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们全村穿九零啦在线阅读 - 1 楔子

1 楔子

        八月的夏天,太阳高高挂起,阳光炙热,没有一丝微风,大地一片干裂。

        一片平原的大路上,却有着长长不见尾的人群,有搭帮结伙,有蹒跚一人,有人推着板车,有人背着包袱,还有人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大家都汇聚成了人流中的一员。炎热的天气下,一个个衣衫褴褛,瘦的皮包骨的人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向前走。虽然步伐蹒跚,眼神麻木,但是却也不敢停,就怕一停下来,就再也跟不上了。

        远远望去,这些不像是人,更像是骨头架子上支着一个脑袋。

        不用多说,任谁看了都晓得,这是一只逃荒队伍。

        眼看晌午太阳越发的毒辣,一眼望去的大路上仍旧看不见一处遮阳的地方,就连树木都不见一棵,不知前路如何。这浩浩荡荡的逃荒人群中,一个瘦的不成样子的干瘦老头儿倒是眯着眼,手里攥着一只葫芦,葫芦打着孔,他间或放在耳边听一听。不知又走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脚步,扬了扬胳膊,干哑着嗓子叫:“田家村的老少爷们,扛不住了,停下来歇一歇吧。”

        老头儿眼睛浑浊发黄,头发更是花白,不过他这一嗓子倒是有些用处,先前蹒跚而行的人们总是有些停了下来,可以看出,他们这停下来的一拨人,正是老爷子口中的田家村老少爷们。

        他们这一行人,老老少少,倒是也有一百多,将近二百人了,在这人群里属实算是个小队伍。他这么一叫,田家村的老小也不再前进,老头儿似乎是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说:“走吧,这边。”

        在老头儿的带领下,一群人蹒跚着脚步跟上,没什么精神,也没什么喜悦,看得出,大家都已经没有心气儿了,如今不过就是撑着一口气罢了。

        小二百人单独走开,引得不少人张望过来,想要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去处,也想跟着占着便宜,只不过这空旷之处,一眼看去,目光所及一无所有,大多数人只略微的停顿,就摇摇头再次继续往前走。

        田家村人口不算少,又有不少爷们在,一群人离开倒是也没有人敢靠近,多少还是有些震慑力的。有些心思鬼的想要留下,也很快的就放弃。

        田家村开口的老头儿不是旁人,正是田家村的村长田老头儿。

        这次逃荒,正是田老头儿主事,也正是因为田老头儿当机立断的正确抉择,所以大家都很信服田老头儿。他们已经断水第五天了,一个个嗓子干的冒烟儿,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一说话,就觉得嗓子如同刀子磨一样难受,只默默跟着村长走。

        田老头儿的嗓子冒烟一样的疼,但是作为村长,却仍是说:“再往东走一段儿,找个人少的地方就能歇。”

        说完,忍不住咳嗽起来。

        他身边的汉子赶紧上前,拍着老头儿的后背,说:“爹,你别喊了,有啥交代我。”

        田老头儿没言语,看一眼自家儿子,又看看自家的几个大头娃娃,没言语,指指前路。索性,老头儿说的地方不远了,大家又走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错觉,竟然感觉到了丝丝微风,几乎感觉不到,但是在这炙热的太阳下,倒是让大家伙儿瞬间就舒服了一点。田家村老小一个个立刻面露喜色。

        又走了没多远,田老头儿高声:“就这里吧。”

        一路走的精疲力尽的人们一个个都直接瘫坐在地上,别看都是太阳当空照,烤的人都要化了,但是田老头儿找的这个地方倒是比大路强了几分。

        这地方虽然舒坦了点,不过也不过就是对比而言,要说真的清凉,那可是没有的。

        他们大家伙儿一坐下来,就有几个爷们凑到了田老头儿身边,其中一个黑漆漆的汉子问:“大伯,咱找水去?”

        这是田老头儿二弟家的大儿子,他的侄子,田老头儿拿着葫芦又听了听,说:“风是从北边儿吹过来的,你领四个爷们往这边找一找。”

        “成。”

        田老头儿又吩咐儿子:“老大老二,你们两个也一人领两个人,往这东南各找一找,西边儿是咱们过来的大路,就甭往那边去了。”

        “好!”

