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该死的,谁要跟情敌生崽啊在线阅读 - 10 第 10 章

10 第 10 章

        他先去了厕所那边,看见手电筒的亮光,而林臻已经搭好了鸡窝,其实也就是有个顶和两面竹片拼接的墙,大概搭到腰的位置,林臻应该是估算了鸡仔长大后需要的空间。鸡窝外面又围了一圈栅栏,看起来还挺像模像样。

        “你说鸡关在这里会不会被人偷啊?”

        听到纪淙哲的问话,林臻也不太确定迟疑道“应该不会吧,鸡这么小,就算偷也是偷成年鸡。”

        “哈哈哈神他妈成年鸡。”纪淙哲发觉林臻这个小正经有时候讲出来的话总是出其不意,甚至不经意间就让人忍俊不禁。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纪淙哲放下锄头,打开了蛇皮袋的结头“今天笋不多,挖了老半天才一点。”

        林臻打着手电筒看了眼蛇皮袋,从里边拿了一颗荠菜“这是什么?野菜?能吃吗?”

        “放心,听说味道好着呢。走吧,回家做饭去。”

        “嗯。”林臻又仔细检查了鸡窝和鸡仔后,扛起蛇皮袋跟着纪淙哲回去了。

        现在他们俩不需要再吃软饭了,晚上林臻放了两碗米进锅,他在灶台后烧火,而纪淙哲去井边洗了冬笋和野菜,回来的时候看见陈虎在跟林臻说话。

        “小纪回来了啊,我正跟林臻说呢。”

        纪淙哲问“说什么?”

        林臻“虎哥问我们要不要种点菜,他家里有剩下的菜种。”

        纪淙哲半分犹豫都没“种啊,干嘛不种,天天吃这两样菜,我都倒胃口了。”

        “正好地也荒着。”林臻问“不过现在是冬天了,还能种菜吗?”

        陈虎“能啊,村子里家家户户每年都种,刚好我们今年黑油菜的种子有剩下,你嫂子就让我过来问问你们。”

        “那谢谢虎哥和嫂子了!”林臻道了谢。

        天冷了,不爱烧饭的人也开始躲在灶台后不肯出来了,纪淙哲觉得这个屋子里最暖和的地方莫过于灶膛了,难怪东北人冬天睡炕,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也恨不得把床搭在灶台后。

        林臻拿着铲子准备炒野菜,他的炒法很简单,下猪油,倒菜翻炒,要是熟了就捞起来,没熟就加点水盖上锅盖闷一会。

        “猪油快没了。”林臻只得用筷子慢慢地沿着猪油罐一点点搅出来。

        “要是能打头野猪来就好了。”

        林臻却一脸认真“哪里来的野猪,而且你以为打野猪跟捉鸡仔一样简单吗?”

        “啧,林臻。我真怀疑你不是十八而是八十八,你怎么就这么无趣,想还不让想了?”纪淙哲在温暖的灶台后把背懒洋洋地靠在墙壁上“要是有头野猪,咱们就可以熬猪油,还能顿顿吃肉,吃不完的可以腌起来,还能卖点钱。”

        “别想了,再想你晚饭都没胃口了。”林臻扫兴道。

        他们吃过晚饭,陈虎就送来了种子,只是纪淙哲和林臻都不会种地,陈虎就说明天帮他们一起种地。

        多了一项农活,意味着他们俩更加忙碌了,上午要学种地,下午还要继续挖笋。

        蔬菜就种在后山脚下林臻的那块小地上,陈虎现场教学。

        荒地得先翻地,陈虎带了铁耙,地太硬,他这么一个壮汉一耙子下去,也得使不少力,耙起来的时候尖锐的铁器带出来夹杂着野草的一大块厚土。

        陈虎示范完,林臻就上手了。

        “林臻小心啊,别耙到脚了。”陈虎在一旁提醒。

        林臻学的很快,而且年轻有力,才一个钟头就把这块地给翻了一遍。翻出来的土块陈虎就教纪淙哲用锄头打碎,打得越碎越好。

        “来小纪,你把碎土用锄头铲过来,咱们要起垄了,你们先看我弄一遍啊。”

        陈虎换了锄头,将刚才打碎的土全都往一边归拢,再换到另一边继续,不一会儿,一条长长的土垄就在地上弄好了。

        他接着又在土垄两边各刨了一条排水沟,看着倒不难。陈虎觉得这块地光种黑油菜浪费,就打算从他自个的地上移栽些莴笋过来,他就让小两口在地里再刨一条土垄出来。

        陈虎回自家地去了。

        纪淙哲就跟林臻两个人挥着锄头刨土垄。

        “还挺容易啊,看来我有当农民的天赋啊。”

        “嗯。”林臻一边锄着一边漫不经心说“以后挑粪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靠!”纪淙哲一阵反胃,他差点把这茬给漏了,算了,这农民谁爱当当去吧,翻地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陈虎提着一篮子的莴笋苗回来了,这篮莴笋苗细细瘦瘦的,形状却已经长出来了。

        “哟,你们两个手脚挺快的呀,没错,就是这么翻地,来,我教你俩播种。”

        陈虎先播黑油菜种,黑油菜播种就更简单了,手里抓一把就是几十粒,均匀撒到土垄上就行了,要是回头出苗了,长密了就拔一些。

        “种子撒完后,上面再盖一层薄土,来,林臻。”

