

        “你…    …”林臻不肯放他走,抓着他肩的手指骨节都发白了,他憋了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是你说要跟我生小孩吗?”

        纪淙哲扑哧笑道“那不是我说的,那是杨大娘说的。”

        林臻听完,更气了。他也知道这是句玩笑话,可是他心里就跟油煎似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嘛,他就是不肯纪淙哲这样轻飘飘地撩拨完他后又作罢。可他又觉羞耻,只能瞪着纪淙哲呼哧呼哧喘气。

        纪淙哲道“林臻你喝傻了吧?咱们两个男的怎么生小孩?快让我下去。”

        “你不许走!”林臻急道。

        “???有毛病吧你。”

        纪淙哲挣脱了两下,忽然林臻一个翻身将俩人调位,一手扣着纪淙哲的脑袋,一手钳制住他乱动的手,把整个身体重量都压在了对方身上。

        “………操!”纪淙哲张嘴骂了一句,又被淹没在了热烈的亲吻里。

        尽管林臻是挺诱人没错,他自己也有冲动。可事情却跟他想象中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行,画风不该这样!这他妈搞得像是自己被吃了一样。

        纪淙哲有种吃亏的感觉。

        “靠,别亲了别亲了…    …”纪淙哲真是服了,这都几分钟了还不带停,连他这个情场老手都喘不上气了,再亲下去,嘴皮都得破了。

        然而他一扭头,林臻又不满地扼住他下巴将他脸转了过去。

        唇齿间弥漫着浓郁的酒味。

        同为男人,纪淙哲能明显察觉到林臻的异样,尤其是见到林臻跟只没头苍蝇一样,急哄哄地却不得要领,无比烦躁的模样。

        纪淙哲脑袋“嗡——”地一声,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哪知刚一脱身,脚还没沾地,一只手横过他的腰又将他拽回了床。

        “喂林臻!操!林臻!你清醒点!”

        “靠,小兔崽子你…    …”

        纪淙哲越是反抗,越激起林臻体内的暴虐因子,他干脆手脚并用,将人死死地压制在床铺间。

        “不是你说要教我的吗?!”林臻眼底赤色一片,喘着气质问。

        操!翻车了。纪淙哲心说。

        看来小兔崽子已经失去了理智,他脑子里正快速思考着对策,林臻又扑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纪淙哲脑袋乱糟糟的,索性眼一闭,算了,拼蛮力拼不过,还是直接装死吧。对着条躺平咸鱼,他林臻要是还能亲的起劲,那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林臻亲了一会儿,发觉身下人没动静了,情绪稍微平缓了些。

        他亲了亲纪淙哲的嘴角。

        “你睡了?”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

        林臻摸了摸纪淙哲劲韧的腰,语气懊恼“你不许睡。”

        不许睡你妈呢!

        纪淙哲装死装到底,任由林臻无论怎么亲都毫无反应,幸好林臻这小子纯情,也只动动嘴,要不然他非起来跟他拼命。

        他就算再饥渴难耐,也只能让林臻当底下那个。让他吃亏?他除非是脑袋给驴踢了。

        林臻盯了纪淙哲的脸一会儿,这时醉得没那么厉害了,混沌的意识渐渐回笼。

        这个时候要是再做点什么,好像也过了那个可以耍酒疯的劲,他自己也不免有些羞愧。

        林臻咽了咽唾液,从纪淙哲身上下去了。

        妈的,真险。纪淙哲暗骂。

        看来这件事以后还是作罢吧。另外,也不能再让小兔崽子喝酒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