        田老头儿把人分了出去,剩下的人倒是也稳妥,虽然是空旷的地方,不过大家倒是一圈又一圈的围住了,孩子坐在最里面,紧跟着是没力气的老人和小媳妇儿,再往外是泼辣的娘们,最外围则是爷们。

        别小看这个,正是因为他们谨慎,这一路逃荒,田家村损失的人不算多。

        不过田家村能有这么多爷们,也是多亏了田家村的村长田老头儿,不然征粮是一拨,征兵又是一拨,他们田家村的爷们可剩不下几个。

        也亏了有个艺高人胆大的老村长田老头儿。

        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一年前,田家村还是一派祥和,虽然不是什么富裕的地方,但也是能吃个八分饱,不用卖儿卖女的好地方。本朝名作大周朝,是四十多年前建立起来的,那个时候日子过的艰难,田家村就是从外地一路迁徙到了现在的青州府地界儿,那个时候老村长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呢。他们田家村在这里安了家,更是自己开荒建了村子。虽说不是家家户户都姓田,但是村里人大部分人都是姓田,其他人也是逃荒过来的。

        同是天涯苦命人,谁也别嫌弃谁,所以村子一起开荒,倒是慢慢的周正起来。要说他们这个大周朝的开国皇帝也是个吃过苦的,开国初期还免税三年,给了他们机会休养生息。

        几十年来,做的也是不错,老百姓不懂那些大道理,能够吃饱穿暖,日子就是不错了。

        只不过吧,这几十年的安稳日子,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随着老皇帝年纪越来越大,倒是也越来越糊涂起来,更注重享受,税收高了起来。几个去了封地的儿子又都是壮年,兵强马壮,一个个争夺起了皇位,老百姓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朝廷征收一茬儿,藩王还要在征收一茬儿。

        从十来年前开始,几个王爷就摩擦不断,像是田家村这种小地方,自然也不晓得这么多。他们青州府位于贤王地界儿,虽然税也不轻,但是土地肥沃产出好,日子也过的还成。

        虽说苛捐杂税一年比一年更多,但是日子还是过的下去的。

        直到,一年前。

        一年前,老皇帝病重,状况急转直下。

        偏生,也在这个时候,青州府几个月不下雨,干旱十分要命,亏得他们青州府附近还有条大河,虽然运水需要一天一宿,但是村里老少也能坚持,水位不断降低,越发险峻,可粮食总是差不多可以收了。然而谁曾想,厄运并没有结束,虽然干旱勉强可以应付,他们却又迎来了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黑压压的扑面而来,饶是他们拼命抢救,也并没有抢回多少粮食。

        明明已经干旱又蝗灾,老百姓日子艰难,可是这个时候朝廷竟然加税,贤王也大量征粮,不仅征粮,甚至还征兵。往年交银子是可以免除征兵,今年也并不成。

        不管家里有没有读书人免除名额,都必须参加,十二以上,五十以下,但凡是个男的,都必须带走。就连田老头儿这样卡着五十整的,也得参军。

        更不要说那十二岁的娃娃了。

        至于粮食,更是大多数人家都凑不齐。有点脑子与见地的读书人是看出来了,贤王这么干,摆明了是要纠结人手和粮食争夺皇位了。可他是为了自己,这治下的老百姓却难了。

        本来就已经没多少粮食,如果再交了粮食,连爷们都被拉走从军,那村里许多人家基本也没有活路了。

        正是因此,老村长田老头儿眼看这样的情况,又听说这些王爷是要征兵征粮抢地盘儿抢江山,还不晓得要打几年,一咬牙纠集了村里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头儿,大家一商量,跑!

        一咬牙,一跺脚,跑吧!

        这虽然粮食不多,但是还有粮,人也都在,如果都没有了,那他们跑都是一个死。

        总归都是死,不如搏一搏。

        这样大的事儿,一般人可不敢做决定,田老头儿到底也是经历过乱世,也是个狠人,串通大女婿这个县衙收粮小吏绑了一起前来的征粮官,将人关起来。随后又回去说了瞎话,糊弄了上官,给他们逃跑留出了几天的时间。一家子跟着老丈人他们田家村当天晚上就逃了。

        他是个小吏,更能看得出形势不好了。

        下一步征兵,他这个年纪也逃不掉的。

        也是亏了田老头儿当机立断,还有田家女婿糊弄了几天的时间,倒是让田家村真的逃掉了。不过他们能够顺利跑了,一来是因为田老头儿领着大伙儿走山路躲避;二来也是因为县衙的人也真真儿没有想到,有人敢抗旨。

        再一个,根据田家大女婿的说法,这形式坏的极快,一天不如一天,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完蛋,他们真的跑了。恐怕县衙也分不出人手追。只要留出几天,就有出路。

        田家村一行人当天出发,在山里东躲西藏,开始并没有走上逃荒的路,毕竟,哪里都抓壮丁。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几个王爷闹的太凶,老天爷看不过眼,这半年下来,兵乱暂且不说,天灾也越发的多,只一个干旱,就让人越发的艰难。

