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们全村穿九零啦在线阅读 - 11 打架

11 打架

        田耀祖是谁?

        他不是旁人,正是田甜的表弟,田甜亲姨母家的独生子。不过虽然称得上一声表姐弟,但是却已经断绝关系。不仅断绝关系,她娘宋春梅迎面遇见这个妹妹宋春菊,都要当众呸一声的。

        关系极差。

        这个田耀祖也正是原来村里首富田富贵家的独苗儿,被家里娇惯的紧,真是恨不能全天下的人都围着他转呢。这不,受了委屈,嗷嗷的哭,他比田甜小三岁,今年十岁了,村里十岁的男娃儿也能帮着家里干活儿了,他倒是一副大少爷做派,这自认为受了委屈,撒泼的坐在地上蹬腿儿。

        “你们欺负人,你们都欺负人,死丫头赔钱货,我奶会打死你们……”

        十岁的男娃儿这样,委实有几分不堪入目。

        田甜叉腰,一点也不怵,凶巴巴的:“你欺负我就行,我反击就不行?天底下可没有这样的道理,有本事一对一,还叫长辈过来,叫大人算什么男人,没骨气的玩意儿!”

        田耀祖气的不行,伸手就要抓田甜的脸,你看看,说他不爷们,还真是不爷们,打架都只会挠人脸,不过挠脸这种事儿也是下作。田甜飞快的躲开,一手拍到他的爪子,说:“你个混球儿!”

        “你个赔钱货,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他猛地冲起来,两个孩子眼看就要打在一起,田家老太太,田耀祖他奶周雪花飞奔而来,同时飞奔而来的还有田甜她奶陈兰花。

        两个老太太狭路相逢。

        田耀祖高声:“奶,这个赔钱货小贱人还敢对我动手,奶,你给我打她,打死她!”

        他家里的姐姐们就没有敢跟他大声说话的,这个表姐竟然敢动手,他怒不可遏,真是反了天了,丫头片子也敢出头,就该打服她。

        “奶,打她!!!”

        田甜冷笑:“就你有奶奶?我奶不会帮我?”

        她撸袖子,来啊,打架啊,谁怕谁啊!

        田桃给堂姐助威:“就是就是,我奶才是母老虎!”

        陈兰花重重的白了孙女一样,就知道王山杏教不出啥机灵孩子。不过老太太也顾不得小的败坏自己的名声,直接就奔着周雪花去了。她伸手一叉腰,大声骂道:“周雪花,你个老东西又把你家小兔崽子放出来找茬儿,怎么的,当我们家是好欺负的?”

        周雪花也不甘示弱,一看自己孙子两个脸蛋儿都红红的,气的睚眦俱裂,怒骂:“小贱人,你敢对我大孙子动手,我杀了你!!!”

        她嗷一声,就要扑上去,陈兰花一把拽住这老家伙衣领子,周雪花回头就是九阴白骨爪,陈兰花一个闪身,那巴掌也呼上去了。周雪花尖叫一声,骂道:“你个老不死的穷鬼,我杀了你!”

        她一把薅住陈兰花的头发,哦,秃头刚长出毛茬儿,薅不住,改揪住衣服!陈兰花也顺手抓住周雪花的衣服,两个老太太瞬间扭打成一团,田耀祖原地蹦蹦跳拍手,叫:“打死她,打死她!”

        田甜:“打你奶奶个腿儿!”

        她直接冲上去,拽住周雪花,二打一,周雪花直接挨了陈兰花两下子,她更是气的都要昏过去了,眼睛通红,薅着陈兰花不撒手,回击就是一个大嘴巴。

        啪!

        陈兰花:“你个老虔婆!”

        她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大逼斗,可忍不了,手瞬间挥舞出了残影儿:“看招!我陈兰花打架还没怕过谁!”

        啪啪啪!

        噼里啪啦!

        两个老太太的战斗力都很强,陈兰花高声:“田甜你给我一边儿去,别溅你一身血!”

        田甜果断撤开,田耀祖一看田甜撤开,顶着脑袋弯腰就撞了过来,田桃:“姐快闪!”

        田甜仓促闪过,田耀祖嗷了一声,刹不住了,直接继续往前,咣当,撞在他奶身上,周雪花:“啊呀!”

