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92章 我必杀你!

第292章 我必杀你!

        与此同时,他也向着金茗伸出了那只被刺穿掌心的手。

        金茗的哭声渐渐变弱,身体的颤抖也越来越小。

        而紧随着一个突然的抽搐,他保持着蜷缩的姿态,再一动不动。

        金建仁不想将金茗留在这里,但事态紧迫,已容不得他多做耽搁。

        约莫三五息后,见他还是不说话,金建仁走上前去。

        但刚走出一步,他猛然发觉不对,急忙快走两步,蹲下身查看。

        “金茗?”

        “金茗!”

        金茗蜷缩一团,金建仁只得用力掰开他的手。

        待将他抱着脸的手掰开,金建仁脸色瞬间煞白一片,往后跌坐在地。

        只见金茗的脸上,血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双眼瞪的滚圆,表情扭曲,而那瞳孔已经散去。

        但即便如此,还能看出他的脸上保持着强烈的悲痛之色。

        尖锐的叫声突然响起,来自金建仁。

        “我没有用力啊!我没有用力!”

        “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杀你啊!”他手足无措的大喊大叫。

        一旁的士兵走上前去,其中一人摸着金茗的尸身,而后沉声道:

        “将军,他....他不是死于外伤

        金建仁手足并用,爬到金茗身旁,而后一把搂住了他。

        “我....我真拿你当兄弟的啊!......”金建仁满脸悲痛之色,嘴中甚至流出涎水。

        “将军,该走了

        “他们抵挡不了多久,咱们已经耽搁很长时间了士兵说道。

        金建仁低头看着怀中的金茗,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就这么死了。

        这么多年以来,他可谓是自己最忠心的部下,自己说的话,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去执行。

        可今日,自己说的话,为什么他就听不进去呢?!

        “为什么啊!为什么!”

        “你怎么这么蠢啊!”

        “我都说了这是无奈之举!你以为我想的嘛!”

        “你为什么要和我打,为什么还想着回去!你的命,为何就这么不珍惜啊!!!”

        “我没让你死,你怎么敢死的!!!”

        他仰天咆哮,断裂的眉骨还在不住流血,鲜血流入眼眶中,将一双眼睛染的血红。

        士兵们沉默着走上前来,带来了布条,默默的为金建仁包扎着被刺穿的手掌。

        “将军,真的该走了

        “再耽搁......”

        “我知道!!!”金建仁吼了一声。

        而后,他缓缓低头,看着金茗那扭曲的脸,待与那圆瞪着的双眼对视上后,他立刻移开目光,只是伸手合上金茗的眼帘。

        看着那张脸,他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直到士兵又在提醒,他这才逐渐回过神来。

        将金茗放倒在地后,金建仁徐徐起身,抹去自己脸上的血污,只是那双眼中所看到的,却还是模糊的血红色。

        “可恶!!!”

        “秦泽!你等着我!”

        “不论多久,我必杀你!!”

        如雷般的嘶吼响起,金建仁再没有丝毫耽搁,他翻身上马,带人离去。

        ——

        “金建仁,你逃不掉的,我定取下你的人头!”

