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们全村穿九零啦在线阅读 - 13 开会

13 开会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一大早,村委会又开始放广播了,田甜跟着哼唱着起来,一早清清爽爽的洗漱,从今天开始,就没有大锅饭了。这说起来,多少还有点不习惯呢。

        不过田家早上是二合面的面条,这也是挺好的嚼谷儿了,田家老大老二都起得早,兄弟两个给家里的水缸都挑满了,田甜扫了一眼,就见自家的柴火都多了,可见早上家里人起来干了不少活儿。

        她匆匆的凑过去,有点不好意思,软糯的说:“娘,我起晚了。”

        她往日可都能早早起来,跟着她娘一起拾掇早饭的,今个儿属实是睡得太舒坦,愣是起晚了。就连二房也都起了呢。田甜有点不好意思。

        宋春梅是个爽利人,也没埋怨闺女,直接叮嘱:“行了,盛饭吧,赶紧吃完还要去开会呢。”

        别看他们住下来了,但是可还是两眼一抹黑呢,正等着有个人指引方向,给他们画画道儿。她也属实没有功夫管闺女是不是起晚了。田甜哎了一声,立刻帮着盛饭。

        一家子吃着面条,面条儿油水儿可不小,里面还有碎肉渣渣,田青松吃的呼噜噜响,说:“娘,你哪来的肉?”

        陈兰花得意一笑,说:“你当我是你们年轻人?做事情没有打算,这是昨晚的剩菜,我添了进去,人家舍得放料,味儿是真好。”

        往常饭菜都能吃光的,昨天是最后一顿,给的多。

        “赶紧吃吧,别去晚了。”

        “成。”

        田老头儿一催,大家也不唠嗑了,麻溜儿的很。

        他们今天开会是在村委会,村委会有个空旷的大教室,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小会议室,他们都没去过,当然了,这大会议室他们也是第一次来。

        田家一家子过来的时候不早不晚,赶紧找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这座椅前边还有课桌,每个桌子上都有一个本子和一支笔,不过到了多人谁也没敢动。

        田甜他们一家子坐下也是不敢动,不过田甜却盯着本子和笔不动,眼馋的很。

        自从听小关大夫说女娃儿也可以读书,田甜心里就有起了波澜,蠢蠢欲动。她抿着小嘴儿,盯着本子,琢磨这是不是给他们的,心动呦!

        很快的,人陆陆续续就到齐了。

        古怀民坐在前头讲台的位置,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大家凑在一起呱呱呱,热闹的像是菜市场。他正了正前边的话筒,说:“大家静一静。”

        大家立刻安静下来,这古代底层人民最大的优点大概就是对“朝廷”有着本能的畏惧,但是却又不会对“旧朝廷”心心念念,肝脑涂地。所以管理起来不那么困难。

        古怀民:“大家安静一下,好,我现在郑重的自我介绍一下,我相信有的人已经知道我的名字,有的人还不知道,我在这里郑重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古,我叫古怀民,大概也就是你们印象中的朝廷中人。不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朝廷,更没有皇帝,而是人民当家作主。”

        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虽然极度震惊,但是吧,又觉得好像也正常。

        毕竟啊,像是他们穿越之前那一个个王爷都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了,保不齐就全军覆没了呢,以后就没皇帝了。

        有可能,太有可能了。

        “我这一次就是负责处理你们群体穿越事件,暂时担任大家的村长。我郑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方正南,是我的副手,也是村里的会计。”

        方正南也不是小年轻儿,他四十来岁了,人不像古怀民那么有亲和力,但是却还是客气的微笑点头:“大家好,我叫方正南。”

        古怀民:“我继续介绍,这位是我们村的村医兼妇女主任,关丽娜,相信大家也都很熟悉了,以后有妇女问题,都是由关丽娜负责。”

        大家吃了一惊,没想到小关大夫还是个当官的呢。

        田甜倒是眼睛亮晶晶,觉得关丽娜真的好厉害的一个大姐姐。

        古怀民继续介绍:“另外这几个人我相信大家也算是熟悉,张宏,王城,李洋,赵学东。他们本来就在岛上生活,这一次也并入我们村委会。”

        他们实际上有不少人上岛工作,但是做完了前期工作,其他人都会撤离。实际上他们留在岛上的工作人员不是很多。古怀民介绍的同时,每个人都会起身跟大家点头示意。

        古怀民:“除了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我再宣读一个任命,任命田远山同志担任鱼石岛村副村长。我相信有田远山同志这个老村长从中斡旋,大家会更快的适应本地生活。”

        田老头儿激动的站起来,用力的鞠躬,又严肃又高兴。

        到他了到他了,果真选他了。

        田远山老头儿觉得这一刻贼体面!