        林臻用锄头铲了些土,慢慢扬在土垄上,接着听陈虎说把这些土再压的密密实实就成功了。

        纪淙哲在另一条土垄上挖移栽莴笋需要的坑,陈虎一共带了二十来株莴笋苗,他差不多挖了个拳头大小的坑,一排两个。

        林臻和陈虎弄完那边的土垄就来插莴笋苗,再用土把根茎部埋实了。

        就这么一上午,看着新鲜潮湿的泥土和一土垄的绿色,原先荒芜的土地都有些生机盎然了。

        陈虎要回去了,走之前留下话,让他们给土垄洒点水,平时注意清理野草,中间追一次肥料,其他都不用管了。

        眼下的日子似乎越过越明朗,过冬的米有了,再过个半个来月,这些移栽过来的莴笋苗就可以吃了。

        现在快十二月中旬了,农村的人都在做最后的收尾。

        听隔壁杨大娘说往年差不多也就十二月中下旬就要下雪了,让林臻小两口也赶紧做好过冬的准备。

        然而他们能有什么准备,只能更加起早摸黑挖笋,甚至有点迫在眉睫,毕竟雪一下,遍野银装素裹,哪里还能找得到冬笋。

        只是笋越挖越少,临近周日赶集,也就十多斤。

        这几天太阳好,隔壁两户人家就端着碗在廊檐下吃中午,纪淙哲也入乡随俗了,盛了碗饭菜就搬了条板凳坐着听他们闲聊,只是矜持的林臻适应不了,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吃饭。

        杨大娘“这两天太阳这么猛,看来过几天得落霜了。”

        陈虎吃着饭,想起了什么蓦地大叫一声“哎呀小纪,待会吃过饭你跟林臻两个去我那地里搬点桔梗,我这一忙都差点忘记跟你们说正事了。”

        纪淙哲问“搬桔梗干嘛?”

        陈虎“你们把桔梗堆到那块地去,万一下霜了就得燃了抗寒。”

        王小燕也插嘴道“趁这几天太阳好,赶紧把要洗的洗了,要晒的也晒了,到时一下雪就是十天半个月,河水都得结冰。”

        杨大娘也一脸严肃附和“小纪你们得抓紧弄起来。”

        纪淙哲被他们唬得一愣一愣,吃过午饭后,他跟林臻就又得开始分工干活了,林臻还得去山上抓紧挖最后一波笋,不然耽误了,他们连点过年钱都没。

        那么纪淙哲只能留在家里忙内务了,林臻走后,他先把床上的两条被子放到井边的灌木上暴晒。

        又抓了一把米去鸡窝喂了鸡仔,短短一周,两只鸡仔倒是长大了一点,米一撒下去,两只嫩黄色毛茸茸的鸡仔就窜上来了。

        他们俩又是一周没洗衣服了,换得太勤脏衣服就多,纪淙哲一看头都要大了,干脆都塞进洗脚盆里泡着,等着林臻回来洗,他宁可多干点别的,也不愿意干洗衣服这种婆婆妈妈的事。

        陈虎的地不远,只是跟林臻的地不在一个方向,他过去的时候,陈虎两口子正在地里,他们把两大捆桔梗交给纪淙哲。

        纪淙哲两捆扛不过来,只得分两趟运,运完后,陈虎又给了一捆稻草,让他到时候铺到菜地里。

        才没两天,莴笋更加茁壮了,连旁边土垄上的黑油菜都抽了嫩芽。

        干完这些,天色还早,纪淙哲想了想就从屋里翻了柄镰刀,抓着个篮子就上山挖荠菜去了。他一身朴素的衣裳,走在田埂上,看起来还真像个熟练的农民了。

        挖了小半个下午,已经装了一篮子荠菜了,正要回去时碰见林臻从小路下来。

        “这么多?”

        纪淙哲说“也不知道地里那些菜什么时候能吃,我回去问问杨大娘,看看荠菜能不能储放。你今天挖了多少笋?”

        林臻扛着锄头晃了晃后面沉重的蛇皮袋“今天不错,我把附近的竹林都挖遍了,加上屋子里的大概有五六十斤。”

        “啧,可以啊,小林子,你上辈子属牛的吧,这么能干。”

        林臻嘴角弯起了弧度,心情极好的样子“我打算这回卖四角钱一斤,过些天万一下雪了,这个价钱也合理。”

        回到家后,纪淙哲在井边洗了把手后,将被子收了回来。他对林臻说“哎,晚饭我烧。”

        林臻完全不讶异他的主动,只是挑起了漂亮的眉眼“说吧,你想跟我交换什么。”

        “哟嚯!才跟我住了没几天,你就能猜我的心思了啊?”

        林臻皮笑肉不笑扯了扯嘴角“要我烧火还是洗衣服?”

        “机智!”纪淙哲给他竖起大拇指“洗衣服!”

        “好。”林臻现在越发好说话了,只要纪淙哲肯干活,那么他也不计较谁的活多活少。

        他出门前先分拣了十来斤的冬笋,纪淙哲疑惑问“单独拣出来干嘛?”

        “你把这些笋处理了,问问杨大娘怎么做笋干,万一地里的菜还没法吃,咱们可以先吃笋干过渡。”

        纪淙哲忍不住又竖了个大拇指“机智!哎你该不会上辈子三代务农吧?”

        林臻脸上的肌肉微搐“抱歉,让你失望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上辈子家里干嘛的?”

        “哎,干嘛不说话?怎么的,军事机密啊?”

        林臻搬着洗脚盆回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说对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