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们全村穿九零啦在线阅读 - 12 矛盾

12 矛盾

        古同志叫古怀民。

        别看村民已经安顿下来,但是他们的工作一点也不少。虽然这次穿越的都是普通底层老百姓,可是古今差异巨大,人数又多,要让他们适应下来,融入社会,其实也是不容易的。

        古怀民他们傍晚仍在村委会开会,商量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所以也第一时间知道了打架事件。

        古怀民倒是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笑着说:“他们适应生活倒是快,这安稳下来都有精神头打架了。”

        关丽娜:“这事儿我倒是知道点内情。”

        关丽娜是大夫,这些日子负责体检,一些磕磕碰碰的也都是她负责,也因为是个大夫,大家并没有把她当成“官府中人”,她本人又很有亲和力,很快的跟村里人打成一片。

        不少事情,她都知道的比别人多。

        村里的“大嘴巴”,可不是只有陈兰花一个人。

        古怀民:“说说?”

        关丽娜:“他们有旧怨。田远山家的大儿媳儿宋春梅是田富贵媳妇儿宋春菊的亲姐姐,据说当初她们母亲刚去世不到一个月,宋春菊就闹着要嫁给他们村的最富裕的田富贵做小妾。别看他们古代小妾是正常的,但是娶妾那可是富裕人家的事儿,就算是村里条件最好的,田富贵还真是没富贵到那个份儿上,这事儿是村里独一份儿。再说这老人去世还不到一个月呢,宋春菊就着急嫁人,还是要做妾,宋家父子哪能不生气,根本不同意。就连当时已经出嫁了的宋春梅都不同意。宋春菊一哭二闹三上吊,非是要嫁,宋家老头儿把女儿关了起来,结果宋春菊竟然偷偷跑了出去,直接住进了田富贵家,闹得全村人都知道,就是逼迫她爹成全这桩亲事。”

        关丽娜不赞同的摇摇头,说:“要知道他们可是在古代,很注重名节的,宋春梅宋春菊的大哥,也就是宋石头还有一个女儿呢,这可影响家里的名声,宋老头本来因为老伴儿去世身体就不太好,这一气直接就重病在床了,治了不到三个月,人就去了。宋家兄妹宋石头和当时已经怀孕九个来月的宋春梅气疯了,两个人去田富贵家闹,宋春梅拿着菜刀差点砍死宋春菊,把田富贵家一顿打砸。宋春菊护着自己男人,不小心推到了她姐宋春梅这个孕妇,宋春梅早产,还伤了身不能再生了。”

        众人一个个都蹙眉,很不能理解这个宋春菊了。

        古怀民:“那个早产的孩子就是田甜?”

        关丽娜点头:“对,宋家还有宋春梅都吃了亏,不依不饶,可是田富贵条件好,又会做人,在村里有些名声。后来在村里老人的不断协调下,双方倒是没再打起来,但是也算是结了仇,老死不相来往。别说宋石头跟宋春菊不来往,就连宋春梅所在的田家也一样。毕竟宋春梅伤了身不能再生了。以前在村里,因着村里的老人儿周旋,大家互相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逃荒是田老头儿抻头儿的,虽说田富贵家粮食最多,可也不敢自己走,就多少落了下乘。所以一般遇到事儿,田富贵肯定是选择息事宁人。”

        古怀民翻看手里的登记册,说:“宋春菊是小妾,这不对啊,田富贵家不是就她一个媳妇儿?”

        关丽娜嘲弄的说:“可不是一个,宋春菊嫁过去三年生了四个孩子,第三年终于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田富贵家的独苗儿,今天打架的田耀祖。这有了儿子,田富贵就把原来的媳妇儿休了,把宋春菊扶正了。”

        众人都十分无语,更加看不上这家人了。

        古怀民:“……”

        张宏:“真够不要脸的。”

        张宏他们四个人作为第一发现者,已经并入了古怀民他们的工作小组,负责协助工作。他如今也在,毕竟年轻,听说这些内情可真真儿的半点也看不上。

        这老娘尸骨未寒就要嫁人做妾还气死了亲爹,害的姐姐不能生育,这宋春菊也是个极品奇葩了。还有那个田富贵,宋春菊有问题,他更有问题。别看他一副宁愿受委屈也要息事宁人的样子,但是吧,他可见多了这种人,得了便宜又卖乖,装呗。

        他忍不住又呸了一声。

        不过看不上归看不上,工作归工作,一码归一码。

        “他们打架这事儿我们处理吗?”

        古怀民没有迟疑,说:“他们没闹到我们面前,就当做不知道,我们是负责让他们融入社会,但是也不必什么都管的紧紧的,人不是机器,没有必要条条框框都卡的严严实实,这不可能的。而且他们现在安定下来了,没有生命之忧,那过日子总是会磕磕碰碰有矛盾的,大矛盾小矛盾都会有的。今天是他们两家,明天可能就是另外两家,有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太正常了,只要不闹出大乱子,吵几句打一架都没啥。”

        张宏点头:“那倒是,我老家,我们村子里东家长西家短的也吵架打架的,牙齿还能上牙碰下牙,人和人之间哪有不闹矛盾的。”

        古怀民:“开会的时候给他们普法,提醒一下他们。闹出重大伤害肯定不行,但只是老娘们打架你给我一下,我给你一下子。这个不用太上纲上线。”

        “行。”

        古怀民把这事儿定了下来,倒不是他心大,而是生活嘛,本来就是这样,哪能永远你好我好大家好,磕磕绊绊总常有。

        他说:“好了,我们说正事儿,关丽娜,体检报告都整理好了吧?”