        田耀祖:“你咋这么废物,躲都不会躲!”

        猪队友还埋怨人,抬脚就踹陈兰花,骂:“你个老不死的,让你们家嚣张,让……啊!”

        田甜扯着这小子就往后拽,用力一甩,田耀祖倒是田富贵家的宝,一点吃的都在他嘴里,逃荒也比其他人壮实点,田甜愣是没拽动,不过这个时候其他人也跑过来了。

        不少人家都在山上捡柴,但是这地方也不小,一分散开就远了,这才听到动静跑过来。

        “你们干啥?赶紧都放开,这咋打起来了,快松手快松手。”

        “别打了别打了!”

        ……

        大家劝了起来,不过越是规劝,两个老太太越是觉得不能松手,这不分出个胜负,自家不是丢脸了?作为村里第一人,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不管是陈兰花还是周雪花,都认为自己是村里手拿把掐的领头羊家庭,那势必要分出个胜负。

        周雪花挥舞着两只手,脚也不停,原在村里的时候,他家是首富,是首富啊,逃荒倒是要伏低做小,想一想就怒火中烧,现在安稳下来了,她立刻就想拿回自家的地位。

        陈兰花……陈兰花作为村长家的老娘们,她觉得这逃荒一路都是自家老头儿领头儿,大家都恭维她,她可是自认为自家才是第一号呢。这老家伙压制她?

        别做梦!

        为荣誉而战的两个老太太!

        “你个老毕登,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儿,你也养不出什么好鸟儿,小丫头片子还敢打男娃儿,反了她了。”周雪花骂骂咧咧。

        陈兰花:“我家甜丫头是个懂事儿的好孩子,如果不是你家那个小兔崽子先找事儿,我家甜丫头会动手吗?怎么的?你们家九个丫头都忙活不开了,还想来我家撒野当大爷?我告诉你,做梦!”

        “懂事儿?你就别放屁了,你家那个要是懂事儿,就没有懂事儿的孩子了,一个女孩子不懂的一点温顺,跟个野丫头一样,将来肯定嫁不出去!”周雪花嗷嗷喷。

        陈兰花呵呵冷笑:“我家的事儿还由得你插嘴?你算是哪根葱啊!我家甜丫头又聪明又能干,机灵的很,你当都是你家那一个个跟死鱼一样的?周雪花,你家就作践丫头,还好意思出来笑话别人家。什么狗屁东西!丢人现眼,我家丫头爽朗伶俐,将来也是一家有女百家求,你以为都跟你家似的?啊呸,啊呸呸呸!”

        两个老太太互相攻击,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两个人打的十分激烈,一般人都冲不进去。

        这生怕被误伤啊!

        田耀祖跟田甜两个也撕撕把把的,田耀祖占据体型优势,田甜则是机灵会打架,小姑娘还占了上风呢。

        “快住手,快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天爷啊,你们看看你们,快住手。”

        正打的热火朝天呢,田老头儿到了,他挤进人群,叫:“都给我撒手!”

        他十分严肃:“你们这么大岁数的人,不嫌丢人现眼是吧?你们让别人怎么看?你们是想被人家古同志赶走是不是?好好的日子不想过了是吧?”

        他这话一出,两个老太太一秒撒手。

        看来古同志这三个字还是很有威力的。

        田老头儿看着两个人打的衣衫不整,不自在的回头,无语的很,随即赶紧说:“给衣服整理整理。”

        两个老太太低头一看,赶紧动作起来,周雪花率先叫唤起来:“欺负人啊,田老头儿一家子欺负人啊!你们这欺负我们家孙子不算,还欺负我老太太,真是丧尽天良啊。老伴儿啊,你上来看看啊,看看这田家的人都是咋对我们的啊!都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来两个田字儿,你看看人家当不当咱是一个宗族的啊!”

        她就地一坐,开始蹬腿儿。

        陈兰花:“呸,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儿,你还好意思叫唤,你还好意思哭,甜丫头,你说,咋回事儿!让大家知道知道,别让这个老家伙红口白牙的冤枉人,你们家真是欺负人上瘾了是吧?我陈兰花可不好欺负。”

        田甜这时也撒手了,她脆生生的说:“田耀祖趁我不备从后面推了我,然后要拿走我捡的柴火,我不给,他还骂我是赔钱货,我们就打起来了!”

