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该死的,谁要跟情敌生崽啊在线阅读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林臻出门洗衣服去了,这个点烧饭还早,纪淙哲就把单独拣出来的笋搬去井边剥壳了,洗净后,他去了隔壁找杨大娘。

        原本以为笋干洗了切了放太阳底下晒就行,结果杨大娘告诉他,先得放锅里煮熟了,再拿出去晒。至于荠菜,可以多放个几天也能吃。

        于是纪淙哲只能先烧晚饭,吃过饭后再起锅煮笋。

        林臻晒完衣服回来了,一双手冻得通红发紫,他擦干手坐进灶台后取暖。

        “地里的东西弄好了?”

        纪淙哲准备炒菜,拿着筷子使劲捣鼓着猪油,他心不在焉回答“好了,靠,最后一点了,林臻咱们明天得在市场上买点肥肉了。”

        “好。”

        两个人吃过饭,开始煮笋,纪淙哲主动提出去烧灶,实际上他是嫌天冷,懒得去井边,所以洗碗的事就落林臻头上了。

        不过他还算有良心,等林臻洗完回来就让位了,自己则揭开锅盖观察了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就喊林臻熄火。

        煮完的冬笋里加了盐,纪淙哲夹了一小片尝了尝,被烫的边吹气边满意点点头,他赶紧去隔壁杨大爷家借了只簸箕,再拿筷子将笋一片片夹到簸箕里,摆放均匀。

        “我跟杨大娘说了,我们明天要早起赶集,让她帮我们把笋拿出去晒。”

        林臻“嗯。”

        凌晨四点左右,他俩出门了,这一次两个人背上的蛇皮袋都装的鼓鼓的,千辛万苦走了三小时到镇子,都感觉没了半条命,难怪高山村的人宁可种地也不愿做生意。

        大伙都预料不久会下雪,所以这次集市比以往都热闹,甚至路上拥挤地连走路都摩肩接踵。

        冬笋卖得很顺利,即便涨价了有点小贵,也在纪淙哲的一张灵活嘴皮子下面变得有理有据。

        带过来的四十多斤笋不到半日就卖光了,纪淙哲两眼放光盯着林臻数钱。

        “多少?”

        林臻抬起眸“十七块。”

        “我靠,真多。我来到这边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多钱。”

        林臻脸上也抑制不住愉悦,他收好钱给纪淙哲,却被后者推回。

        林臻不解。

        纪淙哲耸肩道“你自己保管吧,反正这钱到我手里一下就没了,还不如不拿。”

        笋提前卖完了,他们也得忙正事去了,先去了猪肉摊逛了逛,问了价格,猪肉一块七一斤,肥肉八角。

        林臻买了两斤肥肉,五斤精肉。一下子就花掉了十块钱。本来想着这趟来得把玻璃买了,现在一看又只剩七块钱了,就只得继续作罢。

        纪淙哲归心似箭,他觉得自己八百年没碰猪肉了,等脚刚跨进屋子门槛,他就迫不及待让林臻把灶膛烧起来,自己拎着一条猪肉去洗了。

        林臻赶紧拉住往外奔的人“你等等。”

        “干嘛?”

        “我们不能一顿吃这么多。”

        纪淙哲眉毛都紧紧拧起了“不是吧,我们难得吃一回肉,还要精打细算啊?”

        林臻从他手里拽过猪肉。

        “靠!林臻,你地主转世啊,这么抠!”

        林臻拿起菜刀将一条猪肉切出一小块,接着交给纪淙哲。

        “过段时间下雪,我们就没收入了,意味着现在到过年,也许就这么点肉了,所以省着点吃。”

        道理纪淙哲都懂,只是…    …唉算了算了,先生存再生活吧,他懊恼地拎起肉去井边清洗。

        屋子还剩了几颗冬笋,午饭就烧冬笋炒肉片和炒荠菜了。

        等到林臻把菜端上后,纪淙哲感觉自己都能边吃边流泪了,真是太他妈的不容易了。

        吃过饭,纪淙哲去喂了鸡。喂完回来又绕到井边去看了看晒的笋干,他问正在洗肥肉的林臻“这笋干要晒几天?”

        林臻思索后说“等到笋干脱干水了就可以储存了吧。”

        过了会他又说“待会我要上山。”

        纪淙哲不解“怎么,你还要去挖笋吗?”

        林臻点头“不知道哪天下雪,万一这周没下,兴许还能再去一趟镇子。”

        “差不多能过就行了,我真怕你累死。”

        然而林臻下午还是上山去了,纪淙哲就留在家里跟杨大娘学熬猪油以及林臻临走时叮嘱把买来的肉给腌制了。

        这边地区,腌制猪肉大都是咸肉为主,猪肉都不用洗,直接上手用盐和少量花椒把猪肉全身上下抹匀后挂起来风干就行。

        纪淙哲挂完几条五花肉,洗了把手开始熬油。

        原本以为熬猪油就是把肥肉倒进锅里炸就完事了,结果杨大娘跟他一通指导后,他在脑子里开始重新定义了熬猪油。

        不,确切来说是凉水煮肥肉。

        “冷水下锅,肥肉切丁倒进去。”