        关丽娜:“没问题。”

        其实体检早就下来了,不过前期要盖房子搞基建,肯定要押后再详谈的,她拿出档案袋,说:“我说一下吧,他们……”

        这一宿啊,村委会的电灯一直亮到了半夜。

        再说回田老头儿家,宋春梅骂骂咧咧的回家,一路火气也是不小。她比打架当事人陈兰花还气呢,陈兰花也一样骂人,婆媳两个倒是站在同一战线了。

        宋春梅:“要死的玩意儿,田甜我告诉你,以后他们家的狗崽子再挑事儿你就回来找我,看我不收拾他们。惯的他们臭毛病,以为我们家人好欺负呢。周雪花个老不死的以为她是谁啊。缺德冒烟儿的怎么不一道雷劈进他们家,送走他们!”

        田青松赶紧上前:“媳妇儿你消消气,咱不搭理他们就是了。”

        他又忙活:“娘你咋样?受伤没?要不要让小关大夫看一看?”

        陈兰花一挥手,说:“不用,你看我是那没用的老太太吗?不用看大夫,这要是传出去不是说我不行?跟她周雪花打架还能受伤?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田甜在一边儿仔细的看着她奶,确认她奶确实没有伤的厉害,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眼看老婆子和儿媳妇儿还在骂骂咧咧,田远山咳嗽一声,说:“好了,既然没事儿就早点歇着,明天还要开会。”

        顿了一下,他说:“都打水好好洗一洗,这被褥可是新的。”

        这么一说,大家倒是立刻转移了注意力,毕竟啊,这有矛盾都很多年了,彼此也互不待见很多年了。所以真没说能气的半夜起来捶床的地步。这有别的事儿,注意力自然就被引开了。

        陈兰花:“可不得,你们可得好好洗干净,天爷啊,这好东西咱们怎么配啊。”

        她活了一把年纪五十来岁了,一脚都已经踩坟头儿了,竟然还用上好东西了。老太太这心啊,咚咚咚的跳的快,就是一个高兴。她忍不住说:“咱们每个屋都有电灯呢,嘿你说说,这东西咋这么亮,你们说那传说中的夜明珠,是不是就是这样的?”

        “肯定的。”

        “胡说,夜明珠肯定没有电灯亮堂。”

        “这可真好,这东西都给咱用,这政府真是好啊。”

        一家子很快又围绕电灯唠了起来,他们在古代的时候,用的是煤油灯。就算是煤油灯,那也是不舍得用的,用的十分的仔细,蜡烛倒是也有,但是那只有过年才能用。但是没想到来到这儿倒是能用上夜明珠了。

        此时已经天黑了,田老头儿拉了下灯绳,灯光亮起,一家子都发出震惊的抽气声,真亮啊!

        田老头儿:“别盯着灯泡看,伤眼睛。”

        “知道知道。”

        他们住在窝棚的时候也拉了灯,不过那个时候在外面,虽然亮,但是不如在屋内更明显了。这灯泡用在室内,真真儿是了不起。天爷啊,跟白天一样啊。

        “行了,各自都回屋吧,烧点水洗个澡。”

        他们农家里少有洗澡频繁的时候,但是来到这里,处处都是新的,不洗澡那可真真儿配不上那上好的被褥。

        田老头儿又交代:“老大老二,明早起来之后去挑水。”

        “好。”

        一家子很快的忙活起来,田甜跟着爹娘回房,她是第一个洗澡的,干干净净的回房。他们来的时候没有行李,不过也发了三套衣服给他们换洗。

        田甜把脏衣服换下来,换上背心短裤躺下。

        这是她自己的房间,田甜已经十三岁了,还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睡。她稀罕的摸摸这个摸摸那个,是她的是她的,这一切都是她的呢。

        自己的房间,全新的被子,还有干干净净的衣服,田甜躺在炕上,只觉得这一切都太美妙啦!

        她看着亮堂的灯泡,哦,不能直视。

        不过这是她的!她躺了一会儿,反正也睡不着,坐起来又摸了摸窗帘,这窗帘的料子也很好啊,她再次躺下。又躺了一会儿,寻思一下又坐起来,拿出自己的新拖鞋,这是今天新发的,她还没穿呢。

        是粉红色。

        田甜咯咯的笑了一声,又再次躺下。

        她来来回回,周而复始好多次,最后终于关了灯,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月光,屋内暗暗的,可是田甜一点也不害怕,她笑嘻嘻的卷着被子,滚来滚去……

        田老头儿家人没把这次打架当回事儿,另一头儿田富贵家可不是这样,田富贵老娘周雪花哭哭啼啼的嚎叫:“天老爷啊,欺负人啊,这些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啊?仗势欺人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她哭闹着瞅见儿媳妇儿,忍不住又捶打起来:“你个丧门星,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啊!你看看人家把你当亲戚了吗?都是你造孽啊,我们家怎么就招来你这么个扫把星啊!自从你进了我家的门,就没个好啊……”

        宋春菊缩着脖子,委屈的咬唇,摇摇欲坠:“娘……”

        田富贵不耐烦了,呵斥:“都闭嘴吧,娘你也别嚎了,让人听见像什么话,以前逃荒咱们离不开他们,现在初来乍到这也不晓得是个什么朝代,我们不能得罪人,抱团儿才能长久。”

        他脸色也阴沉几分,低声锐利说:“等我们安定下来。娘,你就放心,咱家富户就是富户,不管怎么的都能再次过上好日子!到时候你看我怎么收拾那些看不起我们的混蛋。”

        “儿啊,娘你说得对,都听你的,娘都听你的~你以后可得给娘做主啊!”

        田富贵不耐烦:“放心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