        田甜可是很机灵的,说:“我们两家都断绝关系了,他凭啥要我的东西凭啥推我?我哥哥都不抢我的,他算老几?他还说要让他奶杀了我!”

        田耀祖气的怒道:“我是男娃儿,你就得让着我,你是我表姐,为我做贡献怎么了!不给我东西就是你的错!”

        “放屁!我闺女才不是你表姐,我没有你娘那种狗屁妹妹,少她娘的给老娘往一块儿勾连,还想让我闺女让着你给你东西?你咋这么脸大?你们可真是够不要脸的!宋春菊,宋春菊你个混蛋你给我出来,怎么的还想让你儿子欺负我闺女,当我死了是吧?你给我滚出来。”

        田甜娘宋春梅赶到,爆发威力!

        她直接找了一圈,抬脚就走:“我去你家问问,是不是当我好惹!田甜,你去叫你大舅,老娘是给宋春菊脸了是吧?还想让我女儿做牛做马!她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她儿子配不配!”

        宋春梅在周围撒摸了一下,捡起一个木棍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要奔着田富贵家去了。

        田甜赶紧凑到她娘身边,说:“娘,我跟你一起去!”

        村里几个跟宋春梅交好的媳妇儿赶紧拦人:“春梅春梅,你可别这么大火气,你这……哎呦,咱初来乍到,别是给人留下坏印象。咱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又拉过田甜:“你个小丫头别掺和哈。”

        宋春梅跟喷火了一样,一副暴脾气,别看刚才两个老太太战斗的十分猛烈,但是大家倒是不怎么当回事儿,村里老太太打架,那不是寻常的很?

        但是吧,宋春梅这人……

        拦住拦住!

        大家赶紧劝着宋春梅,不知道是谁动作快,把田富贵两口子找来了,田富贵一看这个场景,只觉得太阳穴嗡嗡的,他赶紧上前:“这是怎么了?误会,肯定是个误会!”

        他都不知道发生了啥,就赶紧先道歉:“大姨子……”还没说完,一看宋春梅那铜铃一样的眼睛,赶紧说:“青松媳妇儿,你看这事儿闹的,我家就这么一个男娃儿,骄纵了点,有啥做的不对的,你尽管告诉我,我回家教训他。你可别气坏了。”

        他好声好气的陪着笑脸:“气大伤身,不至于,真是不至于,你看咱好容易有个落脚的地方,好日子还没开始呢。这闹起来也是让人看笑话。”

        他又看向田老头儿,说:“大叔你说是吧?我家有错,我回去说他们,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田老头儿还没说话,宋春梅冷声尖锐的说:“你家就是你家,我家就是我家,我和我大哥可没有什么妹妹,别是不要脸的想要攀亲戚,指望我家闺女给你儿子做牛做马,你们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什么玩意儿!”

        她脸黑的跟墨水儿一样,冷声:“你家小子再出来犯贱,我不找别人,我就找宋春菊,看我不扇她!”

        田富贵勉强挤出笑容,说:“是,以后不会了。”

        他上前拉住儿子,田耀祖扭着胳膊叫:“爹那贱丫头欺负我,她……”

        “好了!”田富贵严肃:“你听话!不然我要生气了。”

        田耀祖:“哇……”

        又哭了出来。

        宋春梅露出嘲弄的笑,田富贵:“好了好了,你再不听话我就打你了。”

        他努力拿出一副愧疚的样子,说:“我回去好好说他们,你们大家都别放在心里。这大晚上的给老少爷们添麻烦,真是对不住了。”

        他也不掰扯事情经过,直接拽着老娘和儿子,赶紧走人。

        宋春梅露出讥讽的笑容,随即严肃的叮嘱闺女:“以后离那倒霉玩意儿远一点,歹竹出歹笋,你瞅着吧,他落不得个好!”

        她是真不怕别人听见,直接当众吐槽,不过很快的,她就上前扶住陈兰花:“娘,是儿媳不好,让您受委屈了,下一次您别自己下场,您叫我,看我不给她牙打掉。”

        陈兰花:“呵呵,呵呵呵。”

        别人打架都是拿手挠人,这虎了吧唧的儿媳妇儿真敢拿菜刀砍人啊!

        她敢让她出手吗?

        悄咪咪,不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