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们全村穿九零啦在线阅读 - 9 兴奋

9 兴奋

        陈兰花被蛇咬了。

        不过,问题不大,一听说没毒,老太太就又活蹦乱跳了。

        小关大夫也没久留,背着药箱很快的离开,倒是陈兰花又叫田甜:“甜丫头,你跟着去一趟,领一些雄黄粉回来。”

        天爷啊,这好东西竟然还白给,她赶紧又拉住孙女儿,小声的叮嘱:“多要点。”

        田甜严肃点头:“好哒。”

        她很快的就跟上了小关大夫,这要说起来,田甜算是跟小关大夫比较熟悉的村里人了,毕竟第一天两个人就搭上话了。别看初来乍到田甜小声小气,一副老实丫头的样子。

        但其实啊,那还是因为初来乍到。

        这不,熟悉起来之后,小姑娘就恢复了原本的开朗,很自来熟儿呢。

        大人们绷着不敢太熟络,半大孩子倒是心思浅,时常凑到小关大夫身边,所以算是比较熟了。

        田甜跟着小关大夫往村委会走,脚步轻快,好奇的问:“小关大夫,以后你会留下还是离开呀?”

        她是知道的,这里建房子的人很多都会离开的,并不会在这里久留。但是田甜拿不准小关大夫会不会离开。私心里啊,她是不想让小关大夫走的。

        小关大夫叫关丽娜。

        别看她是大夫,但是其实是属于军医,田家村情况特殊,自然不会安排普通人过来。关丽娜笑着说:“我不走的,我会留下来担任你们村的村医。”

        田甜一听,立刻高兴的扬起了笑脸儿,说:“你要留下吗?这可真是太好了。”

        关丽娜调侃说:“怎么?你不舍得我走啊?”

        田甜认真的点头,说:“当然啊,我很喜欢小关大夫的。”

        小关大夫又漂亮又聪明又读过书又会医术,田甜还没见过比她更厉害的姑娘家呢。她仰着小脸蛋儿说:“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男娃儿都不如你。”

        他们村的大叔大哥,都没有比小关大夫更厉害的。

        关丽娜看着小姑娘亮晶晶的大眼睛,笑着说:“以后你也会这么厉害的,只要你好好读书,说不定会比我还厉害。”

        田甜:“!!!”

        她的眼睛睁的滴溜圆儿,软乎乎的说:“读书吗?我家读不起书的。”

        家里男娃儿都读不起书,咋会给她读?

        虽说家里已经很疼她了,但是肯定也是要先紧着男娃儿的,田甜还没见过谁家偏爱女娃儿呢,没有的。

        从没见过。

        不过她也不难过,大家都这样的呀。

        男娃儿读书能考科举,女娃儿又不能。而且啊,很多先生都不教女娃儿的,可没听说过哪家先生乐意收女娃儿。田甜踢着小石头,很豁达了。

        再说了,她哥哥也没钱读书的。

        “读书是有钱人家才能读得起的。”田甜格外认真,想了想,偷瞄了关丽娜一眼,小声说:“我能经常去找你吗?”

        如果去了,是不是就能偷偷跟着学一点字了呀,她还想会写自己的名字呢。

        小姑娘也有小心思的。

        关丽娜看她带着几分鸡贼的样子,笑了出来,别看她十三岁,其实实打实的算她才十二周岁,到底是个孩子。小心思都在面儿上。至于重男轻女那些事儿,她也不意外,就算是现在也有不少人家重男轻女,更何况是注重劳动力的古代人呢。

        这古代和现代可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她含笑说:“你可以来找我的,不过到时候就怕你没有时间了。”

        田甜赶紧说:“我有的,我家里的活儿干完了就可以出门随便玩的。”

        关丽娜一本正经:“那不行,你可不能随便玩,你还要上学啊。”

        田甜:“!!!”

        她迷茫的看着关丽娜,关丽娜笑着说:“你们都要上学的,很快就要安排了,你们小朋友要上学,大人也是一样的,都要认字儿,可不能做文盲。”

        田甜不懂就问:“啥叫文盲?”

