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们全村穿九零啦在线阅读 - 10 攀比

10 攀比

        “哦~哦~哦,飞呀飞呀,看那红色蜻蜓飞在蓝色天空……”

        一阵悦耳的歌声响起,这是开饭的“铃声”,田甜哼着歌出来,放了好几天了,她已经会唱了。不仅她会唱,他们村里的孩子们都会唱了。

        田甜拎着饭盒出来,叫人:“娘,去打饭啦,今晚有鸡腿。”

        一家子都是麻溜儿人,一点也不耽误,人手两个饭盒。这是先头儿盖房子时候发的,十分的方便,特别当用。不过赶明儿就要收起来了,因为他们不用打饭了。

        今晚,这是食堂的最后一餐。

        物资分发好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各家自己开火生活了。

        今晚是食堂的最后一餐,田甜凭借自己活泼的个性打探到了第一手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今晚不仅有鸡腿炖土豆,还有红烧肉炸鱼。咱们快点走。”

        因为是最后一餐,所以今天的晚饭格外丰盛。

        别看他们已经过来一个多月了,但其实吃肉也是少的。

        所以啊,提到肉,田甜就忍不住吞口水,说:“这吃的比过年还好。”

        往年里,过年他们也吃不到红烧肉的,那哪儿舍得啊。

        田甜觉得自己可太馋太馋了。

        陈兰花心痒痒,招呼:“别说了,赶紧的。”

        一家子来到村委会,就见这边已经排上队了,大家吃饭都是很积极的,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可没有这样的傻蛋,大家赶紧排上队,他们虽然着急吃饭,但是却不急,这段时间他们已经习惯了,晓得就算排在后面也是有的。

        不过就是早晚罢了。

        有的打了饭也不着急走,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下就开始扒拉,香味四溢,田东吸了吸鼻子,回头说:“妹,你看见没?那肉真的好大块,真香。”

        田甜用力点头,她看见啦!

        “这么香,我能吃三大碗。”

        田东爽朗的笑,说:“你倒是想的美,如果可以随便吃,我能吃十大碗。”

        田甜:“那爹还能吃二十大碗呢。”

        宋春梅:“到你俩了,别呱呱了。”

        田甜赶紧上前,把自己的大饭盒递过去,就见胖乎乎的大师傅直接给她来了两大勺米饭,饭盒直接就满了。大师傅直接用勺子拍了拍米饭,压瓷实了,又添了一勺。

        田甜:“!!!”

        她眼睛亮晶晶,看着食堂大叔觉得他跟土地爷爷一样,特慈祥。

        她赶紧拿出自己的另一个饭盒,顺利的打了菜,眼睛弯弯的,小姑娘装好了饭菜,等着家人一起。而村委会的喇叭里,正在反复循环着广播。

        不允许以任何理由克扣女人与孩子的粮食。

        这是每天都能听到的,不仅有广播提醒,几乎村委会每个人都在反复的提醒,特别是有些一看就重男轻女的家庭,古同志几乎都会格外的提一嘴。

        田甜抱着饭盒歪头偷瞄了古同志一眼,觉得古大伯他们看起来跟他们村子的人真的好不一样啊。他们村里人可是很少有这样的男同志。

        “甜丫头,回家了。”

        田甜:“哦~”

        小姑娘很快的跟上家里人的脚步,一路上就听她爷说:“赶明儿就是各家自己开火,老婆子你安排好做早饭的事儿,别耽误了上午开会。”

        陈兰花:“成,那咱明早吃点啥?”

        这挺长时间不开火了,陈兰花一下子倒是有点麻爪儿,不过好在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这粗粮细粮的,省着吃能吃小一年呢。就连以前日子还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存粮呢。

        田老头儿想了下,说:“你弄点玉米面,添点白面,擀个面条吧。咱第一顿开火,也不能吃的太差。”

        陈兰花:“听你的。”

        虽说这一个来月吃的大多数都是白面馒头,但是真是自家开火了,他们倒是也不舍得吃太多细粮。

        田青松说:“等会儿吃完饭我领着几个小子去捡柴。”

        这刚搬家,真是啥都缺啊。

        田老头儿点头,说:“行,你们去,不过别砍树哈,只能捡枯树枝。”

        田青松:“这我能不晓得吗?”

