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324章 血战

第324章 血战

        内城防区。

        强行被士兵们驾走的宋苛面色苍白,肩膀上的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半边身子。

        先前保护他的士兵已经加入了战斗,到了这个关头,没有人能抽开身。

        看着不断冲进城门的敌军,宋苛咬紧牙关,从地上捡起了一柄刀。

        虽然年纪不小,但他也是行伍出身,尽管当了文官后已经多年未亲自上阵杀敌,只是刀一握入手中,那久违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

        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先是扔掉官帽,而后脱去身上的长衫,肩膀上的断箭还在,疼痛依旧在不断传来。

        但他这会却一声不吭,反而快走几步,而后猛地一刀砍向正在厮杀的敌军身上。

        银白的刀刃穿透那敌兵的背心·,敌兵圆瞪着双眼,艰难的扭过头来。

        “老头,你偷袭....”

        宋苛闷不吭声,只是手腕一转,刀刃在那敌兵胸腔中一阵搅动。

        “噗”的一声!

        宋苛抽出刀来,带出一大片溅射的血!

        正此时,一柄长枪却从侧面刺来!

        那枪所对准的不是别人,正是宋苛!

        这一枪来的又快又猛,宋苛眉头一挑,急忙闪身退至一旁。

        可即便如此,那长枪却依旧贴着他的胸口而过!

        一道嗤笑声随之而来:

        “嚯!宋大人好身手!如此年迈之躯,却还能躲过我这一枪!”

        “就是不知道你还能躲过几枪!”

        骑在马上的梁公志头发焦黑,有着明显的烧灼痕迹,甚至那面容也被灼伤,他身上沾染着斑斑血迹,脸上挂着狞笑。

        “梁公志!你这叛徒!老夫若是年轻十岁,一刀就能砍下你的狗头!”宋苛双腿微弓,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年轻小将。

        此言一出,梁公志面色愈发狰狞,他怒喝一声:

        “你这老不死的东西,放火差点烧死我!”

        “可笑你年老失智,还在这逞英雄守城,你有那个本事嘛!”

        “呔!受死!”

        话音落下的瞬间,梁公志长枪一抖,挽出个漂亮的枪花,直刺向宋苛!

        宋苛冷哼一声:“花里胡哨!”

        他身子微微一个后仰,避开长枪后就地一个翻滚,而后猛地一刀砍向马蹄!

        这是宋苛对付骑兵的一贯招数,这一招,他已经用了多年!

        只是招数虽有用,宋苛却已经失去了年轻时的迅捷。

        还未斩中马蹄,梁公志便已经一枪落地,硬生生将刀拦住!

        “太慢了!老不死的!”

        不待宋苛反应,梁公志已经接连刺出数枪,而宋苛此时还未站起,他只能狼狈的在地上滚动。

        枪刺的越来越快,几乎就要刺中宋苛,正此时,宋苛眸中精光一闪,抓起一捧血土就朝着梁公志面门掷去!

        猝不及防之下,梁公志视线受阻,只能拉着缰绳往后退去。

        可也正在此时,一柄刀却朝他射来!

        梁公志冷哼一声,一枪挑开刀,但跟着,只听一声马嘶,胯下战马高高跃起,连带着让梁公志身子一晃,从马上跌落!

        “轰”的一声,战马重重倒在了地上,一股鲜血从战马腹腔中流出。

        却是宋苛捡起的另一柄刀掷出所至!

        而直到此刻,宋苛才气喘吁吁的站起身,因为这大幅度的动作,他肩膀上的血流的越来越多,强烈的疼痛几乎快让他的左半边身躯僵硬。

        “现在,你该拿什么和我打?”

        梁公志站起身,面容冷冽,握着长枪朝宋苛走来。

        此刻二人周围满是互相交战的士兵,其中以攻城士兵为多,他们已经占据了优势。

        而远处,苏宏已经满身是血,他已是身陷重围,正奋力砍杀着周围的敌军。

        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上宋苛。

        但宋苛却依旧无惧,他握紧了右拳,冷声道:

        “本想留些力气杀倭人,现在要拿来杀你这走狗,有些不值得

        “不过无妨,你这样的走狗,老夫这个年纪,多杀一个都是赚!”

        话音落下,梁公志仰天大笑:

        “赚?那就看看你可能赚得到!”

        他手握长枪,往前急奔而来!

        正此时,一声怒吼响起:

        “休得伤宋公!”

        伴随着这句话,一物飞射而来,直奔梁公志后脑!

        梁公志猛地一个转身,一枪朝着那飞来之物挑去!

        “啪”的一声。

        一柄柴刀掉落在地。

        见到那黝黑粗犷的柴刀,梁公志目光看向掷刀之人,那是一名身穿粗布汗衫的男子,在其身旁,是一群农夫打扮的人。

        他们只有少部分人拿着刀具,大部分人甚至拿的是农具。

        其中还有几人左手拿着铁锅,右手拿着铁铲,模样滑稽。

        梁公志怒极反笑:“拿这个玩意,也敢来和我们打!”

        下一瞬,他猛地一声暴喝:“他妈的你们在找死!”

        但很显然,这声暴喝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威慑力,百姓们嘶吼着冲了过来!

        “弄死这走狗!”

        “弄死他!”

        “干他!”

        百姓们胡乱的嘶吼着,往前疾冲而来。

        梁公志从没想过这些人竟然会不怕自己,这让他愈发怒火中烧,当即,他调转方向,朝着百姓杀去,口中更是怒吼连连:

        “不怕死是吧,老子送你们上西天!”

        百姓们跟着叫骂:

        “我可去你娘的!你这走狗!”

        “送你去见你太奶!”

        “你祖坟冒黑烟,窜出你这么个卖国贼!”

        喝骂声中,一名跑的快的百姓已经率先祭出了他的武器!

        那是一根极长的粪瓢,瓢上绑着铁片,还有凸起的铁刺,但制作粗糙,不过好在够长,比长枪还要长!

        粪瓢朝着梁公志迎头砸来,梁公志本就被骂得羞怒交加,此刻见他用这种武器攻来,怒火更盛。

        他一闪身避开,抬手便是一枪朝着那人胸口刺去!

        可随之便是“嘭”的一声!

        那人左手的铁锅架在了身前!

        可即便如此,这铁锅又怎能阻挡这战场杀器!

        锅底被洞穿,冰冷的枪尖直接刺入那人胸腔,梁公志嘴角露出一抹狞笑,竟推着长枪往前而去!

        那百姓胸口被插着长枪,被推着往后倒去,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嘴中惨叫不已,鲜血从嘴中喷涌而出!

        “真以为就你们这点三脚猫功夫,参战就有作用了?!”

        “蜉蝣撼树!!不自量力!”

        梁公志推着他往前疾走,连带着将那百姓身后数人推倒在地。

        这些百姓们虽然已经抱有死志,但他们都是普通人,在在战场之上,终究还是太弱。

        梁公志一杆长枪挥舞得虎虎生风,每一枪使出便会让一人殒命!

        短短几息时间,在其身畔已经倒下数具尸体,人人死状凄惨,梁公志杀得浑身浴血,癫狂的笑声从口中不住发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