        关丽娜:“不认字儿就是文盲。”

        田甜:“!!!!!!”

        原来她是文盲啊!

        不过很快的,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读、读书?”

        她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本来就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下子更是睁的圆溜溜儿的。

        小姑娘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结巴:“这这这……”她挠挠头,说:“我们、我们都要学认字儿?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她更加急切了:“你没骗人吗?”

        关丽娜笑着调侃:“骗你是小狗儿。”

        田甜:“哇哦!!!”

        她吃惊的张大嘴,随即很快的,就露出灿烂的笑容,小手儿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儿,说:“我不是做梦吧?不是吧不是吧?”

        关丽娜含笑:“当然不是做梦,真的,很快就会安排了。”

        田甜软乎乎的问:“没有钱,也能读书吗?”

        关丽娜揉揉她的头,说:“我们国家是九年义务教育,也就是说,这基础教育是免费的。所以你到时候可要好好读书,你读的好了,就会比我还厉害。”

        田甜立刻:“我当一定会努力的!”

        她大声回应,幸福的就要冒泡泡了。

        田甜不是六七岁的小孩儿,她已经十三啦,自然晓得怎样才对自己更好。她眉眼弯弯,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脚上就跟踩着棉花一样,今天好事儿太多了。

        怎么全都是好事儿啊!

        她抬头看看天空,双手合十,认真的说:“原来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关丽娜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那也未必啊,如果离开鱼石岛,出门在外可就未必都是好人,那个时候还是要都留心的。不过那都是后话,你们连字都不认识,短期不会安排你们离岛的,不然连个字儿都不认识,出去之后会寸步难行。现在你们还是适应一下生活吧。”

        田甜乖巧点头。

        两个人边走边说,田甜顺利的取了雄黄粉,迫不及待的就往回跑,想要分享自己知道的大消息,这可是第一手的消息呢。田甜一路跑回家,果然啊,又惹得一家子震惊的惊呼。

        免费给他们读书啊!

        这,没遇见过这种好事儿啊。

        田甜娘宋春梅拉着闺女,急切的问:“你说的都是真的?所有人都要认字儿?”

        田甜点头:“是的啊,小关大夫说,要扫盲,就是必须要认字儿,我听说哦,如果不认字儿,出去之后寸步难行。”

        小姑娘叭叭开了。

        “啊,这里要求必须识字儿?”

        田甜点头,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

        陈兰花急切:“哎呀,你爷这咋还不回来,这当家的不回来,我没有主心骨啊!你爷在村委会干啥呢?这老头子真是,我被蛇咬了都不知道回来看看,真是狠心……”

        田甜:“我爷不在村委会,他跟村委会的人坐拖拉机去码头接货了。”

        她可要为爷爷申辩两句。

        不过吧,这一提做拖拉机,家里人立刻露出羡慕的表情,拖拉机哎。

        那铁家伙可是顶顶的神物!

        他们以前从未见过,他们村里最富贵的田富贵家有一头驴,这就是不错了。听说那城里的富贵人家用的都是马车,还有的用的是牛车。

        这已经不赖了。

        可是穿越之后,他们没见到牛马,倒是见到这铁家伙,这东西不吃草只喝油,突突突的一点也不慢,可真是见都没见过的神奇物件儿。

        比牛车驴车更是快了不少。

        村里有几个爷们前几天有幸坐过,那都吹了不下一百次了。

        陈兰花立刻追问:“你爷是坐拖拉机去的?”

        田甜点头:“是的啊。”

        她没看见,但是听村委会的人说了呢。

        陈兰花得意:“哎呦我家老头子就是能耐。你瞅瞅,这能耐人啊,走到哪儿都是能耐,你们几个小子啊,照着你爹比起来可差远了。你们但凡是有你爹一分的能耐,我这当娘的就不用为你们操心。”

        田青松田青柏都跟着好脾气的笑。

        兄弟俩性格不同,但是在老爹老娘面前都是孝顺的。

        陈兰花立刻就起身,抄着手往外走,说:“我出去转转。”

        田甜大大咧咧的:“奶,你又要出去显摆啊?”