        之前孩子捡柴的时候,古领导已经提醒很多次了,他们大人难道还不如孩子?这里真的特别好,不过规矩也是特别多。可是这些小规矩跟好日子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

        别说是他们家,就连村里最能作妖儿的人家都不会明知故犯的。

        大家可不傻呢。

        田甜清清脆脆的说:“我也去。”

        陈兰花:“行,都去吧,咱可不能让别人家抢先了。”

        “是了是了。”

        他们家这么想,其他人家也这么想呢,其实都差不多。

        一家子到了家,也不进屋,蹲在院子里吃饭,田老头儿吩咐儿子:“去林子里留意点,看看有没有枯死的树,赶明儿得空咱弄回来打个桌子,这吃饭没个桌子是真真儿不方便。”

        “成。”

        虽说他们家已经分发了好多个物资,但是十事九不周,总归不是什么都能想到,这饭桌最起码就没有的。田青柏大大咧咧的说:“咱直接去问问村委会发不发呗?”

        田老头儿扫了二儿子一样,说:“做事就不能走走脑子?人家是你爹啊?处处帮着你?”

        田青柏嗫嚅一下嘴角,小声:“他们都给咱这么多了。”

        田老头儿严肃:“人家可以给,咱不能要!我吃的盐比你走的路还多,比你看的清楚,人家客气,不代表人家好说话。可不能糊涂,咱们既然是在人在屋檐下,得了人家这么多好处,就得知足,不好什么都去占便宜。”

        田青柏挠挠头,说:“知道了。”

        田老头儿瞅了一眼孩子都在认真扒饭,压低声音:“这也不是就咱家这样,别人家可一样没有呢。我们出头干啥,保不齐有别人出头。如果能给也不会落下咱们家。”

        这儿子啊,就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田青柏恍然大悟:“爹,你别生气,我这不是看道儿不行吗?咱家有你操持,我都听你的。”说话他还搥了一下田青松,说:“是吧大哥?”

        田青松:“赶紧吃吧。”

        他说:“我看着门口呢,陈二家刚从门口过去了,我估计是要去捡柴了。”

        他盯的死死的。

        田青柏一听,急了,吃的更加迅速。

        陈二家是村里的猎户,吃肉比他们多,少不得壮实一些,力气大,逃荒这一路,他们家这样的猎户就冒头了,可是很出彩的。特别是这段日子盖房子,他们家也是下力的。

        就连张宏他们几个当兵的都能跟陈二家说得上话,这让田家两兄弟还是有点嫉妒的。

        田青松反正是觉得,自己作为村长长子,以前在村里也是有一号的,那咋也不能太落后啊。他心里隐隐约约跟陈二家几个爷们较劲呢。

        田家没分家,田家两兄弟感情还是很不错的,田青柏自然是跟着大哥的脚步走。

        田青松不想被人比下去,田青柏自然也一样,他可是村长次子!

        不说跟田富贵那样的富贵人家比,总不能比不过猎户吧。要知道,以前在村里,他们这有地的可比猎户体面呢。再说,现在村第一富贵的田富贵家还不是跟他们普通人一样。

        所以田家兄弟两个是觉得自己能当得起田家村新一代领头羊的。

        不能落后!

        绝对不能落后。

        田老头儿当然知道俩儿子想啥,倒是也不反对儿子跟陈二家比,人啊,有攀比心才有上进心啊。这要是没有,爷们就得有点上进心,不然哪里当得起门户?