        杨大娘怕纪淙哲掌控不好火候,她亲自烧灶,等到锅里的水煮沸了,喊纪淙哲把上边的浮末给刮了,接着把油渣捞出来,清洗一遍锅后继续倒入冷水和油渣慢慢熬。

        “杨大娘成了吗?”纪淙哲看着锅里不断沸腾,忙问道。

        杨大娘从灶后走过来瞧了一眼就说可以把油渣捞出来,再拿罐子装油水了。

        林臻天黑回到家,把蛇皮袋里的十几颗冬笋放到楼梯下,这时他才发现楼梯下悬着的尼龙绳上吊着几条腌制了的五花肉,再一看桌子上摆着两大罐白嫩的猪油,而纪淙哲坐在凳子上往嘴里一颗颗塞着油渣。

        “怎么样?”纪淙哲眉飞色舞得意道。

        林臻这回发自内心“嗯,很不错。”

        原本以为会在下旬下雪,结果当天晚上就来了。

        今天是他俩来到这个地方最冷的一夜,即便是裹着被子纪淙哲都发觉自己的鼻子呼出去的气都有股潮湿的冷意。

        尤其到了后半夜,两个人都被冻得睡不着。

        “你听,什么声音?”纪淙哲问。

        林臻在黑暗中睁开眼,仔细聆听。

        寂静的夜里不断有噼里啪啦的声音打落在瓦片上,格外清脆,像雨又不是雨。

        “糟糕!”林臻猛地坐起来开灯。

        纪淙哲被他惊了一大跳,也跟着坐起身忙问“怎么了?”

        林臻脸色微沉,声音也透着凉意“应该是下雪子了。”

        下雪子…    …纪淙哲一下就想到了什么,脸色也难看起来,俩人快速穿好衣服鞋子,拿着手电筒就出了门,正巧隔壁的陈虎也惊慌失措。

        “这雪子下的太突然了,白天还是大太阳,林臻你们赶紧去。”

        俩人朝后山狂奔,一路上雪子夹着风砸在脸上又冻又疼。

        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他们到了后,林臻抱着桔梗分别在两条土垄周围堆起,而纪淙哲连忙把稻草松散地铺到蔬菜上,确保不压着菜又能保温。

        林臻挡着风划火柴,点了好久,才把桔梗燃了起来,他又给土垄旁的其他桔梗堆点火,随着漆黑的浓烟滚滚,周围霎时温暖。

        俩人心中忐忑不安,甚至在这一刻清晰地意识到作物对农民的意义,要是扛不过冻,那么他俩的蔬菜全玩完。

        地面上已经薄薄一层雪子了,而天空已经渐渐飘起了小雪。

        纪淙哲问“应该差不多了吧?”

        林臻也不懂,只是看着桔梗已经燃尽了,周围还有些余热。

        他俩又继续站了半小时,后面实在太冻了,只能不安地回到屋子里。

        四斤重的被子已经抵挡不住寒意了,纪淙哲索性就同林臻商量。

        “咱们把两条被子叠一起盖吧。”

        林臻只是皱着眉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同意了,没办法,毕竟他也不是铁打的身体。

        两个人挤一个被窝,身上盖着加起来八斤的被子,再把厚重的外套往上面一盖,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具温热的身体,纪淙哲简直舒服得整个人都要化了。

        他感慨“早知道我们前段时间就该睡一个被窝了,还遭这些罪干什么。”

        林臻这时不习惯也只能将就了。

        只是一晚下来,纪淙哲的睡相令他有些难忍,他之前把脚塞他被窝,习惯了也可以。睡一个被窝也勉强可行,可他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林臻就十分膈应,毕竟他打记忆以来,就没跟人这么亲密接触过。

        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俩人就去后山看蔬菜,昨夜的雪还在下,他们凌晨去抗寒到现在也就短短五六小时,雪就已经积得很深了,走在田野上,鹅毛大雪密密麻麻落下,都令人睁不开眼。

        见状俩人都不抱希望,到了地里,看到稻草上厚厚一层雪,林臻伸手打掉一些,揭开稻草仔细观察,没想到这些蔬菜还挺耐寒的,他们姑且把心放肚子里了。

        可是吃过早饭,纪淙哲抓着米去鸡窝那边,一看却傻眼了。

        操!不是吧。

        由于他们疏忽,忘记给鸡窝修整一下,除了没漏雪,其他肉眼可见的简陋,养了两周多,两只鸡仔的绒毛都已经褪去了,变成了深褐色,再过一阵子也许就成年了,结果一场雪,鸡仔挂了一只,纪淙哲过去摸了摸,已经梆硬了,而另外一只似乎也马上要半死不活了。

        纪淙哲赶紧把仅剩的鸡仔揣怀里,另一只手拎着冻死的鸡仔回屋。一只鸡仔两块五,他俩劳心劳累还没赚着什么钱呢,赔本买卖倒是做了一笔。

        “鸡怎么处理?”

        林臻看着这只巴掌大小的鸡仔,皱眉道“埋了吧。”

        他始终觉得鸡得宰了才能食用,像这种冻死的属于非自然死亡,总是膈应的。

        可纪淙哲不以为然,只要不是病死的鸡仔,那就没什么关系。

        “埋了多可惜,两块五呢,你这纯属糟践食物,你不吃我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