        狂奔的战马之上,秦泽面色冷冽,心中喃喃自语,而思绪,也回到了多年前。

        昔日,会昌之战。

        金建仁与张燃各带兵马,一同抵御敌军。

        张燃为先锋大将,带着兵马率先与敌军交战,而金建仁则紧随而后,伺机从侧翼杀入。

        不出意外,此战必胜。

        领兵的两员将领,在当时的大乾,皆有不俗声名。

        而此战的结果,确实胜了。

        只是率先出击的张燃与他的兵马,却伤亡惨重,甚至于连张燃自己,也折损在了此战中。

        事后,金建仁率领兵马杀来,大败敌军。

        以他的说辞,是张燃贪功冒进,没有按照计划来打,这才导致出了差池。

        但不然。

        开战之前,张燃给其弟张烨送去书信,信中说,若是陛下将兵马全部交予自己,那此战,他有极高的把握能大胜。

        可偏偏,陛下却将兵马一分为二,另一支交由金建仁。

        而他与金建仁之间,早已失和。

        如今战事迫在眉睫,已难让陛下收回成命。

        这便是张燃最后的绝笔信。

        这是秦泽从张烨口中所知,而事实,已经随着这时间的推移,逐渐明朗。

        当初,张燃没能等来金建仁的援军,与敌军陷入了苦战。

        他们战到了最后,金建仁这才姗姗来迟,收拾残局,虏获战功。

        思绪到了这里,秦泽脸色逐渐涨红,笑容却也跟着浮现,那是怒极反笑。

        “没想到,你金建仁,竟然隔了这些年,在你自己的部下身上也使出了这一招

        “哈哈哈哈!!”

        “可惜啊!你不能再像当时那样,收下残局,虏获战功了!”

        秦泽抬头,目光坚定的向着前方看去。

        这一次,我来收拾残局!

        你的人头,我定要亲手拿下!!

        下一瞬,一声暴喝从秦泽口中喊出:

        “快!全力给我追!”

        “金建仁逃至何处,杀到何处!让他逃无可逃!”

        众人当即猛击马腹,策马狂奔起来。

        骑兵们如狂风骤雨,在街道中狂奔而去,地面尘土飞扬,城中百姓尽皆关着门。

        而此时,其中一户人家的窗户,却被猛地推开,只听一声大喊:

        “我看见好多人往城南跑了!!!”

        “没走多久!!!”

        那是一少年,他脸色通红,放声嘶吼着。

        而此刻,疾驰而过的兵马并未有一丝停留,他们似乎并未听见少年的话。

        毕竟他们人数众多,马蹄之声不绝于耳。

        但少年却并未有一丝失望,相反,他兴奋的都要跳起来。

        这支追击的兵马,他们正往城南而去!

        恰这时,从房门口走进一老者,他喃喃说道:

        “娃儿,你在说什么呢?”

        少年兴奋的看着兵马疾驰而过,身子都要伸出窗户,他扭头道:

        “爷爷!好快!”

        “他们打的好快!”

        “势不可挡,横扫而来,我从未见过这么能打的大军!”

        “那是王爷的兵马,他们好强啊!好厉害!”

        “我也想成为里面的一员啊!我也想参军!”

        说到这里时,他声音突然变弱,看着自己的胸口和手,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失落。

        “可是,我虽然个子高,但太瘦了,力气也不大

        老人摇摇头,“娃儿,你若真有这个决心与勇气,拿得动菜刀就够了

        “要上阵杀敌,除了健壮的身躯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不然,空有一副健壮之躯,那也是没多大用呢

        少年似有所悟的点点头,再度将脸看向了窗外。

        骑兵们像是正在狩猎的狼群,疾驰而过,只留下飞扬的尘土。

        ——

        看着近在咫尺的城南门口,金建仁松了口气,只是眉头却还紧锁。

        被刺穿的掌心一阵阵的传来刺痛,不过这点痛他还能忍受。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处理了,此刻最要紧的事,是立刻离开会昌!

        “驾!”一声朗喝,众人出了城门。

        踏出城外,金建仁扭过头看向会昌,眼中所见,却是血红模糊的一片。

        眉骨虽然已经不再流血,但先前双眼中却被鲜血浸透,这让他异常不适,从马背上取过水袋,金建仁仰着头将水倾倒在脸上。

        冰冷的水流过面容,污血流的到处都是,但那双眼中所看见的,却依旧保持着朦胧的绯红色。

        “可恶啊!”金建仁揉了揉眼,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但此时,最后方的士兵却传达大喊声:“将军,快走!”

        “叛军似乎正在追击!”

        金建仁面色一滞,脑海中传来一阵嗡鸣。

        竟如此无能?!这才抵挡多久?!

        但已容不得多想,他随即驾马狂奔而去。

        而所去的方向,正是金陵。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