        倒是田老实还有好几个自认为也不差的都嫉妒的看着田老头儿,觉得这个老毕登真是心机深沉,竟然早早就给自己谋划起来,心眼儿太多了!

        田富贵啊,宋学礼啊,这些有些相当村干部心思的,多多少少都有点不自在。

        古怀民:“介绍完了工作人员,我们再详细的进入下一项,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货币体系,由于你们什么也没有,所以我们政府为了维持大家的生活,会按照一定标准大家补贴。补贴是按照人头分,鱼石岛所在海洋县隶属于临海市,临海市上一年度的人均平均工资是月一百六,而最低的工资水平是一百一,贫困线就更低一些,是八十块钱。由于情况特殊,不是单纯参照特困户标准,而是按照特殊政策标准,大家可以拿到每个月一百一的补贴,当然,这个补贴是达到十八周岁的成年人。儿童减半。我们一共补贴两年,给大家留出两年的休养生息。”

        古怀民的话让大家分外的吃惊,还不等大家高兴白给钱,就反应过来——十八周岁?

        十八?

        这这这!

        “十六七岁就算是大人了啊,都能议亲了,这才还算孩子?”

        “就是啊!我十八都生了娃家狗剩儿了。”

        “可不是,我十六……”

        古怀民:“安静,我国法律,十八岁才算成年。”

        停顿一下,他继续说:“结婚年龄,男同志不能小于二十二周岁,女同志不能小于二十周岁,如果你们违反规定,就是犯法了。”

        “啊!”

        “我的天老爷!”

        “娘咧,这这这……”

        “这闺女不砸手里了?”

        古怀民严肃:“话不能这么说,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既然大家来到这里,就得守着这里的规矩,你们觉得这个年纪是岁数大,其实外面还有三十四十不结婚的。”

        “啊???”

        田家村众人懵懵的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个朝代,好奇怪啊!

        这么晚结婚,这三十四十的,这么晚他们都能当爷奶了啊!

        不懂,一点也不懂。

        “关于婚姻法,我们会稍后再给大家科普,既然大家在这里生活,首先就要明白货币体系。我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现在最大的面额是一百元,最小是一分钱……”

        他介绍了起来,随即又开始介绍物价。

        这一上午,主要就是介绍这些,还别说,甭管是最老的老人还是最小的小孩儿,可没有一个人坐不住的,一个个都听得津津有味儿。这可是关乎生计的大事儿,他们可不敢有一点差池。

        这里不用银子不用铜板,大家都得从头学,自然是十分认真,一个个还在本子上画着只有自己能看懂的符号做记录。是的,本子。桌上的本子,他们每个人一份,是给大家做笔记用的,当然了,大多数人是不舍得用的。

        少有认识几个字儿的,像是宋学礼这样的,才会写几个字儿。

        一上午啊,就在钱与物价里徜徉,同时大家也晓得,村委会这边会有一个小卖部,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可以过来买。这一上午,真是无尽的知识啊。

        你要是真的让大家学认字儿,可能还没有那么快,但是这关乎嚼谷儿的大事儿,可没人不放在心上,一个个都分外的精神。

        中午休息回去,田老头儿:“以后每个月一号要去村委会方会计那里领钱,咱家是、咱家是……咱家是……”

        他算了又算,没算出多少钱,索性说:“六个大人,六个孩子。”

        陈兰花不服气:“我们家青柳都十七了,竟然还算孩子,真是没有这个道理的。”

        田青柳也不言语,她话不多,就老实的猫着。其实田青柳原本也不是这么内向,不过未婚夫悔婚是一茬儿,逃荒见多了惨剧又是一茬儿,人就越发的不爱说话了。

        田老头儿:“这事儿还是不听人家的,你们叨叨也没有用,那我来考考你们,看看你们上午有没有认真听。”老头儿还来了点兴致,他搬出板凳坐下,问:“刚才那边说鸡蛋是多少钱一斤来着?”