        “对了,爹,你在村委会谋划的咋样?”田青松可是知道他家老爷子的想法,还不是人老心不老,想要做个小官儿。

        这要是提起这个,田老头儿嘿嘿一笑,带着几分得意,说:“估计,我能拿个副村长。”

        他得意的扬了扬下巴,说:“不过还没定死了,八-九不离十。”

        田家人立刻喜出望外,这可真是令人高兴的消息。

        陈兰花得意的恨不能立刻出去显摆,田老头儿果真是了解自家老伴儿,立刻提点:“正式定下来再说,别让人撬了,田老实可还等着挖墙脚呢。”

        陈兰花立刻严肃起来,说:“你放心,我哪里是那嘴巴不严的人。”

        她唾了一口,说:“田老实就是个瘪犊子,真是老奸巨猾,今个儿女婿过来了还说呢,他婆娘孙桃花还挑拨亲家跟咱家的关系,你说说,怎么就那么缺德呢。遭瘟的玩意儿,真是刚过上好日子就忘了一起逃荒是谁抻头的。”

        田老头儿:“说这个干啥,咱是一起逃荒,这种时候不抱团儿啥时候抱团儿。倒也不是他们占了咱家便宜,你说得多了别人也烦。”

        陈兰花:“就你是好人。”

        她哼了一声,狠狠的咬了一块红烧肉,滋~这味儿真绝了。

        不过吧,她又失落了。

        “这食堂取消了,以后自家可哪里舍得这么吃。”

        田老头儿倒是放下了饭盒,认真的说:“咱们日子会好起来的。”

        他认真地说:“古同志说了,只要勤劳就没有吃不饱饭的,咱家也不是那懒掉牙的人,日子不能差了。”

        “对,肯定的。”

        大家到底都有了几分志气,他们就不信自家过不成好日子。

        “吃好了没,吃好了咱上山。”

        “走。”

        这下子也不唠嗑了,麻溜儿的吃完了一起出门,田甜田桃两个女娃儿都跟在大人身后,还别说,他们算是来的早的,但是山上也有些人了。

        田甜远远的看见陈二家的孙女儿禾苗,她已经身上背了一捆柴了。

        禾苗看见田甜来得晚,翘了翘嘴角,扬起下巴,带着几分得意,同龄的孩子间也是攀比的哎。田甜抿着小嘴儿哼了一声,也麻溜儿的忙活起来。

        他们这些半大孩子也不跟大人们一起,田甜领着田桃没一会儿就凑到禾苗这头儿,她瞅着陈禾苗都捡了两捆了,嘟囔:“你还不下山啊,这么多拿得动吗?”

        陈禾苗更得意,说:“那咋拿不动?再有两捆我也行。”

        田甜:“……”

        她才不信呢,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谁不知道谁呀。

        吹牛!

        该说不说,这小岛没有住家,枯草枯树枝的也没啥人捡,真真儿不少,田甜没一会儿就捡了一小捆了,她得意的叉腰,觉得自己干活儿也不赖呢。

        一旁的田桃安静的跟着干活儿。

        田甜正忙活,突然感觉到一道力道从身后传过来,用力一推,田甜踉跄了几步,差点摔个狗啃泥。还是禾苗赶紧拽住田甜,面色不好的看着田甜身后。

        田甜凶巴巴的回头,怒道:“谁啊!”

        一回头,就看到不是旁人,正是姨娘家的表弟田耀祖。

        田耀祖扬了扬下巴,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颐指气使的说:“臭丫头,把柴火给我。”

        田甜一看他,稀疏的眉毛都拧成囧字型了,她可不是好欺负的,直接上前就是用力一推,田耀祖没想到田甜会动手,明明比田甜还高的男娃儿愣是让田甜推的啪叽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田甜可不客气,凶巴巴的就骂人:“你叫谁臭丫头呢?你算哪根葱啊?还敢跟我动手,你信不信我锤死你个瘪犊子!”

        “你你你,你个臭丫头,赔钱货……啊!”

        田甜一个健步上前,直接捏住了田耀祖的脸,用力一拧:“小混蛋,当我好欺负是吧?”

        田耀祖:“啊啊啊!我要告诉我奶,让她把你打死!”

        田甜又是一扭,田耀祖:“哇呜呜呜……”

        田甜轻蔑一笑:“就你有奶?”

        田桃在一边帮腔:“就是,我奶才是母老虎!”

        匆匆赶到陈兰花:“………………………………………………”

        你们可真是好大孙女!

        败坏我名声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