        别说青州府,整个大周朝还有许多地界儿都是这么个缺水的样子。青州府的大河都干涸了。各地都又缺水又缺粮,几个王爷都打不下去了。现在是各自管好自己的属地,自顾不暇,不许逃荒难民进入。

        可除却据说鱼水丰饶的南方,其他地方都是一样状况不好。

        田家村在山里躲藏了许久之后,也在无奈之下踏上了逃荒路。这一路,别说野菜枯草,就连树皮都吃过。

        不过就算这,他们也不后悔的,毕竟,他们跑的及时,队伍里还有不少爷们,这才保全了村里的大多数人,他们村子二百多人,逃荒这段日子,损失了二三十人,也都是原本就身体不好或者是岁数大扛不住的老人。其他人还是能坚持的,要知道,这个人数可着已经是极少极少了。

        可虽然已经算好,但是走到这个地步,他们也都麻木了,因为,他们断水断粮了。

        饶是比别人好不少的开局,可是架不住大环境太恶劣,已经没什么指望了。

        果然,田老头儿两个儿子领人回来,丧气的摇了摇头,没有收获,村里人满怀期待的眼神儿落寞下来,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儿啊……

        “大伯!大伯!”

        大家呆呆的坐在原地休息,就看黑瘦汉子领人回来,面上带着喜色,一看就是有收获,他们四下看看,确认无人关注他们这里,才敢把东西拿出来,他喜气洋洋:“你说的那个方向,我们找到一条刚刚干涸的小河,里面竟然有点野草,快,给孩子们分分吧。”

        已经断水断粮,这个时候,他们都想保住孩子们。

        很少的一把,就是一小把野草,可是就这偏黄的野草,也让大家忍不住吞咽口水,馋的不行。

        田老头儿看着自家的几个小黄毛,恰好自家的孙女儿田甜看了过来,小姑娘十多岁,但是看着就七八岁,瘦瘦小小的小黄毛,眼睛大大的,嘴唇干的全是裂痕,唇发白。田老头儿不忍心看孙女儿,闭眼咬咬牙,说:“不给孩子,你们几个汉子吃。”

        “大伯!”

        “村长!”

        “大叔!”

        大家都叫了出来,并不同意。

        田老头儿攥紧了拳头,咬牙说:“你们吃,这队伍里要是没有爷们,他们活下去命也留不下!有能打的老爷们在,咱们这一群人才有机会活下去。”

        他难受的闭眼,但是却很坚定。

        刚才还不赞同的大家伙儿一个个都沉默下来,他们这一路看多了惨剧,如果大人没了孩子落单,那么还不如直接死了。有些人,已经不是人了。

        “吃吧,撑一撑,这条路想走下去,不能先紧着孩子。”他说这个话真真儿难受,但是却不能不这么干,真是给了孩子,也保不住孩子,有些疯子,更是喜欢吃小孩!

        他咬牙,说:“我们村子一路走来,不管咋样,能坚持总是要整整齐齐,我们……咦???”

        正说着,突然间,他感觉到一阵风吹过,别说是田老头儿,其他人也感觉到了,这股子风还挺大,不是刚才的微风,本来热的都要化掉的人们瞬间就觉得暑气散了一大半儿。

        “起风了,起风了,你们感觉到了吗?起风了!”

        “有风,真的有风……”

        “啊!你们看,有乌云!天那边儿有乌云,是不是要下雨,是不是要下雨啊……”

        ……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突然间,就听到天间传来一声轰隆隆的雷声。

        这下子大家都站了起来,一个个洋溢着喜悦,就差手舞足蹈了。这闷热的天气,上一次下雨还是四个月前,如今终于要下雨了么?大家舔着嘴唇,只恨不能雨水也喝个饱。

        “下雨,要下雨了,终于要下雨了,老天爷不会看我们过不下去,一定是不会看我们过不下去……”

        “渴死我了,赶紧下雨吧……”

        人们一个个洋溢着喜悦,田老头儿抬头看着天空,说:“大家伙儿……”

        还不等说的更多,突然间,大家就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田家村众人都变了脸色,田老头儿更是绝望的闭上了眼,嘶吼:“地龙翻身……”

        轰隆隆~~~

        地动山摇,近处远处,嘶吼尖叫呼喊声接二连三……

        田家村所在之处,地裂开一道缝隙,田家的孙女儿田甜第一个掉了下去,田甜娘哭喊着抓住女儿,还不等反应,一道巨大的鸿沟飞速的断裂开,由不得大家反应,田家村众人皆是落入缝隙,无一幸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