        “一块五一斤,一斤差不多能称七八个。”陈兰花可不会记错这个,啥事儿都能记错,就是不能记错鸡蛋。那可是顶顶重要的。

        田老头儿点头:“猪肉也是一块五。”

        “嗯呐。”

        田老头儿:“大米呢?甜丫头你来说。”

        田甜蹲在台阶上回答:“四毛左右,会随着市价有些起伏变化,但是基本维持在四毛左右,不会波动很大。”

        田老头儿再次点头,甜丫头用心听了。

        “玉米呢?东子你说。”

        田东:“不到两毛,也是有起伏,但是起伏不大。”

        田老头儿很满意,看向了田南:“你说说,盐咋卖?”

        田南紧张了一下,结巴:“三、三毛钱。”

        田老头儿点头:“对了。”

        他又问田北:“糖呢?”

        一番考教下来,倒是看得出,这事儿大家都记在心里了,他也点头:“你们认真听就好,这不管讲啥,都要认真记在心里,咱在这里生活,且用得着呢。”

        “爷,我们晓得的。”

        田甜抄着小手儿,觉得傻子才不好好听呢。

        她又问:“下午就要划分土地了,咱要带着木棍子去吗?”

        田老头儿嘴角抽了一下,陈兰花赞同的说:“对啊,老伴儿,咱们是不是得拿个菜刀什么的,这划分土地,保不齐要打架啊。”

        谁不想要肥地啊!

        田老头儿:“……”

        无语,别问,问就是无语。

        田甜跟着她奶转悠,就学不到什么正经东西。

        “用不着,咱别做那讨人嫌的事儿,这女娃儿都给分地,人家讲究的是公平公正,咱拿出一副找茬儿的样儿,人家肯定烦咱。别干那费力不讨好的事儿。”

        大家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

        这要说起来,大家是真没想过,女娃儿也能分地。这可是窜上天都没见过的好事儿啊!家里老老少少都格外高兴,天老爷,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不高兴才是大傻子!

        田家人喜出望外,但是还真是没想到,就真的有人不高兴呢。

        此时的田富贵家,田富贵脸色阴沉的坐在炕上,面色黑的能滴出水儿了。他这个样子,他老娘周兰花都不敢大声咋呼了。家里孩子们更是蹑手蹑脚,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儿。

        相比于其他人家喜气洋洋,田富贵可不是那么愉快,他原本打算的好好的,自家是有底子的,他还有私藏的金子呢。到时候稳定下来,他还能东山再起,依旧是村里首富。

        可不曾想,这竟然要给他们分土地。

        说起来,他家女娃儿不少,女娃儿也有份,他家一点亏也不吃的,但是他家有的,别人家也有,他就很不乐意了。大家都过得好,他怎么拔尖儿?

        更不要说,这田老头儿田远山竟然还当上了副村长,对家过的好,他哪里乐呵的起来。

        田富贵心里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阴阴沉沉的。

        好半天,田富贵说:“珍荷。”

        一个跟田甜差不多大的姑娘赶紧进屋,低眉顺眼的说:“爹,咋了?”

        田富贵:“咱家虽然跟你比大姨一家子关系不好,但是这都是当年的冤孽,怨恨不到你们孩子身上,你没事儿也多找你表哥表姐他们玩。别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田字,就连你娘这边,咱们也是实在亲戚。不管从哪方面说,咱都得好好处。”

        珍荷听话的点头:“都听爹的。”

        田富贵满意,随即又露出一点点慈祥的微笑,说:“你田大爷做了副村长,对咱们田家村所有人来说都是顶顶好的一件事儿,对咱家更是,有的没的,你也多问问你表哥表姐。”

        珍荷又点头,应了是。

        不过很快的,她小声说:“田甜都不怎么理我们的。”

        田富贵深吸一口气,更柔和,笑着说:“她一个小姑娘,你多哄哄她不就好了?爹知道你行的,咱们家,你是最懂事,也是最能干的。她们可比不了,就一个田甜,你想交好还能做不到?我们珍荷最能干。”

        珍荷被鼓励的高兴,用力点头:“爹你放心,我肯定和田甜成为好朋友。”

        田富贵:“哎。这就对了。”

        田甜:“哈切,哈切!”

        她坐在堂屋帮忙烧饭,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揉着鼻子说:“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