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该死的,谁要跟情敌生崽啊在线阅读 - 9 第 9 章

9 第 9 章

        纪淙哲开始卖力吆喝,甚至逢人就大爷大妈大姐大哥一通喊,就连去隔壁买腌制品的顾客,他都不忘提一嘴“大姐,卖点笋炖腌肉呗,味道鲜得很。”

        没想到,还真就给卖出去了几颗冬笋。

        林臻举着秤杆子,手指头将秤砣移了又移,精准到连顾客都称赞两小伙子够实在。

        一下就卖出去了三斤多,因为第一次卖货,他们也不清楚冬笋的市场价,就定了个两角钱一斤,虽然就只赚了六角钱,但这是第一桶金,两个人都还是很兴奋。

        就这样,有了第一笔,后面卖起来就越发来劲了,一个上午,大概二十来斤的冬笋,卖得所剩无几,剩下几颗他们也懒得再带回去了,干脆就分送给了隔壁两个摊位,卖腌制品的摊主还送了他们几根小咸鱼干。

        小两口折好了空荡荡的蛇皮袋,装好鱼干,站在路边数了一下钱,一共四块三角。

        “不错不错,咱们下周还过来卖!”纪淙哲抑制不住的情绪高昂。

        “行,下周可以再多挖一点。”

        纪淙哲盯着林臻把纸币都收进了口袋里,他扬起眉不满道“怎么,你一个人独吞了?”

        “什么意思?”

        “这钱我也出了力,该有我的一份吧?”

        林臻倒不是个小气的人,可他这会儿就是不想把钱给纪淙哲,尽管他跟纪淙哲接触时间不长,但打心眼里却认为他是个不太靠谱的人。

        林臻皱了下眉,问道“你是想管家吗?”

        纪淙哲愣了愣“呃…    …都行,男人身上总得有点钱吧。”

        林臻抿着嘴角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口袋里的钱取出来给了纪淙哲,只是提醒了一句“别乱花。”

        纪淙哲漫不经心说“哎呀,我又不是小孩,你怎么啰里八嗦。”

        他信誓旦旦的话刚放出没多久,就说午饭在镇上吃馄饨,林臻已经暗暗后悔把钱给他保管了。

        “我们屋子里的窗户还破着,屋顶也有好几处,过冬的米还没储备,欠邻居的米也该还了,猪油不够…    ….”

        “停停停!”纪淙哲忙打断“我不吃总行了吧!小小年纪怎么跟个管家婆一样啰里八嗦的,平时也没见你话这么多,那现在回去吗?”

        林臻说先去看看玻璃,于是两人就去了镇上唯一的一家五金店,这个时代的玻璃还是毛玻璃,时髦一点的也就上头雕刻着花纹,只不过这些玻璃都很薄,用点力就容易碎。

        问了价格,一面玻璃三块钱。

        两个人瞬间都肉疼了。

        纪淙哲今时不同往日了,上辈子花钱大手大脚,这辈子掏空口袋也就四元三角,他生平头一次觉得钱不经花。

        两个人在五金店踟蹰半晌。

        “其实,我觉得报纸也够挡风…    …”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会林臻跟他意见一致。

        买玻璃的事暂时先搁一边了,但是其他的事情得慢慢筹备起来,两个人回到高山村,先去了趟小卖部,大米三角钱一斤,买了十斤,还剩一块三。

        邻居们的米自然是要还的,这年头都不容易,他们把五斤米还给了两家邻居。

        米缸里还有两三斤,加上他们刚买的五斤,过个冬勉勉强强可以了。

        只是萝卜吃完了,接下来他们就得吃冬笋了,只是再鲜的冬笋天天吃也腻味,上次腌制摊主送的小鱼干,他们就每顿取出一条跟冬笋一起放锅里蒸。

        这天,仅剩的一条鱼干这顿吃完也没了,于是纪淙哲提议“咱们也去弄点鱼呗,晒一下还能放好长时间。”

        “我去问过了,陈虎说这边的水塘都有人承包,估计只能去山里的野塘看看了。”

        纪淙哲懊恼地啧了一声“这什么破地方,山穷水尽的,兜里的钱买块肉都不够买,再这样下去,我都营养不良了。哎,明天能搞些蛋吗?”

        林臻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钱在你身上。”

        “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吗?”自从林臻把钱给他保管后,他反倒有点责任感上身了。

        林臻想了下“明天去小卖部先问问鸡蛋的价格吧。”

        结果第二天俩人挖完笋回来去了小卖部一问,鸡蛋八角钱一斤。

        纪淙哲就有点泄气了,他拉着林臻往外走“算了算了,还是攒点钱买猪肉熬油吧。”

        可林臻却一动不动,他对小卖部老板说“一个鸡蛋。”

        “一个…    …”纪淙哲是真觉得有些丢人了,不过他更诧异像林臻这种清高要面子的人居然也张的开口,难不成真被生活给摧残了。

        小老板看了看鸡蛋,干脆说“这也不好称,这样吧,一角钱拿走吧。”

        纪淙哲看着林臻拿着颗孤零零的蛋哭笑不得“你这,一个蛋能烧什么?我不都说别买了吗?”

        林臻疑惑“你不是想吃吗?”

        纪淙哲愣住了。不是吧,小兔崽子这么暖心的吗?他都有点儿感动了,靠!