        陈兰花白她一眼,说:“啥叫显摆,不会说话就别说,赶紧收拾你的东西去吧。”

        她脚步麻溜儿的很,这不叫显摆,她不过就是出门唠唠嗑,实话实说,大实话咋就叫显摆了?小丫头片子真是不会说话。老太太嗖嗖的就出了门。

        田甜小声嘟囔;“奶就是要出去显摆,还不承认。”

        宋春梅:“好了,赶紧去看看你的东西吧。”

        田甜一听,麻溜儿的回屋,她还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呢,这想起来做梦都能笑醒,田甜快乐的进门,就看到被褥都放在抗上了。

        宋春梅在外屋叮嘱:“这可是见都没见过的好东西,你用归用,可用的仔细点,别辜费了。这要不是遇到这好政策,咱家可买不起这种被子,就连你出嫁都陪送不起这么好的东西。仔细点用。”

        田甜脆生生:“知道啦!”

        她伸出手,还没等碰上,很快的又收回来,小姑娘窜出来洗手。

        她可是很爱干净的。

        他们村子住在这边用的是井水,每家每户都打井也不切实际,不是所有地方都适合打井。所以一共一共打了四口井,一口就在村委会的侧门,一口则是在这条街的最里头,靠近田甜大姑一家子了。

        剩下两口井则是在距离他们住家比较远的另一头,据说到时候分田地,是在那边分,那边打两口井也是为了大家种地的时候就近饮水和种地,真真儿是方便的很。

        听说啊,岛外的人们都有不少用自来水了,岛上因为以前没有人家,所以并没有管道,因此还是用井水。

        田甜不懂什么是自来水,不过她觉得现在井这么近就很方便了。

        她可想象不到,还能多好。

        她也没有出门,反倒是直接舀了水倒在洗手盆里,洗手盆放在洗手盆架上,田甜瞄一眼她娘,宋春梅不回头都知道闺女看过来了,这是当娘的直觉。

        “你洗手就洗手,看什么看。”

        田甜绷着小脸蛋儿,认真说:“娘,我能用香皂吗?”

        她试探这么一说,宋春梅没回头,说:“用吧,这东西就是用的。”

        她心里可不舍得,但是吧,东西就是用的,如果不用,让人看见像啥话?人家村委会免费给他们发这么多物资,还不是想让他们生活的好一点?

        再说了,他们也一起住了一个来月了,晓得这个朝代的人啊,爱干净。

        饭前便后要洗手。

        他们不懂大道理,但是既然这里日子过的这么好,那么他们就得跟人家学,这样才不落后呢。

        只不过吧……就心疼。

        那上好的、喷香的香皂哎!

        舍不得!

        宋春梅强撑着,田甜已经洗上手了,小姑娘念叨着:“这个也太方便了吧?香皂和毛巾都能搭在架子上,比咱以前真的好太多,这个架子好像是铁的哎,这里铁都随便用咧。”

        宋春梅:“洗手就不能安静点?”

        田甜无辜的很:“我洗手又不是洗嘴呀。”

        宋春梅:“就你话多!”

        田甜嘿嘿笑,擦干净自己香喷喷的手,放在鼻子边闻,兴奋的说:“真的太香太香啦!好好哦。娘,你快洗手,这味道可香了。”

        宋春梅:“知道知道,你别给我添乱。”

        田甜探头:“娘,你干啥呢?”

        宋春梅:“我规整东西呢,你去收拾你的。”

        田甜爽快:“好嘞。”

        别看田甜答应的好好的,但是嘴巴可真是停不住,又问:“姑丈来干啥啊?啥时候走的啊?”

        又问:“我哥呢?”

        宋春梅幽幽叹息,掏掏耳朵,七岁八岁讨狗嫌,这都几岁了,怎么还这么碎嘴子啊!

        “甜丫头啊……”

        田甜:“干啥?娘,你说。”

        宋春梅:“………………你去你舅舅家看看,看看他家收拾的咋样了。”

        田甜:“我收拾完就去!”

        宋春梅:“现在去!”

        赶紧走人吧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