        自从赚到了第一笔钱以后,两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起早摸黑去挖笋,到了周日,带去镇上的笋都比上周多一倍,当然,从村子到镇子的几个小时路程更加辛苦。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赚的也比上周多。这次卖笋总共赚了七块多,但还是没舍得买玻璃,因为钱始终不经花。

        明年要种东西,所以得买各类种子,幸好跟隔壁卖种的摊主熟络了起来,这次又送了几颗笋,对方就稍微便宜了些,卖给他们半包谷子,但也花了二块五。

        要收摊回去时,林臻忽然说要买只小鸡,纪淙哲纳闷问“买鸡干嘛?”

        “鸡能下蛋,这样我们以后就有蛋吃了。”

        “这可以啊,你这想法不错,不过得买一公一母吧?”

        两个人说干就干,去买鸡仔那挑选了半天,总算挑了两只看着挺精神的鸡仔。只是大放血,他们一朝打回解放前,一摸口袋,只剩五角钱。

        接下来拎回家后又发愁了,养在哪成了问题。最关键的是俩人光想着鸡能下蛋,却忘了鸡得吃饭,而他们如今的家庭,自个吃饭都还勉勉强强。最后,只能肉疼地撒了一把米。

        晚上睡觉的时候纪淙哲就被楼下叽叽喳喳的叫声给吵得睡不着,林臻也是。

        因为没地养,今天只能把鸡仔放在一楼。

        纪淙哲烦躁地一把掀起被子蒙住头,可那小鸡叫声却总是阴魂不散在耳边碎碎念似的。

        他火气就上来了,朝林臻喊道“你让那些鸡给我把嘴闭上!”

        林臻无语“我又不是鸡,我说不管用。”

        “难不成以后我都要跟鸡住一起吗?”

        林臻不说话了,毕竟买鸡的主意是他出的。

        俩人被折磨了一夜,第二天都顶着一对黑眼圈,纪淙哲下楼的时候大骂了一句“操!”

        林臻跟下去一看,脸色顿时也扭曲了。

        只见满地的鸡屎,那气味直扑鼻腔。

        纪淙哲已经都不想脚着地了,他头疼道“快弄走弄走,我他妈要吐了。”

        林臻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安顿鸡仔,他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后,只能暂时把两只鸡仔丢进铅桶里,接着拎到门口廊檐下放着。

        本来上午是要上山去挖笋的,这下只能在屋子里面大扫除了。

        杨大爷在一旁看到后笑着打趣他们“林臻你们这都还没过年呢,就开始大扫除了啊?”

        林臻讪讪地笑了下。

        纪淙哲觉得用扫把都恶心,就让林臻打了桶水直接倒地上冲。可是这个时代的农村哪里有水泥地,全是黄泥地面,水一冲反倒更加湿糊糊的,林臻连冲洗了好几遍才勉强看得过眼,只是在地面没干之前,暂时进不去了。

        林臻拎着鸡仔往厕所那边走,纪淙哲跟在后头问“你要把鸡养在这?”

        林臻放下桶,之前搭柴棚还剩了一些竹子“我准备搭个鸡棚。”

        他说完又回去取了工具,看样子是整天都待在这边干活了。

        但是纪淙哲得上山,现在他都用不着林臻提醒了,因为家境贫寒,他为了改善日子也不得不扛着锄头拎着蛇皮袋去挖笋。

        大概是这段时间他跟林臻疯狂挖笋,今天进了竹林,搜了好久才挖到几颗冬笋,个头却不大,他只能往更远些的竹林去找。

        好不容易挖了小半蛇皮袋,纪淙哲扛着锄头走出竹林,他抬头看了眼天空,来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也渐渐能猜测出时间了,天空已经有些雾蒙蒙了,风也更加冷冽,应该四点左右的样子,他打算今天就先挖到这。

        “你是哪家的小伙子啊,有点眼生。”

        纪淙哲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一个大姐蹲在旁边的田埂上跟他说话。

        纪淙哲想了下回道“林臻家的。”

        大姐“哦是林臻的媳妇啊,头一次见呢,模样长得真俊俏啊,在挖笋呐?”

        “嗯。”纪淙哲见那田埂上也没什么农作物,看她握着一柄镰刀,就好奇地走上前。

        “大姐,这是什么菜啊?”

        大姐镰刀在一颗绿油油的植物根部轻轻一割“这是荠菜。”

        “荠菜,能吃?”

        “当然能了,好吃得很。”

        纪淙哲来了兴趣,要知道他现在天天吃笋都要吃傻了,可是这长得跟野草似的,跟田埂里的杂草一浑,还真难分辨。

        大姐见他不懂,就耐心教他“荠菜很好辨认的,你看它的叶子,细细长长的好几根,摸起来扎手,你要是实在不会认,就闻一下。”

        纪淙哲接过荠菜一闻“嗯,香!”

        大姐说这里的田埂上还有许多,让他慢慢挖。纪淙哲谢过大姐,就在田埂上四处搜寻,起初他还要靠闻下香味才敢确定不是杂草,挖了几颗后就熟练了。

        他挖着挖着就有些忘了时间,直到眼前也开始朦朦胧胧了,才发现天色已晚,他赶紧把装了笋和荠菜的蛇皮袋往锄头上一绕,扛着快步下山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